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相遇】

乾隆二十年,初春三月,御花園裡百花齊放如煙花一樣閃耀奪目,大地一片綠意盎然充滿生氣。

清早,紫禁城西側宮殿的壽康宮側房傳來了驚恐的尖叫聲,一群婢女慌張地叫太醫又或是直喊著要請太后娘娘過來,一時間氣氛頗為混亂。就見簾幕惟帳裡,秦芷辰抓著從宮女手中搶來的銅鏡,仔細地端詳著。

不!不!不!怎麼會這樣,骨碌碌的濃眉大眼、高挺的鼻子、櫻桃艷麗的小嘴,這是她自己沒錯,可年輕了至少有十歲。

「怎麼會?」就見她惱怒的敲敲頭,希望記憶快回來,漸漸的腦海裡的記憶開始清晰,她開始呢喃著:「昨晚回辦公室加班,突然燈一滅,同事們拿著蛋糕唱生生日歌曲,然後…然後…好像是吹了蠟燭…怎麼想不起來呀。」她揉著頭實在苦惱。看著這四周是清朝宮殿的景象,這來往的女人也是穿著旗服帶著旗頭的,這到底是在整誰。放下銅鏡,她必須冷靜。

她,秦芷辰,在二十一世紀是個小公司的服裝設計師,芳齡二十六,一個典型單純的辦公室女郎。

可這裡是?沒辦法了,她看著一群帶著驚嚇臉龐看著她的…嗯…宮女們,電視上都是這樣說的,勾勾食指要一位穿著比較不一樣的宮女上前。

「奴婢蘭兒給格格請安,格格可有吩咐?」蘭兒驚恐的看著這個打小就侍候的主子,雖說主子嬌氣任性,但畢竟是大家閨秀,可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大叫大鬧。

秦芷辰看她請安又行禮的,吐了口氣,「蘭兒,妳告訴我,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她怯怯地答著:「格格…想要知道什麼事?奴婢…奴婢…不明白。」

啊~內心火氣已呈現波濤洶湧的秦芷辰大聲的喊著:「第一我究竟是誰?第二我為什麼在這裡?第三這裡是哪裡?第四該死的這是什麼年月?妳懂了沒?」

大夥兒聽著她如此氣急敗壞的問句,又是一陣呼天喊地的驚呼。就見殿外有人喊著,皇上駕到、太后娘娘駕到。秦芷辰一時也怔住的呆愣,一屋子的宮女全部跪下行禮參拜。

雍容華貴的太后娘娘見著她的蒼白小臉,顯得更心疼了,「皇帝,您看辰兒這張臉真讓人心疼,這承燁昨天真是太過分了。」說完就上前擁著秦芷辰,好不心疼。

乾隆帝看著這個從小就養在身邊的外甥女更是心疼,「辰兒,哪裡不舒服啊?」

秦芷辰依舊愣愣的沒有說話,腦筋則是一咕嚕的不停轉悠思索這到底怎麼了。

太后見著她不說話,看著一旁的蘭兒,「蘭兒,這是怎麼回事?一早這裡亂哄哄的,巧兒還跑進哀家的寢殿說格格有異樣,這到底是怎麼了?」

蘭兒怯怯地看著秦芷辰,又看向太后趕緊就跪下說著:「回太后,格格晨起一睜眼就受到驚嚇,剛剛還抓著奴婢問她是誰?這裡是哪裡?發生了什麼事…還有…現在是什麼年月了?」她害怕的一一道來,說完人也癱軟。

乾隆帝和太后兩人互看一眼,乾隆帝上前坐在床沿,秦芷辰則是帶點戒備的身子往後挪了一些,目光銳利的看著他。

乾隆帝見她如此陌生,不禁眉頭一皺,半响才緩緩的說:「莫非承燁昨晚那一撞,害得辰兒摔壞了腦子,這下什麼都忘了。」

秦芷辰看著眼前景象,雖然一切都太詭異,可是看眼前的這個什麼皇帝呀、太后呀、宮女的,再看著這富麗堂皇的宮殿,以及自己身上的這身衣袍,她用力的捏了一下臉頰,「唉呀呀!我的媽呀,真的會痛。」她痛的唉出聲來。

