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十歲囉
HOT 閃亮星─佐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01.

      「司機,麻煩往安和路口。」

      晚間十一點整,連慕欣踏上計程車,一手搖下車窗,嘆了口氣,直到斜倚在背後柔軟的靠墊上,她才有了放鬆的感覺。

      果然參加大學同學會完全是個餿主意。

      還以為也許會遇到過去系上不錯的男同學,在社群網站上看到他們的發展不差,不只是外表長進了點,工作職位聽上去也挺響亮的,所以才抱持著姑且一試的心態精心打扮去了趟,沒想到碰了面才發現個個依舊是過去那副油嘴滑舌的死樣,和每個在臉書上掛上經理職稱的人深入聊起,還不都只是跑跑業務的小職位而已,有名而無實,真令人無語,結果不但沒遇到不錯的單身漢,還被一群不甚熟稔的朋友逼問感情狀況,想到他們不約而同流露的憐憫眼神,她就忍不住一陣的白眼碎念。

      「也不看看自己攜的伴都是什麼模樣,沒一個帶得出場還有臉虧人啊?真是想到就來氣!」

      「叮。」

      正氣悶著,一旁的手機卻發來了通知,是公司裡同事的群組發來的,說是內幕消息指示,明天有個空降部隊,要來擔任新的部門經理。

      簡單地瞥了一眼之後,連慕欣把手機關上,今晚心情欠佳,腦袋裡盡是令人不悅的畫面,她實在沒法把工作的事放心上,身為一個理性的新時代女性,學習檢討並反省自己是必要的,先從搭訕數量算起,今天被幾個搭訕?兩個?三個?

      她記不清了,但不管確切是幾個都遠遠低於她原先預估的。  

      是哪裡出了問題?臉上的妝掉了嗎?

      她趕忙滑開手機螢幕照了下自己的臉。

      妝容浮貼、睫毛捲翹、唇色飽滿,畫面上的自己還不錯啊。

      在場每個男士看見她出現時,流露出的的驚艷眼神,她都還歷歷在目呢!

      但是,後來呢?

      她記得,先是劉家豪來搭話,寒暄了幾句然後大概是聊到了工作,她問了下他下個工作的打算,畢竟那種表面經理實則業務的工作,總不是要做一輩子的吧?印象中他含糊的帶過,說是要去洗手間,再回來的時候就跑到了別處,沒再回來過。

      接著是林偉漢,以前大學時代總愛在班上耍寶引教授注目的老屁孩,好像是談到了最近的社會景氣吧?剛好是以前系上的專業,本想重溫一下以前上課時與同學的辯駁,沒想到話不投機,他只是乾笑嚷著:「哇,連慕欣妳還真是沒變!不愧是卷姐,嘴巴一樣厲害欸!」她抓著話題想繼續深聊,用著過去教授教過的理論、學者說法以及自己的經驗談,可眼前的人卻了無興趣的點頭敷衍,成了一隻應聲蟲,於是她放棄,在他第二次提出了去廁所的要求她也沒有挽留。

      是啊,就跟在大學時一樣,她的同學依舊只是混吃等死的米蟲,一點長進也沒有。

      她拿起酒,第二杯黃湯下肚了,看了看手腕上的手錶,心裡正在盤算著合宜的離去時間,卻在這時,一位身穿一襲黑色蕾絲長洋裝,有著白皙皮膚、清澈大眼,看上去十分氣質的女人拿著香檳來到了她的面前。

      「好久沒看到妳了慕欣!」

      她對她和藹的笑著,似乎完全不記得她們以前的疙瘩,那笑容彷彿天使一般,尤其在她柔美的深棕色長髮下,讓她顯得更加純淨無瑕。

      「我們的關係似乎不是互打招呼那樣的親暱吧?」

      冷笑了聲,她這麼回覆,平日裡面對討厭的人應有的從容、面面俱到在這時全數瓦解,因為她明白面對這種女人,直截了當的斷開所有接觸才是上策。

      連慕欣向來不齒兩種女人,第一,柔弱、不獨立、總愛和一群酒肉朋友牽扯來牽扯去的女人,第二,愛說謊、把人都當工具用的女人,正不巧眼前的閩雨彤剛好就是集大成者,在大學時代真是被她害的不淺,偏偏自己眼睛瞎了總被她的純真外表矇蔽,淌了無數次渾水,惹了一身腥以後,她才徹底認清這個人。

