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第一次遇到瀨名前輩的時候,是在某家便利商店的海報上看到的。對方露出招牌的笑容,淺藍色的眼珠彷彿映照著海洋般的清澈透明,是杏最喜歡的顏色之一。

「我說,你就這樣直接看著我的臉,真的很失禮啊。」轉學到夢之咲後,泉總是這樣跟她說,但她也只是笑笑的回應:「因為瀨名前輩的臉很好看啊。」「哼,這是當然的吧!」泉假裝不在意的撇過頭,若是杏沒有看到他耳根微微發紅的話。

每天就這樣欣賞前輩的臉,大概就是上天的恩賜吧。

「真是的,你要看多久啊?趕快去工作,站在這裡真的是超~煩人的啊!」多虧了泉的催促,杏才回過神來   ,回應了一聲「是的」便回去整理偶像們的數據。

「啥~?回答只有是的?」「……謝謝前輩的提醒。」「很好,我不討厭有禮貌的小孩子喔~」泉露出滿意的笑容,只差沒有摸摸頭而已了。

……前輩這樣溫柔的稱讚她,只是代表前輩還認可她而已吧。

*

轉眼間,來到了寒颼颼的十二月,外面下著象徵冬天的白雪。杏一如往常的賴床了三分鐘後起床,然後打開床頭櫃上的手機,看著大家給她的訊息。「今天下雪囉,要記得穿保暖一點喔。可愛的妹妹醬~」「姐姐大人不要forget穿外套!」看著自己的嵐姐姐和司的訊息,杏忍不住揚起嘴角。

「知道了。」慢慢的打入文字,回覆訊息。杏繼續看向其他簡訊,但是她心裡所期望的人並沒有在裡面,她只好嘆了一口氣。

瀨名前輩,今天也很忙呢。

杏沒有多想,將手機丟在床上後便到浴室梳洗,開始了作為一個製作人的一天。

「如果前輩心中有一個我那就好了。」

*

6:05分,鬧鐘無情的響起,讓原本寧靜的早晨被吵鬧的聲音給打斷,接著,一隻大掌用力的打向鬧鐘,就這樣鬧鐘被暴力的強制關閉聲音。「……超煩人的。」一臉起床氣的泉起身,煩躁的碎唸幾句後,隨手拿起旁邊小桌子的手機,打開簡訊。

大多都是粉絲寄來的,然而泉從來沒有認真看過任何一封,只是把它們一個一個的刪除掉。然後尋找那個他最想看到的名字。

最後,泉失望的把手機關上。

那傢伙沒有傳來任何東西啊。今天又是個無聊的早晨。

「因為瀨名前輩的臉很好看啊。」昨天她的那句話還迴繞在耳邊。說實在的,那句話泉已經聽過好幾遍了,幾乎每個粉絲和朋友都是這樣稱讚他的,但他依然不以為意。

但是從那傢伙說出口,就特別的感到……

泉無視了心裡的聲音,轉身走進浴室。當他看到鏡子裡的自己,臉頰上殘留著淺淺紅暈時,下意識的嘀咕了一句「超~煩人的。」

……特別的感到害臊呢。

*

今天是knights的練習日,杏一邊拖著爬在地板上和宇宙人交戰的雷歐,一邊推開練習室厚重的大門。「各位,對不起我來晚了……」「嗚嗚~世界等級的絕世作品……被銷毀了!被燃燒殆盡了!inspiration全部被宇宙人帶走了!!!」雷歐直接打斷了小杏的話語,哀怨的看著樂譜。

「leader你不要一直黏著姐姐大人不放!」司像是騎士般的衝了過來,將雷歐一把拉起,「姐姐大人會很困擾的!」「哈哈新來的要來跟我搶王妃嗎~?不過我會誓死保護我的王妃喔~」「姐姐大人是我的姐姐大人!」

杏看著兩個正在打鬧的人,笑著把對方拉開,接著準備拉開椅子準備下一場演唱會的企劃書時,被一個人拉住了手腕。

「?」杏下意識的轉過去看向對方,只見對方一臉不耐煩的看著自己。「瀨名前輩……?」杏呆愣的看著泉。泉皺了皺眉頭,對這個反應感到不悅:「你那是什麼笨蛋表情?看到前輩不用說好嗎?」

