閱讀器調整公告
HOT 書籤功能開放使用啦閃亮星─刁貓耽美稿件大募集

懷孕時的白影

我的夫家是個無神論者,而我,是個有宗教信仰的人,我信仰『佛教』。

從小,我的外公就常帶著我走一貫道。

我的奶奶也有自己的宗教信仰,不論刮風下雨,身體病痛,就是執意要到行天宮誦經當義工。

我也和佛學者與善知識有緣,走到哪都有人來渡化我,要我吃齋唸佛。

而我,總是像迷途的羔羊般,東走走西看看,總是保持著三分鐘的熱度,不會在一個宗嗣久呆。

雖然嫁入人家家是應該入境隨俗,不過,我仍是每天早晚誦經迴向。

知道他們不喜歡,所以,我總是趁他們不在家的時候在門外點香,在家裡把佛經音樂開到最大聲,最好是讓這屋子中的可憐眾生都有機會往生淨土。

為了不讓夫家的丈夫、公婆因為聽到我的佛經音樂而造下無數地口業,我也是一直很小心。只是,我又沒有預知能力,也不是先知,怎麼可能知道他們何時會進家門,所以,他們在家門口就會聽見這蓮花氛音(對他們而言是魔鬼的詛咒)。

想當然爾,他們的口業越罵越難聽,也越講越誇張。連無辜在大陸賑災的慈濟也被罵摻進去。(只不過是條新聞,也能造口業,讓我真是無言以對,好不適應呀!)

這個家,一直很苦也很不順,我也只能默默承受,靜靜聽著公婆的無奈與訴苦。

因此,我更是每晚偷偷唸經迴向給他們,希望他們的日子能因此好過點。

可惜,我的糖衣對他們而言是毒藥。我彷彿是住在惡魔島的天使,兩個不同世界的思維與習性,真是讓我無法理解。

懷孕時,他們勸我拿胎(把孩子拿掉),說著似是而非的言語,甚至不怕因果報應等汙辱神的話語都能貌似真理般的脫口而出。

也因此讓我得知先生之前已經讓不少女人墮胎,可悲的是,他們一點都不害怕嬰靈的報應。可是,我怕,因為我知祂們是真實的存在。(往後章節會說到,在此不續說)

人家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進了人家的家門,就有共業的問題產生。而陰鬼總會先從女人與小孩子下手。

更有命理師說我家陰氣重,孩子可能會夭折或是活不過三歲。

我知道,他們造孽應該由他們自己去承擔。可是,孩子是我的,是我一個人的(他們根本不要這個孩子),所以,無論如何,我也要守護這個孩子平安出生,甚至是長大。

我虔誠的到行天宮親自跪拜,挺著八個月身孕,祈求生產時能母女均安。

我懷著身孕,要對抗家中地群魔(包含陰間地鬼與陽間地惡人),很辛苦。但是,我不願意認輸,只要有一線希望我都要嘗試看看,絕對不輕言放棄。

有時,大白天,我能看到一個白影子閃進公公的房間。

即使是夜晚,怪異的聲響,似乎有人穿著著拖鞋在客廳行走踱步的聲音,都能讓我恐懼。

PS.   夫家的人不愛穿拖鞋,即使我早年剛結婚時有習慣穿拖鞋,有一陣子天氣冷,公公也會適時地穿拖鞋,只是都會被愛乾淨地婆婆給收拾乾淨,拖鞋不落地,通通被收進箱子中,大家要用時也找不著。因此,大家都養成習慣,睡覺前就把拖鞋收進客廳地箱子裡,然後打著赤腳進房間睡覺。

先生和公公的打呼聲時起比落,婆婆又不住這(公婆早已分居),那,拖鞋是誰穿著在行走呢?!

我一個人,常常半夜孕吐到天亮,再一個人坐計程車到急診室看診,而他們卻睡的好熟,像吃安眠藥般,叫也叫不醒,連護士都氣到無法相信,直說:「太扯,他們是喝醉還是吃安眠藥?居然讓一個孕婦吐整晚,還讓虛弱脫水的孕婦獨自一個人到醫院看診。」。

可,怪的是,我居然孕吐了九個月,直到生下孩子為止。

或許也因為我唸佛有功,懷孕五個月時的高度子宮收縮頻律下,孩子居然成功保住了,也終於在預產期平安產下ㄧ女。

孩子雖然在出生時發著高燒住入加護病房,終將化險為宜有驚無險。

感謝老天爺~

感謝怨親債主~

☆                                         ☆                                         ☆

【番外篇】

那一天,我在市場調查問卷公司做問卷調查,雖然是按件計酬的薪水,但總比沒有好。

丈夫死都不肯拿錢出來養,看他總是工作到三更半夜,卻又總是對我推託說「不是不養妳,就沒錢啊!」

四處面試也碰壁,還背面試主管戲謔,叫我「回家靠老公養,懷孕還出來找什麼工作?」

好佳在遇到這間市場調查問卷公司中的幾位貴人好心地收留我,讓我能混口飯吃。也在這裡認識了很多好人。

那幾天,我總覺得肚子異常地硬,那種硬度是孕婦即將臨盆時的硬!心底隱隱約約地傳來了不安感,內心上下揣測著。

「寶寶,加油!再一下下就好了。等做完今天該問完的份數,完成媽媽自己替自己訂下的每日目標件數,這個月的基本生活費就有著落了。」我溫柔地撫摸著肚子說。

此時,晚上七點多,我在市調公司認識的打工妹妹詩婷靠過來關心我,問道:「今天狀況如何?身體感覺怎麼樣?」

我回答道:「不太好,肚子還是硬硬的,內心很不安。」

詩婷皺皺眉頭說:「我覺得妳還是去一趟醫院看一下比較好耶!人家說『母子連心』,會不會妳的孩子真的有甚麼狀況?之前我聽朋友說過『有孕婦身體狀況不錯,但是一直覺的內心很不安,似乎有什麼事情要發生,可是她一直遲遲不去理會,最後孩子因為嬰兒臍帶繞頸而胎死腹中』,我雖然只是大學生,還在念書,也沒生過孩子,對這個也不懂!但是,希望妳別覺得我這是迷信才好。」

