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二.有錢人就是任性

那些話孟皓站在門口偷聽到了。

只是他若無其事溜回客廳,所以我當下並不知道。

是因為他後來那瘋狂的舉動,我才知道的。

多瘋狂?

他一氣之下就揪著我換上羽絨外套,帶著少少行李,說要飛去沒有人管的地方過寒假。

「你開玩笑吧?」

「我現在訂機票,明天飛加拿大。」

「你……自己去啊!」

「妳要陪我。」

「為什麼?」

「因為這間屋子裡只有妳不會管我,出了什麼事還有妳能幫我處理。」

「靠,生活白癡想利用我就對了?」

「對,會付妳薪水,妳不是全能打工高手嗎?」

「好吧,難得你有勇氣逃家,不怕被打死嗎?」

「加拿大那棟森林木屋也是我爸的……沒差吧。」

「離家出走到半個地球外,還被覺得沒差,太他媽可憐了。」我拍了他的背,同情地望著他。

「其實妳不用那麼沒家教,我也不會喜歡妳。」

「你偷聽我跟我媽說話?欸……沒家教的是你吧!」

「這是我家,是你們講話沒看場合。」

「……。」是有那麼一點道理,畢竟整棟別墅都是他的地盤,包括我們即將前往的加拿大森林小木屋也是。

而我應該只是個保母的角色,不是什麼少女漫畫女主角吧。

直到飛機起飛,我還沒有真實感。

「妳去過加拿大嗎?」

「當然沒有,光機票就貴死了……」

「呵呵,現在覺得認識一個富三代不錯了吧!」

「你幹嘛不找一樣是富三代的好朋友陪你出國玩?」

「朋友?」他搖頭說:「都是應酬、炫富,畢竟輸的一方面子掛不住,有時候還會因為輸了,給爸媽賠掉幾張訂單。」

「你都是贏的那個?」

「當然。」

「那你怕什麼?」

「怕他們恨我卻對我笑啊。」他理所當然的語氣,講出很矛盾的話。

「……。」我以為他是籠中白斬雞,不食人間煙火,原來他的生活連「玩」都是應酬,不小心贏了還會害別人賠上幾百萬、幾千萬,那些輸給他的人怎麼可能變成好朋友?

我不禁覺得能跟朋友幼稚的吵架、和好、吵架、和好,也是一種平凡的小確幸,原來這世上真有人把這種小事當成奢求。

當我們覺得名牌包是奢求的時候,他們奢求的是更難得到的──真心相待。

或許明年他滿十八歲的生日禮,會有好幾台百萬名車、百萬名錶等著他挑選。卻沒有人會親自製作一張卡片,寫上滿滿的祝福給他吧?

還記得國中收到老朋友寫滿近況和祝福的卡片,總是讓我期待每年生日的信箱,那不到二十元的祝福會讓人幸福的微笑。

他收到一台車也會幸福的微笑嗎?

