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器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佐渡遼歌 POPO改版Q&A付費章回空白教學耽美稿件大募集完本獎勵計畫

五千年前 標準區域強權 卑南

很難說卑南與鄒族到底誰先完成革新?因為玉山天險,屏障著兩族中央,同時保障了各自發展。在玉山東南方,往太平洋方向地勢陡峭,近海岸又接上花東縱谷。半山的平原成為戰略家眼中,不可多得的險要地勢。更在五千年前,孕育出卑南一族文明。

 

卑南族(卑南語:Pinuyumayan),傳統上有八個部落,分別是南王(Puyuma)、知本(Katripulr)、建和(Kasavakan)、利嘉(Likavung)、泰安(Tamalrakaw)、初鹿(Mulivelivek)、上賓朗(’alripay)、下賓朗(Pinaseki),亦被稱為「卑南八社」,在清代也稱為「八社番」。後期遷出而形成的,有寶桑與明峰等聚落,在2017年時有共十個聚落。

 

有關卑南的起源,傳統上有「石生系統」(以知本部落為首)的與「竹生系統」(以南王部落為首)兩派。

 

依據曾建次神父,對包含汪美妹女士等十三位分別來自巫師、祭司、神父、傳道者等所做的口述整理。

 

其故事敘述陸地沉沒之後,兄長Sukasukaw與Tavatav及Palu’二姊妹,在Ruvuwa’an或Panapanayan(臺東縣太麻里鄉三和村,公路邊斜坡上有石碑「臺灣山地人祖先發祥地」)登陸。當他們走到大武山(Kavulungan)時,妹妹Palu’決定留再大武山定居,Sukasukaw與Tavatav則走回Panapanayan。Sukasukaw隨手將竹子插入地上,竹子立刻發芽變成竹林。兩人為了繁衍後代子孫,請示了太陽。同房後生下蝦、魚、蟹、飛禽等等異形體,兄妹同感吃驚,又問了太陽。太陽又接著說:「你們在行房時,要避免面對面,最好是隔個板子穿孔交媾。」就這樣子兄妹照著太陽的指示行房,生下了不同顏色的卵石,並從中迸出不同種類的變形人:白石迸出漢人,紅石、黃石、綠石迸出不同的西洋人,黑石迸出臺灣原住民族。之後Sukasukaw也成常到大武山(Kavulungan)探訪其妹Palu’並與她生出了現今排灣族的先祖。

 

以上的故事,發表於「祖靈的腳步」一書中。在今日(2017)成為知本部落或石生系統的說法。在某種程度上,似乎包含了一部分竹生系統的情節。本人是對於陸地沉沒這一段極感興趣,那這可能是人類史上流傳最久的口述傳說。若是對照了冰河時期的結束點,歷時一萬二千多年!

 

請讓本人在後註解雙方的神話,先來看其他的部分。

 

卑南的領域,主要在台東縣的卑南鄉,近代才有部分遷移至台東市。其處是扼守台東平原並俯瞰海岸的天然高地,以面積和生產力來說,可稱上富饒之地,卻還不足以提供能征服周圍區絕對人力。

 

西方高山自不用說,東北的花東縱谷與南方狹小的通道,也提供此時的南島古語族在防守上的優勢。卑南一族的發展,在這特殊的地形中被限制住了。綜觀歷史與傳說,卑南領域變化不大。雖可利用地形,對周遭部落保持著強勢。一方面卻也有戰鬥力的隱憂。

 

因此卑南男子一生,都在階級制度分明的會所制度下成長。

 

一如卑南所面臨的挑戰,其社會發展出類似軍隊的階級文化。男子需在少年會所與成人會所內,依照自己的年齡,服役於所擔任的階級。下層階級者,不可反抗上層階級。

 

以下是以南王系統為例。

 

少年會所(Dakuvan)

 

中文譯稱為「達古凡」,成員通稱為takobakoban,分為四級:

 

malanakan   一年級,13-14歲

 

ribatukan   二年級,14-15歲

 

kitubasal   三年級,15-16歲

 

malatauan   預備役級,16-18歲

 

成人會所(Palakuan)中文譯稱為「巴拉冠」

 

卑南少年需要在大獵祭期間,由一位德高望重的長輩(現代也吃為「教父」),替他進行稱為Miabutan的入會儀式,才算正   式加入成人會所。成人後也分為四級:

 

miaputan   服役級,18-22歲,必須服役三年,不得與女子交往

 

vasalan   除役級,22歲以後,miaputan服役期滿升到這個階級,才可以結婚

 

paraparapat   已婚級,50歲以下的已婚男子

 

maidan   50歲以上的老人,是會所中的領導階級

 

