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祝大家新年快樂!閃亮星─瑭碧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小皇帝與後宮們(二)

      三年前,飛機失事的黃裳再睜開眼,莫名其妙地變成了個皇帝,胸沒了,下面多了一根從毛裡長出來的男人東東。

      除此之外,黃裳其實幸運非常,與其說她幸運非常,不如說她附身的這位小皇帝原身就幸運值爆表。

      小皇帝姓元,秉承父親的與兄長們的期待取名大力,全名元大力,但與名字完全相反,元大力力氣很小,還文不成武不就,碌碌無為,幸運臉長得好看惹人疼,惹得皇帝老爸以及上面四位兄長們疼寵。

      老爸是偉大又慈愛的皇帝,大哥是英明聰慧的太子,二哥三哥四哥能文能武,負責鎮守京城與邊疆,滿朝臣子又個個舉才賢能,各有所長,一派和樂融融。但不知道犯了哪路衰神,一場疫病,偉大的皇帝老爸掛了,大哥孝順服侍在床邊,結果皇帝老爸一掛輪到他也病倒,沒幾天一命嗚呼。

      駐守京城的二皇子忍痛封鎖了王城,急匆匆把啥都不知道混吃等死的小弟弟大力劈手拎出王城,沒想到在視察王城內疫情時被鄰國間諜趁亂偷襲,為了保護自己的弟弟大力以身擋刀,那刀上有毒,當場掛了。

      接到消息急匆匆從邊城往回趕的三皇子四皇子遭逢山崩,連人帶隊被埋在土石流下,無一生還。

      剛滿十四歲原先幸福美滿的少年本眼巴巴淚汪汪的小狗眼等著兄長們回來收拾殘局,聽聞此噩耗傷心欲絕暈倒一頭嗑在二皇子王府門口的一塊青石板磚上,鮮血流成一汪小河。

      然後,原本的元大力掛了,飛機失事的黃裳穿來了。

      托原身什麼都不會的福氣,穿越來的黃裳被從頭教起,雖然已登基,卻算是個掛名皇帝,一切重要政務還是交由內閣幾位元老大臣處理,黃裳負責旁聽。

      其實如果可以的話,黃裳連旁聽都不想,那天她登基時,一看從殿門一路延伸到外面走道再延伸到宮門口彷彿看不見盡頭的大臣們,沒有大好江山盡在我手豪情萬丈熱血上湧,而是眼前一黑,咕咚昏迷在龍椅上。

      她光是在公司裡管著下面不到十人的小隊伍就弄到血尿肺發炎,要管一個國家這麼多人,恐怕三天……不不!一天內就會得癌症。

      本來想好要快快樂樂悠閒生活的,為何會被換到一條更勞碌命還不能轉職的道路上藍受香菇……

      「皇上。」

      魂游九天的黃裳冷不防被喊了一聲,出於反射性的彈坐起來。

      「啊!朕在!」

      對上一雙炯炯有神的威嚴眼眸,黃裳立刻心虛地垂下頭,旋即又抬起來,討好似地笑笑。

      「宰相找朕有什麼事?」

      要說所有大臣裡黃裳最怕誰,那肯定是宰相衛曾,衛曾兩朝元老,年近五十,外表看上去卻不過而立之年,剛毅的國字臉龐,身材高大精壯,往黃裳面前一站,不怒而威。

      黃裳頓時有種手腳不知往哪放的小雞崽感覺,縮起脖子一雙眼水汪汪。

      其他老臣們都露出憐惜同情的表情,只有衛曾鐵石心腸,不為所動。

      「皇上天資聰慧,但總是不肯學好,政事不認真,業精於勤荒於嬉,成天在后宮與妃子遊玩嬉戲,教天下人恥笑荒淫無道。」

      黃裳十分無奈,有種一朝回到大學前,日日夜夜被老師緊盯的生活,雙臂一展端正分立在扶手上,做出一副端正大氣的樣子。

      「宰相說的是,方才是朕不好,還請繼續論事,朕這就聽著。」

      衛曾瞇眼看他,壓根不信,霸氣的手背身後冷笑。

      「臣想陛下這陣子也聽了不少政事,想請陛下談談自己的見解。」

      談什麼見解?

      黃裳想哭了,衛曾他們正談著水利工程,這可不是拿現代知識造水車造堤防造水圳水渠就能解決的問題,事實上,就算她想拿這些東西出來晃點人,她自己都不知道實際要怎麼做,加上還要考量地理氣候人文因素下去因地制宜……她目前對這國家的事情都還一知半解。

      學什麼不好,學傳播專業又做公關公司,這下全完了。

      內朝議會散會,留下黃裳坐在小山般的奏摺前,衛曾雙手還胸坐在旁邊,手裡捧著一杯清茶。

      「陛下不用擔心,你要批多久,老臣就在這裡陪你多久。」

      禮部尚書看不下去,拉著衛曾小聲說了兩句。

      「衛閣老也不用對陛下這麼嚴厲,滿打滿算陛下學政事不過三年,想偷懶休息在所難免,我們都是打小看陛下到大的,陛下雖政事無天分也算不得聰慧練武又沒本事,但至少心思恪純,可以慢慢教之。」

      衛曾看著唉聲嘆氣的小皇帝一眼,皮笑肉不笑。

      「先皇十七歲時,已領兵平定東藩;先太子十七歲時,一目十行過目不忘,年年開春十條政見上表,無一不是對國家大有助益,二皇子駐守京城,家家戶戶夜不關門而無宵小,三皇子四皇子駐守邊關,外族不敢進犯百里之內。」

      禮部尚書摸摸鬍鬚嘆氣:「雖同是十七歲,但不能這樣比較,人與人天資各有不同……四皇……陛下也是在努力。」

      「我的意思並不是要他與先皇先太子們比較。」衛曾淡淡打斷。

      「我想說的是,既然我能把先皇先太子都給教出來,這個沒道理教不好。」

      禮部尚書求情不成,搖頭憐惜看了小皇帝一眼。

      「對了,衛閣老,聽說您最近收了一位義子,此事當真?」

      聞言,衛曾嚴峻的臉上浮出一絲笑意,與有榮焉。

      「不日我也會把他推薦上朝廷,到時還要請陳閣老多多照應。」

      禮部尚書驚訝極了,「能博得衛閣老這般稱讚,想必是為了不起的青年才俊。」

      衛曾笑而不語,那笑中卻滿是肯定。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