如果有機會,真希望他明年生日我也在場,想看看他臉上的神情……是否也像現在這樣滿心期待。

「你第一次離家出走嗎?」

「嗯,完全沒有人陪是第一次。」

「我不是人?」我轉頭狠瞪他。

「我不是那個意思……」他卻笑了。

「欸……」我開始有點擔心。

「嗯?」他倒是看起來有點開心。

「我可以當你的保母,但我英文不好。」

「沒關係啊,我負責溝通。」

「那就好。」

長途漫漫、睡睡醒醒之間終於降落了。

降落之後,這個富三代請了司機載我們上山,平地的溫度還可以忍受,但是越往山上積雪越厚,不知道又過了多久,車終於停在一棟森林木屋外。

孟皓給了對方酬勞,雀躍地拉著行李走向門口……

翻翻找找、翻翻找找。

又翻翻找找、翻翻找找。

然後猛然抬頭看著我……

「怎樣?開門啊!」

「我……我好像忘記帶鑰匙了。」

「你開玩笑?飛十幾個小時又坐車坐到我屁股痛,好不容易到了,你說沒帶鑰匙?」

「以前管家都會準備嘛……」

「幹!零下不知道幾度,你這麼費工夫跑到地球另一邊自殺,還拉我跟你陪葬,神經病!」我想氣得跳腳,但實在太冷了跳不動。

「我……又不是故意的。」他拿出手機滑來滑去,收訊似乎不太好,夜黑風高,這棟高級木屋周圍也沒其他鄰居,說什麼都得撐到隔天早上才能解決這種蠢事。

「死定了。」我轉動門鎖,鎖得嚴嚴實實,繞了一圈還看見他媽的保全系統,不讓破窗而入。

簡直不讓人活!

「欸欸!」他扯了扯我。

「幹嘛啦?」他看向黑暗的角落,有一間放置雜物的倉庫:「不會吧……」

「我們可以先躲那裡,等天亮再說!」他自以為聰明的模樣。

「那個只有鐵皮,還是會冷死人啊!」我眼神已經先死。

「好啦,這輩子是我害死妳,下輩子賠償妳。」

「你說這是人話嗎?」

就算他生無可戀不是一天兩天,但我還有大好的青春無限啊!

只是眼下如果不想曝屍雪地也只好躲進去了。於是我把倉庫裡的剷雪、伐木工具都丟了出去,跟他躲進那個狹小的空間。

還是冷,冷到牙齒打顫……

忍不住靠向他。

「你…你幹嘛脫衣服?」我聽見拉鍊聲,驚恐地回頭看他。

「拉開拉鍊而已……哪是脫衣服!」他蹙著眉,把我拉進懷裡,淡淡地拿起手機說:「如果我不小心死了,王勤勤還活著,爸,你不能追究也不能為難她跟她媽媽,都是我自己找死的。」

「你在幹嘛?」

「錄遺言啊。」

「……你不是獨子嗎?你如果死了,我跟我媽怎麼可能因為你一句留言不被追究?」

「那只好下輩子賠償妳,換我當富二代,給妳當爸爸。」他無奈地笑著。

「……。」死到臨頭,還算幽默。

長夜漫漫,我開始覺得眼皮沉重。

當人生跑馬燈一一閃過眼前,忽然唇瓣一熱……

他他他在吃我豆腐?

「唔……!」我睜眼推開他:「欸──!」

「我怕妳睡著……」

「那也不是這樣……你他媽趁人之危?」

「不是……我有點冷。」看起來不只有點,他的牙齒也開始發顫了。

「冷?幹嘛親我?」

「現在也只剩這種方法發熱了啊!」

「幹……你那是發情,不是發熱好嘛!」我不客氣地說。

「……妳講話真的…很難聽。」

「本來就是。」

「誰叫妳沒帶酒,不然哪需要這樣?」

「你才沒帶常識,喝酒只是讓血管擴張,血液能流向末梢不代表體溫升高,還會讓體感溫度錯亂,只會死得更快。」

「……。」他一副「現在跟我講這個有什麼用?」的眼神。

我只好拆下我的圍巾和毛帽幫他戴上,一邊碎語:「要發情也要看對象,你又不喜歡我,不會反而感到一陣惡寒嗎?」

「不會啊。」

「難道你是gay?我剪短頭髮你才有感覺?」

「……。」他把半條圍巾繞回我身上。

「還是你把我想像成你暗戀的女同學?」

「沒有。」他默默收緊雙臂,把我的臉頰貼在他胸口。

他狂亂的心跳聲,難道是因為第一次死,所以緊張?

「從國中開始,過年因為有妳才比較熱鬧一點……」他輕輕地說,而我實在太累了,無力回話。

而且……為什麼才多一個我,他就覺得那叫「熱鬧」?

他肯定沒有被過年的親戚質詢荼毒過,上至身高體重、下至成績排名都被問透透,滿十八之後還會開始問男友、問學校、問出路……各種難纏的問侯,那才叫熱鬧!

