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疑是故人入夢來(1)

曾宴桃源深洞,一曲舞鸞歌鳳。長記別伊時,和淚出門相送。如夢,如夢,殘月落花煙重。

──李存勗,如夢令。

秋如孟睜開雙眼,瞬間有些恍惚。

天色尚未全亮,竹簾半掩,光線朦朦朧朧的,依舊是一室昏暗;外頭雨聲淅瀝瀝地響著,如同過去數日那般,鬧得讓人心煩意亂。

那人輕佻的嗓音卻穿越點點雨聲,從遙遠的過往傳來,清晰得彷彿還響在她耳畔;秋如孟猶記得彼時,她不願他直呼自己閨名,那人便每每在她面前瞧著她,吟出這首人間文人所寫的詞句,語調閒散緩慢,毫無正經,她向來拿他無可奈何,見他似笑非笑的模樣,心裡更是堵得慌。

誰想日後,這卻成為她最常與那人在夢中相見的片段。

窗外濕涼的氣息拂面而來,她微微回過神,才發覺右邊鎖骨的舊傷一抽一抽的,痠疼不已,想她秋氏一族以農立基,觀雲測天象的本事傲視東山,然她自當年得此重傷,大門不出,便能知曉是否將雨,比觀雲院的能士還要準上幾分。

擁被坐了好一會兒,待愁緒略散了些,她才起身穿衣梳髮。

剛把梳子放下,一絲藥香便傳入鼻間,她的侍女小荷端著一個冒著熱氣的盆子,悄聲走了進來。

「君上!您怎麼自己起了,也不喚奴婢進來服侍。」

小荷見秋如孟已經穿戴整齊,嚇了一跳,趕緊將布巾浸入摻了草藥的熱水,隨後手腳麻利地敷到她的右鎖骨上,小心翼翼地避開上頭銅錢大小的鐵環。

──鎖骨穿環,廢她一隻右手,起居即便如常,她年少時曾使得極好的棍術,是再也無法使動了。

她只淺笑安撫:「沒事,我今日正好起得早了些。」

「君上,您昨晚沒睡好麼?」小荷仔細地端詳秋如孟的面容,「您的眼睛好紅啊!」

她愣了愣,下意識地抬手摸摸眼皮,平靜地回道:「大概是作了夢的緣故,不要緊的。」

小荷哦了聲,又扭了另一條布巾,嘴上邊好心寬慰道:「那麼君上就不必太過煩憂了,都說夢境會與現實反著走呢,君上既然作了惡夢,那麼所思慮之事,定然會是一個妥當的結局。」

秋如孟聞言卻是沉默了良久,垂眸遮去一閃而逝的痛色。

再開口時已是如常,「……我晚些,想去忍姐那兒坐坐,妳幫我傳個話吧。」

「好的。」

看著小荷收拾完雜物,捧了盆子走出房門,秋如孟心中躊躇了半晌,還是忍不住走到隔壁書房,從書架上取下一個紅布掩著的木盒。

她素手拂過,萬分輕柔地打開它,通體青翠的玉蕭躺在盒底,安靜地與她對望,她嘴角揚起淺淺笑意,帶著無限懷念。

蕭聲溫潤幽靜,那人竟然硬是能將玉蕭吹出他那般的輕浮性子,莫怪精通音律的九伯聽了總是搖頭嘆氣,直說可惜了這麼好的樂器。

如今,閒散灑脫的樂音猶在耳邊,吹奏它的人,卻早已不在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