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青蔥少年:折楊柳(2)

      李陽冰與楊曉曦婚後一年,長子李折柳出生。折柳之名,是為紀念他夫妻初識那晚,楊曉曦為李陽冰彈的那首《折楊柳》。

      李折柳出生時,家裡經營西域進口的生意正蓬勃發展,他穿著華貴的衣服、吃得豐盛營養、有好大一座書房裡的書等著他讀。楊曉曦是知書達禮的長歌門弟子,她親自教兒子識字讀書,教他音律、教他握劍、教他騎馬。李陽冰將長子視作李莊繼承人來培養,他教兒子聖賢為人的道理,也教他市儈商人的心機,教他題詩作文,也教他作科舉樣板文。家中不時宴客,李陽冰會帶上兒子,讓他學習身為莊主的氣度、口才、涵養。李折柳的外公楊國公也特喜愛這外孫,時常要楊曉曦帶外孫回長安看他,李折柳在外公身邊聽了許多朝野時事、官場景況。

     

     

      在家族全心栽培之下,李折柳長成很符合大人期望的孩子,他乖巧自律、溫文守禮,稚嫩的臉上已帶著儒雅書卷氣,尋常孩兒貪玩貪懶的性子在他身上半點也沒有。李折柳滿八歲時,父母就送他離家,投入培養了無數文儒俠商之流的長歌門。

      在同輩的長歌小弟子中,只有李折柳將子曰孟子曰老子曰莊子曰倒背如流,那些聖人之言他從很小就被督促著往腦子裡塞。同輩師兄弟就屬李折柳功課最好,學有疑難時人人來問他、李折柳也和善的相幫,為此他人緣很好──除了原來的孩子王,因為李折柳搶了他鋒頭,在心中默默記了這筆帳。

     

     

      長歌小弟子們時常於傍晚下學後,在水池環繞的庭院裡玩到天黑用膳。李折柳這輩子沒有放縱嬉鬧過,看著師兄弟笑鬧追逐,他竟呆立在廊下不知如何是好。

      「李折柳,你不玩嗎?」

      李折柳轉過頭去,發現是同輩的孩子,想想自己入門較晚、便和順地居下為弟:「楊師兄,某不會玩,在一旁看看就好。」

      「你好奇怪,玩都不會!」那男孩大大方方地笑著,伸手過來攬李折柳的肩頭,「李折柳,你叫我逸飛,你做我朋友,我就教你玩。」

      李折柳知道這是長歌門主楊尹安的孩子,小自己一歲。楊師弟原是同輩師兄弟中的孩子王,這幾天李折柳自覺折了人家鋒頭,怕他不開心,現在見楊逸飛友善如此,李折柳心裡十分開心,「嗯,逸飛。」

      「李折柳,你不愛和他們捉迷藏,我教你更好玩的。過來過來!」楊逸飛這孩子鬼靈精怪,其實是想報復李折柳新來後到還搶他鋒頭,他表面上笑著,心底卻盤算了如何教訓教訓這傢伙。

      楊逸飛在花叢間撿了兩根細長樹枝,一根塞到李折柳手中,拉著他走到池塘邊,「湖畔好多嘓嘓,瞧見了吧?」

      李折柳點點頭,他知道這種青蛙叫起來特別響,晚課的時候時常聽見。

      「看仔細啦,像我這樣……」楊逸飛踮起腳尖躡手躡腳靠上去,突然出手戳中青蛙的背,青蛙大聲嘓了一下,撲通一聲跳進水裡消失不見,「咱們比賽,看誰戳中的嘓嘓多──預備開始!」

      李折柳不疑有他,認真戳青蛙,學著楊逸飛方才的架式悄聲靠近再跳上去戳,楊逸飛在旁看李折柳跟青蛙一樣跳啊跳,差點沒忍住笑。其實這趕青蛙的活兒是先生們時常要小輩去做的,李折柳剛來長歌門,不知道楊逸飛是把自己的活兒丟給他去做,還認真跟他比賽著玩。

      眼看內側的青蛙都給李折柳趕走了,楊逸飛指向外側湖畔,「那兒還有嘓嘓,折柳快去!」

      外側的湖並非內側的人造淺池,而是真正的千島湖水,池畔石子上長了層綠油油的青苔。李折柳不知道青苔滑腳,一踩上去立刻跌進湖裡。楊逸飛見陰謀得逞頓時大笑,「李折柳,你跳下去喝水嗎哈哈哈──」

     

     

      楊逸飛悠悠哉哉地晃過去想在李折柳狼狽上岸時笑他,豈知李折柳沒有上岸。

      「逸、逸飛咳咳咳……逸飛救我……」李折柳從沒到水裡玩過,這湖一落下去踩不到底,李折柳立刻   嗆了好幾口水,衣服沉甸甸地把他往湖底拉,嚇得他大叫逸飛救命。

      楊逸飛也嚇了跳。他是千島湖的孩子從小在水裡玩,沒想過李折柳竟不會泅水。總算楊逸飛反應快,想到把長衣脫下來拋去一端,將李折柳拉回岸上。

      李折柳趴在岸邊嗆咳吐水,楊逸飛給他拍背順氣,替他擠乾滴著水的衣服頭髮。

      「逸飛,謝謝你啊……你真好……」

      楊逸飛沒想到折柳緩過氣來第一句話竟是道謝,他只是想整整李折柳,並不是真要害他,見折柳如此厚道,楊逸飛愧疚到眼眶一紅、抽抽噎噎地將自己那點懷主意全部坦白,向李折柳道歉。

      李折柳遠比同齡孩子成熟,他像個小哥哥一樣安慰楊逸飛說沒關係,今後他們還是好朋友。李折柳從懷裡掏出手帕想給逸飛擦眼淚,但他的手帕濕透了,渾身都在滴水,晚風吹來,他打了三個噴嚏。

      結果,李折柳因為著涼發燒,在房間裡躺了三天。那三天楊逸飛一下課就來陪他,給他送書送玩具,還把自己最好的甜點都送給李折柳配苦藥。

     

     

      幾個月後,揚州李莊派人來長歌門接李折柳回去,說是其母臨盆在即。

      李折柳沒想過自己竟然會當阿兄,滿心歡喜地跑去跟逸飛說,楊逸飛也恭喜他,卻因為分別在即而神色惆悵。臨行前楊逸飛送給李折柳一隻光滑漂亮的小鹿玉墜,李折柳送給楊逸飛的是一顆鏤雕彩玻璃球,在日光和月光下會折射出極漂亮的光彩。

      幾年後楊逸飛被李白收為三徒弟,有次李白看見楊逸飛把玩這玻璃球時很驚訝,當年自己和小叔李陽冰坐在馬車裡,從碎葉到昌明的路上玩的就是這寶貝。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