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五章:掙扎】

是夜,一輪明月高掛於黑幕,芙蓉閣裡,一個俏麗人兒正倚在窗邊思索。她看著一旁邊桌上紀承燁下午給她的藥丸子,腦海裡也盡是他關切的話語,這到底什麼意思啊?

蘭兒端了盆水和巧兒一同走了進來,「格格,奴婢伺候您洗漱。」蘭兒說著。

半响,見著眼前的主子不說話,巧兒瞧到邊桌上的藥丸子,驚訝的說:「诶,格格這是女人滋補的藥丸子,我聽說很珍貴的,是太后娘娘給妳的嗎?」

秦芷辰聽她這一說才回過神來,「妳說這藥很貴?治葵水的痛嗎?」她擰眉疑惑。

巧兒沒想什麼就點頭,「是啊。這藥可珍貴的呢!」

說完二人又見到自家格格又思索神遊了,只能搖頭不知如何是好。

秦芷辰在現代因為恐男症幾乎無法跟男性有任何的肌膚觸碰,就更別談感情及婚姻了。一有身體上的接觸,總會讓她想起十三歲那年她身子差點被侵犯的記憶,那是可怕的夢靨;但也因為這張臉蛋,她不缺乏追求,只是她永遠無法跨出那一步,便決心即使一個人也可以活得自在美好,卻沒想到她會來到大清朝,還有一位未婚夫。二人相見總是鬥嘴爭吵互整,她也玩得開心,只是紀承燁突如其來的關心體貼,卻讓她有些心煩意亂。不意外的,她並不樂見這樣的情感滋生。

時間很快的來到下月初五,一早神武門前有著馬匹、馬車以及運載的物品。秦芷辰只是作簡單的旗裝打扮,頭飾戴的也簡約,卻也是掩飾不了她那傾城傾國的容顏。蘭兒和巧兒自然是隨侍,她只知道皇帝舅舅說此趟就是喬裝下去視察民情,為了不打草驚蛇,乾隆扮演一名經商的老爺、秦芷辰是千金,其他人則就扮演夥計、小廝等等,這趟預計去南方收帳。

實際上乾隆此趟南巡,則是要親自徹查官員貪腐一案。最近朝廷裡關於官員貪腐問題日益嚴重,可奇怪的卻沒有一位大臣上奏,可收進來的稅賦卻比往年少的多,經過永錫以及莊言書私下調查,便懷疑起了南方的幾個朝廷眾臣涉有重嫌,而這趟南下就是為了揪出幕後的指使者。由於對外說著視察民情,但為了能夠方便查案,不彰顯身分無非是最好的辦法,但為了保護乾隆的安危,統領侍衛的紀承燁則在幾日前便一批一批的放出宮中密訓的精衛在會經過的道路上、城市進行守衛,永錫和莊言書則是貼身保護乾隆的安全,而這一切的安排全部都是私下進行,知曉的人也只有四少和乾隆還有…

秦芷辰在等待大夥準備時,無聊的在原地踱步,卻看到了她穿越過來的第一個宮內好友陸常心前來。「常心,這趟你也會去啊?」她開心的表情溢於言表。

陸常心看到她的笑容,也投以微笑答著:「是的,皇上命微臣一同前往,只是微臣不知格格也會一起去。」他的表情不外乎是一陣驚訝。

不遠處的四少看到陸常心的出現,也是疑惑,畢竟乾隆可沒跟他們說啊。

但看著美麗佳人正與陸常心開心對話,永錫則是疑惑的問著:「承燁,我還真的不懂你了。你這次讓芷辰一起去的目的為何?這幾日忙著都沒機會問你。」但看向紀承燁時,卻又發現他的臉色如此鐵青難看。

聰明的元子樺大概能夠猜出他好友的心思,無奈說著:「看來是聰明反被聰明誤。」

紀承燁面無表情的沒有否認:「是!前陣子宮中傳他們用膳的事情可兇的了,我只是不想讓某人有著跟我的婚約還被別人議論,只是我沒想到陸常心也要跟著一起去,看來一定是那狡詐皇上的意思。」他咬牙說著。紀承燁一家三代都為皇族做事,他與乾隆熟稔的像家臣,所以他也敢說些不敬的話語,但也都是玩笑話。

