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橋畔

        一身華服,上襦金紅織錦繡紋,下裙藏藍馬面,繡鞋兒小巧綴花。額點金鈿,柳眉眼瞼歛,一把團扇遮去大半容顏,髮型端,高髻步搖輕盪。

        那少女站在橋墩畔,多久了?她並不知曉。只知,上月來,這女孩在,前年來,這女孩在,再數十年前,這女孩依舊。更久,也曾瞧見。約莫,百年甚或更久了吧?

        百年前,她也與她穿著一般,唯當時,她是一襲男裝,背長劍;如今時代以變,她一身學生制服,素白上衣黑色百褶,長劍隱去,換上深藍書包。

        卻仍見著這女孩。

        百年來從未聊上一句。

        如今,引起她好奇。她上前,問道:「姑娘何人,為何仍舊於此不離去?」那百年來姿勢不變的少女,聞言,抬眸,一絲訝然閃過,頃刻間,又復常態。許久,輕啟口:「姑娘能得見妾?」

        「自然。」隱去的氣息微露,那少女終於正眼瞧往她。少女輕道:「姑娘氣息與妾相仿,試問何故?」

        「無須知曉。」她放下書包,從書包中取出一柄直尺長的短柄物,垂眸凝視著物體道:「我不會引魂,只會斬魂,殺盡天下殭屍,但我不想斬妳。告訴我,如何妳才會離開此地?」

        少女螓首微斜,柳眉皺起不解,問道:「百年前姑娘或許也曾見過妾,何故如今要妾離去?」那姿態千嬌百媚,並非刻意,卻是一股柔媚氣息,自骨裡傳出。

        她亦皺眉,尋思半晌方道:「此地氣息已然混濁,妳再待下,哪日遭受汙染,變成厲成魔,彼時,我非斬妳不可。快離開吧!」

        「姑娘聽說前世今生?」

        少女忽問。

        她一陣錯愕,隨即一絲冷笑泛起:「不信。我的出生詭譎,自是不信,然則於妳,又是如何?」

        少女靜默。

        風起,落葉沙沙,景至蕭索,殘枯敗木。橋畔百年前的假象。

       

        此城是百年大城,城裡最盛勾欄裡,出了個絕色佳人。佳人一笑百媚生,一干粉色皆失顏。城裡高官,遠自天邊京城而來的貴人,想瞧上一面都不見允許。

        那年,佳人雙十,再過數年便要失了寵,老鴇要替她尋個貴人,尋上數月皆不可能。一日,一位受貶而來的官來此散心,聞得佳人歌聲,大讚數聲,寫上數首情詩與佳人。佳人動心,好說歹說說服老鴇見那貶官一面,上了心,盼貶官能贖己身。然則貶官身分,老鴇不滿,千次拖延,貶官心死,數日又遭貶。

        那日,佳人假托寺廟上香,央人約了貶官於橋畔再見,貶官詩文依舊,文采高雅,直言思念衣帶漸寬。佳人懷裡持著手繡香囊,想以此寄託思情。

        然則,橋畔風冷,炎夏午後竟可比晚秋。佳人手持團扇遮面垂眸,等了一下午,害出一身病。官不來。

        此後不復相見。

        佳人回勾欄,一病不起,沒多日,香消玉殞,死後不得瞑目。身前百人稱妻道妾,死後只得亂葬崗一抔黃土。

        官不來,佳人魂不去。

        仍舊於橋畔上,等呀、等呀、等呀……

        她將短柄物收回書包,與少女錯身而過。

        少女奇道:「不砍了?」

        「傻子!就是千百年妳也不可能成魔為厲。」走了數步,回身又道:「真有那麼一天,我再來找妳。但我勸妳,別等了。當年他不等妳,百年後更決絕不能。傻子!」

        難得溫柔,就留給這天下傻子吧。她回身,苦澀一笑。

       

        再過數十年,此地繁華,橋畔也重建,鋼筋水泥釘得牢。她再經過,依舊學生服,那少女,仍佇立原地。

        姿態依舊、華服依然。

        垂眸歛眼,彷彿,大家閨秀。

        仍,等著。

        等著,不來的人。

        傻子!

                                                                    (end)

----------------

這篇嚴格說來不能說是原創,參考的是日本漫畫,楠圭的作品《鬼切丸》裡頭其中一則,花魁上京去。

練習古風與參加百物語創作。

將時間改成明朝,然後地點隱去。

主角也是從《鬼切丸》得來的靈感,以此說明。

對了,這麼好看的古老漫畫,台灣也不怎麼紅就是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