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7-4 或許,跟他有幾分相似

嚴理是私立高中,黎米櫻上了高中後就不再隨心所欲的翻牆翹課了。她在學校讀書勉強算讀得勤、社團參與也是樂在其中,但她總覺得好像少了個抒發的娛樂。

兩個月前,她找到了這項娛樂,那就是——

去理髮店洗頭。

母女倆住的公寓附近有一家理髮院,是一位阿姨獨自經營的,雖然說是理髮院,不過就是阿姨家的一樓客廳做為店面而已。

社區的人幾乎都到阿姨那裡剪頭髮,生意興隆,甚至比市區那些有名的理髮店還要多人。

「阿姨,我又來洗頭囉!」

每次洗完回去就覺得很清爽,而且她特別享受阿姨替她仔細的搓頭髮、按摩,很舒服。阿姨跟每個客人都很熟,都能聊很久,才去了三次後她就開始喊米櫻「米米」,特別喜歡替米櫻剪頭髮。

「天生粉色頭髮,一輩子也沒見過呀。」阿姨總是說著這句話。

「晨晨,媽媽現在沒空,你來幫忙!」阿姨朝樓梯口喊,幾秒後似乎有個人應了一聲,聽起來有氣無力的,而且,是男生。

「那個,阿姨,其實我可以等的。」

「阿,不用擔心,晨晨洗頭的功力還行。至少不會再把洗髮精弄進客人眼睛裡了。」

所以說這位晨晨到底是哪位阿?

像是要回答她的問題,一個身影驀的出現在樓梯口,兩人對上眼,黎米櫻有些許驚訝的眨了眨眼睛。

沒想到是同一所學校的。

對方輕輕的點了點頭,開口問道:「是妳要洗頭?」

「喔,對,是我。」黎米櫻回過神來回應,「你是阿姨的兒子阿?」

「嗯。」留著一頭乾淨俐落的短髮,不知道是不是多虧有個理髮店店長的媽媽,他的髮型很適合他,替他添得不少為人爽朗的"錯覺"。

他本人是安靜到讓人受不了。

「原來你是阿姨的兒子......」她被他散發的氣質鎮住,那種「我不想講話」的氣質,害她腦筋一個打結,只能吞吞吐吐的結束句子:「所以阿姨是你媽媽呀......」

那張還算端正的臉無言的看著她,然後朝她走近,她退了一步後身子往後縮,不會因為她說了一句廢話就要打她吧!!

「好男不跟女鬥!」她防衛的把雙手架在身前,但那位淡定的男同學只是把毛巾塞在她頸子後方,拍拍座椅要她躺下。

「阿?你真的要幫我洗頭阿?」黎米櫻呆愣的看著他默默把洗髮精、潤髮乳從一旁拿上來,轉身洗手。

黎米櫻乖乖的躺下,他站在她後方,因此她看不到他的臉,只感覺的到他正把她的粉色長髮輕輕抓成一束,開了蓮蓬頭在試水溫。

忽略一些濺到臉上的水滴,她再度嘗試搭話:「你叫什麼名字啊?」

「晨新。」他回應,這時她感覺到水柱已經沖在頭髮上了,而晨新的臉忽然出現在視野裡,睜著圓杏眼看著她,眼眸和髮色一樣烏黑,真好看。

果然很像某人......

他維持著同一個姿勢盯著她,她的腦袋運轉了幾秒後說:「喔,水溫剛好。是想問這個嗎?」

然後這位男同學就把頭縮回去了。

可不可以說話啊說話啊,說、話、阿!

「你姓什麼阿?」

「陳。」

「喔,原來只有兩個字。」蓮蓬頭靠近她的瀏海時,她感覺到他的指尖溫柔的擦過額頭,把瀏海往後打溼。

把水關掉後,他去擠洗髮乳,回到她身後她才聽到他說:「三個字。」

「蛤?」

非常好,她得好好回顧自己上一句話到底說了些什麼,才能對上他回應的頻率。原來腦子和聲道都健全的兩個人,要溝通也是會這麼累的!

不對,這個人腦子該不會有問題吧!

「你說名字嗎?」她不確定的問。

一片沉默。只有他替她洗頭搓揉時發出的細微聲響。

「哈囉?你幹嘛不理我啊?」她努力的向後看,白眼都快翻透了,可惜還是看不到他的臉。

「我有點頭。」

鬼看的到啦!我是躺著的阿!你站在我後面阿!混帳阿!

「三個字......所以你的名字是陳、晨新,陳晨新?」

「嗯。」

「噗哈哈哈哈好特別喔──」她隱約覺得頭皮上的使力加重了一點。

「然後,我們在學校見過對嗎?你是幾班的阿?」

「......妳忘了?」

「忘了什麼?忘了我們在學校見過面還是忘了你是幾班的?」

「見過。」

「我們見過齁?我對你的臉有印象但是想不起來什麼時候見過。」

「下午,橡皮擦。」

她的腦海中閃過下午那個幫她撿起橡皮擦的那個男生。

「好稀奇喔,我居然會對只見過一次面的人有印象欸。我記人的記性不太好,一點點臉盲。」陳晨新這時走到她的躺椅旁,伸手洗著她的頭髮,一開始其實黎米櫻有點尷尬和害羞,但她現在已經處之泰然了。

這個角度她正好可以觀察陳晨新的臉,他的五官真的和清秀,清澈的眼眸......或許,跟他有幾分相似,她才會對僅有一面之緣的他有印象吧。

想起那人揚著燦爛笑容時,眼底也會帶著笑意的雙眸。

「陳晨新,我問你喔──」她找尋著話題,這時對方先打斷她。

「晨新就好......」

平常聽到這句話,都是出自喜歡裝熟的人之口,只是由陳晨新說出來,她實在是太明白為什麼了!

「你話別這麼少阿,雖然我們都聽過惜字如金、沉默是金,但我看你也不缺錢阿。」她開了個不好笑的玩笑,果不其然,他確實沒笑。

嘩啦啦啦──蓮蓬頭又開始沖出水柱,晨新替人洗頭的技術和阿姨有得比,是真傳,很舒服。

「欸你有沒有聽到我說的話啦,你這麼安靜感覺很悶騷耶。」她說完之後感覺頭頂上那雙手一頓,接著他無言的臉浮現在她腦海中。

「黎米櫻。」

「嘿、有!」

「蹬上來。妳太矮了,頸後頭髮沖不到水。」

…...她的臉一黑,好想立刻坐起身子把頭髮直接甩到他臉上!

真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這是他們見面後聽過他說的最長的一句話!

只不過是說了你悶騷,至於這樣報復嗎!

洗頭的過程就在這樣一個和樂融融......的氣氛下結束了。

ღღღ

有人要參加活動的嗎......(弱弱的問

(難過臉)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