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番外01《欲求不滿》(福利微H,微甜)

番外01《欲求不滿》(福利微H,微甜)

❇注意:H文內含R18內容,未滿18歲者請自行斟酌閱讀,或按右上角❎離開

▶▷夜受✘雪攻◁◀

……

                寂靜的夜晚,陣陣冷風吹進了未關的窗戶、冷不防地颳進了壅擠的小閣樓,冷的金髮少年不由的打了個哆嗦。

                「嘶——」

                坐起身,關上陳舊的窗戶,金髮少年用手緊緊地抱住了自己瘦小的身體,似乎想借此至少提升一點溫度。

                眼角瞥了瞥一旁的床,睡在那床上的主人卻依然呼呼大睡,絲毫不為所動。

                走近一看,均稱的呼吸、胸膛有規律地微微上下起伏著,那神明當真睡得毫無戒心,微張的雙唇吐出的溫熱氣體在接觸到冰冷的空氣時形成了團團白煙消散。

                然而那神明殊不知,自己的睡容竟招來了身旁神器的歪念頭。

                伸手戳了戳夜斗的臉頰,一股暖流瞬間自指尖傳遍全身。正感嘆著這令人感到舒適非凡的溫暖時,手已經停不下來了。

                惡意地捏起了夜斗的鼻子,只見夜斗的呼吸一滯,隨後改用嘴巴呼吸。

                雪音“噗嗤!”一聲不小心笑出聲來,心裡想著自家神明怎麼會這麼可愛。

                望著那修長而纖細的身影的眼神也在不知不覺中變得充滿慾望,彷彿下一秒就會失去控制般撲上那誘人的身軀,大力撕開、完全佔有、盡情操弄,直到對方開口求饒為止。

                各種自己與夜斗的限制級畫面頓時在腦中炸裂開來,令雪音整個人都熱了起來……

                霎時,後頸處傳來陣陣令人窒息的痛處,令夜斗不禁驚醒、瞠大了的淺藍色眼眸中隱約參雜著些許的詫異。

                「雪……雪音……?」

                正納悶著金髮少年何年何月何日何時出現在自己床舖旁邊時,後頸處的疼痛依舊還在。

                只見雪音低著頭,絲毫沒有要回應自己的意思,然而痛楚卻越來越刺痛難耐。

                「……雪音……快停下……啊……」

                悅耳的聲音此時卻微微顫抖著,左手吃力地支撐著身體、右手則是無助地抓著心臟喘息著。

                與方才那有著均稱呼吸規律時截然不同,夜斗的胸膛此時大力地起伏著,纖細的身軀也因禁不起劇烈的疼痛而顫抖了起來。斗大的汗珠延著臉頰弧度滑落、滴下。

                吃力地維持著清晰的意識,夜斗那淺藍色有如貓眼石的眸子再度望向從方才到現在依然保持著沉默的雪音。然而雪音卻不知什麼時後來到了夜斗的床末,緋紅色的眼瞳中染滿了混濁的情慾,望著眼前的神明痛苦地掙扎著。

                「……雪……——?!」

                下一秒,雪音像是再也忍受不住般、傾身往前一撲,不偏不倚地壓在夜斗身上,順勢利用了自身的體重順利地壓制了夜斗的動作。

                「……住……手……」

                下體壓在夜斗精瘦的腰身上,雪音逕自俯下上半身,嘴來到了夜斗的耳邊,喃喃道:

                「吶,夜斗。」

                冰冷的聲音響起,雪音輕吹了口氣在夜斗的耳旁,令夜斗不禁驚呼出聲。

                「我一直……早就很想對夜斗你這麼做了呢。」

                身下的神明因這句話而怔住了良久,卻因隨之而來的刺痛而阻斷了思緒。

                生不如死的劇痛席捲全身。再也忍受不住痛苦,夜斗被脖頸的刺痛折磨到呻吟出聲,全身上下則有如壞掉的玩具般、止不住地抽蓄著,意識也漸漸變得模糊不清……

                上下起伏的胸膛、微微發熱的雙頰、有著精緻輪廓地俊容因痛苦而扭曲著,卻是更加的勾引住了施虐者的眼球。

                只感覺自己幾乎已經忍耐到了極限,雪音用力地勒住夜斗纖細的脖頸。汗水自皮膚滲出,雪音控制著自己的力道,深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傷害到了夜斗的身體。

