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盛宴之末

穿流的人潮熙熙攘攘,但白佳佳卻像岸邊的礁石般固立,臉上掛著四十五度嘴角上揚,精確而標準的微笑。

又到尾聲了!白佳佳心想,這場一生一次的盛宴。當然,這一生一次還只是個未知數,誰知道等燈一熄、禮服一脫,這對新人能走多久?

職場生涯中,白佳佳遇過幾次回流的客人,只是身邊的伴侶已是生面孔。

身旁,寒暄聲、道謝聲、祝福聲,混成一曲喧嘩。白佳佳聽著新人那邊幸福的雀躍,卻眼見門口這邊人潮散盡的稀落,心中又湧起那股熟悉的失落。

那種空虛失落,就像爆裂後的彩片,奪目而絢爛,但卻緩緩落下、漸漸沉寂,終至被人遺忘的落寞。每當完成一場婚禮,白佳佳總在散場時瀰漫這種哀愁,沒有理由。

匡瑯一聲,後方的動靜吸引白佳佳的注意。就見一個姑娘尷尬的扶著花圈,滿面赧色。

「沒事吧?小姐!」

那姑娘直擺手!

「需要我的幫忙嗎?」白佳佳收起心思調整狀態,展現職場的專業與親和。

做這行的必須自如應付各式各樣的賓客狀況,眼下這情況,連盤菜都算不上。

那姑娘還是擺手示意,致謝後快步離開。

在這場合,這是段沒什麼值得注目的插曲。

但就在白佳佳轉身的瞬間,曲調忽然變異,一抹似曾相識的身影撇過白佳佳眼前。

有些事,你以為你不會記得,但其實不曾忘卻;而有些事,你以為是永恆,但卻在不知不覺中淹沒在時光裡。

直到多年後,這個碰巧的片刻,瞬間漲潮的回憶,讓白佳佳不得不承認那些深刻。

一直以為,這麼多年過去了,即便在路上相遇,白佳佳也未必能認出他來,但就在剛剛那個錯身,白佳佳才大澈大悟,原來所謂的忘記,只是生活中沒什麼去提醒你去記起而已。

白佳佳第一眼就確定是他,即便他的體態比記憶中圓潤了些,即便沒有多年前他酷愛的香水味,但白佳佳就知道是他,連自己都意外。

也許辨識他,用的並不是那些聲音樣貌,那些以為愛上他的原因,而是用心和感覺,那些早已烙印在白佳佳生命的一部分。

但這個頓悟,來的卻這麼遲,這麼諷刺。

從前的畫面一幕幕閃過腦海,從他們相遇、相知、相愛、相伴,到論及婚嫁,最後不歡而散,一個眨眼,就已白佳佳心中首尾。

在現實中轉身,白佳佳就只看見他遠去的背影,竟然毫無停留、毫無感覺?白佳佳心裡冒出怪誕的苦澀,想當初,他苦苦掙扎挽留的哭求還深深印在腦海,結果,相遇如路人的人竟是他。

回過神來,白佳佳就發現自己早已離了崗位,正追隨那背影的腳步。可偏偏,那背影被人流阻擋,越來越遠,消失在大門轉角。

就像他們曾經喜歡玩的遊戲,你追我跑,只是這次,跑的人是他。

從年少就相識,自青春的青澀到意氣風發的銳利,也許,都太過年輕了,不懂得從兩人相愛到兩家相處的真諦。

可笑吧!一個以婚禮企劃為職業的人,竟然栽在自己的婚禮規畫上,連帶賠了自己長跑十年的愛情。

「你自己說說,我已經妥協多少了?我已經放棄海外教堂婚禮、放棄星空自助餐宴,一切都照你們的意思、你們堅持的傳統辦了,難道現在,我連決定自己喜帖的自由都沒有了?」

「佳佳,我知道你受委屈了!我也盡力在替你溝通了!我媽的意思只是要用紅色的,討個喜慶,款式和樣貌你可以自己決定。」

「我就是不想要那俗氣的紅色,我已經退了多少步?為什麼退的總是我?你們為什麼就是不能放過我?我一生一次的婚禮,為什麼不能照我的意思?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佳佳,你不要在你們我們好了嗎?未來我們是一家,大家都是好意,各退一步,溝通溝通就好了嘛!」

「對啊!各退一步,這喜帖是我的臉面、我的堅持!如果還要改設計,這婚就不用結了!」

「佳佳!佳佳!」

現在想想,那時真的太傲了!太自以為是!不懂的設身處地和退步體諒,才會讓他在中間當夾心餅乾,鬧得大家都不太愉快。

如果是現在,白佳佳說什麼也不會這麼做,也一定會想辦法在保有自己的想法下,做出令雙方滿意的斡旋。畢竟,男方長輩並無意刁難,也是好意,想藉謹守傳統習俗,來傳達最深的祝福,希望新人未來的一切能順利美滿。

職場險惡打滾這些年,才讓白佳佳更能感受和珍惜這種樸實帶著迷信的真摯,也才發現自己太輕易放手,太不經意傷害所愛的人。

欠的一句道歉,放在白佳佳心裡許久,因為生活、因為不想面對、因為沒有勇氣去遺憾或是後悔,白佳佳與他失去聯繫,更沒說出這句對不起。

與白佳佳側身的人,一個越過一個,轉過大門,人潮從擁擠到稀疏,白佳佳的腳步也越來越緩,只剩下高跟鞋敲著地面的節奏聲,隱約呼應著遠處從宴會廳傳來的歡樂樂聲。

風吹過,飄散自白佳佳口中低喃而出的名字,讓那近乎低語的呼喚,更加僵硬冰冷。

「對不起!」停下腳步,白佳佳噙著眼淚茫茫找不到焦點。有些話,連送出去都找不到資格,遠沒有當初說放棄那般容易。

彌補,在現實中,要夠幸運才可以,人生不是戲,沒那麼多巧合和張力。

站在街口,白佳佳只感到單薄,直到涼意冷的清醒,白佳佳才甘願回頭。

抬眼見一片黃葉驟落,白佳佳心想,只怕今年又是個早秋。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