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Miru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4,你的耽心寫在臉上

        就在舒安璇逃命的往前衝時,汽車輪胎強力摩擦地面的刺耳聲音,在空中響起。

        急速轉彎的車體,可以聽見開車的人,在倉促中,緊急轉動方向盤與手煞車的聲音。

      「啊———」于曼妃大叫一聲,何莉欣則是嚇傻的不知做何反應。

      只有黎彥宇反應快的伸手去拉她,掛在手彎處的外套也跟著飛出。

      但黎彥宇只拉到了舒安璇的衣角,並沒有拉住她的人。

      也幸好他拉住了她的衣角,讓她有緩衝了下,當她整個人往前跌時,才有機會往右傾倒。

      另一個幸好,是開車的人是北条怜司;他一看到舒安璇衝出來,又看到黎彥宇沒拉住她,當下判斷了她傾倒的方向,快速且熟練的把車硬是轉向,車子才沒有從她身上碾過。

      蹦——!的一聲,安全氣曩瞬間彈出。

      四周的尖叫聲此起彼落。

      北条怜司也管不了那麼多,氣曩才剛要洩氣,他已經開了車門,下車察看。

      幸好,只是虛驚一場。

      舒安璇本能的抱頭蜷縮起身體,而黎彥宇則是幾乎趴跪在地,他也是出自本能,用自己的身體,搶擋、護住舒安璇。   

      北条怜司把手按在黎彥宇的肩上,心有餘悸的問:「彥宇,你沒事吧?」就連一向沉穩的北条怜司都心有餘悸,可見當時的情況有多危險。

      黎彥宇搖搖手,向北条怜司表示自己沒事。

      北条怜司伸手要拉他起來,但黎彥宇在空中擺了個手,阻止了他的援助;因他身底下的那個人,比他更需要有人將她扶起。

      黎彥宇蹲在舒安璇的身旁,男人的大手輕易的將她扶起。

      「妳…哪裡受了傷?」黎彥宇的語氣有點冷,聽起來像是無關緊要,但北条怜司聽出他的焦急。

      舒安璇勉強的坐好,然後無意義的搖著頭。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哪裡受傷,還是只還未回過神,低著頭的坐在地上,眼神失焦。