      「怎麼了嘛⋯⋯妳還在氣我抄了妳的畢業論文嗎?」

      閩雨彤眉頭微擰,看著連慕欣可憐兮兮的嬌嗔著,但連慕欣卻像是沒聽見、沒瞧見一般,繼續吃著餐桌上的小點心。

      「還是大二的時候我把小抄丟妳那,害妳被記過的事?再不然⋯⋯是國文報告的分工表漏了妳的名字害妳零分?」

      見連慕欣一臉的平靜無波,閩雨彤以為自己說錯了,於是又在腦海中再次翻找過往的回憶,說了一件又一件,可連慕欣沒反應就是沒反應似乎打定了主意不理她似的,吃著自己盤裡的東西,很是悠哉的模樣。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終於她恍然大悟一般地咽了口氣,語氣禮貌的說:「對不起,大三的時候明知道方世逸在追妳,明明都開始見面了我卻把他搶走,如果妳因為這樣難過了,我真的很抱歉。」

      言畢,閩雨彤小心翼翼地抬眼觀察眼前女人的表情變化,只見連慕欣緩緩閉上眼,似是隱忍不住的模樣,額角上的那條青紫筋脈頓時浮現,握著餐具的手指微微泛白,嘴角一彎漾出冷冽的笑。

      真是夠了!

      本來她還打算耐著性子聽閩雨彤細數自己做過了哪些骯髒事,畢竟她從來沒敢奢望她會記得,但聽到了這裡她實在忍不下去了!

      這女人既然都知道自己做過這麼多缺德事,清楚明白到能夠一件件細數、列舉的地步,那不就更應該滾遠點嗎?她實在不懂,怎麼會有這麼恬不知恥的人?再說了,這女人到底以為自己算老幾啊!

      她真以為她連慕欣有這麼頹弱嗎?搶?還真好意思說出口!

      「我根本,不在意那個姓方的傢伙好嗎?」

      憤怒的,她咬著牙開了口。

      那是幾年前的事了,也許當年對於那個主動接近自己、長相斯文、身型高挑的男孩,她是有過一時的意亂情迷,但是!什麼?被搶了?

      「搞清楚,妳並沒有從我手中搶走什麼,我根本就不喜歡方世逸。」

      的確,他們是曾經聊過幾次、出去過幾次,雖然很是短暫,可幾天的暈船之後,過了幾個月聽見他們交往的消息,除了一股不甘之外,其餘什麼感受也沒有。

      難過、失落、心碎,所謂失戀的感覺,一點都沒有,她明白曾有的不甘只是源自於對自己的自信罷了,於是她更加曉得,那不是愛情,她沒有愛上他,頂多就是一時的迷戀罷了。

      「妳就別嘴硬了吧!我們都知道妳是被傷得太深,所以才遲遲不交男友的。」

      閩雨彤看著她,眉毛都要彎成了八字,眼裡那十足憐憫的眼神⋯⋯

      呵,實在令人無語,連慕欣看著不由得開口嘲諷道:「有沒有人跟妳說過,妳很適合寫小說啊?這心理分析真是到位!可惜真不適用在我身上,拿去言情小說裡的悲情女主角身上發揮吧!」

      連慕欣覺得荒唐,可閩雨彤卻不這麼認為,看著連慕欣不屑的反應,她更加確定自己的揣測是對的,於是也就更加淘淘不絕地說著有關方世逸有多糟糕來安慰她。

      「不過其實妳也真別難過,方世逸根本沒多好,我們在一起沒多久就分開了,妳知道他私底下衛生習慣多差嗎?居然都不洗頭的!這我實在受不了,我們以前不還討論過嗎?我們都以為他偷偷上了髮蠟,殊不知那是油啊!真夠噁心的!」

      「都說了我不在意他,對他一點興趣也沒有,妳怎麼聽不懂人話啊?」

      煩躁地打斷她,連慕欣實在不想讓這樣沒營養的無稽之談傳到了周圍那些,看似正聊得熱絡卻個個側耳細聽的老同學們耳裡。

      「妳真的不需要跟我裝的,誰不知道妳這幾年一直都沒對象啊!這沒什麼丟臉的,單身真的不比交往時差!」

      閩雨彤說得真誠,一臉寫著自己富有同理心的樣子,用著一副絲毫不輸給喇叭的嗓門給說了出口,一時間彷彿整個空間的人都安靜了下來,感覺到身邊人們的側目,連慕欣忍著怒意,沈著的閉了眼同時揚起微笑,等到周圍嘈雜聲再起,她才僵硬地笑著咬牙道:「我不交男朋友不是因為方世逸,只是我沒有遇到喜歡的對象罷了,只要我遇到了,我『絕對』會主動的去認識對方並且發展下一步,真的、真的、真的,很感謝妳的關心!我也覺得單身日子很好!」

      她說得用力,一字一字的緩慢強調,只有天知道她有多想把眼前這白目女人的嘴給封起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