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鬥嘴】

別了四少後的秦芷辰根本就不識路,紫禁城這麼大,若不注意點亂走也是挺可怕的,想著便多少吆喝著身後的兩名宮女,左右拐彎的總算到達了御書房。

站在門口的李公公訝異的看著眼前的秦芷辰,怎麼格格今日如此的與眾不同,一時還有些看傻了眼,直到秦芷辰雙眸銳利的瞧著他,這才趕緊進去裡頭兒通報。

不等李公公傳,秦芷辰自顧的的走了進去,蘭兒和巧兒當然又是一陣驚嚇。

乾隆剛好用完膳,見到秦芷辰來也是一陣疑惑,看著她的裝扮完全不同,想著剛剛訓斥承燁時,他的一副漫不經心,就又對這外甥女是滿滿的心疼。

「奴婢給皇上請安,皇上吉祥。」蘭兒和巧兒做著蹲安禮行禮著。

秦芷辰經過她們這一請安,也才意識到她是真真切切處在三百年前的大清朝,姑且先不想接下來的打算,但多少讀過書也知道滿人很重禮儀,於是便也學著她們的動作依樣畫葫蘆,但也實在做的不成調。

乾隆看著這小ㄚ頭轉著大眼不知在思索什麼,但實在活靈活現的可愛,但看著她的請安禮儀卻讓他驚訝,難不成連這也忘了?

秦芷辰沒注意到乾隆對她的思量,一股腦地直說著:「皇帝舅舅,我剛剛知道指婚的事,我要退婚,我不嫁。」她直接把來意說的清楚。

乾隆看著她連行禮都不會就憂心了,再聽到她喊著不嫁要退婚,這下可讓他蹙眉,「辰兒,這可是朕和太后親自指婚的,君無戲言。再說了,朕記得妳挺喜歡承燁的啊。」他記得沒錯的話,這ㄚ頭可天天花枝招展的在皇宮裡追著承燁跑的。

「我怎麼可能會喜歡他。」她著急答著,在現代的她因年幼發生的事情,可是超級恐男的,怎會喜歡男生,更不用說結婚了。

乾隆看著她的樣子認真,這模樣連他也疑惑,再看著她頭上的紗布,許是真的失憶也說不定,「辰兒,現下好好養著身子,妳可能受到太多驚嚇了,等休息一陣子過後,自然就不會再說這些糊話了。」他語氣有些強硬的說著。

秦芷辰看著他態度堅定,想到自己身處清宮,眼前的人可是不可一世的皇帝;若是強硬不行,那就採取柔性作法。

「皇帝舅舅,辰兒只想陪您和皇祖母,一點都不願意嫁人。」她撒嬌的說著。

乾隆自然看出她的軟硬心思,不免苦笑搖頭,這ㄚ頭雖然失憶,可是卻有著一股不似從前的率真坦然,讓人感到心情愉悅。看著ㄚ頭的眼神裡的殷殷期盼,還真有些不忍心,「辰兒女大當嫁,承燁的為人也是拔尖的,朕的眼光不會有錯。」但是君無戲言,即使不忍心,說出口的話怎能收回呢!

看著乾隆沒有讓步,秦芷辰還是不放棄,「我聽蘭兒她們說這樁婚事前年就指了,都過一年多了,我想那紀承燁應該也是不想,乾脆就遂了他們心意不要結了。」她找個理由隨便唐突塞著。

乾隆對於她的坦然還有些意外,「前年指婚是因為妳剛要及笄,至於慢了一年嘛,一來是紀親王還再平定準噶爾一事,另一原因嘛…的確是承燁…」他把理由照實答出,說到承燁又趕緊止住,的確這傢伙心高氣傲的,總是不滿意這樁婚事,可又不能說出來讓ㄚ頭傷心,乾脆打住不說。

秦芷辰看著他欲言又止,大概也猜到是什麼意思,「看來紀承燁是不滿意這婚事吧!」她直白的說著。

乾隆聽她的直接倒讓他抽了一口氣,不說女孩子心思細膩嘛,可眼前的ㄚ頭卻是一副無所謂,「總之君無戲言。承燁那孩子性子是倔了點,可這門親事,朕是不會反悔的,ㄚ頭…皇舅舅就當妳是摔壞了腦,這退婚的事情以後可不許再說。」他說的強硬,畢竟這婚事是他和太后親自選定,也是給已逝的秦大將軍和七格格一個交代的。

