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祝大家新年快樂!閃亮星─瑭碧耽美稿件大募集

1

      1980年12月。

      「你這不要臉的東西!自己生的種卻不願意負責嗎?我同意離婚,成全你和那女人還不夠嗎?居然還要把小孩的監護權丟給我!」

      「妳無憑無據的說什麼女人?講話要講證據,不要血口噴人,虧妳還是個律師!我是說孩子跟著媽媽對他也比較好,每個月的贍養費我不會少給的。」

      「哈!錢?錢我多的是,你以為我稀罕你的?」

      「跟妳話不投機!」

      「去死!」

      砰!

      我看著房間內的掛鐘,因為其中一人甩門太用力而震動了一下,而這爭吵也終於結束。每天,他們總要吵上一次,好像這樣吵著吵著就會達成共識,但就是因為他們沒有共識才會走到離婚這一步。

      走出房間,我看見媽還氣得在喘氣,客廳的菸味飄散在這華麗的挑高空間中,水晶的吊燈散發的耀眼,對比著一種諷刺。

      我伸出右手,「沒錢了。」

      「自己去書房的抽屜拿。」她連看都沒看我一眼的說。

      書房內的抽屜一拉開,裡頭有著一疊又一疊的鈔票,桌上的相框被蓋了下來,我好奇的拿起來看,照片中父母笑得很開心,媽媽還抱著仍是嬰兒的我。我想,對現在的他們來說,這種照片恨不得全一把火燒光了吧。

      我毫不客氣的拿了兩疊錢塞進口袋,今天大學還有課,但我一點也不想去,應該說,我根本不知道,這人生到底活著要幹嘛?

      攔了計程車後我直接去了這幾年新開的芝麻百貨,沿路有不少警察在巡邏,由於上禮拜高雄好像發生了暴力叛亂事件,導致最近每個地區都更加嚴格地,監視有沒有成群結隊的人們。

      每個人都說戒嚴剝奪了自由,所以有很多人為了反抗這個不合理,總是一再偷偷挑戰著權威,我覺得很無聊,反正那跟我沒關係,不管這個世界變得多亂,我的日子過得很舒服就好了。

      即使我完全不知道每天醒來要幹嘛,也不懂念那種花錢套關係進去的學校要幹嘛,反正,都跟我沒關係。

      我一走進百貨公司,眼尖的櫃姐馬上湊過來向我東推西推各種皮鞋。有時候,我都能讀出她們臉上那諂媚的背後,是怎麼想我的:人啊生得好就是不一樣,才幾歲就學大人來這裡買這些早熟的東西。

      我隨便試了一雙皮鞋後就掏出大把的鈔票結帳。我就是有錢,因為這個世上沒有任何一件事物,是錢買不到的。

      即使,身在這個不知道還要戒嚴多久的世界也一樣,錢無比地好用。上個月我才酒駕撞傷了人,我爸還不是花錢就搞定了,就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有錢,然後別跟政府作對,就是這個社會的生存法則。而那些做不到的人就只能像個輸家一樣整天偷偷罵著政府的黑暗,策劃著愚蠢至極的叛亂行動,我實在不懂,為什麼有人活得好好的偏要做那些事情然後被抓走?

      我買了很多根本用不到也穿不到的東西,接著又搭著計程車去高級餐廳吃飯,這種西洋餐廳的服務都很高級,我從來不需要自己動手切肉,更不用自己倒酒,因為我很常來,甚至連點餐都省了,每個人看見我都笑著歡迎,就好像我是觀音菩薩現身一樣誇張。

不覺得那間餐廳很好吃,但我喜歡每個經過餐廳的人,隔著玻璃羨慕我的樣子。我過著每個人想要也得不到的生活,我走在學校,也沒人敢找我麻煩,因為我每個月都拿很多錢給學校的壞學生老大,有他在我背後撐腰,就算有人忌妒我、想找我麻煩也辦不到。

      錢,買了任何我需要的東西。但,我卻老是覺得內心像有個無底洞,無論我怎麼大口吃肉、狂買東西都無法填滿。

      「那個小孩是誰啊?才幾歲就一個人來這裡吃飯。」

      「噓!他是那個水泥業龍頭家的兒子!而且他媽媽還是個知名律師,專打企業官司。」

      「難怪了,真好啊,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就是不一樣,哪像我們這種白手起家的。」

      「是啊,以後我絕對不可能讓我兒子敢這樣亂花錢。」

      那些坐在我後頭那桌的大人們,肆無忌憚的談論著我,明明他們也害怕我家的背景,但卻因為不想在眾人前丟臉,只好硬撐著臉皮的批評我,然後心裡害怕著我會不會記住他們,回去告訴我爸媽。

      我沒那麼無聊。

      只是有點被壞了食慾而已。

      我丟下才吃了一半的主餐,直接離開,餐廳的人會直接去跟我爸的公司請款,我完全不需要去做結帳這種瑣碎的動作。

      踏出門外,我不知道還能去哪。這日子,乏味得讓我,快要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沒辦法,我只好再去學校打發時間,大二的課程雖然很滿,但對我來說沒差,我就算整個四年都沒去念,我爸還是有辦法讓我畢業,因為他絕對不能容忍自己的兒子延畢,他不會讓這種事發生,但也不會想要罵我,對他來說最省事的就是用錢解決,因為他光煩惱他的公司、還有他那即將結束的婚姻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分心煩惱我呢?

      我沒差,我根本不在乎那些。

      進了教室,教授原本正要回頭罵是誰遲到,但一看見我又默默閉上嘴,然後裝作什麼都沒看到的繼續教課。我隨便選了個位子坐下,直接把腳翹在桌子上,廳沒兩句我又有點昏昏欲睡了。

      直到下課鐘響,兩個女生湊了過來,一臉笑得很假,不知道又想從我身上得到什麼的表情,就跟那些百貨公司的櫃姐一個樣。

      「什麼事?」

      「其實,我們想問你,明天要不要一起去知本泡溫泉?聽說那裡的溫泉旅館都很不錯喔!」

      我完全不記得現在開口說話的女生叫什麼名字,但我肯定知道的是,她們希望我能一起去並且順便當個付錢的凱子。

      「好啊。」

      「真的?!那就這麼說定囉!明天早上十點在車站集合!耶!」她們立刻樂成一團,還自以為是用她們不怎樣的外表成功誘惑了我,可笑得要命,我只是太無聊了,剛好也想去泡個溫泉,看會不會有什麼樂趣。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