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三章:算帳】

隨著秦芷辰來到大清朝的紫禁城也要一個月了,這些日子她雖然想過要回去,可是當這念頭起來時,卻又因為也不知道是怎麼穿越來的就瞬間放棄。嘆了口氣,她無聊的翻翻眼前的布匹和針線,再看著蘭兒和巧兒出神入化的手技編織,看的她是目瞪口呆。她雖是服裝設計師,可就只會畫設計圖,這編織縫補的事情全都仰賴機器和別人,她壓根兒都不上手。

蘭兒看著秦芷辰呆愣的看著她們,微笑的問著:「格格,雖說您失憶都忘了,可重新再學也是可以的啊?」她提議著。

巧兒聽了也點頭附和著:「是啊,格格,這女紅呀…可是很容易的。」

說的簡單,秦芷辰嘟著嘴,她很喜歡畫畫,也喜歡看畫,但對於女紅、廚藝這類的卻完全不上手,沒有為什麼啊,從小舅舅和外婆寵她都幫她做的好好的,以至於出了社會這些全都不會,但有著便利商店和一堆館子的也餓不死啊。

她們看著不說話的格格,就知道她又不知道在思索什麼的神遊去了。自從撞破頭後,這格格的性情還真是不一樣,不只衣著妝容改變,舉手投足也是率真坦白,而且事事幾乎都自己來,也不常使喚下人,讓他們還有些不習慣,畢竟之前的格格可是嬌貴,雖然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女紅廚藝也佳,可是總是擺著一副架子讓人難以親近,對下人們就更是高姿態了。可自從失憶後的她,雖然這些大家閨秀的技能都不會了,但總是和譪可親、笑臉迎人的對待每個人,整個壽康宮的下人都知道,芷辰格格的芙蓉閣的差事那是最輕鬆的。

巧兒看著不說話的秦芷辰,於是又開口問著:「格格,妳最近真的都不跟著紀貝勒了嗎?那日和陸大人用膳,宮裡可是傳的滿城風雨呢!」她想著聽到的事情便說了出來。

跟著紀貝勒?秦芷辰搖搖頭,看來這個芷辰格格真的是個大花癡,那種推自己去撞柱子的男人,這也看的上眼?想到這裡,秦芷辰卻邪魅的笑了起來。

她站起身,「妳們應該知道紀承燁每天的巡邏路線吧?」她腦中轉呀轉的點子,讓她臉上的表情是雀躍的閃閃動人。她們看她一副鬼靈精的樣子,有點愣怯怯的。

蘭兒吞吐的答著:「是知道。格格以前每天都要跟著,都記得了。」

呵呵呵…秦芷辰可開心的了,「我們現在就來去走走紀大人每天會行經的路線吧。」然後她小聲的附在巧兒的耳邊說了些事情,巧兒雖疑惑但也只能照做。

這幾十天不見秦芷辰跟在後面黏滴滴的,紀承燁還真感到輕鬆。但想到這陣子宮裡傳著秦芷辰邀著陸常心一起用膳,二人交談甚歡,秦芷辰更逗得陸常心是捧腹大笑,想到這…他怎麼感到有些吃味呢!呸呸呸,他一定是太累了。最近皇上說著宮中傳出有刺客,守備要再加強,他身為領侍衛內大臣自然是得肩負大任,連幾天深夜也出來坐鎮指揮,即使是練武的身子,這也是吃不消啊。

近中午的正是豔陽毒辣的時候,紀承燁交代下屬一些事項後便想出宮回府休息。最近的確疲憊,但腦海裡又不時閃過那日在亭子和秦芷辰的鬥嘴,這人走在迴廊中有些失了神,突然的兩邊湧出了兩大桶的彈珠子,他人就這樣的踩了上去一時步伐也不穩的差點摔倒,他及時的用著內力穩住但才一穩住腳卻絆到了暗藏的細線,就見細線連接的是樑上的好幾盆涼水,唰的一聲,水桶朝下淋的他滿身濕。

這時經過的侍衛看到此情景也嚇了一跳,連忙衝上前喊著,「主子,還好吧?」但因為一著急也沒注意腳下的彈珠,就看著一群侍衛因腳下彈珠的滑動而穩不住步伐的全撞在了一起,頓時迴廊裡的一群人都跌的四腳朝天,紀承燁當然也是。正當一夥人跌的失神疑惑著這是怎麼回事時?就看著迴廊盡頭旁的花叢間,一個小妮子忍不住的捧腹大笑坐倒在地上,「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秦芷辰說著。

