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7-5 是因為巧合,還是因為面對別人,她也在搜尋著他的身影?

「謝謝你阿。」

晨新微微點頭,把手擦乾之後轉身就要上樓,被阿姨叫住。

「晨晨,你拿點飲料給米米喝!我這邊還有三個人頭要處理。」

「......這個對話有點驚悚。」黎米櫻在一旁默默冒汗。

晨新應了一聲,掉頭去廚房。

黎米櫻在原地躊躇了一下,她是該呆站在這裡還是她可以跟進去啊?

「喝什麼?」晨新的黑色腦袋瓜冒出來,她一愣,說:「都可以。」

「進來選。」他說完又縮了回去,她拘束的踏進別人家的廚房。

幾分鐘後──

「阿,你家也用這牌的鍋子阿,我家之前也是耶,只是我煎蛋的時候把它弄壞了哈哈──」

「喔,這個杯子好可愛!」

「這是什麼阿?長的好像舀麻辣鍋裡鴨血和豆腐的那種勺子可是又不太像──」

「這雙筷子是不是你的阿,總覺得你就會用這種素色完全沒圖案的筷子耶!還是這個史努比的是你的?」

「烤箱的鐵架好舊了呢,你有沒有刷過阿?我媽媽有教我刷過喔,會整個亮晶晶的!」

手裡拿著蘋果汁、已經為不要臉的某人續了很多杯的晨新無言的看著她,並沒有太多的表情。

只是默默地在心裡懷疑,倒給她的不會是酒吧?

黎米櫻仰頭把蘋果汁喝掉的同時,晨新開口。

他說:「挺耐用。妹妹的。濾茶渣。我的,弟弟的。有空吧。」

黎米櫻頓了很多秒──

「你在回答我剛剛的問題......?」

晨新點點頭。

下一秒,黎米櫻開始爆笑──

「你這個人真的很莫名其妙耶!」她差點笑到逼出淚來,「所以你有弟弟妹妹呀?」

「嗯。」陳晨新看著盤腿坐在自己家廚房地板上的女生,問:「妳怎麼了。」

「蛤?」黎米櫻一頭霧水。

晨新皺眉:「妳在學校......感覺不是這樣。」

黎米櫻一頓,晨新筆直的望進她的眼底,她移不開目光。

「不只眼睛像,連擅長擅自窺視別人這點都一樣嗎......」黎米櫻碎碎念。

晨新眨眨眼。

「我跟你不同班,你怎麼知道我在學校是怎樣?不會暗戀我吧,偷偷觀察我,我會害羞欸。」

「體育課同節。」晨新又幫她倒了一杯蘋果汁。

「哪裡不一樣了?」黎米櫻好奇的問。

晨新歪頭思考了一下,他說:「聊天,都不參與,只會應聲。」他補上一句:「以為妳不多話。」

「我的確是不多話呀,我是個安靜的美少女。」黎米櫻露出微笑,空氣就這麼凝滯了幾秒鐘,兩隻烏鴉展翅飛了過去。

「唉,我不打算在學校交朋友阿,可能是刻意壓抑太久,忍不住對你爆發了吧。不過,跟你比起來我的話還是很多的。」黎米櫻嘿嘿笑著。

「為什麼壓抑?」

「因為不想交朋友。」

「為什麼不想交朋友?」

「......因為怕會鬧不愉快。」

「為什麼會鬧不愉快?」

「......或許會發生一些爭執,或許會在不自覺中產生.......分歧。」

「為什麼──」

「STOP!等一下!」黎米櫻阻止他繼續問下去,「你以為你是十萬個為什麼嗎!」

「發生了嗎?」他仍繼續問問題,至少不是"為什麼"開頭的了......

「......現在沒有。」

「那為什麼要先預防這種事?」晨新真摯的補上一句:「有點蠢。」

「晨晨,沒有客人了!輪到米米了!」阿姨在外頭喊,晨新掀開布簾走出廚房,黎米櫻趕緊跟出去。

她剛認識苗彌的時候,問過他為什麼不想和人打交道。

他不答反問。

她回答,中學時有發生一些事。

苗彌沒有問發生了什麼事,他只說──

等到受過傷害之後才醒悟,不是很蠢嗎?

可是今天晨新卻問──那為什麼要先預防這種事?

而且兩個人不謀而合的說她蠢,會不會太過分了!

「黎米櫻。」

「嘿。」走出理髮店的黎米櫻一轉頭,剛修剪完的頭髮隨之翩然飄散,轉了一圈後服貼在肩上。

晨新跟在她後面出來,她不自在的撥了撥瀏海,以為他會追問剛才的話題,腦子正死命的想要怎麼唬弄過去。

誰知道晨新只是揚起手裡的粉色髮圈,套在手上拉了拉,問了一句她意料外的話。

「幫妳綁頭髮?」

「阿?」她下意識的發自內心喊出了一聲疑惑,晨新微微一縮,像隻受驚的小貓微微瞪大眼,她趕緊擺擺手,「當然可以阿,我只是嚇到了。」

她乖乖的轉過身去,結果晨新竟然不知從哪變出一把大梳子。

他是塞在褲子裡嗎......理髮店的孩子都這樣嗎......

他把她的頭髮全梳到左邊,動作輕柔,黎米櫻頭努力維持不動,嘴巴還是扯開了話題。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阿?」

晨新邊梳邊想了一下,回道:「妳蠻有名的。」

「嘿......是喔。」黎米櫻眨眨眼。

「抱歉。」他突然道歉,「不應該擅自否認妳的作為。」

「阿......沒事啦,別放在心上。」

「好了。」晨新拍拍她的肩膀,她轉身面對他。

「嗯,適合。」晨新微微的露出笑容,黎米櫻不禁看呆,三秒後,她逼近他,伸手去揪他的臉皮!

