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恩絲特

就如所有美好童話開頭一般,人們早就遺忘的年代和地方,總歸成一句:很久很久以前。

      是的,就在那樣的時候,有一位名叫恩絲特的女巫,住在山上高聳的石頭堡壘裡。

      恩絲特長得十分醜陋,有一頭雜亂如海草般的黑長髮,右臉有一塊可怕的黑紫色胎記,像掛著一塊壞死的肉瘤,又像一匹破布縫在臉頰上。

       為了改善這樣的容貌,恩絲特開始學習魔法。可惜,魔法並不是如此萬能的東西。恩絲特雖然成為了法術高強的女巫,但她不僅無法去除臉上的胎記,身體反而還因長期接觸魔法藥材,和承受失敗的咒法而產生異變,手腳成了噁心的綠色,甚至長出如荊棘般的刺。

      恩絲特的魔法可以調製草藥,治癒連醫生都束手無策的疾病;可以在乾旱的日子裡,使天空降下甘霖;還可以預知不久之後的未來。但是,就是無法拯救她自己。

      恩絲特只好在自己身上施另一種咒語,讓魔法的金粉佈滿全身,像穿了件名為幻覺的外衣,使外人看不到她真正的模樣。在旁人眼裡,「恩絲特」不但擁有一頭飄逸的金色長髮,白皙姣好的臉龐,修長的手腳,甚至還有好聽的嗓音。

      恩絲特用這樣的面貌到山下的小鎮裡給藥鋪送藥草,為鎮長的重要決策占卜。她還會替窮苦的人家免費治療,教無法上學的孩子認字,替家裡發生不幸的人消災祈福。大家都叫她「仁慈的恩絲特」,或是「沒有翅膀的天使」。

      不過,假的東西終究無法變成真的。魔法的效果雖然美好但總是有限的,恩絲特無法維持美麗的樣貌太久,因此,雖然恩絲特在鎮上深受歡迎與愛戴,擁有許多朋友,卻從不敢與他們深交。每天晚上,恩斯特一定得回到山上高聳的堡壘裡,變回原本醜陋可怕的模樣。

      某天,有位四處旅行的王子來到山下的小鎮。他的裝扮樸素,身披一件土黃色斗篷,腰上配著一把銀劍-這種劍專門對付非人非野獸的怪物。除了這把劍之外,他身上其他裝扮完全看不出這位旅者出生於豪門,即使如此,鎮裡的居民仍熱情的招呼這位旅者。

      王子對各式的植物很有研究,對於鎮上居然有從未見過的藥草感到十分驚奇,在鎮民的介紹下,向恩絲特拜訪請教。恩絲特和王子一見如故,話題天南地北,越聊越欣賞彼此。

      這位王子雖不如童話故事中的英俊瀟灑,也不是無所畏懼、驍勇善戰的勇士,卻氣質出眾。他飽讀詩書,對豐富的植物生態有說不完的熱情,他告訴恩絲特:他厭倦了王宮裡可怕的利益爭奪,比起王子,他更願意成為一位植物學家。

     

      恩絲特和王子很快地墜入情網,成了一對人人稱羨的戀人。

      恩絲特從來沒有這麼快樂和幸福過。

      為了喜歡植物的王子,恩絲特重新研讀藥草的知識,甚至試著去記更多非藥草的植物名稱、了解更多異國的植物,希望能為王子的研究盡一份心力。為了延長魔法的時間,她在自己身上加了更多的魔法粉。使「恩絲特」不僅美麗動人,且更加的樂觀善良、溫柔體貼。