                雖然已經刺傷夜斗了,但雪音還是很小心地執行著自身的動作。

                直到身下的神明四肢癱軟了下來,無力地垂掛在一旁,雪音才鬆開了早已爆出青筋的雙手。

                大力地喘著氣,不僅僅只有刺痛,更是加上了雪音的施虐,夜斗只感覺自己的脖頸好似就要燒起來般、灼燒的痛苦。

                然而彷彿完全不給人喘息的時間般,雪音扯開了夜斗的墨黑色運動服外套,裡頭因沾濕而略顯透明的純白色T-shirt招引著雪音緋紅的目光。

                「還真騷啊……夜斗。」

                還沒等夜斗反應過來,雪音便伸手摸進了那略顯透明的衣服裡,從腹部慢慢一路往上摸到胸膛便停下,愛撫著神明的胸口。

                手指用力地掐住了一邊的茱萸,令夜斗不禁呻吟出聲。

                彷彿欲求不滿,雪音更是像在玩弄玩具般,粗暴地扭轉著神明地乳首。

                「嗯……好痛…………哈啊………!」

                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秀眉緊緊地皺了起來,此時夜斗只能夠任由雪音動作、毫無反抗能力。

                當然,雪音並沒有因為夜斗痛苦的神情而停下動作。

                另一支手猛地掐住了夜斗的下巴,將他的臉掰了過來,面對著自己。

                「……雪………音…………——!」

                不等夜斗說完,雪音便堵住了夜斗的嘴——用自己的雙唇。

                身下的神明被自己強吻到都忘了反抗,身體被自己牢牢地禁錮著,什麼也做不了。

                舌頭伸進了夜斗的口腔,肆意地侵犯著夜斗。翻過臼齒、將神明的嘴從頭到尾參觀了一遍。

                「……嚶………咕唔……」

                直到神明因無法呼吸而導致缺氧後,才依依不捨的離開了唇瓣,勾起了一縷漂亮的銀絲。

                原本清晰透徹的淺藍色眼瞳,此時卻渾濁到幾乎快看不清、染滿了慾望……

                「……哼!騷逼!」

                雪音說著,嘴角一抽、粗暴地板開了夜斗修長的雙腿,伸手就闖入了夜斗雙腿間的禁地,撫摸著緊緻粉嫩的小穴。

                「……嗯啊啊……那裡不行…………」

                恢復了點意識,夜斗感覺身下傳來的陣陣酥麻,氣弱游絲地說道。

                自己竟然被自身的神器猥褻了,現在還被侵犯著禁地?

                羞恥地別過頭,卻又無處可躲。從後頸處傳來的疼痛逼的自己神智不清、全身虛脫般的使不上力……

                一根……兩根……三根……

                手指一根一根的插進了夜斗緊緻的小穴,雪音捲曲著手指,就想將內壁撐開。

                「……啊啊……不可以………雪音……快停下啊…………」

                身體不自覺地蠕動起來,夜斗修長的雙腿捲曲著、腳踝繃直,像是在忍耐著疼痛般,額間不斷滲出一顆顆的汗珠。

                望著眼前景象的雪音再也忍不住,只感覺理智線“啪!”的一聲斷裂、失去了理智。

                自己現在就要對自己最憧憬、最愛慕的人做出那種事了……

                一想到這裡,雪音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下體則有如充血般地腫脹。

                扶住了夜斗那精瘦的腰身,雪音將自己的肉棒抵在夜斗的小穴上來回磨蹭著。

                「………唔……不可…以…………哈啊……——!?」

                下體猛地往前一頂,夜斗整個人抽了一下,隨後開始大力地顫抖起來。

                「…………」

                抓著背單,長長的瀏海蓋住了夜斗此時的神情,令雪音越加變本加厲。

                「怎麼啦,夜斗?快叫出聲來啊!」

                緩緩的抽出,而後再度用力地往前插入內穴、頂到最底。

                「…………啊啊……」

                終於忍不住似的微微張開唇瓣,嬌喘連連。

                “啪啪啪啪啪!”