「可皇帝舅舅都知道他不喜歡我,那我怎麼會幸福呢?再說了,我聽說昨天他還推我一把耶。」秦芷辰依舊不放棄的再接再勵,還指著頭上的傷口博取同情。

乾隆也不跟她囉嗦,「朕知道,他推妳是他不對,至於妳想怎麼對付他朕都依妳,只是這退婚就不許再提了。」說完,他站起身示意離開。

秦芷辰嘟著嘴垮著肩,宣告談判破裂。

唉!回宮的路上,秦芷辰落寞的嘆了大大一口氣,跟在身後的蘭兒和巧兒也知道她心情不佳,但又疑惑著格格怎麼突然要退婚,畢竟她對承燁貝勒挺上心的啊。經過御花園時看到一旁有涼亭,秦芷辰心想著反正事情現下也無解,不如好好欣賞這百花爭艷的旖旎風光,看看這惆悵的壞心情可不可快快散去。想著便自顧上去亭子,找了個柱子靠著曲著腿看這紅紅黃黃藍籃紫紫的花吧。

蘭兒看著主子的心情不好,自然也憂心,「格格,您這早膳和午膳都未用,怕是要傷身子的,咱們回去多少用點好嗎?」她帶著祈求的語氣勸說著。

巧兒也跟著搭話,「是啊,格格,頭上還有傷呢,多少吃點東西好喝湯藥呀。」

秦芷辰看著她們又轉過頭嘆氣,這好在啊…當了個受寵格格,還有人關心服侍,以至於這生活還不會有問題。可是畢竟不是這裡人啊,還是要回去的,可怎麼回去卻是一點思緒也沒有,畢竟連怎麼來的都不知道。如果只能這樣當古人當格格那也罷了,但是這結婚的事情就是大大的問題,今天沒退成功,看來若是再沒有法子,難不成要逃婚?!她腦筋思來覆去的,臉上表情也跟著豐富。

蘭兒和巧兒看自家主子不說話,只是安靜沉思也是莫可奈何,就在一旁待著了。

一名男子走了過來,「芷辰格格怎麼坐在這呢?」陸常心笑容可掬的問著。

秦芷辰看著他,年紀大概二十多歲,高大英挺、相貌也好看,不過她可不認識他。

身旁的蘭兒及巧兒趕緊請安,「陸大人吉祥。」陸大人?秦芷辰皺眉看著她們。

一早上的折騰,蘭兒也知道自家主子失憶,連忙在耳邊說著:「格格,他是一品大學士,陸常心,陸大人。」

喔~那又怎樣?秦芷辰的意興闌珊卻讓陸常心覺得有趣,同時也訝異她真的失憶。

「聽說格格出事了,一早驚嚇了壽康宮,剛剛還去鬧了御書房?」他溫柔的笑著。秦芷辰依舊坐著沒有起身,斜眼看著他:「看來陸大人挺喜歡聽閒話。」

陸常心實在覺得眼前的小妮子逗趣,「這不想聽也不行,閒話可是四處傳。」他一臉委屈的樣子,語氣還有些俏皮。

秦芷辰看他眉眼逗弄的也笑了,「我沒鬧御書房,只是皇帝舅舅拒絕我而已。」

聽她這樣說有點意思,也跟著坐在一旁,「皇上拒絕妳什麼?」陸常心問著。

秦芷辰大概也是無聊,剛好有人能聊也好,「我想退婚啊,可是皇帝舅舅說君無戲言。」她無奈的聳聳肩,又接著說:「唉,老實說,他是皇上,只要說一就一,誰還哪能說二呢!一句君無戲言讓我沒有後路。嗚嗚~」她調皮的做了個哭臉。

陸常心見她這樣率真大笑了起來,有趣,實在有趣。秦芷辰看他也順眼,畢竟她從頭到尾都是好聲好氣,臉色也很柔和,想想不久前遇到的四少,那樣子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公子哥氣勢,她不是很喜歡。

陸常心笑歸笑還是疑惑,「怎麼會想退婚呢?微臣記得格格挺喜歡紀貝勒的。」

秦芷辰站了起來,「你大概也知道我失憶了,所以呢,以前的秦芷辰如何那也是以前了,但現在我就是不喜歡紀承燁。」她大聲的宣示著,想把壞心情拋光光。

說完後,她明亮動人的眼眸眨呀眨的卻讓陸常心覺得她真的很特別,殊不知已走到近處的少爺幫四人全聽到他們的對話還有她的大聲宣示。

巧兒瞥見四少,趕緊拉著蘭兒行禮著,「奴婢見過各位大人。」

紀承燁原本認為可以擺脫掉這個難纏格格,卻在聽到她的大聲宣示後,這心裡頭卻有些不是滋味,他是紀承燁呀,多少女子夢寐以求的對象,怎麼眼前這個小妮子卻如此不屑。陸常心起身向著是親王的永錫行禮,再點頭示意的看向其他三人。

永錫饒富興味的說著:「芷辰,妳這是怎麼了?好歹承燁也是妳的夫君,怎能在大庭廣眾之處這樣任意說話。」自小看大的妹妹,卻透出著一股不屈不撓的傲氣。

秦芷辰就是不喜歡他們這股氣勢,尤其是紀承燁,那臭著臉的俊顏是好看,可給人的感覺就是不好受,她屌兒郎噹的答著:「聽說他都在我壽宴上推我撞柱子了,我這樣大聲嚷嚷的又怎麼地?」她可記著她頭上的傷口還隱隱作痛著呢!

