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眼底的鹽分(1)

      那年向子鬱已經是小學高年級,也到了開始認知「當眾大哭」很難為情的那種年紀。

      她當時不過膝蓋骨撞了一下木製畫板,但痛得足以讓她眼眶泛淚,而再疼也是忍了,因為向子鬱這人是很在乎形象的,只是膝蓋痛就流眼淚那可得給人笑話。那個年紀的孩子就是這樣,變得開始注意周遭的眼光,不再簡簡單單就能牽起異性同學的手、不再和父母表現得親暱、不再能夠坦率地說「我喜歡你」、「我愛你」

      而這一切都始於在意周遭的眼光,那些過去的習以為常,悄然地在心底被捏成尷尬的形狀,過去大人隨她說不哭了叫做成長,年幼的子鬱信了,也不哭了。

      她那時甚至小學不到,過一陣卻發現一切似乎不是那樣,在祖父告別式時父親哭得悽慘,向子鬱看著那副景象心裡貌似有一塊感到很彆扭,她問母親說為什麼爸爸要哭,母親擰了她的臉,語氣有些嚴厲,「爺爺不在了當然會哭。」子鬱聽不懂,只覺得爸爸或許還沒長大,甚至有種被背叛的感覺。

      而正因為向子鬱是那樣想的、才只是隨口抱怨了幾句好痛,接著飲下那些近乎麻痺的疼痛感,試圖不讓眼淚作祟。然而將畫板放在走道上的女同學頻頻道歉,對不起,妳沒事吧,有沒有怎麼樣,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對不起,對不起。向子鬱急了,和那同學之間的客套話便開始一起一落。我真的沒事,不是妳的錯,是我沒看路,沒關係,真的沒關係,別再道歉了,妳這樣我都想哭了。同學領情了她溫柔的玩笑,識趣地回答,「怎麼這樣,不要哭啦。」就在話語剛落的須臾間,向子鬱投以笑容,那是鬆口氣的意思。沒料到在那寸秋波當中笑出了漣漪,水紋愈擴愈大,遂從眼框漫出來——她真哭了。

      僅僅一句「不要哭」就令她不明所以地崩潰,抽抽搭搭的同時嚇慘當時在場所有人,包括向子鬱。女同學慌得壞了,又開始道歉連連,向子鬱什麼也說不出來,手埋住臉直哭,那瞬間她連自己的面子也埋了,她認為原先並不那麼深刻的痛楚從膝蓋擴散開來,不就是撞了一下嗎,搞得像腦子裡的某部分也撞壞了一樣。她心想,可眼淚卻怎麼都止不住。

      向子鬱低頭,從指間隙縫能好幾雙看見上前來關心的大夥的腳,她此刻多麼希望自己的心臟就擺在那之下,任憑踐踏。

      人是很容易泛淚的,比如喝一碗很燙的鹹粥、被白紙邊緣劃傷指尖、因為痛所以無法控制,甚至盯著整天的手機螢幕,那樣即使不痛也成。當初向子鬱也是這麼認為,只是接下來的日子她怎麼也管不住眼底的鹽分,向子鬱的雙眼像舊式冷氣機,一滴滴廢水打在她的生活上,太習慣了,也不曉得要痛。最後都是旁人喊了一聲她才發現,「怎麼又哭了。」

      向子鬱自出生以來還是第一次體會到那種力不從心,一切非在她的眼淚下被侵蝕不可,朋友、家人、同學一切都被打碎得徹底,四分五裂的作為陪葬,無可救藥。醫生當向子鬱得了乾眼症,開了眼藥讓她回去照時間點,只是什麼都沒有好,不啻眼底氾濫的水災、向子鬱的生活和一切都沒好。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