                抽出、插入、抽出、插入、抽出、插入……不斷循環著這個動作,且動作一次比一次快、一次比一次流暢、一次比一次用力、一次比一次炙熱、一次比一次難熬……

                只感覺小穴被操弄的發疼,夜斗的身體因漸漸承受不住這激烈的快感而劇烈抽蓄了起來。

                從後頸傳來的痛楚幾乎已經麻木,全身被壓在自己身上的雪音操弄的只剩下高潮的反應。

                緊抓著背單的手早已無力垂下,腰身卻還是被雪音當做支撐點禁錮著。

                緩緩移動眼瞳目光,只見雪音用力地板開了自己的雙腿,讓禁地在雪音面前一覽無遺。

                「夜斗的小穴好美啊。」

                臉上掛著溫柔的笑靨,身下卻依然沒有停下動作的跡象,持續玩弄著夜斗疲憊不堪的身體。

                「……雪音………放…放過我……好嗎………」

                雪音沒有回話,取而代之的是下體傳來陣陣彷彿要獻身的劇烈疼痛……看來是沒有要饒過自己的樣子。

                「才不會罷手,現在的夜斗可是非常的性感呢。」

                用性感來形容男生?夜斗不禁皺了皺眉。

                然而現在的夜斗卻沒辦法將心思花在這上面,身下撕裂般的痛楚幾乎快讓自己失去意識。

                身體………好燙………………

                喘不過氣,夜斗淺藍色的美瞳此時被情慾給沾染的混濁不清,被逼出的身理性鹽水可憐兮兮地在眼窩裡打轉,卻依然咬著唇瓣忍受著全身上下每個細胞傳來的抗議。

                「啊啊………現在的夜斗真是淫蕩。」

                一次快過一次地將腫脹的肉棒插入夜斗體內,雪音舔了舔唇,汗水沿著臉頰弧度滑落、滴下。

                望著身下神明痛苦的表情,雪音就愈覺得興奮,好想要聽他吟叫、好想要看他淫蕩的樣子…………無數個念頭直達腦門,令雪音脹紅了臉,身下的小雪音更是充血般的腫脹。

                …不要………啊………………

                身下不斷傳來的激烈快感,加上脖頸上那令人生不如死的劇痛,令神明幾乎失去意識。儘管活了幾百年,像這樣被神器強姦到嬌喘連連還是第一次…………

                「夜斗………要上囉!」

                突然,雪音的話將自己的意識喚了回來。

                「…什………………?!」

                調整好姿勢,雪音用力地掐住了夜斗纖細的腰身,不等身下的神明回過神來,下體便粗暴地往前全力一頂——

                「……嗯啊啊………不要………拜託……快住手啊啊啊……………!!!」

                幾乎是快到完全沒有間隔,雪音每頂一次都深深地頂到夜斗的花心深處。

                終究忍受不住這誘人的快感,隨著小穴劇烈抽蓄達到了高潮,夜斗近似尖叫地喊著雪音的名字。

                望著夜斗在自己的手中射了出來,在夜斗體內抽動了幾下,雪音也終於抵達了巔峰。

                純白的床單上沾染著乳白色的愛液,雪音滿足地從夜斗的淫穴中抽出依然微微勃起的肉棒,似乎還意猶未盡、欲求不滿似地渴求著更多。

                「呼……呼呼………夜斗…………?」

                等重新穿好衣服再度望向神明時,夜斗已經疲憊到昏了過去,抓著心臟的右手也已經癱軟的垂下。

                畢竟經歷了一整晚的折騰,身體肯定也累壞了吧!

                腦中不斷閃現方才與夜斗做愛時夜斗的痴態,雪音不由的勾起了嘴角,伸手撫上了神明的臉頰,用自己的雙唇覆上夜斗的唇瓣,柔聲道:

                「晚安…………我的夜斗。」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