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創作大賞,第一階段投票啟動
HOT 閃亮星─今天下小雨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花盛開的季節(1)

拖著沉重的行李,在入境大廳來去匆匆的人潮中,我卻很輕易地找到一年多未見到面的哥哥;那張與我相似的冷臉,清俊的外表結了一層比我溫度還低的寒霜,及肩的長髮綁成小馬尾,手插進口袋,整個人散發著生人勿近的強烈訊號,很跩很帥,也讓人很想念。

我壓不住嘴角的笑意,朝他喊道:「哥!」邊拉起行李走過去。

他臉上的千年冰霜瞬間融化成凡人可以接受的溫度,雖然還是冷,但至少不會凍死人;他接過我手上的行李,視線上上下下打量著我,那副表情,還沒開口,我就猜出他要說什麼。

果然他皺著眉頭就開始叨念:「哎,妳到底有沒有在吃飯?為什麼好像又變瘦了?別人去美國住一個月回來體重都會超標,為什麼妳一點點都沒增加啊?」

我實在無奈,明明外表是座大冰山,內裡怎麼如此婆媽?我忍不住開口質疑:「哥……你怎麼還是一樣愛念啊?我未來的嫂嫂該不會就是這樣被你念跑的吧?」

他賞我白眼,反駁道:「跑什麼跑,她是去美國念書,不懂不要亂說……」

我和他邊鬥嘴邊往停車場的方向走,剛出建築物,熾烈的陽光毫不留情地打在身上,空氣黏稠得彷彿揮手就可以撈到一大把,讓從乾爽舒適的溫帶地區回來的我,瞬間暈了一下。

我忍不住抬手用力搧著臉頰,一面隨口問道:「不過,哥,你跟她這樣分隔兩地,不是挺可惜的嗎?幹嘛不跟去美國啊?」

他好笑地說:「她是去進修的,我跟去幹嘛?何況我和她的服裝工作室也有生意要顧啊,好不容易有點知名度,我就跟著跑了,會被她罵吧?」他頓了下,眼神朝我瞟過來,「話說回來……我才要問妳呢,在美國不是住得好好的,為什麼突然想回來台灣?」

我安靜了一瞬,果然我哥就是我哥,立刻回敬我一個更難回答的問題。

我嘗試輕鬆地說:「哥你忘啦,我明明之前也有回來找你玩個兩三次吧?」

他卻沒那麼好敷衍,搖搖頭。

「妳知道我的意思,妳七歲那年,我們一起搬去美國,國小畢業之後,吵著要跟我回來台灣念書,結果也撐了不過一年的時間,又一聲不吭地申請了美國的學校搬回去……這樣兩地跑來跑去的,不會累嗎?」

「不會呀?」

「……」

他挑起眉毛看著我,顯然是不相信我的說詞,我聳聳肩,乾脆直接耍賴道:「啊我就是待不住同一個地方齁。」

「妳真是……好吧,妳覺得開心就好。」

哥皺著眉頭,拿我沒轍,只好放棄追問。

等坐到涼爽舒適的車子裡面,我才想起該把手機的飛航模式關掉,打開網路的那一秒,手機震動聲不絕於耳,訊息簡直是排山倒海瘋狂地湧進來,大都是來自同一個人──邱語寧,我在台灣少數還有在保持聯絡的朋友。

這人誇張了……居然一個人包辦了二三十條未讀,到底是有什麼事情急成這樣?

我趕緊點開來看,隨即失笑,傳了這麼多條,大都是不斷地問到底到了沒到了沒到了沒,也不想想如果在飛機上,怎麼可能會看訊息?我生意還沒大到需要買飛機上的wifi來用的程度,這女孩真是……不知道該說她什麼才好。

我迅速回了訊息,跟她約定晚點出來吃飯,邱語寧才消停下來,放過她也放過我的手機。不過也多虧有她,心裡原本的不安在那種令人發笑的熱烈歡迎中,稍微散去了點。

想當年,我離開的時候,是什麼人都不願意保持聯繫的。尤其是邱語寧、林聖涵……還有,還有他。

這幾年來,我多麼努力想要變成自己喜歡的樣子,可是只要看到他們任何一人的消息,就會無法克制地想起以前那個迷茫軟弱的自己,想起太多……那些我只想埋在深深海溝裡,最好外頭風強雨大,都不會再被掀起的回憶。

不堪回首。不堪回首。

看著窗外飛逝而過的景色,我不禁疑惑起來。

對啊,到底是為什麼……突然就想回來看看呢?

