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Miru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粉色襯衫

      二十三歲的舒安璇邊走邊接電話,一雙有神的大眼,則在街道的兩側來回搜尋;秀麗的小臉蛋,帶著怒氣。

      時值盛夏,日正當中的豔陽,偶有風吹過也趕不走熾熱;長髮過肩的舒安璇為對付夏天,把烏黑的秀髮紮成高馬尾,然後在頭頂上盤成一顆包子頭,再用簍空布面玫瑰髮圈、圈在頭頂上;盤上的頭髮,露出線條優美的頸項,頰上的緋紅像極了新鮮蘋果。

      白色的合身短T被她畫上酷酷的我愛羅,那條破破的窄管藍色牛仔褲一樣能讓她的腿顯得修長,腳下的帆布鞋有點髒,但她一點也不在意;反正,今天是要找人,又不是要約會,穿帆布鞋反而更方便。

      今天一早,剛到公司就接到了于曼妃的電話,裡頭還有另一個女孩啜泣的聲音傳來;不用猜,也知道啜泣的人是何莉欣。

      她們三人是高中同學,雖然大學各自讀了不同的學校,也沒影響她們的感情,所以聽到何莉欣被欺負,說什麼也要替她出一口氣。

      舒安璇以為發生什麼大事,結果是因為何莉欣的男友劈腿,讓她哭了一整個晚上;于曼妃想不出辦法安慰她,只好對何莉欣說:「明天,我們跟小安聯手來對付那個王八蛋。」

      于曼妃哪有什麼計策,只不過打電話跟舒安璇約好了時間,想在大庭廣眾之下,讓那個劈腿男難看而已;而為什麼找舒安璇出面,純粹是她對於好朋友的要求很少拒絕。

      而舒安璇的媽媽在生前總是告誡她,我讓妳學跆拳道不是要讓妳打架,而是要防身。

      只是舒安璇總把媽媽的叮嚀當成耳邊風,直到升上國中那一年的暑假,她為了替朋友出氣,把對方打傷;從此以後,她媽媽就不再讓她學任何技能,以免她在外面闖了大禍。

      而聽完于曼妃的說明,從幼稚園開始就會為朋友出氣的舒安璇當然是一口答應。

      只不過她今天有一個圖稿要交,所以約好到公司先交稿,然後等那個劈腿男外出吃午餐時,再教訓教訓他。

      她們三人兵分兩路,舒安璇直接殺到統宇集團,于曼妃跟何莉欣則守在另一個出入口,以免讓他跑了;並事先約好,誰先遇到那個劈腿男,誰就先打電話通知。

      舒安璇記得于曼妃的交待,劈腿男的公司在統宇集團附近;為了不讓這個路癡找不到,所以于曼妃要她到統宇集團時再打電話給她。

      大步搜尋的腳步轉慢,舒安璇將近一百七二公分的身高、五十三公斤的體重,讓她隨便一站都有模特兒的架勢;她用手擦了擦因熱天氣而冒出汗的額心,對著手機說:「小曼,我已經在統宇集團。」