乾隆帝更是疑惑了,但看著她眼鼻都皺一塊了,還是心疼的摸摸她的頭,「辰兒,不管發生什麼事,朕都會替妳做主的。」他憂心的說著。

太后也坐了下來,思索一會兒才說著:「妳叫秦芷辰,是哀家和皇帝鍾愛的芷辰格格,昨日是妳的十六歲生辰,妳跟多羅貝勒發生了點事受傷了,還有…」她頓了頓,看著乾隆帝,緩緩的接著說,「現在是乾隆二十年三月。」說完,她撫了撫秦芷辰的髮絲,把她的疑惑全做了解答。

就見宮女帶著太醫進殿,秦芷辰大概也知道這就是電視上說的穿越吧,只是沒想到還真有這種事,還發生在她身上,一時間也不知道能做什麼,就乖乖地讓太醫診脈,然後才發現原來她頭上還纏著一圈繃帶,看來真是腦傷了。嘆了口氣,看著太醫和乾隆帝和太后說了一番後,也就被宮女帶出去開藥方了。

看著她的呆愣,乾隆就是心疼,「辰兒,好好歇著,有什麼需要再來和皇帝舅舅說,或者和皇祖母說都可以。這個承燁也真是的,朕再好好和他說去。」他溫柔的交代著,隨即想到多羅貝勒紀承燁這孩子又是一陣來氣,說完便離去。

太后看她應該需要時間平復心情也不吵她,吩咐蘭兒和巧兒好生侍候便也離去。

秦芷辰安靜了好一會兒,看著眼前與這個格格年紀差不多的兩個小宮女,好吧,只好認了吧,趕緊把所有事情摸透透再說了。

她堂而皇之地把雙手托在後腦勺,挪著舒服的姿勢,便豪氣的說著:「好啦,妳們剛剛也聽到啦…妳們就當我撞壞腦了,快把所有我應該要知道的事情都說一說吧。」她的適性泰然讓兩個宮女還是一陣驚訝,芷辰格格那舉手投足可是矯情做作,絕對不像現在這般爽朗正直。

經過蘭兒和巧兒的費力不間斷解說後,秦芷辰大概也明白了狀況。總之她是個格格,阿瑪是一等鎮國大將軍秦光紹,額娘則是雍正帝的七格格,也是乾隆帝最疼愛的妹妹,她則是他們的遺孤…芷辰格格的雙親在她不足周歲的時候,上山踏青卻遇到天災土石而過世了,等等等,秦芷辰敲敲腦袋,秦芷辰在現代也是一名孤兒,父母在她還小時也因為車禍過世了,留下她給舅舅和外婆照顧。想到這…這芷辰格格不也是給她的皇帝舅舅和太后皇祖母照顧嘛,對於這樣的巧合,秦芷辰心裡又是一陣驚訝。

接著說從小她就被養在宮裡,因可憐的身世總讓乾隆帝和太后垂憐,昨日是她的十六歲生辰,因一直愛慕著幾年前就指了婚的多羅貝勒,也不曉得怎麼的,多羅貝勒推了她還害她撞到了柱子便暈了過去,醒來就是現在這副光景。

秦芷辰搖搖頭,她記得昨日也是她的二十六歲生日,可吹完蠟燭後的事情,她是一件也想不起來,只能說一切就像命中注定一樣。她們都叫秦芷辰、她們都是遺孤、她們昨日一同過生日,然後她現在就是穿越到了這個格格身上。好吧…又嘆了口氣,現在只能接受事實了,要不能怎麼辦呢!

