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我的上帝啊!墜機了!

      黃裳看著窗外絲絲縷縷飄過的白雲,愜意的喝啤酒,心情和眉頭一齊緩緩舒展開來。

      還是該把白紗禮服換成那件魚尾胸口有蕾絲刺繡的吧!

      黃裳即將要跟交往半年的男友霍德昱結婚了。

      交往半年聽起來有些快,但其實她和霍德昱認識了接近十年,在高中一次聯校活動中相遇,選書與電影的興趣類似,彼此也都對廣告公司充滿嚮往,考大學時還互相激勵提供資訊。

      那時身邊許多朋友都以為他們會是一對,但兩人就是沒在一起,各自有天地。

      黃裳照著原訂的人生藍圖,考上自己喜愛的學校與科系,還交了個資工系的書卷男友,生活可謂春風得意,霍德昱人生卻大轉彎,原先他也考入了同樣學校同一科系,在升大學那年暑假參加了無國界醫生的志工活動前往非洲,沒有告訴任何人,在升大二那年暑假默默地轉了系,念了一個大爆冷門的漁業科系,同時雙修農業推廣。

      霍德昱的高中同學們與長輩都覺得他瘋了。

      黃裳也覺得,但她沒說出來,生活忙碌又燦爛,她很快把霍德昱這個人拋在腦後,只偶爾在學校遇到,霍德昱似乎很忙,總是來去匆匆。

      出乎意料的是,霍德昱在畢業前,利用自己國際志工經驗與對南非的了解,從南非漁民那裏談妥,開始做起龍蝦進口的生意。

      同學們大四的時候還在為考多益托福、念研究所或就業的問題思量,霍德昱已經埋首在公司發票與財務報表間。

      而其他的同學們,卻不幸的在畢業時期遇到金融危機,企業大瘦身,多少能力好學歷漂亮的學生們都找不著工作,有錢的家裡趕緊送出國尋求機會,沒錢的只能咬牙接受超時加班不給薪的血汗工作。

      黃裳是其中比較幸運的一個。

      她一畢業就找到了工作,是一間名聲與血汗程度成正比的外商廣告公司,每天超時工作十四個小時,她認真投入其中,並幸運的獲得上司欣賞,一個又一個大案子砸到她頭上,同時也代表一座比一座大的壓力山頭。

      黃裳忙得無暇顧及生活與男友,於是男友一個接一個交,又一個接一個分。

      直到有一天接了個案子,與案主見面一看,嗨!這可不是霍德昱嗎?

      霍德昱想要為公司做推廣與宣傳新市場找上了他們公司。

      黃裳是個爽朗個性,看見高中老朋友一個熱血上湧,拍著胸脯保證下來,全力以赴。

      全力以赴的下場就是──累出血尿、急性胃炎、還差點因為感冒併發肺炎。

      她被迫休息,手上的案子也都交接給別人,等她回到崗位時,發現霍德昱的案子仍然停在她手上等著。

      公司說,那是案主特別要求的。

      黃裳說不出那是什麼滋味──

      他們藉此又多了交流,會偶爾吃飯、出遊、聊聊以前的事情與未來的願景,霍德昱總聽著,他的神情態度平靜,但說上一兩句話總讓人熨貼,切中要害。

      又如此過了四五年,黃裳再次慘遭交往兩年半的男友滑鐵盧,她原先以為的升遷機會被個後台硬朗新進半年的同事攔腰奪了去,當晚把霍德昱叫出來大哭一場。

      「我這麼拚死拚活,還被愛情跟工作雙重背叛了。」

      心情失意喝了酒人就發瘋。

      黃裳把霍德昱這個近十年的好友給強了。

      為什麼黃裳可以認定這件事是她強了霍德昱而不是霍德昱撿屍起色心呢?