他口中的熱鬧,不過是我在他家用超大液晶電視牆,陪他看過年綜藝節目、電影、演唱會,有時候笑得太大聲還會被我媽瞪,偶爾也會抱怨綜藝節目一年不如一年有趣了;電影常常是選我想看的,問他想看什麼也沒主見。

更奇怪的是,他當年不過一個國中生就開始發紅包給大家,我當時認為那不叫紅包,只是用紅色信封裝著加班費吧?

「我又沒強迫妳一定要像妳媽,一直待在我身邊……而且這次沒死的話,我大學也要出國念書,大概會有幾年不回來,畢業之後要開始跟我爸分開飛其他國家,跑他的行程,視察他的豐功偉業。」

「直到該結婚了,再安排一個家大業大的女生嫁給我,再生個兒子或女兒承接家業……呵呵,這樣說來,好像現在死了比較輕鬆。」

他絕望的冷笑,使我認真不安了。

「……。」我抬頭端詳他一陣,眼底別無生機,我忍不住擠出一句話酸他:「你果然是飛過來自殺的。」

「那還要謝謝妳陪我死。」

「我才不想陪你死,我還沒交男朋友,還沒存錢買自己的套房,也還沒完成夢想。」

「真羨慕妳……」

「你是在諷刺我就算活著,這輩子也買不起房子嗎?」

「我是羨慕妳想像不到自己的未來……」一顆晶瑩的淚滴,滑過他的臉龐,落在我的鼻尖,僅有一瞬熱燙的溫度,很快被冰天雪地吞噬。

或許這就是他那顆心的寫照吧?

再怎麼曾經熱血、想反抗,也敵不過家大業大的吞噬。

有那麼一瞬,我害怕明天旭日東昇,他已經是僵硬蒼白的屍體。

「雖然你可能會覺得有點噁心,但如果有用的話,你就活下去吧……」

「什麼噁心?」他茫然地俯視,而我緩緩攀上他的肩,模仿偶像劇的特寫吻戲,輕輕覆上他的唇瓣,能感受到他詫異的微幅退縮,隨即迎合我不熟練的吻。

「唔……!」

後來我還推不開他這個老司機!他這麼熟練,到底親過幾個女生!

「嗯……。」等等,他現在是發出呻吟嗎?

「……。」好,他也察覺自己有點失態了,或是變態?

「對不起……」他蹙眉嘀咕:「是妳先親上來的。」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反正他那張臉紅通通的,渾身也熱烘烘的,應該還不會凍死,那就好了。

「為什麼不說話?妳生氣了?」

「沒有。」只是有點意外?關於他一點也不生澀的吻。

「你這個老司機。」我瞇起眼質疑他。

「……我哪是!」

「別狡辯了,唉……」那是老娘的初吻,本來要留給還沒出現的男朋友,現在偏偏留給這個不知道是攻還是受的絕望白斬雞。

「王勤勤。」

「幹嘛啦?」

「我不能喜歡妳。」

「喔喔,是喔?我不會追究剛才的事,發情是為了活下去嘛!」

「……。」他忽然收緊懷抱,下巴靠在我的頭頂,淡淡地說:「從妳出現在我家的第一年開始我就喜歡妳了,不管妳是長髮還短髮、不管妳上高中之後變得愛爆粗口、不管妳有多看不慣我家財大氣粗、開國際連鎖店產品還偷工減料……」

「但是十八歲生日過完之後,我的命運就不再屬於我自己了,可能……以後我們都不會見面了,未來也不能娶妳,更不能綁著妳當女傭。」

「我還是想告訴妳……謝謝妳真心把我當朋友。」

我能感受到他的吻落在我的頭頂,也能感受到他又哭了。

面對他前所未有的認真告白,我除了錯愕,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畢竟他自己都說了,未來不能娶我,也不會綁著我當女傭,他會去國外念書,承接有點無良但一秒鐘幾十萬上下的家業,而我或許會去考大客車當公車司機,爆肝過勞也依舊正義熱血。

他會一直風光下去,即便那不是他想要的。

我會一直往前追逐,即便看不到未來在哪。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