真是個厲害角色,永錫聽她這一答話,一時間還真不知道該說什麼。

「可我始終是妳的夫君,妳就得注意妳的言行。」紀承燁如虎眸的眼神看著她。

瞪什麼瞪,我也會,秦芷辰也投以銳利的眼神看著他,嘴上也不服輸的說著:「可惜你現在還不是,有婚約又如何,姑奶奶我寧可嫁草夫也不嫁你。」

「妳…」看她這副樣子,他實在氣得牙癢癢,「妳也得退婚成功才行。」他回著。

「好好好,那你到時可別巴著我不放呀。」她賊笑的說著。

二人的舌槍唇戰卻惹得一旁的莊言書和元子樺哈哈大笑,這格格怎麼變得那麼有趣。秦芷辰看他們笑的都捧肚子了,只好賞了幾個白眼。

永錫這時卻看向陸常心,「不過陸大人怎會突然關心芷辰的婚事呢?」

陸常心只是莞爾笑笑,絲毫不緊張他的懷疑,「只是剛好遇上格格就多聊了幾句。」

秦芷辰連忙幫腔說著:「剛好我也挺喜歡和他說話的,是不是啊,常心。」她故意叫的親密想要逗弄一下紀承燁,卻沒想到他倒是鎮定,反而陸常心紅了臉。

咕嚕咕嚕…秦芷辰這樣聊呀聊的肚子也是真的餓了。大家聽到她的肚子發出咕嚕聲,卻沒想到眼前的金枝玉葉一點都不害羞,摸著肚子嘟弄著說:「哈哈,和你們鬥著鬥,這肚子倒真的餓了。」她爽朗的笑著。

紀承燁看著她,發現自己在這一刻還真有點被她那天真的笑靨給迷惑。但隨即聽到她喊著某人時,這心裡就是一陣來氣。

「常心,我早上到現在都還沒吃東西,你要不要陪我一起用膳?」她笑著邀請他。

陸常心倒是愣了一下,隨即眼神溫潤的答著:「如格格不嫌棄,微臣很是願意。」

莊言書看著黑著臉的紀承燁,也不懂這格格到底是在想什麼,平常可是黏緊緊的,怎麼今日...「格格,承燁在這,要陪膳也是他來陪,哪能輪到陸大人呢!」

他一臉正經的就想替好友打抱不平,秦芷辰挑著眉看著他,「莊言書,是吧?」

聽秦芷辰喊他的名字,他點點頭。「那就別莊嚴肅了。紀大人多麼厭惡我,我是知道的,我腦是摔壞了,但還沒笨到要看他那黑臉吃這頓飯。」她回著。

這下換元子樺和永錫大笑了起來,今天的芷辰格格真是太嗆了。雖然是句句帶刺,但也不覺得生氣倒覺得好笑,但看向紀承燁,那身邊的氛圍像是有團火在燒。

秦芷辰實在是餓了,隨便做了個行禮動作,便說:「我真餓了,失陪啦。」說完,便示意著陸常心一起過去。

就見二人走出亭子時,秦芷辰又突然的轉了回來走向紀承燁,一行人還以為她還是捨不得,剛剛只是故意做樣子要讓紀承燁生氣。

「對了,你是不是還欠我一個道歉啊?皇帝舅舅說你要道歉的。」秦芷辰說著。

大夥見她折回來的目的原來是要個道歉,頓時又是驚愣了起來。

紀承燁今日真是被她氣到了,「我不認為我有要道歉的地方,畢竟也是妳先撲上來的。」他想著昨晚這小妮子藉著酒意討抱,他只是想推開她,不小心力道太大。

秦芷辰點著頭,「喔~這樣啊。好啊,那就別說我沒給你機會唷。」說完,她挑著眉,給了燦爛笑容,但那氣勢分明就是在挑釁。

看著她和陸常心一起離開,紀承燁還真感到頗不是滋味。怎麼回事?自己不是討厭死她了,可怎麼今日發現她其實也不矯作,反而大方爽朗又逗趣。不不不,他甩甩頭,這一定都是她故意做些樣子想要吸引他注意的,他可不能上當。

在他還在沉思分析自己的心境時,其他三人卻真的被這嗆辣妮子給弄糊塗了。

「這妹妹還真不像我往日所認識的那個。」永錫感嘆的說著。

莊言書也呆愣的附和說:「是啊。有股不屈饒的傲氣,而且那鬥起嘴來的樣子,配上她今日的妝容,說真的是個聰穎美人。」他不禁讚許著。

「可不是。看來這頭一撞也撞的好啊,她反而不纏著承燁了。」元子樺說著。

永錫和莊言書也點點頭,畢竟紀承燁是真的很討厭這格格,常常還跟他們哀叫著。三人轉頭看向不發一語的紀承燁,卻發現他的臉色還真是難看的可以…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