      但即使加了再多的魔法,恩絲特的精力及法力還是有限的,在花園散步時、在書店談天時,恩絲特時常得匆忙的向王子告別,中斷原本兩人相處的美好時光。

      夜晚,兩人並肩坐在薔薇花園裡。牽手的時候、擁抱的時候,恩絲特都害怕她身上的刺會刺傷王子,她加強魔法卻又擔心咒語的效力會更快不見,整個人顯得心不在焉。

      「恩絲特,」王子輕聲地問,

      「你是真心愛我嗎?」

      「當然,」恩絲特著急的說,

      「我以天上的月亮和星星起誓,我對您的愛真心不虞。」

      「那麼,你究竟瞞著我什麼?到底是怎樣的心事無法與我共享?我是如此不可靠的人嗎?」

      「不,不是那樣的!」恩絲特更慌張了。

        「我只是…害怕您會離我而去。」

      「不會的,我怎麼可能離你而去,不論是怎麼樣的困難我都願意與你共度。」

      「我…」恩絲特掙扎著。

      「我身上有個難以解開的詛咒,在不特定的時候,我會變成可怕的模樣。」她撒了謊。

      「喔,我的恩絲特,」王子輕輕握住她的手,

      「難道在你眼中,我的愛是如此的膚淺嗎?恩絲特,我愛的是你的心,我以身上的銀劍發誓,不論你變成什麼模樣,我都會陪伴在你身邊。」

      恩絲特不禁感動地流下淚來,她從沒想過有人願意接受她原本的樣貌,不論誓言的真偽,光是這句話本身就讓恩絲特感到喜悅無比。

      「我一定會幫你找到解除詛咒的方法。」王子堅定地說。

      但即使心地善良的王子願意接納,恩絲特還是害怕王子看到自己真實的面貌後會反悔。

      所以,每一次,恩絲特都只在王子面前解除一半的魔法,只現出一隻手臂、一隻腳的原樣,或只顯出臉上一半的胎記。這樣的狀態雖然不需要太多魔法,讓恩絲特可以稍微喘口氣,但時間一久,維持一半魔法、一半原樣的平衡其實更費神。過多的魔法侵蝕恩絲特的精神及身體,使她的臉更加枯槁難看,她只好再施加更強的咒語於身上,形成糟糕的惡性循環。

     

      恩絲特的身體狀況越來越糟,無法專心調配草藥,也無法再替鎮上的居民占卜。

     

      美麗的「恩絲特」會到山下笑容滿面的告訴大家不必擔心自己的狀況,親切的聆聽村民的煩惱,慷慨的贈予她多餘的物資及糧食。溫柔的「恩絲特」會伴在王子左右,支持他的植物研究,兩人共度浪漫愉快的時光。

      獨自回到堡壘的恩絲特,卻容易因小事而歇斯底里,暴躁的摔壞所有餐具、藥瓶,推倒櫃子,屋裡一片狼藉。

      恩絲特的聲音變的尖銳而沙啞,她睏的不得了,覺得自己沒有一刻是清醒的,腦海裡充斥著可怕的念頭和瘋狂的咒語,她在屋子裡施展黑魔法,用動物的血和屍體進行禁忌的儀式,有時這能讓她的精神突然振奮些,有時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

      仁慈美麗、如天使般溫暖的「恩絲特」;瘋狂可怕、怪物般醜陋的恩絲特。哪一個才是自己?又或者都不是?恩絲特不知道,也許,她從來就不曾知道過。

      終於,恩絲特的魔法及體力都到了極限,她將自己鎖在高聳的堡壘裡。一整個星期,恩絲特高燒不退,吃不下東西,只覺得筋疲力竭。

      某天的清晨,她在恍惚中聽見了敲門聲,聽見熟悉的聲音呼喚著她的名字,她知道那是她最想念、最深愛的人。

      「恩絲特,是我,聽說你生了嚴重的病,讓我照顧你吧。」王子在門外大喊著。

      「不…您會被傳染的…」恩絲特虛弱的繼續著她的謊言。

      「我不害怕,讓我進去吧。」王子不放棄。

      「不…我不想…讓您見到…我現在的模樣…」恩絲特覺得連她發出的聲音都難聽的可怕。

      「我的恩絲特,我知道,是詛咒在折磨你對吧?只有你一個人在受苦是我最心痛的事。我發過誓,不論你是什麼模樣都會伴你左右,求求你了,恩絲特,開門吧。」王子的聲音顫抖著。

      恩絲特被打動了,原本被魔法鎖上的門扉輕輕地被打開。

      王子推開門,走進堡壘,驚訝得看著面目全非的屋內。他小心的走過滿地的玻璃、陶瓷碎片,和動物的骸骨,避開被破壞的傢俱,緩緩的走到恩絲特的面前。

      恩絲特的雙頰瘦得向內凹陷,臉上黑紫色的胎記不但沒有縮小反而更加顯眼,眼睛布滿了血絲,手腳不再是綠色而是黑色,上面的刺變的更粗、更多,凌亂的黑髮披散著。除了「怪物」之外,找不到任何一種能形容她的詞。

      王子並沒有轉身離去,也沒有走到恩絲特的床邊,他只是站在離恩絲特一米遠的地方看著她。

     

      「我的愛…」恩絲特吃力的挺起自己的身子。

      「見到我如此醜陋的模樣…你仍願意…堅守你的誓言?」

      「那是當然。」王子沒有一絲遲疑。

      恩絲特留下歡喜的淚水,似有束救贖的光灑進了她的心田,她之前的擔心原來都是沒有必要的。

      「我的愛,有件事我必須向你坦白…」恩絲特試著坐起身來。

      「根本就沒有詛咒,這就是我最原本的樣子,那美麗的『恩絲特』其實是我用魔法裝出的幻象,很抱歉我欺騙了你…」

      恩絲特望向王子,害怕他因受到欺瞞而生氣,但王子只是一言不發的看著她。

  