侍衛們一見是芷辰格格,連忙起身要行禮,但一著急又因彈珠又跌了一跤,這下可讓秦芷辰笑出眼淚來了,紀承燁一想也知道是什麼狀況,他眼裡滿是怒火。

他一個輕功躍了過來,看著秦芷辰怒喊:「秦芷辰,妳這是在做什麼?」

秦芷辰一點也不畏懼他生氣,一雙眼眸也瞪著回:「算帳呀。我可給過你機會了。」

「妳…」紀承燁想起了在亭子裡她要求著道歉,可他不要,所以這是來算帳了。

秦芷辰一臉頑劣的看著他,「我怎麼樣!還是你現在想道歉?本姑娘我也是個明理的人,自然可以大方接受。」她賊笑的鬼靈精模樣,卻讓紀承燁更加火大。

「我絕不道歉。妳這野蠻的人。」紀承燁生氣的大喊著。

秦芷辰也不甘示弱的回著,「彼此。彼此。」說完,甩著頭便雀躍地離開了。

接下來幾天宮裡的人都知道芙蓉閣的芷辰格格可真是把紀承燁整上癮了,不是來一盆水澆淋、就是紀承燁領著侍衛在亭子訓話的時候,丟一堆癩蛤蟆撲上去,再不然就扮著小太監高喊著有刺客,引的紀承燁一行人衝入了宮女們的澡堂。幾天下來,可真把紀承燁給整得七葷八素的。

「我說啊,我這妹子還真逗。把堂堂一品貝勒爺整的如此落魄。」永錫笑到不行。

這天,四少聚在宮裡給紀承燁休憩的景德堂,自然也知道這幾天宮裡發生的事情。

元子樺也是笑的合不攏嘴,「承燁…看來你真的把這失憶格格給惹毛了。不過她也真是太有趣了,怎會有這樣的格格,實在太調皮了。」雖是在說秦芷辰的不是,但又忍不住的想要讚美她。

莊言書看著一臉黑暗的紀承燁也是搖頭苦笑,「看來這就是秦芷辰的算帳呀。不過…她真的變得也太多了,記得那日以前總是追著你跑,又摟又投懷送抱的,可這下完全變個人,倒跟你像個仇人。」

紀承燁悶哼了一聲,眼裡滿是怒火,「我這幾天可真是見識到這秦芷辰的能耐,我還疑惑著這一向戒備森嚴的皇宮怎會讓皇上說著有刺客要我半夜也來巡視,私下探問才知道那小妮子跑去求著皇上要聖上這樣跟我說,讓我疲憊不堪,好著了她的道。」他的語氣愈說愈火,眼神也是惡狠狠。

永錫拍著他的肩安慰著:「好啦,也不過是小ㄚ頭的惡作劇。畢竟你推了她可是事實啊。再說了,她的代價也大,我聽壽康宮的下人說著,她失憶後以前學的琴棋書畫一律全忘了,女紅、下廚這些更是不行,看來她損失的可多著呢!」

紀承燁聽了以後,腦中可有了一堆整人計畫,這下換他邪魅的笑了起來,代價啊…他二話不說馬上辭了好友們,趕緊奔向御書房找皇上,接著還跑去了壽康宮找了太后娘娘。秦芷辰啊秦芷辰…咱們真的彼此彼此囉。

自從紀承燁來過壽康宮後,秦芷辰的苦日子開始了。她記得那日傍晚,皇祖母把她叫了過去,問了一堆問題後,發現失憶的她什麼都不會,便說著紀承燁來找過她,和她說了好一會兒的話。

「太后娘娘,微臣不是不願娶芷辰格格,可您老人家也知道格格失憶後這大家閨秀應有的琴棋書畫、女紅、廚藝,我聽說格格完全是一竅不通,可微臣府上畢竟也是書香門第、官衛世家,若格格成為我的嫡福晉,倘若這些完全不行,那豈不是貽笑大方。」

原來這就是紀承燁的報復,此時的秦芷辰咬牙切齒的正拿著針線和教導嬤嬤們大眼瞪小眼的,接下來一連幾天全是一堆大家閨秀的課程。芙蓉閣的下人們,各個可心疼自家主子,每天看著格格一早被挖起來,就開始馬不停蹄的訓練,一路到了晚上才肯放人。雖說太后娘娘疼愛格格,但也因為太過疼愛了,擔心這陣子變得太過潑辣的格格嫁不出去,硬是狠下心的讓嬤嬤們嚴格教導,就連皇上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啊。這也難怪了,畢竟皇上聽了格格的話騙著承燁貝勒說宮裡有刺客,這人家去了一趟御書房理論後,皇上也只好妥協貝勒爺對格格的報復了。

但秦芷辰的學習成果也果真沒讓大家失望,要她學著女紅,這針線繞來繞去可以把自己纏住、要她學下廚,小廚房差點還失了火、要她學琴,可彈出的音律永遠不成調,反而魔音傳腦的把壽康宮上下震得亂七八糟、這下棋就更不用說了,好在看書背點詩詞還算可以,最後的畫畫大概是所有項目裡拔尖的了。她的這番成果自然在宮裡也傳得滿城風雨,當然也落得四少哈哈大笑。