莊言書看著他再看向秦芷辰,饒富興味的說:「不過我看格格挺開心的,這把人直接拉到眼皮子底下盯著不是更好?」

「嘿,可別以為我是在和陸常心吃醋呀,我只是不想讓秦芷辰好過而已。」紀承燁撇過頭不看佳人,一臉不在乎的表情。

永錫看了看他的反應只是搖頭然後逗弄著說:「不過這樣也好,讓陸常心跟芷辰多相處,搞不好培養出感情,你也不用焦慮啦,以小妮子的個性馬上就會去求指婚對象要改了。你不也省心?」說完,三少看著紀承燁的表情又更陰沉了,只覺得他嘴硬又有趣。

寬敞的馬車裡,幾乎乾糧、藥物、被子還有披風等等應有盡有,套句現代秦芷辰的話語就是根本是台露營車啊,但這是大清朝,是古代,她還是對於這樣的馬車感到嘖嘖稱奇。

乾隆看著她就像挖到寶藏一樣的好奇臉龐,只覺得疑惑但又覺得可愛,「辰兒,我怎麼覺得妳像是第一次坐這馬車啊,可妳坐過好多次了。」他說著。

「阿瑪,我只是開心,所以看什麼都開心。」秦芷辰不遲疑的連忙回答著。

一出發後,所有人都配合著演出自己的角色,自然有些稱號就不得再出現了。

秦芷辰說完後,再看向窗外,就看到四少和陸常心騎著馬在前頭,不過怎麼感覺紀承燁一直在瞪著陸常心啊,奇怪?!乾隆看著秦芷辰的樣子,也偷瞧著窗外的那群俊毅少年們,他這趟可是故意把陸常心叫來的呀,好好戳戳承燁這孩子的銳氣,看看能不能讓小ㄚ頭和倔貝勒的感情好些,不要成天針鋒相對的。

就見著小ㄚ頭突然喊著:「紀承燁,你眼睛是不會痛是不是啊?」

秦芷辰突然這一喊,大家全愣了一下,駕車的李公公和他的徒弟小夏子立馬停了馬車,乾隆也被這ㄚ頭喊的這一聲,原本想閉目養神的睡意一下全消了。

「ㄚ頭又怎麼啦?」乾隆雖然知道這陣子二人鬥嘴又鬥法的,可都出巡了,這真是一刻都不能消停。

秦芷辰馬上回頭對著乾隆微笑著說沒事,接著又指揮李公公繼續駕車,然後二人又開始鬥嘴起來。

紀承燁自然知道她是指他瞪著陸常心,可這女人是不是忘了誰才是她未來的夫君啊,竟然對他大聲質問。「多謝大小姐關心,奴才的眼睛可好著呢!」說完又狠狠的瞪著一旁的陸常心。

秦芷辰看他那樣子實在覺得幼稚行了,「那你一直看著常心做什麼?人家可沒有斷袖之癖的。」才剛說完,大家傻愣了一下,接著便是哄堂大笑。

紀承燁真被她的直接給氣惱了,「放心,奴才也沒有。大小姐不用擔心。」氣歸氣,還是做了一個得意表情給秦芷辰瞧見。

「你你你…無聊。」

「妳才幼稚」

「你是無賴。」

「妳才是!」

二人一來一往的幼稚叫囂,倒也打消大夥兒一路上的無聊,但看著二人的鬥嘴,三少卻發現陸常心只是微笑並不在意,倒也覺得他真是一個溫文儒雅、風度翩翩的男子了。

傍晚一行人總算抵達了揚州府,入住早已安排好的宅子。晚上的揚州市集熱鬧非凡,原來是當地習俗的放水燈祈福。在馬車經過市集後,秦芷辰早已被眼前的情景所吸引。穿越過來好好看看清朝的古街情景,也是一番樂趣啊,由於她是唯一的女子,加上身分也珍貴,在乾隆的要求下,她的房間被安排在最裡層的院落以保護安全,中間的房間則是乾隆入住,其餘人員則安排於宅邸一入門的各個房間。裡頭的家僕、侍衛則是在出巡前四少都已安排妥當。

