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你知道少爺代表什麼嗎

少爺,這種可怕又可笑的稱呼,這棟豪宅裡還流行著。

「孟皓少爺,吃飯了!」我媽大概喊了三次。

「幹,你都輸我三次了,是要玩到什麼時候?」我摘下VR眼鏡,瞪著他。

「妳不是女生嗎?為什麼那麼愛罵髒話?鄉下來的?」

「你不是男生嗎?為什麼不罵髒話?沒有小雞雞嗎?」

「……妳罵髒話就會長出小雞雞嗎?」孟皓蹙眉搖頭,大概覺得我沒救了。

「你說什麼?有種大聲點!」

「沒什麼,吃飯啦!」

哈日宅男對女高中生總是有無限遐想,我很怕孟皓跟他爸一樣變態,哪天叫我穿女僕裝、綁雙馬尾?誰知道這種癖好會不會遺傳?

所以今年來這棟別墅過寒假前,我就把頭髮剪到耳下了,綁不成什麼雙馬尾,只希望他們沒有變態到準備假髮當制服……。

我還穿著便服T恤加寬褲,聽說男人對直筒寬褲最沒有遐想,因為毫無線條感又太休閒,這樣很好,千萬不要對我產生任何遐想!

孟皓這隻白斬雞今年寒假也一樣白皙,聽說他運動都去室內游泳池、健身房,而且都請私家教練,那張臉蛋遺傳到他日本媽媽的娃娃臉,去年看還有點圓,今年下巴好像變尖了。

我問他是不是去醫美削骨,他蹙眉說:「那很痛好嘛!我才不要!」

那一刻,他怕痛的樣子……

好,我承認我懷疑他的性向了。

餐廳的長桌就跟你想像的一樣,巴洛克式白眼的皇家長桌,吃不完的滿漢全席、山珍海味,但主位只有他一個人。

女僕和執事人數比他家人還多,卻都只是站在兩旁看他吃。

說真的如果那麼多人站在旁邊看我吃飯,哪可能吃得下?他卻好像習慣了,若無其事吃著飯。

還記得十五歲那年我很白目的問他:『你爸媽呢?不等他們回家吃飯嗎?』他只是朝著我乾笑,沒有回話。

那時候我被媽抓進房間狠狠訓了一頓:『他爸媽每個月都要飛國外視察原料和連鎖店狀況,不常回來,所以妳別問這種問題!』

『真可憐……』

『噓!妳媽還要賺他家的錢,誰可憐?』

『孟家女僕比家人多,妳說誰可憐?』

『不跟妳說了。』

要不是月薪六萬、有加班費、附津貼、勞健保、直接赴日職業訓練,我媽也不願意穿女僕裝、綁雙馬尾在這裡服侍這個生活白癡。

而且還要定期花一點小錢去醫美打除皺針,老得太明顯、老得沒氣質,都有可能被迫提早退休,我媽現在就等四十歲直接升級帶新人,加薪到七萬不囉嗦!

有時覺得我媽像古代服侍王爺和格格的老嬤嬤……只是打扮日系了點,姑且也是一種專業,值得敬重,但要我接手這種高薪沒尊嚴的職業,我寧可去開公車當正義司機。

「妳要去哪?」孟皓喊住我。

「吃飯啊!」去員工專用的餐廳吃。

「陪我吃!」他那種命令語氣,澆熄我僅剩不多的同情。

「不要。」我俐落的轉身往員工用餐區去,走沒五步就被人扯了回去。

「欸──!我說不要喔!」

「扣妳媽薪水喔!」

「……。」他威脅我!

陪他吃飯是沒有像逼我穿女僕裝可怕,我媽瞪過來的視線我也不能不怕,畢竟她含辛茹苦、忍辱負重把我養到十七歲,好歹只是讓我陪可憐的少爺吃個飯……

行!我勉強接受。

「簡直是每天都吃喜酒的規模……你怎麼還能這麼瘦?」我看著這桌華麗菜色,忍不住問。

「如果每天都吃差不多的東西,妳不會膩?我是滿膩的……」他悠悠地說,難怪每次喊他吃飯都姍姍來遲,原來是吃膩了。

「叫大廚換菜色啊!」

「那是營養師才能做的事。」

「欸,」我把頭靠向他,說了餐桌禮儀不被允許的悄悄話:「你家有請心理師嗎?」

「那是什麼?」

「給你看厭食症的。」

「……我才沒有。」他坐正繼續吃飯,眼神卻更加沉重。

他一天當中,就屬吃飯最安靜、沒表情。

坐在他旁邊的我都有些尷尬了,忍不住想找話題打破寧靜。

「你知道少爺這個詞在台灣其實代表……」賣肉的牛郎。

「勤勤!」我媽蹙眉低吼,制止我的新話題。

「我知道啦,不然妳覺得還有什麼更好的稱呼,可以跟我爸建議啊……」孟皓只是無奈的望著我。

「連你都不一定能跟你爸講到話了,我哪可能給建議。」

「勤勤!」我媽又低吼,可能我又說錯話了吧。

「怎樣啦!」

「閉嘴,吃飯!」我親愛的媽都快咬斷牙齒了,我也只能照做。

「呵呵。」孟皓倒是笑了。

「笑屁笑?」

「其實我很期待寒假,因為能看到你們兩個這樣鬧。」

「讓少爺見笑了,勤勤平常在外面打工跟人學壞了,怕她寒假惹事才帶她過來,結果變成在這裡惹事……」

「髒話的部分是應該改掉,其他都還好。」他憑什麼上下端詳我?

「妳講髒話?」我媽狠狠瞪過來。

我也不甘示弱狠狠瞪向孟皓。

「王勤勤今年講話超難聽的,連小雞雞都掛在嘴邊。」好一個告狀鬼。

「靠,你這句話才難聽吧!」我說。

「王勤勤!」我媽忍無可忍擰著我的耳朵離場。

一路擰到房間,我覺得耳朵可能掉了。

「妳是不是去KTV打工學壞了!」

「我真心覺得大家應該用更健康的目光來看待小雞雞這三個字,妳為什麼要誤會我變壞呢?」

「……還狡辯,以後不准去那種不良場所工作!」

「不良場所是因為人不良才不良,我又沒有不良。」這裡我們不討論營養不良的部分。

「我看妳最近就是學壞了,一點禮貌都沒有。」

「媽……」我語重心長地說:「我只是不希望他們要我繼承『家業』,如果孟皓也想拿我當女僕二代,我寧願去開公車!」

「月薪這麼高,有什麼不好?」

「是沒什麼不好,但我純粹看不慣這種籠養兒子的方式。」

「真是口無遮攔,什麼籠養兒子……這種豪宅妳存三輩子的錢都買不起。」

「連自己想吃什麼都不能決定……『晚餐要吃什麼?』這種最基本的煩惱都無法享受的生活,我才不屑買。」

「好!妳有骨氣,但是這種話別在人家面前講,投胎能選家庭嗎?」

「好吧,我只是怕對他太好,他會太喜歡我。」

「少在那裡高估自己,他們學校有家教又漂亮的女生很多,才不會看上妳這個臭小子,頭髮剪那麼短,有拿去捐給癌友協會做假髮嗎?」

「當然捐!不然就浪費我用來留長髮的營養了!」

「好乖。」媽摸摸我的頭,欣慰地笑著。

而我看著她的雙馬尾,忍住不大笑,不管看幾次都覺得很……呵呵。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