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眼底的鹽分(3)

      「Gwendolyn,陪我去合作社——」段席栩撒嬌似的將關德麟摟在懷裡,把下巴靠在他頭頂上,只見關德麟嘖了一聲,開口說別用娘們的名字叫我。他絲毫不領情,不悅地將對方的手從自己身上扳開,對段席栩說了句要去自己去便繼續埋首參考書中。

      這兩個人一直都是如此不和諧的感覺,段席栩是看上去很隨便實際上也很隨便的人,反觀關德麟倒是什麼都很認真,和段席栩站在一塊形成了強烈的不平衡感。他們到底怎麼好上的,根本沒人可以說出個所以然來。不過看久了便明白,他倆的默契很好,彼此之間不太需要說什麼就能意會對方的意思,也從沒見他們吵過架,只是再觀察入微一點便會察覺,他們那根本也稱不上什麼感情好,只是恰巧波長相符而已。

      唉,別再讀書了,我都怕你讀到眼睛瞎了。段席栩沒有作罷,兩手環著關德麟的頸子,用臉頰在他髮間蹭來蹭去,活像隻動物,然而只是換來關德麟滿臉嫌惡的罵聲,以及一句冷冷地:「滾。」

      小關好冷血呦,人家很受傷耶。段席栩放開了關德麟,語氣和臉上滿是虛假的委屈,證據就是他正若無其事地拉開關德麟座位前方的椅子,一派輕鬆的坐下。

      對方不屑的抬起視線看了段席栩一眼,敷衍地開口,還真不是普通噁心。段席栩聞言不但沒有作聲,反倒瞇著眼睛笑了。

      他們之間突然陷入了一片沉默,說起來段席栩這人一直都是那種輕浮的態度,但也不是表面上那麼游刃有餘,他總是在拿捏分寸,不論是對人對己。他有自己的一條線,不去跨越、同時不讓人跨越。因此和關德麟交好是相對輕鬆的,因為他也感受的著段席栩劃的那條線,不會輕易探究、更不會試圖牴觸,所以即便老是膩在一起,事實上也是各過各的,那樣的相處模式對兩人而言是最輕鬆的,他們同時滿足了彼此間唯一的需求。

      ——我什麼都不會問,所以你也什麼都別來問我。

      不過說實在的,起初Gwendolyn這個暱稱是關德麟一個很大的困擾,那出自段席栩的一時興起,只因為關德麟的名字聽起來像那個英文名。這跟他們之間的默契有點背道而馳,畢竟一直以來這兩個人不過是表面相好的感覺,而這個過於女性化的綽號真的是有點太引人側目。不過久而久之變成了原先就帶在身上似的,關德麟習慣到幾乎只要聽見那暱稱便會回頭,雖然他本人的意志有千百個不願意,身體卻已經徹底同步了,礙於段席栩老是會給人起一堆像幼教節目會出現的外號,所以最初很抗拒的關德麟久而久之也不怎麼抱怨了,只是有時還是會碎唸幾句,像剛才那樣,說那是娘們的名字。

      似乎是對始終都抱著參考書不放的關德麟失去興趣,段席栩張望著走廊上的人群。終於看見稍微有趣點的景象、他左手托著腮幫子,右手肆無忌憚的指向窗外,「欸,麟麟你快看,那個女生頭髮超長超誇張的。」段席栩的音量說這話並不算小。

      那個女同學似乎是……不、絕對聽見了,神色變得有些複雜,但並沒有反應,只是裝作沒察覺,繼續向前走。然而剛才那番話確實是成功吸引了關德麟的注意力,他看了一眼窗外就發現到女同學的異狀,趕緊拍掉段席栩那隻不會閱讀空氣的手,「你這白痴,別用手指。」

      「啊……說得也是喔……呵呵。」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段席栩心虛的將視線從女同學身上移開,他尷尬地看著關德麟,愣了幾秒後將臉栽在參考書上,拉起關德麟的雙手掩在自己頭上,「完蛋,超丟臉的,快把我埋起來。」他悶聲說道。關德麟面無表情,默默把手收回,抽走被段席栩壓住的書,淡淡地說了句:「那個女同學被你指著的時候看起來也是那樣想的。」

      段席栩沒有回答,只是側過臉,繼續不發一語地看著窗外、注意力卻放在眼角餘光中的關德麟上。

      從走廊經過的向子鬱什麼都聽見了。一字不漏,包括兩人最初開口到最後的沉默,他們的談話內容簡直像被剝得一絲不掛後送來自己耳中。她從小聽力就好,更何況兩人的座位是靠走廊側的第二排,這麼近的距離下,想不聽見都難。老實說這沒什麼好稀奇的,雖然如此毫不忌諱的表現方式確實有點惹毛向子鬱,不過她最多只是在心裏咒罵幾句,並不會去作些什麼。

      她最後留下印象的就是那個制止對方的男生。因為他說錯了一句話。向子鬱在耳聞那句話的當下,想埋起來的並不是自己,而是用手指著自己的那個人。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