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壹回

中央廳。

「你這話說的,可都是真的?」

在煙霧繚繞的房廳中,傳來一道厲聲。長久的煙霧迷漫讓挑高的天花板上的精緻彩繪蒙上一層褐黃,幾乎遮掩房內兩人的臉孔。

「小的也不是太確定,畢竟這只是民間的傳言。」

「不論是否屬實,馬上帶人去查個仔細!」

面對對方的低喝,一名穿著洋服的男子彎著腰,模樣十分畢恭畢敬。

像是思量許久,男子語氣慎重地說道:「都督,雖說戰事已停歇多年,若是大動作在土地上搜查,怕是會招來怨懟……」

「查個傳言用得著多少人!」桌案後身穿軍裝的中年男子拍桌而起,大吼道:「你不會用點腦子啊?」

還冒著煙的雪茄朝洋服男子扔去,煙灰落在他露在外的皮膚上,燙得他渾身一抖。

見他的模樣,軍裝男人氣得雙目瞪凸,「還佇在這做什麼?難道你要等財庫空了才想動作啊,還不快去!」

「是、是!我這立刻安排去!」

洋服男子二話不說趕緊邁步離開,直到出了長官室,才大口大口的呼吸。下一秒他的表情滿是掩不住的嫌惡,裡頭的煙嗆得她一臉脹紅,讓原本清俊的臉孔變得有些猙獰。

像是想逃離那令人難受的煙味,他快步來到長廊,遠遠就看見一抹熟悉的黑影。

一抬手,對方便迅速來到他面前--

「這段時間你就去嶺南那,替我打聽一個消息。」

此人身穿暗色勁裝,右手握著一把西洋刺刀改良的長劍。他聽聞洋服男子的吩咐後,輕輕頷首。

「對了,還有件事。」洋服男子像是忽然想起什麼,原本要打發對方離開後,突然低聲道:「上回要你打探關於清河水運,可由眉目了?」

「有。目前主導清河水路的,是傅家。」

「傅家啊……」

洋服男子面露深沉,對這個名聞遐邇的傅家他不少耳聞過,但還未真正與他們接觸過。

據暗衣男子的回報,傅家發跡於嶺南長平鎮,百年來除了是在地的大商,就連官府、中央政府都仰賴傅家的商船傳遞資訊。

「這麼說來,若是上頭想拓展水路,咱們還得仰賴傅家?」

暗衣男子聞言點了點頭。

「不行。」洋服男子深邃的眼底閃過一絲陰狠,「你這趟去嶺南,除了替我打聽都督交代的事,也去查查這傅家。能坐擁水路霸權,這傅家絕不是外頭傳的如此簡單。」

「是。」

暗衣男子本想再提及他在嶺南查到的其他事,抬眼就看見洋服男子擺了擺手,他便抿緊唇、握著長劍,迅速消失在洋服男子的面前。

長廊獨留洋服男子目光深沉的看著部屬離開的方向,他的眼中閃過一瞬的異光後,嘴角驀然揚起一抹弧度。

這年頭誰還信有什麼寶藏?嶺南長平鎮……遲早都是他們的囊中物。

//

山北嶺南天下奇,清河繞長平。

四季分明的嶺南,左依北山、右傍清河,有山明水秀美譽。從古至今,許多高官、知名書士皆出於此地,更被稱頌為地靈人傑的聖地。

而長平鎮更是嶺南的商業重鎮,天還未亮街道市集就熱熱鬧鬧的,尤其是人來人往的碼頭邊,店鋪攤販林立,綿延數里。

清河繞長平而流,肥沃的土地、豐富的物產讓百姓幾乎能夠自給自足。不論是剛捕上來新鮮的漁獲,或是剛從外地載運回來的新奇貨物,想搶到第一批剛下船、便宜商貨的商家們,全蜂擁在碼頭邊。

其中有一列人聲勢浩大,他們周圍高掛玉石綠的旗子,旗面上龍飛鳳舞的寫了一個「傅」字。

被簇擁在中間的是一名貌美的婦人,出入春的天氣還泛著冷意,她身穿暖和的白色狐裘,狹長的鳳眼掃過不遠處緩緩駛來的一艘艘商船。

「小六和招弟呢?」

巡視周遭,沒看見熟悉的身影。傅家長女,傅春面無表情地問身旁的人。

「已經照大小姐交代,派人去請少爺和小小姐過來碼頭。」

傅春搓了搓手,對手掌呼出一口熱氣。

「吩咐下去,千萬要把人看好,別讓他們溜了。」傅春一抬眼,「尤其船靠岸的時候,就算是一隻蟑螂也不能爬上去。」

「是!」

當一艘艘貨船緩緩靠岸,傅春周圍的人也陸續開始動作,讓碼頭周邊更加嘈雜。

傅家主要經營水路,擁船百艘,長平商家的水路運輸幾乎仰賴他們。

數年前傳聞傅家老爺過勞逝世後,傅家長女傅春就暫時接下打理的責任,直到近年傅家長子傅灯成年後,才慢慢將手中的重擔交給弟弟。

傅家共有六個孩子,五女一子,各個身藏不凡。

目前傅家的當家,也是大女兒的傅春早年不顧家中長輩攔阻,執意嫁到京城一名書生家去,不料夫君早逝,夫家本就單薄,無後的傅春最後還是選擇回到娘家,不再論婚嫁,專注打理娘家的產業,一名女子也將這長平大商治得有聲有色。

傅家二小姐傅夏,嫁給青梅竹馬後在長平鎮經營多間酒樓,個性大喇喇的傅夏相傳力大無窮,年輕時還曾在街市與人比腕力,那力氣完全不輸外國洋人。若想在酒樓鬧事,那得有被老闆娘一手扔到街上的心理準備。

傅家三小姐傅秋,夫君乃是前任巡撫。不過巡撫夫君發生墜馬意外後便辭官養身,兩人回到長平鎮,傅秋承接娘家的產業,目前在長平鎮開設錢莊。

傅秋號稱有過目不忘的能力,看過的帳本能夠倒背如流,想當年傅家老爺還在世時,時常在外稱道三女兒的好本事。

四小姐傅冬,年已二十五,卻至今未嫁。

除了平常協助大姐打理傅家,相傳愛墨成痴的傅冬芳心暗許李家二少爺,但對此傅冬僅表示欣賞對方的文采,在她眼底字畫、文物比男人、婚配更加重要。

而傅家的小小姐傅招弟,因為上頭已有四位姐姐,傅老爺已經對生兒子無望了,卻還是給小女兒取了這麼個俗氣的名字。

傅招弟自小古靈精怪,但就算她四處惹事,傅老爺對她也是百般寵溺,只因為她天資聰穎。據說她三歲即能識字,四歲就能和洋人溝通,儘管闖禍無數,仍是傅家捧在手心裡的掌上明珠。

上頭有這麼多個姐姐,傅灯的出生就像是傅家的一盞明燈。

一連生了五個女兒,在傅灯出生的時候,傅家大開五天五夜的宴席,大肆慶祝這得來不意的兒子。

傅灯不如姐姐們有過目不忘、幼能識字的天資,除了調皮了些,他就和普通孩子沒什麼兩樣。

不過傅家能傳下香火,就已經足以讓一家子上上下下欣慰了,自然不會去苛求傅灯什麼,只求他平安、健康的長大。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