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BG》【MP魔幻力量】Love you isn't Difficult.

又是一個風和日麗的練團日,只不過……

「呂思緯,遲到五分鐘,罰五百。」我站在硬搞門口看著這個因為遲到而驚慌失措的小綿羊。

「栩柔,嗚……我今天不小心睡過頭了啦,放過我吧。」呂思緯用那個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我。

「你不要向我求饒,不管用的,這就是命!運!」

「好啦好啦,五百我罰就是了,吶,妳最愛的早餐,走吧,練團了!」呂思緯不知道從那裡拿出來的早餐塞在我手上,這是遲到賄賂嘛,我甜笑。

「呂鼓鼓,你這叫賄賂嘛。」我帶著開玩笑的語氣說著。

「裴栩栩,有得吃就好,不要的話拿來。」他轉頭回來。

「你很煩誒,走啦,練團。」

看著他那個有精神的背影,我嘴角微微上揚,我就這樣在背後默默的守護他就好了。

ΦΔΦ

「栩柔……裴栩柔!」

「啊……啊啊?怎麼了?」

「你今天狀況很不好誒,我們休息一下好了。」賴世凱說著。

「嗯好。」

今天練團狀況真的很不好誒,妳在幹嘛啊,因為呂思緯的一個早餐就可以心不在焉成這樣,真的是,安栩柔妳醒醒啊!

「怎麼了?今天很心不在焉喔。」呂思緯看著我,揉了揉我的頭髮。

呂思緯,你可以不要每次都用這麼寵溺的眼神看著我嘛,我會誤會的。

「沒事啦,不要這樣弄亂我的頭髮啦。」說完我從樂器間的縫隙溜出練團室那個令人煩躁的空氣。

ΦΔΦ

練團室裡剩下三個大男孩,賴世凱跑出去吃東西了。

「鼓鼓,你是不是也該去跟栩栩說清楚了,你看她這樣你也不好過吧,明明你們兩個比任何人都還清楚自己的感情。」蕭秉治這樣的提醒著。

「是啊,就算你不說,我們也看的出來,看你們這樣我們也很難受,好好去跟她說清楚吧。」李柏誼補上。

說完,兩個人都離開了練團室。

ΦΔΦ

「阿凱,沙發該換了。」我把身子整個縮在沙發上。

「不是,是妳該換了。」

「你幹嘛,我人好好的幹嘛換?」

「妳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妳是因為這袋早餐,才在練團時心不在焉的。」賴世凱指著桌上那袋早餐。

「你為什麼知道。」

「我跟妳認識了那麼多年了,不知道才怪。」

「……」我把自己的臉埋進膝蓋裡。

「去跟他說清楚吧!」

「我不要,我知道這樣的我們是沒有結果的,我寧願像現在這樣默默的守護著他就好。」我抬頭轉向賴世凱。

「妳要繼續這樣痛苦下去我也沒辦法,那是妳的選擇,可是我不想看妳這樣,我只能提醒妳到這裡了,走吧,練團了。」

ΦΔΦ

晚上完全娛樂邀請我們和八三夭一起上節目宣傳,結果一整場我們都在講垃圾話,我覺得宣傳很想把我們給殺了。

錄完節目,我們繼續留下來玩,有白痴提議要玩真心畫大冒險,大家都喝多了。

瓶子轉到栩柔那裡,我知道她也醉了。

「栩栩,真心話還是大冒險?」

「真心話。」

「好,既然妳身為你們團裡唯一的女生,我想問妳,妳有沒有喜歡的人,是誰?他在現場嘛?」蔡易展的問題雖然已經是老掉牙的問題了,但這個問題對許多人來說,算滿勁爆的,大家都豎起耳朵等她回答。

「電電你很好,居然問這個問題,我當然有喜歡的人啊,他也在現場,只不過你們永遠不會知道他是誰,我知道我們是沒有結果的,我要這樣默默的守護著他就好。」這依然是她的個性。

