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四章:情愫】

馬車裡只有紀承燁和秦芷辰,兩個宮女因為是下人只能隨著馬車行走,秦芷辰還有些抗議,但看著蘭兒和巧兒嚇成這樣只好作罷。紀承燁看著她對下人是那麼的寬容還有些意外,畢竟他所知道的那些大家閨秀、千金小姐的,各個都是嬌貴之驅,對下人可嫌棄的很。

不過看著額頭冒汗的秦芷辰,那張臉色有些慘白,紀承燁還是不懂她到底怎麼了。二人一向見面總是鬥嘴爭吵的,可今日對手似乎沒什麼戰力。事實上,秦芷辰還真的沒力氣,那腹部的隱隱作痛真真讓她要發瘋,好幾度她都覺得她要暈倒了,但看著紀承燁那一副想等著看她出糗的樣子,她就是要死撐著也不能被看倒。

馬車外騎著馬的三人刻意離馬車遠些,元子樺好奇的問著秦芷辰的貼身宮女。

「妳們家主子…今天是怎麼了?我看臉色不是挺好的。」他小聲地探問。

蘭兒怎麼好意思說這個,吞吞吐吐的就是不知道怎麼說;永錫雖然未娶妻,但府裡也是有侍妾的,看著二位宮女的樣子,大概也猜到是怎麼一回事。

他小聲地問著:「難不成是…女子一個月來一次的那個?」他猜測著。

蘭兒見他猜著了也不隱瞞,尷尬的點點頭,三人聽了也不好意思了起來。

巧兒趕緊求情著:「王爺,老實說…我家主子每個月都因為這個而痛到不行,今日是因為貝勒爺的邀約,主子又愛逞強,可她…」說到這裡她也說不下去。

永錫聽了大概也懂她的意思,只是點點頭,「本王知道了,我會看著辦的。」

到了郊外草原,這裡可是皇家的馬場。一行人來到了馬廄挑馬,秦芷辰幾乎是兩個宮女攙扶才能到達,紀承燁還以為她嚇傻了,還有些竊喜呢。三名摯友看著他們少爺幫最出色的多羅貝勒,怎麼今日這小子就這麼沒眼力,三人可白眼著呢!反觀看著秦芷辰的倔強,他們也真是抽了一口氣,這小妮子可真是不服輸呀。

秦芷辰看了看挑了批高大的黑馬,紀承燁還挺訝異的,畢竟那匹可是最溫馴的。她看到紀承燁的驚訝,這心裡也是得意,好歹在現代也在馬術俱樂部學過騎馬呀,這下可要好好嚇嚇那討人厭的。

永錫看著蘭兒和巧兒的焦急,又看著承燁的沒眼力,再看秦芷辰的不屈撓,他靈機一動的說著:「反正也是你們的爭鬥,我們可沒必要參加,就到林子去走走了。」說完,他用著眼神示意著其他人。紀承燁還想著他們在做什麼,但還沒問起呢,這三人就騎著馬離去了…

太監牽著馬出來後,蘭兒還想阻止秦芷辰,卻見秦芷辰熟稔的上了馬背,這樣的動作也讓她們和紀承燁看傻了眼,紀承燁可是知道她不會騎馬的,可看她如此自然,他還真被她震住了。不過這策馬奔騰還是另一回事,紀承燁認為她此時應該要求饒認輸了,沒想到秦芷辰硬是撐著那口氣,馬鞭一揮,黑馬就飛奔出去。

巧兒可是嚇的直接就喊著:「格格妳身子不適,快停下來呀。」

身子不適?紀承燁連忙抓著巧兒問,「秦芷辰今日身子不舒服?」看著兩個ㄚ頭直點頭,該死的,再想想她今日在馬車上的安靜還有那慘白冒汗的神色,這小妮子到底是跟他要置氣什麼,他立馬也躍上馬背趕緊衝去追人。

在馬兒一飛奔出去後,秦芷辰馬上就後悔了。這馬兒飛奔的上下晃著,她的生理不適來到最高點,最後連拉著韁繩的力氣都沒了,人虛弱的只能抱著馬脖子撐著。追在後面的紀承燁看到她放下韁繩的那瞬間,一顆心簡直都嚇的要跳了出來,奮力揮著馬鞭與她的馬並肩,看著幾乎要暈過去的美人兒已經有些神智不清。他急喊著:「秦芷辰,把手給我。」眼神透露著著急,他就怕她摔傷了自己。

可是秦芷辰沒反應,她害怕與男性肌膚接觸,那會讓她聯想到那不好的回憶,即使那惹人厭的紀承燁聲音是如此的焦急和緊張,她始終不願意伸出手。紀承燁看到她臉上閃過的畏懼,連忙想到那日莊言書拉著她的手時的表情就和現在一樣,可此時不是探究原因的時候,「辰兒,別怕,把手給我。」他溫柔的喊著。秦芷辰聽到他溫和的聲音,可她實在沒力氣了,下一秒就見她痛著暈了過去,人也從馬上摔了下來,紀承燁見狀奮力一躍及時的抱上了她,二人在廣闊的草原上翻滾了數圈才停下,好在是草地加上秦芷辰嬌小,紀承燁把她的護得極好。

