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公安白皮書 之二

      在「上條組」遭受血洗的隔天清晨。身為其上游組織的「稻川組」,此刻正集結所有組員準備展開報復行動。組長稻川鐵巡視底下幹部的執行情形,看著他們不斷從「弁天樓」武器庫搬出各種槍械、手榴彈、火箭彈、甚至有榴彈槍與迫擊砲等……儘管這些武器陳列出來相當壯觀,但他仍舊對此次報復行動不甚安心。

      「身為『山崎會』中最惡名昭彰的武鬥派,晉十郎居然會被殺成那副德性,真叫人意外。」在稻川鐵指揮部下的同時,一道渾厚但蒼老的嗓音吸引他的注意。稻川鐵不假思索地朝聲音的方向,恭敬且完美地行了九十度的敬禮。

      「首領,非常抱歉,等到事件結束,請您務必降罪。」稻川鐵對聲音的主人說道。而對方只是揮揮手,表明他現在不想談論此事。稻川鐵受命後才結束行禮,看著眼前這位矮小、溫文的老人,等候他的發話。

      任誰都不會想到,就連稻川鐵也訝異眼前這位不起眼的老人,居然會是「山崎會」的創幫元老,同時也是實質掌控「東門區」三分之二地盤的老大,山崎龍平太!

      「事情我都聽說了,『上條組』遭人以報復的手法屠殺,組長的屍體還被別人羞辱似的切成八塊……這麼狠的手法,時下真的非常罕見。」山崎龍平太環視「稻川組」所陳列的武裝力量,他露出不太安心的表情:「我們極道社會一直是檯面下的穩定力量之一,如今有其他勢力試圖打破和平規則,那我們也不能乖乖坐著等人扒了我們的皮……宗家部分雖然同意『稻川組』的復仇行動,但最近通過的法案始終讓我有所顧忌。」

      「首領的意思是……公安白皮書?」稻川鐵皺眉問道。其實他的想法很簡單,既然對方都敢明目張膽地殺過來,那「稻川組」也不必顧忌警方所發布的公安政策。說也奇怪,發布政策的一個月內,幫派凶殺的案件反而比以往高出好幾倍。與其說這是一個讓「暴力團」平息的一個政策,倒不如說是一張合法的開戰宣言。

      警方對「暴力團」的開戰宣言。

      山崎看出稻川鐵的疑慮,而他也不是不能想像下屬的心情,他甚至認為這才是黑道的正常反應……只是因為這股「黑道的本性」,正逐漸使他們跌進「公安白皮書」的陷阱之內。他有必要與稻川鐵解釋他的顧忌。

      「沒錯,就是公安白皮書,我覺得這一切都是刻意為之的陷阱,並認為宗家會議的決策欠缺思慮,所以我決定將這起事件壓下。」語畢,山崎注視稻川鐵,對方則是一臉震驚的樣子。在恭敬的表象之後,還隱藏著一絲憤怒與不屑。

      山崎冷眼瞪著稻川鐵。雖然無禮,但這個命令對一個手下慘死的老大而言,會有這種反應實屬正常。反而,他慶幸稻川鐵還存有這種反骨的本性,看來多年的組織化管理沒有將他豢養成唯命是從的傢伙。

      不過這也表示他似乎還未參透「公安白皮書」所隱藏的意思,擁有「山崎會」最大勢力的「稻川組」若無法克制自己的仇恨,只會為「山崎會」帶來更大的危機。此一事件證明稻川鐵仍舊無法勝任大局,只是個靠暴力解決一切蠻徒,山崎必須重新審視這個人。