「嗯,很好,下一個。」

「鼓哥,轉到你了,真心話還是大冒險。」蔡易展看著我。

「當然是大冒險。」我失笑。

「好!大冒險是嘛!阿璞!你來出題目!」楊佳運突然出現把出題丟給李賢璞,現場意識清醒的只剩下我和李賢璞和蕭秉治了吧。

「大冒險嘛,我們玩大一點。」李賢璞邪惡的笑了一下,不知道在後面跟蕭秉治在竊竊私語什麼。

「好了,鼓鼓,你的大冒險是,明天去她說清楚,反正大家都喝醉了,沒有人會記得你跟我們兩個的大•冒•險的,只有我們自己知道。」一群邪惡的人。

ΦΔΦ

「痾啊……頭好痛,早知道昨天不要喝那麼多了啦……」我拿起手機看了看訊息。

《10:30AM》

《練團日♡》

「啊!今天要練團誒!嗚……要被罰了啦……不過今天阿凱怎麼沒有打電話來啊?」

【可愛的主唱蕭廷廷來電】

「喂?廷廷……今天的練團——」

「幫你請好假了,宿醉了,對吧,好好休息,等等鼓鼓會過去妳家。」

「嗯,謝謝,蛤等等,鼓鼓來我家幹嘛啊!」

「照顧妳。」

「蛤,什麼啊?!廷廷!蕭秉治!」

【通話結束】

「居然掛我電話是怎樣啦……蕭秉治你很煩餒……」我躺回床上繼續睡覺。

「框啷—」是家裡的大門被打開的聲音。

「裴栩柔,起床了。」

「我不要,頭很痛。」

「起床了。」我感覺到床的一角陷下去了。

「把你的屁股從我的床上移開。」

「先起床。」

「不要。」

「你很任性。」

「第一天認識我嘛。」很明顯這句沒有任何問句的意思。

突然一陣用力,呂思緯拉著我的兩隻手把我從床上拉起來,我們之間剩下不到五公分的距離,可以感覺的到彼此的呼吸。

「呂思緯,你幹嘛,放手。」我掙扎,想要呂思緯放開我的手,但嘴上說的和臉上的反應完全不同,我的臉頰早已紅透。

「當然不是第一天認識妳,所以知道妳耍任性的時候該怎麼應付。」呂思緯撐起他可愛的蘋果肌,眼中帶著寵溺、溫柔,甚至還有些,霸道……?

「呂思緯,你可不可以不要每次都給了我希望,之後再給我絕望。」我撇過頭,我想哭,但不能,哭了,我在呂思緯面前所築起的所有城牆就,徹底瓦解了。

「裴栩柔,看我。」

「你要幹嘛。」

「看我。」

「看你就看你。」我轉過頭,一個柔軟覆蓋在我的嘴唇上,而時間就在這一刻,停止了,我為呂思緯所築起的城牆「嘩—」一聲全數崩塌。

我極力想掙脫這個吻,但呂思緯不肯,用手輕輕環繞著我的腰,我也放棄去掙扎,貪婪的享受這個淺淺的吻。

《我們都要把自己照顧好/好到遺憾無法打擾/好好的……》

手機鈴聲響起,為了掙脫呂思緯的吻,我拿起手機掛掉電話。

「呂思緯,你到底想要幹嘛,幹嘛突然吻我,幹嘛——」我話還沒說完。

「我喜歡妳。」

我喜歡妳。

我喜歡妳。

我喜歡妳。

我喜歡妳。

這句話迴盪在房間許久無法離去。

「呂思緯你知道我們是不可能的,身為藝人,身為同團的團員,你明明知道我們不可能的,你幹嘛——」我不爭氣的哭了。

「我就是喜歡妳,這段感情不會有任何的阻礙,而我相信粉絲們也會祝福我們的。」他捧起我的臉,把臉上的淚水擦乾。

「裴栩柔,妳願意當我—呂思緯的女朋友嘛?」

「我當然願意。」我撐起笑臉。

「那,愛哭鬼小笨蛋,不要再繼續哭了,拍張照片給粉絲們看吧!」呂思緯拿起手機。

「你才愛哭鬼小笨蛋啦,煩誒!」我滿臉笑容,看著呂思緯的手機。

「喀嚓—」在按下快門的那一刻,呂思緯偷偷把他的頭轉過來在我臉上親了一口。

「呂思緯你幹嘛啦!不準給我上傳這張喔!」

「不要勒,我上傳完成了勒。」呂思緯給我一個鬼臉。

ΦΔΦ

《MP魔幻力量   鼓鼓剛剛上傳了一張相片》

「我相信各位會祝福我們的啦!—與MP魔幻力量   栩栩」

《MP魔幻力量   栩栩分享了MP魔幻力量   鼓鼓的照片》

「就跟你說不要放這張,放正常一點的,你是哪裡聽不懂啦!抱歉傷害了各位的眼睛!」

《MP魔幻力量   凱開分享了MP魔幻力量   鼓鼓的相片》

「哎唷~恭喜!但以後我們要怎麼練團啊!」

《MP魔幻力量   雷堡分享了MP魔幻力量   鼓鼓的相片》

「欸,都背著我偷偷來的,這樣很不可以唷!恭喜啦!(但以後練團不要太閃啦~)」

《MP魔幻力量   廷廷分享了MP魔幻力量   鼓鼓的照片》

「恭喜!」

《八三夭   阿璞分享了MP魔幻力量   鼓鼓的相片》

「恭喜兄弟把到妹了,還是自己團的團員,辛苦你們其他團員了!」

ΦΔΦ

「各位早安!」我走進練團室。

「栩栩早安!/寶貝早安!」

「我靠!呂思緯你什麼時候變那麼肉麻了啊!很噁心,我會怕。」李柏誼率先發出哀嚎聲。

「雷堡,你以後要習慣,還有練團罵髒話罰三百。」

「Oh,No!栩栩我不是故意的啦!不要罰我好不好。」

「李柏誼,不要亂拐我女朋友。」呂思緯撐起他可愛的蘋果肌,只不過臉上是在怒瞪著李柏誼。

「阿鼓我錯了。」

「這才對。」呂思緯揚起了微笑,他的蘋果肌很顯眼,在我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痾啊,閃光!但要練團囉,這對小倆口,看來我們應該要增加幾條新條款了啊。」賴世凱戴著不知道哪裡來的墨鏡望著我跟呂思緯。

「阿凱你很賤,我也要墨鏡。」李柏誼又發出哀嚎。

「雷堡,該安靜下來了,練團,不然今天就得加練。」蕭秉治難得加入戰局。

「欸,你們都——」

我想,以後的練團方式可能都會變成這樣子吧,我看著我旁邊的呂思緯,默默的揚起微笑。

-全文完-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