經過一天的舟車勞頓,秦芷辰進房後趕緊梳洗換裝就興奮的想外出上街,可卻被眼前的侍衛攔阻,直說她身分嬌貴,沒有老爺的允許,他們不能讓她出去。

她氣鼓鼓的直接往乾隆待的院落走去,想都沒想的便破門而入,卻見四少還有陸常心正和乾隆商議事情,一看這狀況也猜到有事,只是傻笑,身後就見李公公端著茶水緊張的說:「老爺息怒,奴才剛去端茶水,沒注意到小姐過來。」

大夥看著傻愣的秦芷辰也是一陣呆懵,她一身粉白旗服,頭上盤髮只有一根簡單的步瑤釵子做點綴再襯上她的絕美容顏,甚是好看。乾隆自是注意到了這群臣子們被他外甥女的美貌給震懾,他後宮佳麗三千,美人更是滿天下,加上秦芷辰可是從小看到大的,自然不驚訝。

他微微一笑,「辰兒,妳有事?我們正有些事情要議。」乾隆說著。

秦芷辰這時回過神來,尷尬的說:「對…對不起。我可不可以上街啊?那群侍衛們不讓我出去。」道完歉後,又趕緊帶著可愛笑臉請求著。

紀承燁看著她,「怎麼可能讓妳隨便出去。」他身為統領御前侍衛,各個守備安排都是他親自部屬,只為了保護所有人的安全。

秦芷辰看了他的面無表情,又是一陣氣,「怎麼?我現在是被監禁了嗎?」

聽著她的口氣不好,紀承燁無所謂答著,「妳是千金之驅,怎敢監禁,不過就是不讓妳出去。」貪腐一案尚在查緝,朝中多少也有眼線探到四少在查此案,眼下他們對外說著只是例行出巡,但就怕已有異己想要對他們不利。

看著二人又針鋒相對,大家又是一陣苦笑。

秦芷辰手扠著腰極是不滿,「我說你啊…到底算哪根蔥啊?怎麼可以限制我出去?我告訴你,誰都無法阻止我出去?我非常悶呀,外面又這麼熱鬧好玩,無趣的人才會在屋裡待著,再說了不是視察民情嗎?那你們不去,我幫你們去總行了吧。」她機哩瓜啦的說了一大堆,就是想要出去。

