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7-3 我們當初花了那麼久時間要他喊我一聲媽呀!

平時吃完飯,黎米櫻都加入一旁打地鋪的行列睡去了,苗彌就坐在石椅上看他的書,打鐘了再把黎米櫻踹醒。

沒錯,就是踹!他、都、用、腳!

除了充當人肉鬧鐘,在她的睡相達到了一個不忍直視的地步時把她搖醒,或拿外套把她蓋起來也是他會做的事。嚴理的制服是藍色系的,裙子是深藍色,外套則是最淺的淡藍,所以從二樓以上往下看,會有種廣場上有具蓋了白布的屍體的錯覺。

只是今天黎米櫻沒什麼睡意,眼睛睜的大,任憑長髮披散在地的打滾,苗彌出聲搭話,阻止她把自己當拖把替外掃區的同學工作的舉動。

「妳還是每天都幫妳青梅竹馬做飯阿?」

「對阿,反正都得做,多弄一個沒啥麻煩的。」

雖然嘴上那麼說,但如果是一年前,要黎米櫻每天替言子燁做飯,打死她都不願意。可是就這麼戲劇性的,一年後的今天,多八點檔的事情都發生過了,做飯算屁點大的事兒。

他們並不是衍生出什麼革命情感,只是言家稍微發生了一些事,言子燁的媽媽──並非親媽的後媽──並沒有和言子燁和言叔叔住在一起了。

事情發生在去年,兩人從萍全國中轉到嚴理附屬國中後,黎米櫻的媽媽──專業外交官白栓祈──並沒有對關於言子燁跟著黎米櫻一起轉學一事提出任何看法,只是向言父言母提出建議,讓言子燁和她們母女倆一樣搬到公寓去,上學方便。

言叔叔爽快答應,於是他們轉了學後照樣是鄰居,只是這次不隔大馬路,只隔兩個鞋櫃而已。然而,就在某次言子燁回原本那個豪宅家拿東西時,在玄關發現了一個行李箱,他心中雖然疑惑但沒多問,先趕緊去找黎米櫻之前寄放在他家的袋子。

因為幾分鐘前某個小不點對他說──

「阿,我之前放在你房間的袋子裡,好像有餅乾沒有拿出來。」

「......妳開封過了嗎?」

「阿......怎麼辦?」她哭喪這臉,「漏風就不好吃了,餅乾會軟掉!」

「白癡啊要是爬螞蟻蟑螂妳給我負責──」言子燁毫不憐香惜玉的捏了某少女的臉頰,狂奔到捷運站,狂奔到月台,要不是沒用,否則他在捷運上也會照樣狂奔。

拿了有粉藍底白點的後背包,他確認沒有螞蟻大軍後鬆了一口氣,提著包包走出房間,聽到樓下傳來動靜。

「兒子一走,你就這麼迫不及待要搬出去啊?」聽見時他愕然。那口氣一點也不像平時溫柔的後媽,他悄悄的溜到樓梯口,偷看在玄關對峙的父母。

「妳別這樣,我只是去公司住幾天而已。」言父皺著眉頭,滿臉委屈。

「誰知道你是不是去公司住?」言子燁的嘴型成O狀,第一次見到如此咄咄逼人的老媽。

「我跟淑瑤真的沒什麼了,老婆,我們重新來過好不好?也是為了子燁好啊。」

「哼,你還知道有子燁在,那你當初就不應該那麼做,你當初怎麼就沒想到子燁了?啊?」老媽最後有點破音,趕在言父之前伸手拭去眼角的淚,居高臨下的瞪他。

「老婆......」

「老婆是你叫的?我什麼時候是你老婆了?我告訴你,你、不、配!」言子燁聽到這裡,還以為老媽說的是氣話,還以為是稍微嚴重了點的夫妻吵架。

可是言父接著說:「別這樣,大不了我再和妳求一次婚吧?好嗎?我真的知道錯了,這次我會好好珍惜妳和子燁的!難道演了半年了,妳都不累嗎?綵潔?嗯?」

演了半年......這是什麼意思......言子燁呆站在那,微微瞥過頭不去看言父的言母,便發現了兒子的存在。

「子、子燁!你什麼回來的?」言母花容失色,趕緊跑向兒子,卻被言子燁一個抬手阻止。

「暫停。讓我思考一下。」言子燁把臉埋在另一隻手的掌心中,信息量太大,腦子要炸了。

兩個長輩呆呆的站在原地看著兒子擺著好似雕像「思考者」的姿勢思考中。

「你們,不是夫妻?」言父言母面面相歔,言父弱弱的回答:「......曾經是?」不要用疑問句啊,給我一個肯定句好嗎!你們都自我懷疑了還要我怎麼相信你們啊啊啊──

言子燁在心裡怒吼完後,平靜的開口:「半年前離婚了?」

言母嘆了一口氣,知道實在瞞不下去,招招手要言子燁下樓,同時叮嚀:「小心別摔了。」

直接跳下去算了,這一定是個夢。言子燁無奈地想。

「你、你怎麼回來都沒吭一聲的啊?怎麼沒看到你的鞋咧?」面對自家養子的言父,第一次感到退怯。

言子燁一望,淡定回應:「你踩著呢。」

喔,鞋特!

