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1)

「我男朋友劈腿了。」

終於,我迸出這句話,不顧形象地在教室嚎啕大哭。

原本正在開心聊天的三個朋友停下話來,對我忽然的情緒暴走感到不知所措。

譚皓安翻個了白眼,深邃的雙眼冷冷瞥來,神情鄙夷,完全不同情我:「不是早跟妳說那個男的不行嗎?」

說完他還聳了聳肩,在椅子上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

華佑惟有些手忙腳亂,看了譚皓安一眼,又看向我,從口袋拿出手帕遞給我,有些無措地抓了抓他那柔順的黑髮:「是那個妳從國中開始交往的對象嗎?唉唷,不要哭了啦,離開爛男人反而要慶祝吧,乖乖乖,不哭不哭。」

而房之羽一臉震驚,只說了句:「哭么,那怎麼辦?」

「陳書海,如果妳要繼續哭的話,包含洗臉,大概還有三分鐘的時間。」譚皓安看著他的手錶,瞇著眼睛開始讀秒。

「她都已經很難過了,你不要這麼冷血。」華佑惟小聲說著,還用手肘推了譚皓安一下。

「所以呢?失戀就可以不用上課不用考試也不用生活了?」譚皓安絲毫不講情面。

哼!我送他四個字,鐵面無私,去當法官吧!

但我現在很難過,沒辦法嗆他,所以我用哭得更大聲的方式回應,「哇啊啊啊啊啊——」

說我是聲嘶力竭也一點都不為過。

「哭么,不要哭了啦!」房之羽開口閉口都是哭么,肚子是有多餓?她摀著耳朵看向門外,像是下一刻就要逃出去。

「啊啊,不要哭不要哭,那句話叫什麼,眼淚是珍珠,珍珠不要哭。」華佑惟更加手忙腳亂,直接湊過來拿著面紙幫我擦眼淚,像個媽媽一樣連鼻涕都幫我擦去。

「珍珠?真豬吧?再哭就變成豬。有夠無聊,我要回座位了。」譚皓安冷酷地站起來,還就真的走了。

「欸,皓安離開,那我也回座位了喔,交給你了,佑惟媽媽。」房之羽找到開溜的機會也跟著回座。

「只有你是好朋友,只有你關心我啊!」我一邊大哭,一邊用他們都聽得到的音量說。

譚皓安拿出耳機聽起音樂,房之羽則假裝陷入了自己的小宇宙裡。

班上其他同學也只是瞄了我一眼,就見怪不怪地繼續各做各的事。

「又來了又來了。」

「陳書海又在哭了。」

「叫書海不是讀了海量的書,而是掉的眼淚像座海啊。」

大家沒良心地冒出了一堆風涼話,怎麼這樣?這次不一樣耶,我是被劈腿欸!這怎麼能不哭!

「那個,雖然這樣講很過分,但書海妳自己就沒有錯嗎?」房之羽從宇宙回來,冒出了這句話。

「我才沒有錯,全部都是他的錯!」

「感情變質怎麼可能只有一個人的錯,妳也有問題吧?」譚皓安就算戴著耳機聽音樂,還是可以嗆我。

「佑惟媽媽,安慰我!」我趕緊向唯一會對我溫柔相待的華佑惟討拍。

他似乎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清秀的臉龐卻依然還是露出微笑,對我說:「乖,妳最棒了,不要哭,我們去洗臉好不好?」

像是哄小孩一樣,華佑惟拉起我的手,帶我往外走。

「你會寵壞她,華佑惟。」冷血魔王譚皓安拿下耳機,冷冷地說。

班上的同學也紛紛出聲附和,像是他的嘍囉一樣,老大說什麼就應什麼。

我一邊抽抽噎噎地哭著,一邊在華佑惟半哄半推之下來到女廁前。

「快點去把臉洗一洗,就要上課了,我在這邊等你。」他溫聲說著,黑亮的髮絲隨風飄動,柔順得連女人都會嫉妒。

進到廁所後,我站在洗手臺前,扭開水龍頭,讓透明的水凝聚在我的掌心之中,抬頭從鏡子裡看見自己哭得通紅的臉,那個樣子一點也不漂亮,更遑論令人心疼。

誰說女人哭起來的樣子令人心疼啊,明明就很醜!鼻涕都跑出來了!

這樣的臉,誰見了都不會喜歡。

於是我彎下腰,把掌心裡的水潑在臉上,用力搓了幾下臉,告訴自己等到抬起頭來便停止哭泣,我會是全新的陳書海。

我從口袋拿出剛才華佑惟借給我的手帕,上頭沾滿了我的鼻涕和淚水,有夠噁心的,便順便將它洗一洗。

步出廁所時,一臉擔憂的華佑惟就在一旁等我。

「謝謝你的手帕,我洗過了,要晾乾喔。」我說。

「啊,不用這麼麻煩啦……妳沒事了?」華佑惟小心翼翼地問。

「嗯,已經沒事了,我再也不會為那個人渣掉第二次眼淚。」我抬起下巴。

他明顯鬆一口氣,「那就好,這樣很好。」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