嚴格的階級制度,培養出紀律嚴明的部落男子。使的卑南一族可以用量少質精的戰士,抵禦外敵的入侵。

 

然而同時,卑南一族也在各方面,鞏固母系社會的傳統。

 

 

母系社會與家族命名文化

 

卑南一族,保留了母系社會傳統。盛行婚後從妻居,繼承家產時強調母系。但是像檳榔園、武器、地位的承繼則以父系為主。祭祀時,由父方或母方選擇祖先。家系第一順位繼承人為長女,次女以下婚後仍在家同居,直到母親死後才各自獨立成另一家族。

 

其文化也反應在連名制命名上。卑南族命名沒有硬性規定,襲用祖先名字很常見。命名法則是:

 

自己的名字+母親的家族名。

 

以血緣緊緊聯繫的家族,是卑南社會的基本單位。

 

 

母系掌握的祖靈屋(karumaan)

 

祖靈屋多設在長女宗家,因此漢人學者也譯成祖廟。一般由同一血緣的親族,祭祀同一個祖靈屋。主要以進行農作祭典或是其他祭祀為主,由女性家長擔任看守者。但負責管理與進行祭祀者,是女性巫師。

 

 

巫術與巫師團

 

卑南一族的巫術文化之豐富,可說是台灣原住民之最。在卑南族知名作家、巴代(Badai、漢名「林二郎」)先生的作品中,就敘述了多種卑南巫術以及巫師的裝備。

 

要被巫師的體系認同,巫女必須有已過世的母親,或者母執輩的阿姨或姑姑,或母系往回追朔中有巫女的血統。一個女巫必然有母系的巫女血脈淵源。

 

其母系的傳承,在卑南詞彙中可說表現的淋漓盡致。所謂巫術的體系與傳承,在卑南語中是指像管子一樣所連接的kinutrungulran,或是像布匹一樣的編織所連接的kinitraliyan。這兩個字詞,也有學者用「屬於自己的神」來翻譯。這樣的體系,確保了母系的威能與法力可以代代傳承。

 

仗著地利與優良的戰士。卑南族在群敵環伺的區域立足,更成為台灣東南方的區域強權。歷史紀載中,常有統領東部七十二番社的「卑南王」事蹟。雖然嚴格說,並沒有任何外在的政權(清廷、或荷蘭)正式以「卑南王」來稱呼。卻可見得,卑南一族在台灣東南部的歷史地位。

 

首先見於連橫的台灣通史:「唐貞觀間,馬來群島洪水,不獲安處,各駕竹筏避難,漂泊而至臺灣。當是時,歡斯氏遭隋軍之後,國破民殘,勢窮蹙,馬人乃居於海澨,以殖其種。是為外族侵入臺灣之始。故臺灣小誌曰:『生番之語言,出自馬來者六之一,出自呂宋者十之一,迤北十七村多似斐利賓語,說者謂自南洋某島遷來』。其言近似。而統一之者為卑南王。王死之後,各社分立,以至今日。」

 

其次是「台東縣史大事篇」,紀載於元朝大德元年(1297年):「卑南八社頭目『馬加特』征服其他各社,被推為酋長(亦即卑南王)。」

 

同為是「台東縣史大事篇」紀載。西元1652年,荷蘭首度召開「臺灣東部地方集會」。34個部落代表於卑南社舉行會議,並受頒刻有東印度公司徽章的藤杖,宣誓每年一次出席集會和服從公司命令。當時卑南社駐有荷蘭上士1名及所率23人,卑南社並藉這次會議,成為台灣東南地區之領導部落。根據南王部落口傳歷史,因與荷人接觸才有「頭目」之職,之前部落領導人是「祭師」。而頭目之職並非世襲而是公推,且多由Sabayan氏族人擔任,其中也有女性擔任過頭目。也可說這時期,可能出現沒有記錄姓名的「卑南女王」。

 

但是第一位被公認,最有代表性的卑南王。則非康熙35年時,台灣府令陳林、賴科等人至卑南覓,所招撫冊封的「文結」。清、康熙60年(1721),台灣爆發鴨母王朱一貴之亂。清朝將領、藍廷珍便派千總、鄭惟嵩,帶著賞賜品至卑南,請求土目「文結」協助追拿捕朱一貴餘黨王忠。隔年(1722),更請文結驅逐所有漢人,劃定了「番界」,不許漢人逾越。直至光緒元年(1875)正月初十解除,前後共154年。雍正二年(1724),以文結為首的65番社歸附清朝,也確立了卑南族為眾番社之首的地位。

 