他看著懷中的小妮子,就見秦芷辰雖是暈著但還有些意識,看他抱著她,她害怕得眼眶立即濕潤了起來,哽咽地說著:「不要碰我…求…求你…不要碰我。」

那虛弱無助的樣子讓紀承燁怔了怔,這陣子看她調皮逞強的樣子慣了,這樣的無助卻讓他不忍心,也氣著自己出這什麼主意要跟她鬥。思索到這邊,懷中的她顫抖著連忙求他放開她,他實在無法放開她,但看著那滿臉淚水的小臉,他只好輕放開她,卻見她虛弱的躺在草地上,放聲的哭了起來…看她這般,紀承燁只覺得心整個揪了起來,他竟然捨不得她哭泣、傷心,就在他也不知如何是好時,卻發現小妮子跨下的粉白衣褲竟然一片血跡,這下他可嚇傻了,是不是傷了哪裡了?可他記得下馬時,他可護他挺周全的呀,就見二位宮女已經著太監駕著馬車過來。

蘭兒和巧兒看秦芷辰那褲子的血跡,早就嚇得趕緊攙扶上了馬車,連跪安都沒請,就趕緊催促要太監馬上回宮,留下了一臉懊惱的紀承燁。

接下來幾天芙蓉閣裡的芷辰格格都沒再出來鬧著紀承燁,按理說紀承燁應該要感到清靜的,可那日她那脆弱無助的樣子讓他印象深刻,還有那血跡,他實在擔心。

景德堂裡,另外三人早就看著一臉呆愣思索的紀承燁已久。那日看到馬車急忙離去,再看到紀承燁一人呆愣直喊著有血,三人大概也知道是怎麼回事。

永錫咳了咳示意要他回神,「承燁呀,我這妹子沒受傷。我也讓人打聽了一下,芷辰有個隱疾。」他還再思索著應該如何解釋…

「什麼?她的身子可有異狀?」他著急地抓著永錫問著。看著紀承燁的慌張,一行人也饒富興味了起來,看來這二人是不是有譜啦。

永錫搖搖頭並掙脫他的手,「她這隱疾只有女人有,每個月一次,可她深受這所苦,每月都會痛到下不了地…這樣你懂了吧?」他說的可明白了。

紀承燁聽他這一解釋,再想到那日看到的血跡是在胯下,他不好意思的滿臉通紅了起來。可他又想著她明明痛成那樣,可卻還是硬撐著到底是為了什麼…然後又想到那無助的畏懼表情,他這心也揪的七上八下,連他自己都不懂。

芙蓉閣裡,休養了一個禮拜的秦芷辰總算又生龍活虎了,她沒想到這副皮囊的芷辰格格的經痛比她更糟糕。不過這幾天蘭兒和巧兒把那日在馬場的事情和她說了以後,她真是羞到不行,尤其經血還沾褲,真是無地自容啊,更哀傷的是這糗樣還讓那討人厭的紀承燁給看到了。啊!秦芷辰哀嘆這下一定讓紀承燁得意翻了。秦芷辰的唉聲嘆氣模樣實在可愛,蘭兒和巧兒會心一笑,她們可沒跟格格說這紀貝勒知道她身子不適,那緊張無措的模樣說有多好玩就有多好玩。

由於她身子不適所以大家閨秀課程也停擺,加上幾個教導嬤嬤經過一輪指導,在看到她的資質後,也搖頭的跟太后娘娘請辭。此時壽康宮正殿裡,秦芷辰正跪著聽皇祖母的苦口婆心的勸訓。

太后看著她沒有血色的小臉,也知道這幾日又是那每月一痛惹的她如此,嘆了一口氣,「辰兒,皇祖母也不願逼妳,再說了承燁說的沒錯,妳是格格日後又是紀親王府的嫡福晉,這些才藝是應該要會的。」她說的懇切,再看著跪在底下低著頭的秦芷辰也是心疼,「皇祖母也不想逼妳,可妳都十六了,這宮裡的九格格、十格格十五歲都已嫁出去了,妳這樣真是太晚了,都成老姑娘了。」她哀嘆著。

殊不知底下低著頭的秦芷辰是哈欠連連,但在聽到老姑娘時連忙抬頭駁斥著,「皇祖母,十六歲很年輕的耶,再說了我就算是二十六歲我也還不想嫁的。」沒錯,在現代的她現在就是二十六歲,可盡情享受青春自由芬芳,才不想瘋了踏進婚姻這愛情的墳墓裡呢!

