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POPO線上編輯室EP5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 她的忌日。(1)

01

      老舊的大樓屋簷滴滴答答落著雨水,騎樓外的人行道被風雨弄濕了地板,紅灰交替的磚塊只剩下暗紅與黑色。站在裡頭等雨停的人全困擾的討論著今天的颱風,鄭依芸一走出大樓就見一群人,明明時間一到就打卡下班的同事也還在這沒走。

      「還沒走?」她問。

      「風太大了,怕有什麼東西砸下來。」大家見她也下樓了,紛紛埋怨起今天的天氣。

      「依芸搭捷運來吧?聽說停駛了,妳要不要搭明成的車比較安全?也順路啊!」同事們臉上藏不住揶揄的笑容,推推站在遠處不敢吭一聲的男人,鄭依芸看看對方又看向同事有些尷尬。

      「我……」「依芸!」身後的叫喚聲打斷她的婉拒,鄭依芸回頭只見白澄泯穿著一身西裝站在另一頭,她直覺性往前走一步又頓住,回頭對同事道別才快步走近。

      「怎麼來了?」鄭依芸第一句話就這麼問,沒有半點因為他出現的喜悅與心動,反而有幾分擔憂地瞧著他。

      「我不是本來就每天來接妳嗎?」白澄泯往後瞄了一眼,彎起笑容禮貌地和她的同事點頭,接著當著大家的目光下將她摟入懷,開傘送她上車。鄭依芸沒發現他動作下的涵義,倒是一上車又陷入沉默,等他開車後才緩緩開口,「你明知道我問的不是這個。」

      「我很好,伯母也是。」白澄泯手轉著方向盤淡淡地說,鄭依芸深吸一口氣點頭,「那就好。」

      「今天颱風,我不放心妳所以過來。」白澄泯這才回答她一開始的疑問,這幾年來他們沒說破的共識就是今天是屬於他的,他鮮少在這天出現在她面前,鄭依芸也早習慣自己過完這天,甚至連晚餐要吃什麼都想好了。

      「你其實不用這樣。」她看著玻璃上的雨滴語帶深意的說,他過了許久才回應,「我知道。」

      兩人買了晚餐回家後,她進自己的房間把其他空間都留給他,今天她不想出現在他眼裡,她想他可能也不希望自己出現在他眼裡。

      忘了熄燈後多久她迷迷濛濛間感覺到身後多了人,她已經忘了她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習慣每晚都要有他的擁抱才能入睡?

      她翻身鑽入他懷裡疲倦地問,「我以為你今天要睡外面。」

      「我也以為,但好像已經習慣抱妳睡了。」白澄泯摟著她吻了吻她的額,鄭依芸知道他不應該在這時候吻她,也許是太累了,她沒有多餘的心力再問他,閉眼繼續休息。

      這是第幾年第幾天她沒有開口問他,他們算是什麼關係。

      「你們到底什麼時候要結婚啊?」曾品瑄的話讓鄭依芸差點把嘴裡的水噴出來,她硬是忍著吐回水杯咳了好一會才調整好呼吸,高偲晏拍拍她的背擔心地問,「妳沒事吧?」

      「沒事。」鄭依芸搖頭。

      今天是高中好友的聚餐,想想也有趣,明明是一年見不到三次的彼此,感情卻比每天見面的隔壁同事更親膩。

      三個人裡頭,一個已婚、一個下個月結婚,也難怪她們會問起自己的感情事。

      鄭依芸看向眼前的人,對方倒像沒事一樣又重複一次,「你們到底什麼時候要結婚?」

      「結什麼婚啊。」鄭依芸低頭扒飯,懶的理會好友吃飽太閒的問題。

      「妳都三十五了欸,再五年妳就四十歲了,妳不擔心啊?」曾品瑄見她真的不在意,連忙提醒她的年紀。

      鄭依芸抬眼,「不擔心。」

      「不過前幾天是她的忌日吧?」高偲晏看著好友小心翼翼地問。

      鄭依芸停住手邊的動作好一會才回神點頭,「十年的忌日。」

      「那妳記得你們什麼時候在一起的嗎?」曾品瑄好奇地問。

      「我們沒有在一起。」鄭依芸平靜地反駁。

      「沒有在一起?沒有在一起會同居?沒有在一起他會每天送妳上下班?妳是騙我們沒眼睛喔。」曾品瑄受不了地說,一開始瞧他們走一塊是有過擔心,但這樣看下來也算穩定,就是搞不懂為什麼還不結婚。

      「我是說真的,我們沒有在一起。」鄭依芸認真地說,「他沒說過在一起,我也沒說過。」

      「所以妳現在是連是不是小白學長的女朋友都不知道嗎?」高偲晏不敢置信地問,這幾年來鄭依芸沒提過,她們也就以為他們在一起了,怎麼知道事實不是這樣,她猶豫片刻又問,「妳們什麼時候變成現在這樣的?」

      「五年前吧,他喝多了我也有暈,就接吻了。」鄭依芸看著烤盤上的肉想不出還有什麼更好的解釋,她對白澄泯是什麼心態她也搞不懂,好像就這樣懵懵懂懂走在一塊了。

      一開始以為只是意外,次數多了,就維持這樣的關係她也沒什麼損失。

      後來他問自己要不要住一塊,她也沒拒絕。她並不討厭有他的生活,甚至可以說是習慣這麼多年有白澄泯在身邊了,她不想放他走。可是說到愛,她好像沒有那種心思,她跟朋友想像中的悲情女孩子不一樣,她沒有愛上白澄泯、白澄泯也不愛她,可是他們卻彼此需要著,走不回一開始的純粹。

      喜歡是什麼感覺,她好像已經忘記了,真正動心的那一次摔得太重,偶爾會以為只是做了一場夢,偶爾又會想起那個人對自己微笑的樣子,那次以後再也沒有悸動了。

      「那秀呢?她當初怎麼跟小白學長在一起的?」曾品瑄又問。

      「秀是我大學直屬學姊,白澄泯來找我時碰上的,後來怎麼湊在一起的我也不知道,他們在一起後才跟我說的。」鄭依芸翻了翻肉,簡單提起那女孩的存在,偶爾她會想秀如果知道他們變成這樣的關係會怎麼樣?會不會想讓他們分開?會不會開口責罵她?

      每一個會不會,都讓鄭依芸的呼吸停止,只能當作她對這些答案一點反應也沒有。今天換作是她,怎麼會不知道答案?有哪個女孩子會想看,和自己相愛的人有了別人?

      她可以不把旁人對他們關係的想法看在眼裡,但對於林映秀,她不能什麼都不在乎。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