「可惡。這混蛋紀承燁,我一定要你好看。」秦芷辰生氣的扁著嘴低吼著。

這天,在她二次差點燒了小廚房後,教導嬤嬤總算舉了白旗投降,她才有點空閒的可以溜到御花園裡走走。

她趴在石欄柱上,看著御花園裡的池景,然後又是一陣嘆氣。殊不知這番垂頭喪氣,全讓經過的四少給收進了眼底

紀承燁看她這副樣子實在開心,揶揄著開口:「秦芷辰,妳這算帳的功力可得要再加強,看來這幾天嬤嬤們的教導讓妳吃盡苦頭了吧!」說完他哈哈大笑起來。

聽他這一喊,身旁的蘭兒和巧兒趕緊行禮,但也訝異這貝勒爺都直呼格格名字了。

秦芷辰看他就一肚子氣,卻也鬥智回著:「是啊,我還有待加強。畢竟有人能當登徒子,這我可真的加強不來。」說完她還眨了眨水靈大眼嘲笑著他。

果然回了這一記又讓紀承燁臉紅了起來,那日他闖進宮女澡堂可是被一堆東西回敬的,好在動作夠快,不然那木盆砸臉可會破相的。

一旁的三人看著二人的鬥嘴只覺得真是絕配,就看莊言書的鼻子嗅呀嗅的,貼近秦芷辰時還順道拉起她的手想要聞一聞那奇怪的味道,但秦芷辰的臉色卻是害怕得趕緊收手,雖然這慌張的神色只有一瞬間,但卻讓一向觀察力敏銳的紀承燁看在了眼裡,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的害怕,而且是畏懼的那種。

「是燒焦味。格格妳是不是又燒了廚房?」莊言書聞出味道後問著她。

秦芷辰心虛了一下,心想這人是狗吧,但還是無所謂的答著:「是啊!你鼻子可真靈啊,要不要我到你府上的廚房秀秀我的廚藝,再讓你這靈鼻嗅一嗅啊?」

莊言書真是鬥不過她,慌張的答著:「不用不用。那太麻煩格格了。」

紀承燁看著她,想起了一件事便說著:「咱們滿人重騎射,這女子會騎馬也是應當的,不過看妳什麼都不會,這騎馬大概也不行吧?」他故意刺激著她。

秦芷辰當然是個不服輸的人啊,「騎馬?騎馬有什麼難的?你別看不起人呀。」

永錫這下趕緊跳出制止著,「承燁,你這提議太過了,現在哪還有再讓格格學習騎馬的啊?」雖不是親兄妹,但他可擔心著這清秀美人會受傷的。

紀承燁挑了挑眉,「喔~那如果她不會騎,就承認她不會囉。可人家格格都說騎馬有什麼難的了,你這做哥哥的別不給她機會呀。」他真是鐵了心要看她笑話。

秦芷辰看著他那嘴頑劣,心裡實在想把他捏個七八爛的,還是挺直身子故作勇敢的說:「無妨。不過就騎馬,騎就騎,我還怕你不成。」說完還瞪了一下紀承燁。

紀承燁便撂了個一句,「那就三日後,草原見啦。」說完便得意的離開。

其他人則是憂心的看著秦芷辰,然後便也匆匆離去。

蘭兒見著四少走遠後,著急的上前說著:「格格,妳是怎麼回事?妳自小就不會騎馬的。雖說秦王爺是大將軍,但妳是府裡唯一千金,所以皇上才不讓妳學的。」

巧兒也焦急的說:「是啊。貝勒爺也真是的,明知道妳不會騎馬,還硬要比。」

秦芷辰一聽更認為這紀承燁是個大渾蛋了,分明就是想看她出糗。哼,她偏不。

三日後一早,紀承燁的馬車已在神武門等候,其他三人則騎著馬,實在覺得紀承燁大概是被秦芷辰惹毛了,這下才用這招來報復。但紀承燁可不這麼想,他不過是想戳戳秦芷辰的銳氣,女人嘛…等到看到那高大馬兒後,還不嚇得趕緊求饒。

就看芙蓉閣的太監抬著轎子走了過來,秦芷辰一身粉白騎裝的打扮讓人驚艷,但四少一瞧她的臉色就覺得奇怪,這額頭還冒著汗珠呢。

紀承燁瞅著她問著:「我還以為妳會走過來呢,還坐轎子呢,看妳這樣子是不是開始害怕了啊?」他想著眼前的小妮子模樣,大概是真的嚇傻了,心裡還竊喜著,可看向她一旁的貼身宮女蘭兒和巧兒怎麼也是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

秦芷辰看著那紀承燁討人厭的模樣還真想掐死他,可今日真不是她的日子。這女人一個月一次的葵水怎麼就那麼剛好的讓她遇上,在現代只要這月經一來,她可是痛到會在地上打滾的,沒想到都穿越到這大清朝了,這格格好的沒有,壞的卻全中了,她現在可是痛到想死啊…但想到紀承燁那得意嘴臉,她怎麼樣也要死撐赴約…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