      「…不管『恩絲特』變成什麼模樣,我都會陪在她身邊的…所以我不會相信你所說的話…」過了許久,王子才終於開口。

      「因為你不是『恩絲特』。」

      面對這樣的發言,恩絲特一時之間愣住了,完全不明白他的意思。

      「我知道你,我在古老的記載上讀過,你是『恩絲特』的『心魔』,是寄宿在人們心中的魔鬼。你在『恩絲特』脆弱的時候,取代了她的意志,霸佔她的身體。你就是那個令『恩絲特』痛苦的詛咒。」王子冷冷地說著,像在敘述某個遙遠的傳說。

      「不…我就是恩絲特啊…」

      「別再用可怕的話蠱惑人心了!看看這裡被破壞成什麼樣子,還有利用動物使用過黑魔法的痕跡,我的『恩絲特』是如此的善良,絕對不會做這些事!」

      「不是的…我就是恩絲特…那個外表…是我用魔法所做出的幻象…所以…」

     

      「即使是幻象,也比你好太多了。」王子直直地看著眼前的怪物,眼底不見一絲愛憐。

      恩絲特感覺這句話就像飛箭般筆直的刺穿了自己的心臟。

     

      原來,那些溫柔的話語、動人的誓言從來不是對自己說的,而是給另一個,完美的、美麗的「恩絲特」。

      「如果…我說…那樣的『恩絲特』已經不存在了呢?」恩絲特覺得自己的世界正在崩解。

      「我不會允許那樣的事發生,我會不計一切代價將她帶回來。」王子將手伸向腰間的銀劍,那是專門對付怪物的武器。

      「因為我…深愛著她…」王子的聲音再度顫抖著,像在壓抑失去摯愛的悲傷和憤怒。

     

      「那…我呢?」恩絲特聽著王子對「恩絲特」(那個是自己,也並非自己的存在)的告白,只覺得恍惚。

      「你是『恩絲特』的『心魔』,是她必須正視並擊倒的存在,而我會陪著她,幫助她一起度過這個難關。」

      恩絲特無法再為自己辯解,這是她的謊話所造成的後果,她甚至開始希望事實就是王子所認為的那樣。

      「請您先回去吧…」恩絲特無力的說著。

      「在我確認『恩絲特』平安無事前,我是不會回去的。」

      王子握緊了腰間的銀劍,恩絲特恨不得他現在就用那把劍將自己的頭顱砍下來。

      「明天你再過來這裡,你會見到你摯愛的『恩絲特』的,現在…請您先回去吧…」恩絲特的眼淚不斷滑過她因悲傷而扭曲得更可怕的臉龐。

      王子收回握著劍柄的手,向恩絲特行了一個鞠躬禮後,轉身離去。

     

      看著王子離去的背影,恩絲特的心像隨時會炸裂開般得難受,她想要放聲大叫,卻喊不出任何聲音。這麼多年來,她常在痛苦中度過,但這是第一次,恩絲特覺得如此的絕望。

     

      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任何事物值得眷戀了,但是,一想到王子剛才因失去『恩絲特』而露出的悲痛模樣,恩絲特就覺得心疼,畢竟她是如此深愛著他,她不忍心他遭受任何苦痛。

      恩絲特拖著已經不太聽使喚的身軀,將屋內所有能用的材料收集起來,屋內像颳起龍捲風般,藥材的瓶子、咒語的書籍、魔法的金粉都漂浮並圍著恩絲特旋轉。

      「這次,就讓我把謊言變成現實吧。」恩絲特邊念著咒語邊喃喃的說著。

      她在地上以自己的鮮血寫下複雜的咒文,施展她最後也最強大的魔法。

      隔天的早上,恩絲特倒臥在地,無法起身。一名美麗端莊的女性站在恩絲特面前,她擁有一頭飄逸的金色長髮,白皙姣好的臉龐,修長的手腳,還有好聽的嗓音。恩絲特滿意的露出一抹微笑。

      「從今天起,你就是『恩絲特』,美麗、仁慈、溫柔的『恩絲特』。」恩絲特對著面前的人說。

      「你不再會任何的魔法,你唯一記得且唯一需要知道的,就是你對王子的愛。你將成為他完美的伴侶,陪伴在他左右,至死不渝…」恩絲特輕輕地閉上眼睛,然後再也沒有睜開過。

     

      王子和『恩絲特』重逢,兩人結為連理,離開了山下的小鎮,四處遊歷,如同所有美好童話的結尾,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他們的故事至今仍在小鎮甚至其他地方流傳著。但沒有人知道,自然也沒有人記得,那個在堡壘中長眠的女巫-恩絲特。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