永錫已經竊笑到不行,「芷辰啊…大家閨秀都是好好待在閨閣裡的。」他說著。

「可是大家閨秀也要出門、上街、踏青好不好,不然人生無趣,況且我們都出來了,待在屋子裡虛度光陰呀,你們不要那麼古板好不好?」她說的可頭頭是道了。

乾隆看著這ㄚ頭當真不一樣,「罷了,妳說的那麼有理,就讓妳上街吧。」

「真的?」她眼睛一亮,可開心極了,隨即就見小妮子賊笑著:「那…那…阿瑪…」

乾隆看這眼神定是知道她有古怪,「ㄚ頭直說吧。又怎麼啦?」

她瞇著笑成一直線的眼開口說著:「賞點錢吧。沒錢上不了街的。」

大家對她的一席話真是感到無厘頭,元子樺說著:「妳帶著下人們上街,她們身上會有錢幫妳付的。不過…」他瞧了瞧她身後,「蘭兒和巧兒呢?」

「上街要她們跟著做啥,我想要自己去。」她說的可認真了,說完還給個燦笑。

「不行!」就見屋裡的所有人異口同聲的喊著。秦芷辰可愣了…

乾隆撫額想著這ㄚ頭真的是心眼小又膽大,「就算帶下人去,我也不放心,找幾個精衛陪著妳吧。」

此時陸常心開口請求著:「老爺,不如讓奴才陪同吧,小姐想要自己去,就是不想要不自在,我多少也有著武功可以保護她的,不如就讓我陪同去吧。」

「常心真是好義氣。」秦芷辰看著這個好友,真是深知她的內心想法,感到開心。

莊言書連忙喊著,「那可不成。孤男寡女…這承燁才是小姐的夫君啊,怎麼可能讓你們單獨出去。」他看著紀承燁那般暗臉,自然也知道這小子在不高興。

秦芷辰看著紀承燁,「我想他不介意的,而且我也不想嫁。」說著又看向乾隆,「不過有人不讓我退婚,但現在我要自由。」她說的很直接,但紀承燁卻很來氣。

陸常心沒想到這氣氛可以這樣尷尬,他可從未想介入這二人之間,單純只是覺得秦芷辰是個很特別的女子,與她聊天很有趣也挺聊的來的。

乾隆便說著:「不然承燁和常心陪妳一起去吧。」他想看看這會是齣怎樣的好戲。

夜晚,熱鬧的揚州市集裡,因著節慶習俗滿街人山人海,叫賣聲、嬉鬧聲比比皆是。就見著秦芷辰走在前頭像劉姥姥逛大觀園一樣的,這也瞧瞧那也看看的質發出驚嘆聲。紀承燁看著眼前俏佳人的喜悅,眉頭一舒感到心頭雀躍,但又看向身旁那風度翩翩的陸常心時,又有一股…氣,這真是太奇怪了,他深吸了幾口氣,不懂自己到底是在想什麼。

「來放水燈唷,水燈唷。」一名老者正叫賣喊著,秦芷辰好奇的湊了上去,原來水燈是紙折成船的形狀,裡頭在放盞燭台點燈,然後祈福後放到水裡。

她抬頭看著二人,「我們來放水燈,好不好?」說完也不等他們回應就買了三只。

他們走到河岸邊一處空地,準備點燈祈福。

陸常心好奇的看著她問著:「小姐想許什麼願望呢?」他的神情一派溫和。

「不用喊我小姐了,好生分唷,叫我名字就好了,我們是朋友。」她小心翼翼地放著小船在地上。

朋友?紀承燁看著她說的認真,也看著陸常心沒有過多的討好,只是靜靜地陪著。他自己是不是在意太多了?而且他何必在意啊?他可是非常不喜歡這個格格的。可是這一陣子下來,他自己也不懂他為何想找她一起出巡,而且聽到陸常心與她在一起的事情時,這心就更為煩躁,難不成…他喜歡她?這怎麼可以。

「我想祈求我要回去。」她拿出手中的火柴打起火點上,靜靜地說著。

「回去?妳想回宮了?」陸常心聽她這一講覺得奇怪。

秦芷辰愣了一下,意識到自己講太快了,趕緊說著:「我說錯了,我要祈求大家身體健康。」然後她心中默默想著,她想回去,趕緊回到屬於她的世界。

陸常心和紀承燁見著她閉著眼祈禱,再慢慢的把水燈放到河裡,然後他們也隨便許個願望,跟著一起放。

隨後他們三人一起逛著市集,玩著遊戲、吃著街邊小吃,紀承燁驚訝的看著她,她的確跟以前很不一樣,沒有一絲嬌氣,卻有著很真的性格,是那樣的令人感到愉悅和真誠。但他也發現秦芷辰很刻意的避過與人的接觸,尤其是男子,這對他來說變化太大,想到指婚後她整天投懷送抱、緊追不捨的跟著他,逮到機會不是拉手就是擁抱的,絕對不是像現在這樣,想著想著又想到那一天在馬場裡,她的無助害怕,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三人在街上的遊玩的情景早已被一群黑衣人收進眼底,他們躲在屋簷暗處觀察,相互交換眼色,準備伺機行動。

秦芷辰又吃又玩得實在開心極了,只是走著走著她不好意思的看著他們,吞吐的說著:「那個…那個…我想要方便方便一下。」她傻笑說著。

只見紀承燁點點頭,「對面有間茶館,我們去那稍做休息吧。」他體貼的說著。

陸常心也附和著:「甚好。辰兒,快點吧。」

秦芷辰趕緊的跟著他們一同進去,入桌後,她便一人前往茅廁方便。

「陸公子對辰兒是何居心?」紀承燁突然的丟出了問題。

陸常心只是笑了笑,「我以為辰兒已經說了是朋友,我還能有什麼心思呢?」

紀承燁聽他這一答,覺得自己似乎反應太過了,「是我唐突了。」他淺淺笑著。

「不過紀公子是好人,我希望你也能發現辰兒的特別,畢竟都指婚了,身為她的朋友,自然希望她過的好。」陸常心認真的看著他說。

紀承燁被他這樣一說,突然的也愣了起來,正思索著該怎麼回答時…

卻聽到後院茅廁傳來秦芷辰的尖叫聲…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