      因為那一整晚她都在上面。

      自己動。

      隔天起來一陣尷尬,她抱頭直想逃亡,希望霍德昱自動失憶。

      霍德昱大概也看出她的尷尬,此後沒再提,兩人照舊往來,在半年後提出求婚,黃裳大驚。

      「你……跟我求婚?」

      「是,交往了半年還不該求婚嗎?」

      「我們什麼時候開始交往的?」

      「半年前那一晚開始。」

      黃裳:「……」

      當下她踢了霍德昱一腳跑走,回家想阿想,想到半夜睡不著,跳起來撥通手機,只響了一聲就被接起,彷彿對方就等在旁邊。

      「我考慮過了。」

      「嗯。」

      「結婚吧!」

      黃裳決定瘋狂一次,反正認識多年,霍德昱的品行看在眼裡,深愛與否不確定,但嫁給他絕對不壞。答應求婚後,她做了件更瘋狂的事,連夜寫了一封辭呈,甩在那個前同事如今處處看她不順眼打壓她的上司桌上。

      老娘不幹了!

      這幾年什麼病都有了。

      工作太久眼壓過高引發激烈頭痛,憋尿憋到膀胱發炎,因為身體抵抗力變弱,指甲變的軟薄,焦慮讓她啃得坑坑巴巴,復發的皰疹讓她一曬太陽就皮膚痛,稍微一點小感冒就像要命一樣猛咳。

      黃裳愛錢愛夢想愛工作,但得更愛命。

      這是她工作多年來的第一個休假,一個人飛往克羅埃西亞。

      霍德昱還有工作不能陪她,前晚他們好好的蓋棉被不純聊天,溫存過後自然好一番甜言蜜語。

      「如果我變老了,你還會愛我嗎?」

      「會。」

      「如果我變醜了呢?」

      霍德昱看她一眼,微微笑。

      「如果看美貌,那我當初就不會跟妳在一起。」

      「……」

      「那如果……我變成男人呢?」

      「……會。」

      「那我們誰在上誰在下?」

      「……到時讓妳決定。」

      想到這裡,黃裳又笑起來,才伸手要去拿啤酒,整架飛機卻劇烈搖晃起來,乘客們先是惶恐,在持續不斷地搖晃中驚慌,而空服人員原先還在走道上安撫人,漸漸地都消失了,躲在空廚內臉色慘白。

      機上的廣播打開,傳來機長廣播,先是中文,然後英文。

      飛機將會在五分鐘後墜毀,現在開啟電子產品使用。

      機上哭泣與驚慌,祈禱聲與電話聲此起彼落,黃裳也是,顧不得掉到地上的啤酒,抽出關掉的手機想撥號,手卻抖的不聽使喚,好不容易找到父母電話,連續兩三通卻是撥不通,飛機在高空上,訊號不穩。

      五分鐘很短,飛機每一次劇烈搖晃都讓她心一沉,滿肚子的話也來不及了,在第四次終於接通同時,她深怕斷訊,流著眼淚大喊。

      「爸媽,我愛你們,我很愛你們,要好好照顧自己,我愛你……」

      那句話沒講完電話就斷了,飛機已經下墜,雖然有安全帶扣著,她整個人還是呈現半浮在空中的狀態,她拼命地撥打霍德昱的電話,這次一迅速打通了,可是響到進了語音信箱都沒人接。

      黃裳不死心,掛斷又再撥一次。

      還是沒人接,轉進語音信箱。

      黃裳從傷心絕望到憤怒,第三次轉進語音信箱,她氣得大喊起來。

      飛機爆炸──

      而急匆匆返回車上尋找手機的霍德昱這才看到來電留言,他皺眉不解,黃裳應該在飛機上,怎麼會打電話來?

      他一邊走一邊轉進語音信箱,走過一間麵店門前,女主播清晰的播報。

      「於今早十點十八分,飛往克羅埃西亞的航班WY3849,確認失聯墜毀……航空公司正在積極尋找……」

      與此同時,霍德昱只聽見語音信箱裡傳來一聲怒吼。

      「幹──!!!!」

      一句國罵,是黃裳留給霍德昱唯一的遺言。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