啊…對了···剛剛進來的時候沒有說前輩好……

「前輩好。」杏小心翼翼的開口,偏頭思考了片刻再補上一句:「對不起沒跟前輩說好。」跟前輩相處幾個月了,也知道該如何與前輩說話,就是不管對方有沒有錯,自己先道歉就對了。

「哈?我不是要你的道歉才罵你的。」泉依舊用那高高在上的語氣說話:「我的意思是,以後記得要對前輩問好,特別是我,知道嗎?」泉的手一鬆,杏立刻將手收回自己的背後。「嗯,是……」杏不知道該吐嘈哪裡,只能配合的回答。

為什麼特別是泉前輩呢……?

感覺她越來越不懂前輩在想什麼了……

*

今天的文件也特別多呢……杏揉了揉眼,睏倦的打了個呵欠,準備將這些文件整理好後便回家。「不知不覺已經晚上了啊……」杏喃喃的自言自語著,走到了窗戶前,看向沉靜的夜空。

現在的前輩,在做什麼呢?

杏的心中無端的浮出這句話,接下來是莫名的害羞感襲上。她這是在想什麼呢?為什麼要突然想起瀨名前輩呢?她是最近太累了所以在胡思亂想嗎?

前輩的心中,並沒有她。清醒一點吧,杏!

一陣來自心靈深處的痛楚刺著胸口,杏假裝沒有發現的拍了拍臉頰,振作起來,拿起文件塞進背帶以後準備離開。

「我說,你要無視我這個前輩多久啊?」突然一個男音從背後傳來,傳入了杏的耳裡。杏嚇的轉身,看見一個她怎麼想也想不透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的人,正站在門口看著她。「瀨名前輩……?」「你那什麼反應,今天早上說過的你忘了嗎?」泉無視了杏的驚訝,直接大步的走向杏,「見到前輩,要說什麼?」

「前,前輩好……」杏畏縮的退了幾步,有點警戒的看著比自己高上一個頭的前輩。泉不滿意的低下頭,看向杏:「哈?你這什麼不情願的語氣啊?」泉露出笑容,非常燦爛的笑容。

杏看到這個笑臉,整個臉都黑了。

「不,不是的……」杏馬上又退了幾步,後背撞上了牆壁,「我只是有點驚訝……」「你那麽不想見到我啊~」「不是的!」杏趕緊解釋,原本想要繼續往後退,但是意識到已經沒有路可以退,杏突然覺得瞬間恐懼侵佔全身。

這個瀨名前輩……太可怕了!

「哼,你還想逃啊~」一個手臂定上牆面,直接阻隔了左側的逃離方向,杏瞬間瞪大了眼。

這是……壁咚!?

糟糕,前輩是不是喝酒了……?

杏感覺自己的臉頰正在發燙,不用想也知道一定鮮紅不已,前輩的胸口正近在面前,差一點她的頭就會貼上去了。杏鼓起了好大的勇氣才緩緩的抬起頭,卻發現對方的藍色雙眼中,倒映出自己羞紅的臉。

前輩……怎麼了……?

泉看著紅了臉的杏,愣了愣,接著才驚覺自己到底做了什麼事,馬上把手臂收回,往後退。「超,超煩人的!」泉轉過身背對著杏,粗魯的道出一句口談禪。

杏盯著泉的背影,看著對方似乎是生悶氣的反應,忍不住笑出聲。「笑,笑什麼笑啊!?」泉轉回來,用手腕遮著臉頰瞪著杏。

瀨,瀨名前輩……?

杏有點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景象。

在泉手腕之下的臉頰,竟然泛起了誇張的紅暈。

「看什麼?我可是大發慈悲特地來送你回家,給我好好的感激我!」泉背對著杏開口,直接就這樣打開了門走出去。杏愣了愣,接著發出了疑問聲:「欸?」

要,要送她回家嗎?

tbc.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