我嘆了一口氣回答她道:「我明白,類似案例我也聽過很多。可是,如果今天沒做完這些件數,月底領薪水時,薪資總額會太低,將會導致下個月生活發生困難!況且,我也要利用這段時間多存一點錢,否則,產檢費、生產費、孩子出生後的奶粉尿布…等等,都是錢啊!」

詩婷聽完,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表示道:「好吧!就先依妳。不過,要是做完今日件數,妳的肚子還是這麼地硬的話,就一定要乖乖去給醫生看唷~」

我點點頭說:「嗯~我盡量。如果運氣好,能在八點前完成有效問卷份數,我就能提早下班,這樣我就能趕在醫院關門前就診了。」

晚上九點多,我終於完成今日的件數,詩婷擔憂地靠過來詢問道:「現在感覺如何?肚子還是硬硬地嗎?」

我點點頭笑著回答道:「是啊!前幾天我回去產檢時,有告訴醫生和護士說我的肚子很硬,硬的跟石頭一樣。她們還笑著對我說『妳想太多了,剛懷孕的人肚子是不可能會硬的跟石頭一樣的。』叫我放心。」

「這樣啊!那可能真的是我多慮了。」詩婷鬆了一口氣說。

我接著說道:「然後我就去媽媽教室上課,我也有告訴那邊地護士這樣的狀況,護士們摸摸我地肚子笑說『妳們看,她的肚子好硬喔!我第一次看到懷孕五個月的媽媽肚子那麼硬的。』然後,聽到我有回診,醫生說狀況不錯,就勸我放寬心別想太多。」

詩婷聽完,臉色大變,拉著我說道:「不行!我還是覺得很不安~走,我騎車載妳去看醫生。」

「可是,已經九點多了,那間婦產科診所快關門了耶!」我皺著眉頭猶豫地說道。

「那我催緊油門,我無法再等了,妳今天一定要給我再去看一次醫生。醫生不看就求他!不能放棄任何機會。」詩婷拉著我的手說。

「不行啦~上次妳已經為了我被警察開罰單了!這一次又被開罰單,妳準被妳媽給罵到死。」我說。

就這樣,在她半推半就下,我允諾她會來看醫生,她才放棄飆車載我去診所的念頭。

我來到診所門口時,診所已經關門了。

我嘆了一口氣說道:「果然~」

正準備離開時,看到門上掛著一個牌子,上面寫道:「如有緊急狀況請按門鈴。」

我抱著姑且一試地狀況按下門鈴,是婦產科醫生來開門的。

李木生醫生說:「我們已經休息了,妳有什麼狀況?」

我把我肚子很硬的事情告訴他。

他問我說:「懷孕幾個月了?」

「五個月!」我回答道。

他不以為意地說:「聽起來是小事,明天早一點來照超音波看看。」

我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勇氣,抓起他的手就往自己的肚子摸。(如果是往常地我,一定一下就放棄!不可能做出那樣驚人地舉動的。)

他見狀,趕緊想把手給拔開,我卻一直死命地抓著他的手不放,一直緊張地懇求道:「拜託,摸一下就好,真的很硬。」

最後,他在我半推半就下摸到了我那硬挺的肚子,嚇了一跳,說:「這種硬度!不可能!妳快進來,我幫妳做一下檢查。」

「妳才懷孕五個月而已,胎兒很容易會亂跑,這樣很難測胎兒的心跳。可能只是虛驚一場,妳別緊張,才五個月而已,通常要懷孕九個月快要生產了,肚子才會硬如石頭的。」李木生醫生一邊幫我把儀器固定在微禿的肚子上,一邊溫柔地微笑地解釋道。

一個多小時後,醫生看著手中地報告,冒出一身地冷汗。

他一邊用手指著報告,一邊對我詳細地解釋說:「哎呀~怎麼會這樣!妳看看!這個高度!是子宮收縮地狀況,這麼高!頻率這樣的緊湊!這是快生產的前兆啊!如果這些線條再高一些,頻率再緊湊一點,妳就要生拉~還好妳發現地早,要不然,才五個月,救活地機率很低的。」

多虧了詩婷的契而不舍,多虧了自己不顧女性地矜持拉住醫生地手往自己的肚子上送,多虧了醫生願意重新開啟大門讓我進去,否則,我的孩子恐怕早已經流掉了!

這些貴人,比孩子的爹、比孩子的親爺爺及親奶奶還要珍貴及難得!

我一定會告訴我的孩子,老了,妳可以不用孝順父親、爺爺奶奶,但是,一定要永遠感謝這些貴人、尊敬這些貴人!『沒有他們,就沒有現在的妳。』

上一章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