      「好,在統宇集團往右轉,走約三分鐘,那裡有一家LIYU咖啡店,咖啡店的旁邊是劈腿男的公司,他會在附近吃午餐。」于曼妃回著。

      聽從于曼妃的指示,舒安璇把腳步右轉,走了比于曼妃預定的時間還久,還沒看到咖啡店。

      「呀!這位小姐,妳是走到西班牙了?」已經超過三分鐘了,還不見舒安璇回撥,于曼妃心急的打電話給她。

      「快看到了!快看到了!」覺得自己被太陽曬到暈頭轉向的舒安璇有氣無力的回著。

      「妳還好吧?」于曼妃聽她聲音有氣無力的,怕她人還沒找到,就先中暑。

      「還好,只是太陽有些大!」被太陽曬暈了的人,看到眼前出現一家咖啡店,換了靈魂似的神采奕奕,她得意的說:「我找到咖啡店了。」

      于曼妃本來還在擔心那個路癡,但既然找到統宇集團,她也就安心,她發出了一個歡呼聲後說:「嗯,很好。」

      「露天座有不少人,妳問小欣,拋棄她的那個人今天穿什麼衣服。」舒安璇在轉角處小聲的問。

      聽電話的于曼妃拉著要舒安璇替她找人的何莉欣問:「小安問妳,那個劈腿男,他今天穿什麼樣的衣服?」

      何莉欣因昨晚哭了一整夜,雙眼紅腫,聲音沙啞的說:「他今天穿一件很淡的粉紅色襯衫,黑色西裝褲。」說完,眼淚又在眼眶打轉。

      于曼妃瞪了何莉欣一眼,氣她沒出息,但仍是幫她轉達:「她說,愛劈腿的那個人,今天穿一件招桃花的粉紅色襯衫,加黑色西裝褲。」

      何莉欣拉著于曼妃的衣服,因為她加了好多氣話。

      舒安璇記住了粉色襯衫加黑色西裝褲的特徵,看著看著,發現目標急忙回說:「我好像看到他了!」邊說眼睛還一直盯住她的目標,「誒誒誒!他把雜誌闔上了,好像要離開,我先過去———」

      聽到舒安璇一副磨刀霍霍向豬羊的架勢,于曼妃怕她一時失手把人打到殘廢,急忙說:「喂!等等我!等我過去妳再出面——」

      「等妳們過來他就已經走,我先過去,妳們動作快一點!」然後不等于曼妃回話,舒安璇已經按掉通話鍵,她把手機放進牛仔褲的後口袋,身手矯健的跑到那個穿著粉紅色襯衫的人的背後。

      「喂~!姓林的,你劈了腿還想跑?」舒安璇手插腰,不客氣的在那個人的後大聲嚷嚷,只差沒伸手揪住他的衣領。

      這麼一說可不得了了。

      零零散散的客人馬上好奇的豎起耳朵,彼此不相識的人卻很有默契的把目光聚焦在那個穿粉紅色襯衫男人的身上。

      女人的眼光有的是讚賞這位男子的俊,有的則是覺得他以為他長得帥就愛劈腿,很不應該;男人的眼光則是感嘆造物者真的很不公平,一時之間,議論紛紛著。

      這個大聲嚷嚷的聲音,黎彥宇這輩子永遠也忘不了;他停住腳步,卻沒回頭,是想確認背後那個人是不是那個容易被人煽動、而替人出頭的人,還是只是單純找劈腿男友出氣的人。

      如果是前者,她等一下一定會有所動作,如果不是,他就當自己認錯聲音。

      這個念頭剛落,舒安璇沒讓他失望的把手搭在他的肩,她一方面急著想說那兩個人怎麼還不來,一方面又怕他畏罪潛逃;情急之下,才會拉住他的肩不讓他逃跑;拉住黎彥宇的同時還不忘消遣他:「喂!不要以為劈腿就跑得比較快,好嗎?」

      這句話惹得旁觀的人哄堂大笑。

      只不過,她記得那個林偉翔應該只有一百七十五公分左右,但自己搭著這個人的肩,少說也有一百八十;會不會,自己認錯人了?

      但世上會有這麼巧的事嗎?偏偏這個人也在今天穿了粉紅色的襯衫加黑色西裝褲?

      遲疑之間,被舒安璇搭著肩的黎彥宇,不客氣的把她的手甩落;他在心底罵了一句:舒安璇,妳到底是有多白痴?

      黎彥宇本來不想理她,因他沒想過兩人的再相遇是以這樣的方式,更何況他還沒準備好要跟她見面。

      舒安璇本來就少根筋,黎彥宇那極欲離開的模樣,讓她更加確定自己沒有認錯人。      

        所以,舒安璇再把手搭在黎彥宇的肩膀上,「你沒做錯為什麼想跑?是想畏罪潛逃囉。」

      說妳冒失、衝動、神經大條、外加少根筋妳還不相信?

      我都不理妳要給妳台階下妳還不下,既然妳執意要鬧,就挫挫妳的氣勢;黎彥宇又撥掉她搭在自己肩上的手,緩緩轉過身來,冷冷的對著她說:「這樣的重逢方式可真特別。」

      黎彥宇俊俏的臉在舒安璇的眼前定格。

      舒安璇一看不是林偉翔,而是一個很眼熟的人;一時想不起來是誰的舒安璇,舉在半空中的手轉而搔著自己的頭,搔著搔著,忽然出現自己朝思暮想的名字。

      蛤!!

      黎彥宇?

      舒安璇難以置信的睜大眼睛,一緊張,搔著頭的手又不知所措的搔著脖子、搔著肩膀、最後又回到頭,她氣勢弱掉的喚了聲:「黎學長…」

      這個時候舒安璇的手機響個不停她都沒發覺,她難掩詫異的張著口看著黎彥宇而什麼話也說不出口,任由黎彥宇君臨天下傲慢看著她。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