看著心思逐漸平靜的格格,就見折騰了一早上這下都近中午了,格格還沒用膳呢,於是巧兒拿了好幾套旗服出來,就像往日那樣排開讓秦芷辰選擇。

「格格,要中午了,不如洗漱整裝陪太后用膳吧。」巧兒面帶微笑的建議著。

秦芷辰咪著眼側著頭看著那堆衣裳,露出嫌棄的面容,「這些衣服也太艷了,不是說這個格格…不…是我才十六歲嗎?穿的倒跟個三十多歲的歐巴桑一樣。」

見主子的嫌棄,雖然聽不懂歐巴桑是什麼,巧兒還是一本正經地說:「可格格這些都是妳平日最愛的旗服呀,而且妳說多羅貝勒就是喜歡這樣,等等用完膳,我們就要開始一路跟著貝勒爺的。」

什麼!秦芷辰露出一副疑惑,這個格格到底在發什麼神經。好歹她秦芷辰在現代也是個頗具美學的服裝設計師,這些衣裳根本就不相襯,等等…

「妳說多羅貝勒喜歡?我們還要一路跟著他?」秦芷辰抓著關鍵字提出疑問。

一旁的蘭兒點點頭回答:「是呀。格格跟多羅貝勒前年就讓皇上和太后指婚了,而且多羅貝勒也是格格仰慕已久,天天都要跟在貝勒爺後面黏著的。」

蘭兒才說完,巧兒也接著說:「貝勒爺可是統領整個皇宮守備的御前侍衛,極讓皇上看重,他的父親紀親王可是前陣子平定準噶爾有功的大臣,格格很是仰慕,即使貝勒爺不上心於格格,但格格還是天天都要精心打扮到皇宮各處去尋貝勒爺呢!」巧兒說的直接,倒讓蘭兒嚇了一跳,連忙打圓場說:「其實也不是貝勒爺不上心格格,只是貝勒爺一心建功,從來不在乎兒女之情的。」

說到這裡,秦芷辰已經聽不下去了,這…這…這根本就是一個花癡少女呀,我的天啊,她在現代的外貌也是拔尖的,這個跟她長得一模一樣的格格還比她年輕了十歲自然更是傾國傾城,怎麼盡做這種花癡的事情,重點是…指婚了,才剛來這個世界就告訴她已經有婚約了,這怎麼成?她在現代可是個有恐男症的不婚族耶。不成!她絕對不能接受。

她跳起身,連忙喊著:「快快整裝,我必須去找…嗯…皇帝好了,皇帝最大嘛,只有他才可以改變這個事情。」她衝下床捨去巧兒拿的那幾套衣服,來到衣櫃子挑了件湖水綠的旗服讓她們套上,再坐到化妝檯前指示著她們畫淡妝和梳頭,不一會兒一個清新佳人便從壽康宮跑出直奔御書房了。

蘭兒和巧兒著急的追在後面,蘭兒喘著氣喊著:「格格…妳等等奴婢呀,格格…。」

巧兒也跟著喊:「我的好格格,現在皇上一定在用膳了,不能去打擾呀。」

腳踩著花盆底鞋的秦芷辰也是吃力,不禁哀怨說著:「我上輩子到底是得罪了誰啊,怎會來到這裡活受罪,苦啊!」走沒幾下就已香汗淋漓…

此時前方則來了四位滿面春風、各個臉蛋都是美俊的男子過來。就看前頭並肩的則是多羅貝勒紀承燁、旁邊則是固山貝子莊言書,而他們身後則分別是肅親王永錫以及內閣學士元子樺。

「承燁,看剛剛皇上的意思,你勢必得要向芷辰格格賠不是了。」莊言書想著剛剛在御書房議事,皇上那滿目的憂心的表情,推論著。

永錫則笑著說,「是呀,我這表妹聽說大清早的驚嚇壽康宮呀,你昨天那一推害她撞了頭,聽說還失去記憶呢!這一定得要賠不是的。」

紀承燁一臉不在乎,鄙夷的說:「這失憶戲碼也不知上演幾齣了,搞不好這次又是誆人,吸引我注意的。唉!你們不是我,根本不懂我每天帶著兵巡視皇宮總有個黏人精跟著的苦。」他說的倒哀怨。