「洗看嘛(妳幹嘛)!?」

「你有虎牙?」冷靜下來的黎米櫻猛瞧著他看。

「有......阿。」心有餘悸的晨新隨時做好防禦的準備。

「抱歉,我失控了,明天見啦!」她笑著跑走了,仿佛什麼也沒發生過。

至少短時間內他不敢在她面前露出牙齒了。

回到家後,黎米櫻走到全身鏡前一看,發現晨新替她紮了一個簡單的側馬尾,她以前沒這樣綁過。

摸了摸那個粉色的髮圈,她笑,同時也想起晨新的笑。

 

為什麼不一樣的兩個人,能有這麼多的共同點呢?

是因為巧合,還是因為面對別人,她也在搜尋著他的身影?

 

✿    

「嗶!」「嗶!」「嗶!」「嗶!」

每隔十五秒就吹一次哨,現在是籃球社的練習時間,正進行著隊員最不喜歡的練習項目之一──折返跑。

一手抱著記錄板,黎米櫻穿著運動服,盡責的吹著哨子。

「休息十分鐘!」她一宣布,所有隊員便跌坐在地上,她趕緊抱起一堆運動飲料瓶在懷裡去分發。

她和苗彌在「特定方面的孤僻」這點,不一樣之處就是,她有參加社團,苗彌則是連社團都徹底排斥,果斷回家社。

反正當了籃球社社長就是個熱心(黑心)助人(操人)做善事(一堆麻煩事),偶爾跟著運動,不會牽涉到太多人際關係,所以她知道自己被當作拉言子燁入社的誘餌也無所謂。

她是喜歡看自家青梅竹馬打球的,從國中到現在,都是如此。他平常不怎麼笑,和朋友說話時常都是冷笑、嘲笑或用鼻子施捨一聲「哼」就當笑過了......

只有打籃球的時候,才會情不自禁輕輕勾起嘴角。

平時女生花癡他的高冷、學霸形象,覺得他很酷霸跩,黎米櫻聽見就是兩眼一翻環遊北半球一周。

但看著他在球場上認真的模樣,另當別論。從國中到現在,都是如此。

「臭椰子,認真跑。」

「我很認真。」言子燁拿下平時上課時戴著的白框眼鏡,仰頭灌了幾口運動飲料。

 

「小不點。」三年級的隊長──儘管社長是掛名的,出賽時還是得有個隊長帶領球隊──剛從社辦回來,手上拿著一張紙,「我們下個禮拜有個練習賽,妳回頭和教練商量一下誰要上場。」

「好喔。」她接過紙張,隊長一臉憂心忡忡。

「隊長你幹嘛阿,吃壞肚子?」黎米櫻拍拍比她高了快三顆頭的隊長寬厚的肩膀。

「才不是。」他嘆了一口氣,「這次練習賽的對手很強的,可是我們現在主力球員只有四個阿。」

「嗯......」黎米櫻點點頭。

隊長是中鋒,身強體壯的他和另外一個同年的控衛和二年級的副隊長,再加上一年級的"王牌"言子燁。

這四個人確實很強,可是關鍵的第五個人卻總是在輪替,其他隊員的狀態時好時壞,他們四個人的體力也無法都撐完四個小節的球賽,總是在輪替時亂了步調。

 

「苗彌,你會打籃球嗎?」黎米櫻倒在廣場上,對著天空叫。今天的空氣似乎不怎麼好,她的眼睛偶爾會有些刺痛。

「不會。」

「唉──要我去哪弄第五個人來啦!」心煩的黎米櫻猛然坐起身,和剛路過的某位同學正好對上演。

「阿。」

「阿。」

「嗨。」晨新回過神,對她揮了揮手,在看到她身旁的苗彌時,也點了頭打招呼。

「晨新!你會不會打籃球阿?」黎米櫻祈求的望著他。

陳晨新正要搖頭,某人就搶先一步。

「他會。」苗彌說完,低下頭去讀他的小說。

晨新無言的看著他,張口欲言又止的,黎米櫻眨眨大眼,來回看了兩人。

「你們認識阿?」

「同所中學。」晨新簡短的說明。

「隨便啦,不重要!」......明明就是妳問的!晨新看著黎米櫻手舞足蹈的跑向他,「加入籃球隊吧!」

「抱歉。」不到0.1秒就拒絕了。

「為什麼!拜託幫個忙嘛──」黎米櫻雙手合十。

「打的不怎麼樣。」

「他的球技很好,還被高中體育名校招攬過。」苗彌在一旁瞬間插話。

黎米櫻聽到更興奮了,死命抓著晨新的衣領,晨新忽略眼前的粉色髮旋,直直的看著苗彌,眼神傳遞「你明明知道會變成這樣還多嘴」的訊息。

苗彌接收到,聳聳肩說:「因為她每天都問我會不會打籃球,實在很煩。」苗彌聳聳肩。

「我得回家幫忙。」晨新壓住她的頭。

「阿......」理髮店每天都有很多客人,阿姨還跟她聊過,不少阿姨們來店裡都是為了請晨新幫忙洗頭,是個很受歡迎的小店員。

「那算了,我還是拜託苗彌吧,」黎米櫻又把目標鎖定在苗彌身上,「我會手把手培訓你的,苗彌,來吧────」

「不好吧?」

晨新的三個字讓黎米櫻詫異的回頭,後者並沒有看向她,反而跟苗彌互望起來。

「什麼?」黎米櫻伸手在晨新臉前揮了揮。

「他──」

「黎米櫻,」苗彌又低下頭去看小說了,「不然,妳去他家打工不就好了?」

這回換苗彌用眼神傳遞訊息──

陳晨新,你敢多嘴試試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