言父和言母,早在半年前離婚了。只是他們選擇隱瞞言子燁,在他面前,他們還是一對恩愛的夫妻。言子燁不知道,每次道了晚安後,父母其實都是分房睡的。

言家曾一度出現財政困難,言父的公司面臨了一些危機,當時,言父的大學同學出面協助解決,兩人常常一起開會,深夜中也都還單獨相處討論著企劃案。

言父因為身體疲勞,對言母的態度就差了一點,言母自然不會多抱怨,懂得察言觀色體恤他人的言母,總是對深夜歸家的言父溫和的說話。

雖然覺得感激,但內心某處,言父卻覺得自己很沒用,得讓妻小擔心,他心中的煩悶是越發揮之不去。

身心俱疲的狀況下,某次和大學同學──大學女同學──林淑瑤共處一室的言父睡著了,隔天早上林淑瑤哭著對他說,他昨天誤認她是言母,抱了她一晚。

言父不知所措,只有不斷的道歉,林淑瑤說她大學時就很喜歡言父,再次見面讓她重新喜歡上了他,然而他已經是有婦之夫了,她便把這份心情壓抑在心裡。

可是言父昨晚的舉動卻讓她再也克制不了。

言父愣在原地,不知該如何回應,任憑林淑瑤抱著自己,低頭看著這名漂亮的女子,想當初他們系裡的男生誰不是欣賞、愛慕林淑瑤的,沒想到她竟然對自己有這份情感,不禁有些感動和心動,對哭的梨花帶雨的懷中人兒感到心疼。

這一幕被來接一夜未歸的丈夫的言母撞見。

「然後你們就離婚了。」言子燁總結。

「我是對淑瑤有一瞬間動心了,但那是過去沒能實現的感情,在最後只是如願開了幾朵花,讓它好好的謝了而已呀。」老爸不愧是用情書將老媽追到手的,這形容真是抽象啊。

「拜託,紅杏出牆啊這是!我怎麼忍啊!」言母大吼一聲。

「你老公是純男人!虧妳還是中文系畢業的,能不能別亂用成語。」

「我才看不出來你是男的!離婚也是拖拖拉拉的才肯簽,還沒膽和兒子說,說要重新追我到現在還是沒動作!說你是男人真是侮辱了全天下的雄性動物!」

「對不起。」言父低著頭說,言子燁無言的看著兩人,好像在看一齣戲。

「爸。」言子燁把老爸拉到一旁,咬耳朵說:「媽就是在等你追她回來啊!」

「啊?是喔!」言父眼睛一亮,「我還是有希望的齁!對吧對吧!」

重新回到客廳。

「我明白了現在狀況。」言子燁搔搔臉,「你們可以不用在我面前裝了。」

「子燁,真的很抱歉沒告訴你,其實我也是怕影響你的心情啊。」

「沒關係的。」言子燁微微苦笑,「真的沒關係。叔叔、阿姨,我搬出去住的這段時間請你們各自保重了。」

沒等到回應,他穿好皮鞋走出家門,幾秒後他聽到言母的尖叫。

「現在立刻馬上去登記!我要結婚快點快點快點你的效率拿出來啊愣在那裡幹嘛──我們當初花了那麼久時間要他喊我一聲媽呀!子燁竟然叫我阿姨嗚嗚嗚嗚──混帳快一點啊!」

「等、等一下啊綵潔,就為了子燁妳肯跟我再結婚,我、我有點沒面子啊!我會把妳追回來的,妳能不能別那麼草率的嫁啊!」

「廢話少說!為了子燁,我嫁你爸都願意!」

「那我媽媽怎麼辦?」言父不正經的問。

「我哪知道啊!問我爸啊!」問我爸啊是言母的口頭禪,可是這種時候搬出來說,實在有點不妥。

「這樣不好吧......」

後來,兩人並沒有重新登記,言子燁也沒放在心上,他知道兩人之間還是有愛的。

只是言母選擇搬出去,好好的過過一個人的清靜生活,做自己想做的事。言父一個人住大房子裡,孤單寂寞覺得冷,便把兒子Call回家裡住。

言子燁就得每天搭六站的捷運再轉搭公車上學。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