「可我看皇上那樣子,格格不像裝的。」文質彬彬的元子樺反駁著。

紀承燁搖著頭,「總之跟她訂了親就是個苦命開始,那樣矯情任性實在不對我味。」

「可是人家喜歡你,天天濃妝豔抹精心打扮就求你一笑呢!」莊言書打趣著說。

永錫則揶揄著,「不過你什麼時候要去道歉呀?我也好跟著看戲。」他笑著。

紀承燁給他一記白眼,「還要去嗎?反正等會兒她不就送上門了。」說完露出一副厭惡的樣子。一行人邊走邊聊著,就見元子樺驚訝的指著前方喊著,「承燁,你還真是料中了,那是格格吧?我認得她後面的兩個宮女。」

其他人也看了看,莊言書還疑惑著,「是呀,是她的兩個宮女。可格格今日穿著不像以往,妝容也是,看起來…怎麼…」

除了紀承燁外,另三人瞇著眼異口同聲說道:「好漂亮啊!!!」

蘭兒和巧兒氣喘吁吁地跟在秦芷辰身後,但也注意到了迎面而來的少爺幫。

少爺幫顧名思義都是名門官家子弟,但本身四個少爺也是頗有成就,年紀輕輕就能輔佐國家大事,剛好四人年紀相仿,家庭背景也相近又相識,自小就玩鬧在一起長大。因著四人出身名門,樣貌也是俊美,加上都尚未娶妻,故在京城中被稱為少爺幫,更是名門淑女爭相追求的對象。

四人看著迎面而來的秦芷辰一臉氣呼呼,像是要尋仇似的跟平常柔媚矯情的模樣實在不同。紀承燁看她一身裝扮的確跟以往不同,往日太過艷麗俗氣,今日的清淡妝容卻把整個絕美容顏襯的清麗脫俗,倒讓他感到心頭一震。

就見除了是哥哥的永錫外,另三人已準備好要向她行禮,紀承燁也準備好應付這黏人精老是撲上來的又摟又抱,卻沒想到美人兒卻視若無睹的略過他們,直接離去。這一幕,不只四少呆愣,連身後的蘭兒和巧兒也是驚呼。

永錫笑了笑,連忙喊著:「芷辰妹妹,這麼著急是要去哪呀?」

秦芷辰聽見有人喊她,停下轉身疑惑的瞧著他們,這個表情也讓四少無法理解,難不成萬歲說她失憶是真的?

秦芷辰看著眼前的四個人,她當然一個都不認識,側著頭小聲地問著身旁的蘭兒,「那個…他們…是誰啊?」雖然音量放小,但自小習武的四人內力可是一流,自然聽到她剛剛的疑惑,就見四個人同時驚呼的看著她。

蘭兒緊張的說著,「格格,剛剛喊你的是你表哥肅親王,而這個人就是多羅貝勒,旁邊則是…」她一股腦地趕緊介紹著,但又覺得莫名其妙,主子真的失憶了。

秦芷辰瞇著眼瞧著紀承燁,紀承燁被她這一打量還有些不自在,另三人看她盯著紀承燁,還頗富興味的認為紀承燁那樣的美男子定會把她吸引的頭暈目眩。

「你就是紀承燁?」秦芷辰的口氣頗不屑。紀承燁只能呆愣的點頭。

秦芷辰又問,「我頭上的傷你弄的?」她指著頭上纏的繃帶。紀承燁有些尷尬,但還是點頭承認,畢竟他推了她是事實。

隨後就見小妮子撂了一句,「等我跟皇帝舅舅退了婚,我再找你算這筆帳。」說完,她又急忙忙的踩著那受罪的花盆鞋一拐一拐的走去。身後的蘭兒跟巧兒只能尷尬的欠著身向四少行禮,便趕緊的追在她身後。

「這…這是怎麼回事?」紀承燁有些茫然。

永錫則哈哈大笑了起來,「我這妹子真的失憶了耶,承燁。」

「是啊,竟然要退鼎鼎大名、風采迷人的多羅貝勒的婚約。」莊言書也笑了起來。

文儒書生元子樺卻莞爾期待著,「不過我反而好奇她要怎麼跟承燁算帳了。」

一行人頓時有些啞然,呆木望著那漸行漸遠的俏麗背影…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