「那怎麼可以。辰兒,別任性了。皇祖母知道妳受傷後有些不同,但承燁那孩子無論是人品、才華都是極好的,妳也要多努力些才行。」太后看著眼前倔強的ㄚ頭還是一陣搖頭,但不免也認同自從這孩子受傷後,人變得不再驕縱還很親切,想到這裡眼神是一股慈愛溫柔,秦芷辰當然知道這皇祖母是真的疼愛她,趕緊起身上前挽著她的手撒嬌著,「皇祖母,辰兒有些事情真的不行,頂多我會多學廚藝好嗎?至於其他的您就別逼我了。」她也壓下姿態的懇求著。

太后看她這樣親切的挽手撒嬌,這以前的芷辰格格可不會如此,她自然對這番舉動感到開心欣慰,只好點頭應允了。

就見乾隆身邊的李公公來傳,「太后娘娘吉祥、芷辰格格吉祥,皇上請芷辰格格到御書房一趟。」

秦芷辰雖然覺得奇怪,但她還記著這皇帝舅舅說好要幫她的,結果卻還讓紀承燁知道是她遊說騙他有刺客一事,讓這討人厭的有把柄來報復自己。想到這,她當然要速速到御書房好好跟這皇帝理論一番才行。

不過人才剛進到御書房就看到裡頭已站了好幾個人,其中一個還是讓她一直想避的紀承燁,就看著四少和她揮揮手,畢竟這些日子相處也熟悉了。她尷尬地低頭傻笑,畢竟那日的糗態實在令她羞愧,她向乾隆行著蹲安禮後,便站在一旁。

乾隆看她一臉尷尬,自然也知道那日馬場的事情,再看著眼前的紀承燁,這小子從ㄚ頭一進屋開始,這目光始終就沒離開過俏佳人。

「朕找妳過來是要妳也一起商討下個月要南巡的事情?」乾隆開門見山的說。

南巡?下江南?微服出巡?秦芷辰的小腦袋裡瞬間閃過這幾個詞彙,讀過歷史書自是知道乾隆喜愛出巡,尤其這南巡的次數就高達了六次,可這跟她又有什麼關係呢。

秦芷辰疑惑的看著滿臉笑容的乾隆,「皇帝舅舅,您出巡就出巡唄,您又不是不知道我這幾天什麼都學不會,還找我商討什麼呢,還要我再一次招人笑話啊?」

這話她說的可委屈呢,沒想到一旁除了紀承燁外,另三人和乾隆都大笑了起來,這格格真的變得不太一樣了。

永錫止不住笑意地說著:「芷辰,這以前我們只要外出狩獵、或是出巡,妳總吵著要跟的,怎麼這次皇伯伯准許妳一同陪侍,妳反而不願意了?」

什麼?原來這格格是這樣的啊,但秦芷辰還是不懂怎麼這次皇上就願意讓她跟著去呢,還有她其實也不想去,因為她還是想著要回去啊,畢竟這穿越來的時候人在芙蓉閣,搞不好好好待在芙蓉閣哪天就可以回去了呢!

看她不知道在思索什麼又半天不說話,紀承燁還以為她身子還是不適,畢竟她臉色始終不太好。

「朕以前覺得妳還太小了,這下妳也十六,就跟著一起去看看,妳皇祖母也說妳受傷後人也變得有些不太一樣,就趁著這次出去散散心吧。」乾隆隨便找個由頭說著,畢竟在這ㄚ頭來以前,承燁這孩子竟然主動要求秦芷辰也一同陪去,他倒也樂見其成,可如果跟這ㄚ頭這樣說,以她現在這性子肯定不去的。

秦芷辰聽到散心也有點心動,加上如果離開宮裡,自然就不用學太后要求的才藝,這無非是個好辦法呀。「好吧,那我就去吧。」她笑的可開心了。

最後,乾隆訂在下月初五為出發日後,一行人也就退下了。

四少跟著秦芷辰一起走著出來,秦芷辰看到紀承燁有些不知所措,畢竟自己的糗態百出,紀承燁看她也是一陣不好意思,多少想到那日她的無助虛弱。其他三人看他們兩個的氣氛有些不同,只是莞爾,畢竟不得不說二人的互整,雖然很幼稚、愚蠢,但還挺有趣甜蜜的。

元子樺本就文儒書生,還是關心的問著:「格格那日走的匆忙,不知道身子是否好全了?」語氣柔和且有禮貌。

秦芷辰知道他是出於好意,便也笑著回答:「我好多了,不好意思那天讓你們看笑話了。」雖然丟臉,但畢竟他們也知道,她也不再尷尬了。

「那就好了,這幾天妳都待在芙蓉閣裡,承燁可緊張的呢!」莊言書打趣的說著。

他緊張?聽他一說,秦芷辰轉身看向走在身旁的紀承燁,被她這一瞧,紀承燁竟然有些臉紅,永錫看他的反應只是莞爾,便拉著其他二人識趣的退下。

就剩二人了,好半天都沒有說話,秦芷辰覺得這氛圍都快窒息了。

「那個…對不起…我不知道妳那日身子不適。」紀承燁吞吐的說著。

秦芷辰面對他突如其來的道歉也是尷尬,「不...不用這樣說,我自己也活該逞強。」

接著就見紀承燁拿出一包東西給她,交代個幾句,便就轉身離開了。

「我額娘說這藥丸子對女子身體好,妳每日服用一粒,多少可以減緩。」

看著他離去的身影,秦芷辰有些懵了…他到底是怎麼了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