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劉家村

      柳氏清韻,字東籬。年二十,躬耕於盧陵,性本愛丘山,不慕榮利。

      相傳,為助梁明帝蕭準奪得天下之謀士。

      宏正二十八年臘月,宏帝驟然駕崩。自皇長子逝世後宏帝未曾立定太子,遺詔未擬,親王蠢蠢欲動,紛紛整頓上京,藉奔喪之名帶兵進京哀悼。

      京城大亂。

            ◆

      又是一陣大雨驟降,接連幾日的滂沱大雨使得本就不扎實的黃土道路更加泥濘,馬蹄帶起黃泥,濺在隊伍中的車輿上,染髒了上頭繡著金紋的紫色車廂。疾行於路上的隊伍只得冒著大雨,去前頭的小村鎮詢問一處好歇腳。

      劉家村的村長老爺何時看過如此大陣仗?好在平時也接待過幾個從南方往京城做生意的商隊,現下見了一身濕卻掩不住貴氣的人入了村,趕忙命村里婦人煮了薑茶好給大人們去去寒氣。

      「貴客前來,有失遠迎。現下雨正大,若是大人不嫌棄,不妨就在村里歇息一會兒再走吧?」

      來者正是當今淮安王,蕭準的貼身侍從。聞劉大爺如此一說,躬身一揖道:「有勞老人家了,還請您為公子安排一處較為靜謐的地方可好?」

      「當然,當然!大人不用客氣,自是沒有讓貴人和我們這些老百姓待一處避雨的道理。」

      劉大爺見對方不過一個下人,舉手投足便帶著富貴人家的得體,不免嘆道這出生畢竟不同,竟是連下人都高人一等,不免產生了「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之感。好在對方也不是個囂張跋扈之人,這下,劉大爺又恭敬了幾分。招來身後長得壯,一臉老實模樣的孫子,吩咐道:「你帶大人去柳先生那兒。」

      「哎。」大個兒應了一聲,露出幾分憨厚的笑容:「請大人隨我來。」

      劉大爺讓自個兒孫子將人帶去的是多年前獨自一人來到劉家村生活的一個青年的住處。青年方滿弱冠不過多久,念過書,平時也會給村裡的孩子們教教書,頗受村裡人敬重。人們都尊稱他一聲:柳先生。

      淮安王依舊坐在車裡,沒有出聲,隨著大個兒來到一座簡樸的院落之前。院落與其他村民屋舍都離得遠一些,顯得清幽而隱蔽了些,到有幾分歸隱世外桃源之感。

      「是淮安來的貴客。」大個兒朝著前來應門的童子道。

      只聽童子脆生生的答道:「先生說了,此番大雨必迎貴人,請貴客直接進去便可,只恐招待不周。」

      聞言,坐在車內的蕭準忍不住挑眉。

      院落是簡易的一進式院落。蕭準與幾名侍衛侍從隨著著童子入了正房。方踏入屋內,蕭準便感受到撲鼻而來的淡雅茶香,不濃,卻也沁人心脾。屋裡燃著幾盞油燈,蕭準的視線落在榻上的白衣青年身上,那人恍若未發現他們幾人的來到,仍舊靜靜地看著几案上的棋盤。

      蕭準想,那人必然就是村民們口中的「柳先生」了,倒是有幾分離了世俗的飄逸之感。蕭準走到他身側,負手而立,垂眸看著這名青年,細細地打量著。

      面容白皙,眉目如畫,一身白衣將他襯得更加溫潤,蕭準只覺得這名俊朗的青年恬靜淡雅。

      他道:「先生如何稱呼?」

      青年放下手中的棋子,撩起衣袍,朝著蕭準彎身一拜:「草民柳清韻,見過淮安王。」

      後頭的侍衛猛地拔劍,被蕭準抬手制止,望向青年的眼神凌厲了幾分,「你是誰?」

      柳清韻不答,逕自直起身子。黑眸望向蕭準,淡淡的說道:「這種時候仍趕著上京的,怕是除了王爺再沒有其他人了。」

      不待蕭準開口,柳清韻又道:「王爺,下盤棋吧。」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