到了乾隆51年(1787),林爽文事件爆發,清廷乃結盟卑南社頭目Gilasay(加六賽)。其後因其助清朝官兵有功,於乾隆52年(1788)與其他30位頭目共同受邀前往北京為乾隆皇祝壽。不過Gilasay年事已高,因此由兒子Pinadray   Raera(比那來,或比拿來、卑那來……)代表受封六品官職,其餘頭目封賞七品官職。其後Pinadray將水稻耕作傳入東部。卑南因此增加了生產力,更鞏固了領導地位。

 

在清、同治13年(1874),爆發牡丹社事件時,卑南卻出現了不一樣的領導者。漢人、陳安生因迎娶卑南社女頭目Siluku(西露姑),在這段時間以頭目的身分,擔任了卑南的對外交涉重任。在這段時間,陳安生的應變策略充滿彈性。在事件開始時考慮到卑南與牡丹社的關係,而出兵支持日軍。隔年接受欽差大臣沈葆楨和同知、袁聞柝對「卑南社頭目陳安生」的招撫。協助設置「卑南廳」,並支援名為「開山撫番」的武力征服政策。作法或有歷史公斷,但陳安生確實以最大的努力,避免了與清朝大軍正面衝突的災難。只可惜這樣的和平只維持了一代,最後一位卑南王,即將掀起驚天的復仇之戰。

 

甲午戰敗之後,清廷割讓台灣,但還有人希望能奮力一搏。和今日(2017)的定義不同,以唐景崧為首的「台灣獨立」,是希望能先不要被日本佔領,之後再回歸清廷。但是大軍戰敗,主帥出逃,只剩殘留部隊仍在頑抗,其中劉德杓率領近千人在台灣東部游擊。

 

只是不到20年前,在開山撫番時所造成的種族流血清洗,尤其在東岸的加禮宛事件為最。此時北京皇帝權威不再,被壓抑的復仇情緒立時爆發。曾因協助清廷在恆春築城有功,獲得賜名「潘文杰」的瑯嶠十八番社總頭目Jagarushi   Guri   Bunkiet首先在日人、中村雄助的勸說下轉向。曾被臺東直隸州,尊稱為「潘骨力」的阿美族、馬蘭社頭目Kolas   Mahengheng(谷拉斯˙馬亨亨)也隨後響應。

 

在這樣的氛圍下,卑南內部的也急遽變化。親中派的陳安生大權旁落,Masigat家族的Kuralaw(姑拉老)取而代之成為頭目,並於1895年12月17日前往恆春廳表示歸順。

 

1896年5月,劉德杓計畫掠劫部落取得補給。於是卑南與阿美二族史無前例聯手,出動戰士371人,在5月24日於雷公火(今關山電光)與清軍交戰。結果清軍死傷共28人,其餘倉皇潰退,至此未曾再南下卑南平原。劉德杓殘部後來投靠抗日領袖柯鐵,1897年遭日軍逮捕。1900年日本人將其遣送清政府,作為引渡簡大獅回台的交換條件。

 

此後Kuralaw(姑拉老)在1897年(明治30年)協助日本政府設立「臺東國語傳習所卑南公教場」,後稱為「卑南蕃人公學校」。陪養具現代學識的卑南子弟。日本政府在1909年命令,各部落停止向卑南社繳納貢租。但在1920年至1924年(大正9年至13年)間,臺東廳仍派任Kuralaw為卑南區區長。Kuralaw於1932年(昭和7年)逝世,「卑南社」自荷蘭時期開始的部落共主權威,至此終結。

 

綜觀卑南近代史之精采,再對照卑南一族為了生存所衍生的,嚴密且多變的階級與信仰文化。實可稱為台灣東南一地,「歷史區域強權」而無愧。

 

備註:

 

參考資料:

 

王河盛等,2001,《臺東縣史─人物篇》。臺東:臺東縣政府。

 

宋龍生,2002,《卑南公學校與卑南族的發展》。南投:臺灣省文獻委員會。

 

梅蔭生(伊能嘉矩),1905,《大蕃目潘文杰》。

 

佐倉達山,1913,《蕃酋潘文杰の譚》。

 

楊南郡,1992,《斯卡羅遺事》。臺北:玉山社

 

王學新,1996,〈日據初期臺東地區抗日戰事中原住民族群向背之分析(1895-1896)〉

 

陳文德,2001,《臺東縣史—卑南族篇》。臺東:臺東縣政府。

 

宋龍生,1998,《臺灣原住民史─卑南族史篇》。南投:臺灣省文獻委員會

 

曾建次,1998,祖靈的腳步,晨星出版
上一章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