      「你還沒看完公安白皮書的內容吧,稻川。」山崎語帶輕蔑地問道,對方則是擺出一張疑惑的臉,不知道山崎為甚麼偏要挑這時候談論一個月前就談過的話題。

      「哼,看你這副德性,肯定被我說中!」山崎輕蔑地瞪著稻川鐵,解釋道:「公安白皮書是年度國家安全政策的原則,今年更新的條例多了許多針對『暴力團』的對策,諸如限制成員人數、減少合法企業與黑道的合作、遏止私人武裝的擁有、以及嚴懲幫派鬥爭等行為……有非常多的對策條例產生,而且軍警一方擁有對我方的裁量制衡權力,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山崎面對不發一語的稻川鐵,他嚴厲的語氣使稻川鐵認真思考接下來的答覆。

      「這些我都了解,但……這些條例也要政府的人願意執行才可以。財閥與黑道都對內部進行破壞這麼久了,我不相信還剩下多少正氣凜然的傢伙。」稻川鐵再度提出疑慮,他仍然認為這些條文不過是「理想化說詞」罷了!甚麼軍警裁量權力,這不就代表他們可以只管他們想管的,而黑道只要成為軍警「不想管」的就好,這沒什麼難度。

      山崎冷哼一聲,不以為然的說道:「或許在以前,你的看法是對的,但最近新市長上任風聲鶴唳,在一年期間執行了許多干犯財閥利益的取締行動。當然,以這個城市的特殊生態而言,我們早就將市長給幹掉了……但是,經過一年瘋狂的大掃蕩後,這傢伙還安穩地坐在位子上,便已經說明這個人的能耐了。」

      「既然這個人還在位子上,那他的執行力便不容小覷,而且經過一年的橫行無阻,軍警也獲得不少勇氣與經驗了。我認為我們在這個情況下跟他們作對,只會變成下一個『上條組』罷了!」山崎嘆了一口氣,帶著無限感慨的心情說道:「無法的時代結束了,『The   Dream』即將邁入一個成熟的時代,我們必須接受社會正在逐漸步入正軌……我們統治的時代結束了。」

      聽完山崎龍平太的言論,稻川鐵不發一語,但複雜的表情已經洩漏他的心底正在掙扎。山崎今日的目的很明顯,便是要收回宗家會議的「復仇許可」,並且要他吞下被道上人士瞧不起的屈辱……儘管他百般不願,儘管他已做好必死的覺悟,但這是一個老大說是黑色,連白色的東西也要變成黑色的世界,他區區一個直系組織的頭目又能如何?

      「首領,真的只剩下這條路嗎?」稻川鐵仍不死心,依然抱著一絲希望山崎的答案有所改變。只是山崎那張看似溫文儒雅,實際上比任何鋼鐵都還要堅毅的表請始終如一,完全沒有要更動命令的意思。

      「我認為我說得很清楚了,稻川。」山崎瞪著稻川鐵,對他一再的反抗不甚滿意:「我是『山崎會』會長,不是你可以再三商量的對象,你要清楚你混的是什麼世界……我說一便是一,我若要你對『上條組』一事負責,你就要立刻將你的手指割下來,明白嗎?」山崎的眼中爆發出異常凶狠的光芒。

      「是……了解,非常抱歉!」稻川鐵立刻行了九十度的鞠躬,不敢正眼對看。山崎是說到做到的人,若稻川鐵再提起「復仇」一事,下場恐怕不只是斷指那麼簡單……說不定整個組會直接遭到解散!

      「差不多了,這件事就這樣定了,我就先回宗家了。」看著稻川鐵死心的模樣,山崎認為事情大致告一段落了,便要準備起身回去。稻川鐵則是跟隨會長一同走到「弁天樓」的出口。

      「對了,說到復仇,你知道對象是誰了嗎?我想應該不是你可以應付的角色吧!」在道別之前,山崎突然問了這個問題。稻川則是很訝異,他發現自己居然忘記回報此事,而且對方的直覺也準確到相當恐怖的地步!

      「首領的猜測……相當準確!的確是我們組無法對抗的對手。」稻川鐵低下頭,不敢直視首領的雙眼:「……毀滅『上條組』的兇手,便是準備染指『東門區』房地產的中國組織,『黑龍會』!」

待續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