      見她像是掉了魂魄,黎彥宇什麼話也沒多問,一把,橫抱起她,藏不住擔憂,「我送妳去醫院。」

      被人這樣蠻抱,舒安璇第一次沒有反抗;她受驚嚇的臉,縮躲在黎彥宇因擔心,而呼吸急促讓胸口起伏不定的懷裡。

      舒安璇猛搖頭,「我…我…我真的沒事…」她真的沒事,所以不想去醫院。

        「不行!跟我到醫院。」怕舒安璇撞到哪裡而不自知的黎彥宇,堅持要送她到醫院。

        但舒安璇只是在他的懷裡不斷的搖頭。

      「那妳要去哪裡?」一向,總是順著她的黎彥宇,這次也就順著她一次,黎彥宇這樣告訴自己;尤其氣勢弱掉的她,臉上驚惶的神色為她增添幾分嬌柔,那讓黎彥宇更加拒絕不了。

      「不…不…不知道…」舒安璇瞬間失去思考的能力,她的心思像亂綑成一團的毛線球,亂成一團,找不到解開的線。

      這時的北条怜司看有那麼多人圍觀,發揮了與生俱來的魅力,讓人群散去;是統宇的員工就回到統宇,不是統宇的也回到自己原來的工作崗位。

      不到三分鐘,鬧哄哄的人群一一散去,現場只留下于曼妃、受到驚嚇的何莉欣,以及黎彥宇、舒安璇跟北条怜司。

       「妳們是?」北条怜司對著還沒從驚嚇中回神的于曼妃提出問題。

      有的人,天生就能讓人為之驚豔,北条怜司就是其中一位。

      回過神的于曼妃真心覺得他有帥到,卻不是心底起漣漪的那種,純粹是欣賞;而何莉欣則是害怕的拉著于曼妃的手不放,因這些事都是她惹出來的。

      于曼妃清清喉嚨,佯裝鎮定的說:「我們…是她的朋友。」

      他們三人一同看著一直被黎彥宇抱在懷中的舒安璇。

      向北条怜司簡單介紹後,于曼妃倒是覺得黎彥宇眼熟。

      想來想去,想來想去,想起黎彥宇是哪位了。

      她雖然詫異黎彥宇的蛻變,但現在不是午夜十二點,所以這樣的蛻變只能說他變得更像男人,而不是變得怪異。

      一整個人長高了不少不說,就連以前很單薄、瘦骨的胸膛都變得結實、健美;臀部的線條完美到可以去拍內褲廣告,呀~不對,是線條完美到可以當模特兒。

      「你、你是…黎彥宇學長?」穩了穩自己情緒的于曼妃試探的問。

      黎彥宇聽到有人叫出自己的名字,俊目定睛的在于曼妃的臉上;當于曼妃的臉映入他眼眸時,一股怒火再度冉冉而昇。

      難怪,難怪剛剛就覺得她很眼熟。

      別說他不記得于曼妃是哪號人物,他壓制住自己快發狂的怒火,冷冷的問:「喔!妳還記得我?」

      于曼妃尷尬的笑了又笑,笑了又笑;因他與舒安璇之間的恩怨,跟自己有很大的關係。

      當初要不是自己給她出那個什麼餿主意,也不會落得今天這樣尷尬異常的局面;不過既然是認識的人,應該會比較好說話,應該啦…。

      「黎學長,請問…我、我可以把小安領回去嗎?」于曼妃雙手合十的來回磨擦,一張俏臉掛著討好的燦爛。

      「不可以。」黎彥宇用少見的態度,狠狠的拒絕。然後,抱著舒安璇走進統宇集團的大門。

      那樣惡意的回應,讓于曼妃雖然焦急舒安璇的安危,卻心虛的不知道該怎麼向黎彥宇討人。

      在一旁看著黎彥宇不同以往的冷淡態度,與語氣中隱藏的擔憂,北条怜司從中看出許多端倪,他敢下斷言:後面的故事會更精彩,而他…喜歡她。

      想到這裡的北条怜司,由皮夾取出一張名片,遞給了于曼妃,「這是我的名片。」

      于曼妃帶著商業用的笑容收下那張名片,看到北条怜司的頭銜,有點被嚇到的差點拿不住;統宇集團     海外事業部     本部長     北条怜司

        她在心裡想著:哇~!這個人的頭銜還不是普通的大,根本是我這輩子見過最大的咖,所以黎彥宇的職位應該也不低。

      想到這裡的于曼妃忽然又從頭到腳的把北条怜司打量一遍。

      雖然現在真的不是想他跟黎彥宇,願不願意為自己的公司拍內褲廣告的不良狎想時候,但對難得遇上大人物,先狎想一下應該也不會怎樣,不把握機會還待何時?

      再說,北条怜司的沉穩莫名的讓人感到安心,黎彥宇的轉變也出人意外;所以呢,往另一個角度想,也許小安跟學長的重逢,未必是件壞事。

      她笑著把名片收下,聽見北条怜司日式的聲調極其柔順的說:「放心,妳朋友不會有事的。」

      聲音有時也會將人迷惑,因于曼妃發現自己正附和的猛點頭,但想想又不對,停止點頭後才接著問:「那…那…請問我什麼時候打電話問她的情況,比較方便?」于曼妃輕輕的舉了下北条怜司的名片。

      「我會請彥宇讓小安先連絡妳們。」北条怜司很有自信的說著。

      「那就拜託您了。」于曼妃彎著腰鞠躬請託的同時,還不忘按下何莉欣的頭,讓兩個人一起行鞠躬禮。

      北条怜司被她那誇張的動作逗出一個笑容,他怕她們不放心,禮貌性的邀請著:「要到我的辦公室去等小安嗎?」

      于曼妃一向知書達禮,呀不是,是一向懂得看人臉色,她當然知道北条怜司是禮貌性的邀請;他的職位那麼大,哪有多餘的時間鳥我們呀?

        所以她搖手說不用,跟北条怜司道謝後就帶著何莉欣先離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