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離開。

今天是杜悠悠搬家的日子。

外頭天色明媚、陽光普照卻不顯熱,她將長髮綁成一個馬尾,搬起宿舍裡最後一箱物品,朝站在公寓大門口的呂清藍說道:「行了呂姊,送我到這裡就好,這些日子真的很感謝妳的照顧,之後有機會我們再一起出來聚聚。」

呂清藍咬了咬下唇,臉色仍有些不捨,「是我一直麻煩妳,替我那麼照顧湛路遙。嘖,他真冷血,連妳要搬家都不下來送妳。」

「不會,都五年了我知道路遙是什麼脾氣,只是搬家又不是以後見不到面。我打算回老家開一間餐廳,做點小生意,等一切落成,再和呂姊說。」杜悠悠搖搖頭,真心不介意。

杜悠悠越是乖巧,越讓呂清藍不忍,她快步走向前,搶了杜悠悠手上的東西,拉著人到旁邊坐下。

「呂姊妳怎麼了?」

「我和妳說點話,這五年來我們沒少相處,我跟著湛路遙到現在,也見證了你們的成長,妳很好,公司沒跟妳續約是他們瞎了眼,這不是妳的問題知道嗎?也……唉,我知道妳可能覺得我自私,公司很多人傳是路遙作梗不讓妳續約,據我對路遙的了解,他對妳的態度是不好,也不致於對妳做這樣的事情。」呂清藍內心糾結,這個問題已經困擾她半個多月,打從杜悠悠確定不被公司續約開始,很多風聲傳出,各種不堪入耳,被人傳遍。

她很著急,想要辯解,又怕湛路遙私底下真做了些什麼。忍了半個月,她看這麼懂事的杜悠悠真的忍不下去,說了這些想寬慰杜悠悠。

「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事。」輕輕一笑,杜悠悠看著蔚藍的天空,心中一片清明,「呂姊,我知道不是路遙做的。剛才我和妳說了,我認識他五年,他的個性我很清楚,在一起相處過這麼長的時間。他看不起我,不代表會阻礙我,我這種小咖他根本看不上。」

「悠悠……」

「我很感激他,至少他沒有落井下石,仍記得這五年來的情誼,這就夠了。其實我在演藝圈這麼多年,該努力的努力過了、該闖的闖過了。熬了這麼久,還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通告藝人,名氣比一些爆紅的素人都不如,最響亮的名號是『湛路遙的同居者』。我說我不煎熬是假的,這次合約到期,公司說資源不夠,簽不上我,我也鬆了一口氣。」

說起這些,五年來的種種歷歷在目,杜悠悠眼眶微熱,硬撐著不掉眼淚。

「那些說是路遙為了資源而讓我滾蛋,我根本不信!他一個大明星,跟我的資源怎麼會重疊呢?至於宿舍的問題,我們真實相處的模式,呂姊也看過了,不是他們傳言的那樣。我不會理會那些流言,流言太雜,在意太多反而讓人難受。」

「妳不信是最好。」呂清藍重重嘆了一口氣,拍了拍杜悠悠的肩膀,「也怪我軟弱,無法幫妳說說話,之後若有什麼事情,第一個通知妳。」

「不了,呂姊的好意我心領。不過……我二十八歲了,不再是二十三歲的小姑娘,家裡的父母認為我沒闖出什麼好成績,早該找個好對象結婚,這次回去,馬上得考慮結婚的事情。」

「結婚?妳連對象都沒有!」

「家裡選了幾個不錯的男人,要我回去相親。現在的我不求什麼,對方老實勤奮就行。我手頭有點錢,將來能一起做點小生意就好。」這些年來杜悠悠混得不是很好,可她非常勤儉,存了不少錢。大概是那時候的她,心知自己肯定紅不了,總有一天會鎩羽而歸。

杜悠悠的個性太過乖巧,在這大染缸裡,誰不是左靠點關係、右靠點人脈,她又不算是最美的,一再婉拒一些桃色邀請,漸漸被演藝圈邊緣化。

「好吧,我知道。妳有我的電話,之後有事情就打給我,能幫的一定幫。」

「謝謝,呂姊真的謝謝妳。」拿回紙箱,杜悠悠深深朝呂清藍鞠躬,「我走了,路遙那邊麻煩呂姊幫我告別。對了,冰箱裡有我醃製好的韓式泡菜,離開前我和他提過,不知道他記不記得,請呂姊再提醒他。」

「我知道,妳快去吧,不早了,回妳老家要一段時間,搬家公司都在等妳了。」

一看手錶,果真是遲了些,杜悠悠捧著東西坐上搬家公司的車子,朝呂清藍揮揮手,離開這個她居住五年的公寓。

呂清藍目送杜悠悠,直到車子開遠得不見蹤影。內心有心疼、有憂愁,更有數不清的無奈。

上了電梯,來到公寓頂層。

如今這一層樓單獨屬於湛路遙一人,公司有意留下這位大牌,年初就把房屋贈予湛路遙,六十坪的大房,五年前的地價不怎麼樣,現在有了捷運和公車,價值連連翻漲。

打開門,原本挺整潔的客廳散亂一片,湛路遙睡在懶人沙發上,慵懶得可比蛋黃哥,好在五官深邃英俊,哪怕穿著邋遢,也不讓人心生厭惡。

「我說你!明明在家,連送一下悠悠都不肯。也不想想人家照顧你五年,這點情誼都不給?」

湛路遙假裝沒聽到,在懶人沙發上翻身,繼續糜爛。

「你有沒有聽見我說話啊?悠悠對你那麼好,你就這樣回報她?」

「……不然要怎麼回報?」把頭埋在沙發上,湛路遙悶悶地說:「以身相許?」

「我是要你去送她!」

「妳把人送到哪了?」

「樓下大門口。」

「那行,五十步笑百步,妳真是送得挺遠的。」

「總比你躺在這裡好吧?」咬牙切齒,這嘴皮上面的功夫實在很難比湛路遙還好,呂清藍忍不住使用暴力,踢了他一腳,「你知道在離開公司前,那些人傳得多難聽,作秀也好,你送送人家,打破你們不合的傳言,不行嗎?」

「她不想繼續待在演藝圈,為什麼還要搏版面?讓她安靜地離開,不行?妳很清楚,有時候過多的曝光,對她很不好。」杜悠悠有多麼瞭解湛路遙,相對的湛路遙就有多麼瞭解杜悠悠。「她走前還有說什麼嗎?」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