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拾貳章

跟在傅灯後面從送餐小梯爬進廂房的萬烽一見廂房內的狀況,瞳仁劇縮。

尤其看見靳昊晟手裡的槍指著王都督,王都督手裡的槍已將被傅灯踢開,面色扭曲地看著突然闖入廂房的兩名男子。

軍兵們也紛紛拔槍,卻一時間不知道該指向靳昊晟、李驊沂還是傅灯。

「靳昊晟,你已經不是走了……」王都督看部下們相覷的模樣,寒聲喝道:「佇著做什麼?還不把這些人押下!」

一聲令下軍兵們就要上前,傅灯離王都督最近,他剛剛一腳踢飛了王都督手中的槍,見靳昊晟手中的槍口還對著王都督,立刻朝在場的軍兵大喊:「你們還想要他的命就別亂動!這裡可是我傅家的地盤,若不想橫著出去就安分些!」

傅灯這一喊多半是衝著李、靳兩家當家在場才有如此膽識,喊完他不忘叮囑靳昊晟:「你的槍可握緊點,莫遭人給踢了!」

傅灯的話落入靳昊晟耳裡,他的槍直指王都督的腦門。

「都老實點別亂動,否則我不小心手滑,讓你們身上多了個洞,就別怪我沒提醒。」

一時間軍兵也不敢輕舉妄動,萬烽在送餐的小門旁觀望著,心忖著他是賀先生安排到傅家的暗衛,王大員應該尚未知道自己的身分。

如果房內真的火拼起來,他腰間的刀究竟該砍向哪邊?

「人都說長平三門勢不兩立,今日倒是見識到了靳爺與二爺的好交情......讓我猜猜,這位該不會是傅家小少爺?」王大員的目光掃過闖入廂房裡的兩名男子,最後目光凝在踢掉他手槍的傅灯身上。

傅灯挑起眉,迎上對方打量的視線。

「眼兒真精!看你是要點臉自己帶人滾出去,還是本少爺差人把你們輾出去?」

在他傅家開設的酒樓造次,這來路不明的胖男子難不成真能在這長平鎮翻了天不成!

此時一直沉默的李驊沂眼神掃過傅灯和靳昊晟,轉向王大員說道:「都督,方才不讓我走,這會兒看來得換都督走了。」

傅灯盯著面露怒色的王大員,這位都督在長平鎮惹來這麼大的動靜,若想留下來別說是李、靳兩家,他身為傅家的繼承人也不會讓這種覬覦寶藏的傢伙留下來。

但他還未開口,就聽見靳昊晟寒聲對王大員說道:「想來都督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又怎麼會以為我回到這裡,一點準備都沒有?」

靳昊晟話音一落,傅家酒樓外便傳來一陣騷動,王大員身旁的軍兵聞聲立刻開窗探頭下望,原來靳家的人馬已經把酒樓團團包圍。

「大人……」軍兵神色有些慌張地看向王大員。

「都督千萬不要忘了,我長平三家之事,誰也管不著。」

聽靳昊晟這麼一說,傅灯扯了扯嘴角,一時間不知該笑還是該氣。雖然這靳昊晟是找回了場子,但他家的酒樓竟悄悄的就被人這麼圍了,傅灯覺得論三家的面子他有些擱不住。

「好!好!長平三門檯面上不合,檯面下倒是團結一致,就是不知……是否一起藏著什麼大秘密。」王大員見情勢已經失去他的掌握,如豆丁般的眼迸出陰毒的光。

他目光掃過面色有些灰暗的傅灯,以及神情不悅的李驊沂、靳昊晟,冷哼一聲接過士兵替他撿回的槍枝放回腰間的袋中。

「今日姑且就饒你們一命,咱們來日方長。」

留下這句話,王大員領著一干軍兵離開廂房。

房內的煙硝味還未散去,房內的三人面色各異,一直在送餐小梯上的萬烽見狀貓著身軀進到廂房裡。

長平三大戶就有兩大當家在這,傅灯身為傅家唯一的苗子,別說是讓他們坐下來好好喝杯茶了,沒在下一秒掐起架來都算世界和平。

「若知你倆在此,說什麼我也得看個黃曆再出門。」

李驊沂端著一張好看的臉,但嘴裡吐出的話字字帶刺。

聞言傅灯擰起眉,傅家酒樓被圍他覺得掃了自家面子,也不管面前兩位是長平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心直口快地道:「本少爺還沒嫌你們聚到我傅家酒樓來才是添霉!聽你們喊剛那位什麼都督……竟把中央的人帶到傅家地盤談事,還談得這麼神神秘秘的,要說你們沒存什麼心,本少爺可不信!」

剛剛在包廂裡的對話傅灯也是聽了不少,尤其從王大員嘴裡親口吐出寶藏的事更是像在他心裡投下一顆炸彈。

寶藏是三家的祖輩長久共同守護,若是有一方洩出……都督一職在中央也是個大位,如果讓中央政府開始查起這寶藏,單憑傅家是無法守下的。

靳昊晟和李驊沂面色覆霜地瞪著傅灯,兩人異口同聲--

「你以為我愛來?」

「你以為我愛來?」

兩人同時開口,也同時扭頭互瞪對方,眼底的火花若真的燃起來可燒不出什麼情感,只會把整座長平鎮給燒了。

傅灯見兩人一出口就是同氣,眉角一抽。可真有默契啊!

李驊沂率先收回目光,走到桌案前給自己斟上一杯茶,修長的手指、骨感分明的指節,優雅的倒茶就像是一幅畫般。

但他輕啜一口,下一秒就把涼透的茶水朝地上吐去。

傅灯雙眼瞠大,傅家酒樓的茶水是分壺等級的,李驊沂提起的那壺可是名家之作,有土與黃金能比的紫砂古壺,裡頭裝的茶水自然也是上等好茶。

他就這麼給吐了!

傅灯深吸一口氣,才沒衝上去抓起壺往李驊沂頭上砸。

忍著!這砸下去要不要人命不緊,砸傷李家二爺他難跟長姐交代。

「說吧。你們兩個怎麼都會在此?難不成鬥了這麼多年,突然相親相愛了?」

聽見李驊沂的話,靳昊晟睨了傅灯一眼,那眼神裡飽含三分輕視、七分不屑。

「王大員什麼身分?中央政府對各地軍閥勢力向來戒備,派都督來長平不找我還找誰……倒是你倆,可別跟我說,你們也是來這裡跟王大員討論彈藥軍火的用處。」

面對靳昊晟的視線,傅灯嘖了一聲瞪回去。

「這是我家酒樓怎不能來了?」傅灯瞥了桌上那套裝著上等茗茶的紫砂古壺,「那位胖嘟嘟……咳,王都督備好茶宴請你們,應該不單單只是喝茶談天?」

李驊沂瞇起好看的眼,道:「檯面上拉攏長平勢力,檯面下探咱們守的東西,就不知……是中央的意思,還是他的意思。」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