傍晚時分,太陽的熱度總算降低了些,坐飛機坐了十幾個小時,又在家裡睡掉整個下午,起來只覺得渾身痠痛,再也不想宅在房間,我走出門,到附近的小公園散步、活動活動僵硬的身體。

看著眼前幾乎沒怎麼變的景色,心裡居然生出一種類似懷念的情緒,明明只在這裡住了不到一年的時間,不曉得為什麼,那一年的種種,總是清晰地恍如昨日,讓我多了許多想不明白的複雜。

只是慢慢繞了幾圈,裸露的腳上就開始傳來又熱又癢的感覺,打斷了我的思緒……因為天氣太熱,我只穿了短褲就出來了,完全忘記台灣的蚊子有多凶殘,而我偏偏又是很受蚊子歡迎的體質。

無奈地停下來抓了幾下,無法控制地又想起,在這種時候,曾經有個人會從包裡拿出防蚊液給我用──他的包包簡直就是百寶袋,什麼都準備得好好的,比我一個女孩子還周全細心。

思緒及此,我揚起唇角笑了,裡頭卻帶了苦澀的成分;怪了,明明只是幼稚的13歲裡,再無聊不過的一段過往,怎麼能這樣在我的腦海裡盤桓糾結,剪不斷理還亂呢?

「喏,給妳。」

眼熟的綠色噴罐突然出現在眼前,與過往的畫面重合,我眨了眨眼,緩緩抬起頭,對上那雙帶著笑意與光芒的清澈眼眸,不禁傻在原地。

不是沒想過會遇見他,只是沒想過這麼快。

曾經稚嫩的臉龐長開了,變得更有稜角,五官深邃了些,肩膀變寬了,身高也高出我許多,以前還能與他平視,現在都得仰起頭才能看見他的眼睛。

唯一不變的,大概是那柔和溫暖的氣質吧,那似乎早已沉潛為他身體的一部分,笑起來時,更加讓人如沐春風。

真的太突然了,我頓時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反射性地開口拒絕:「不用了,我要回家了。」

可他無視於我的拒絕,蹲下來,逕自幫我精彩的小腿噴起防蚊液。

「別逞強,通常這時候,妳只要道謝就可以了。」

小腿傳來一陣清涼,我聽見他明亮的嗓音這麼說道,讓我一時之間恍神,忘了繼續堅持……很久以前的那時候,他好像,也曾經說過類似的話。

──別逞強,通常這種時候,說一聲謝謝就可以了。

他嘴角噙著笑意,站直身子,對上我的視線。

他說:「林祐嵐,好久不見了。」

「……」

我努力維持冷靜的表情,看著眼前陽光般和煦的男子,心中只有無法克制的慌張,那就像是……在陰暗角落生活了太長的時間,忽然得到光照,只會覺得刺眼得讓人怒火中燒。

我緊抿住唇。

或許是見我久久未發一語,他又笑著說道:「這麼久不見了,妳都不打算跟老同學敘舊一下嗎?」

深吸口氣,我終於冷淡地擠出一句:「不打算。」

語畢,直接繞開他,想要盡快回家。

只是走了幾步,想起某個疑問,某個我不問清楚可能會睡不著的疑問,還是遲疑地停下腳步。

「不過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他笑得更燦爛了一點──他的笑容,居然還能再更燦爛嗎?

他說:「我又不是第一次在這裡等妳,不是嗎?」

我聞言再次愣住,被我埋藏在角落陰影的那些東西正在蠢蠢欲動,快要破土而出……可惡,我朝他皺了下眉頭,再次轉身匆匆離去。

這次,不敢再回頭看他。

或者……不敢回頭,面對將要席捲而來的過往。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