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祝大家新年快樂!閃亮星─瑭碧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初見】

咕嚕咕嚕咕嚕…耳邊彷彿傳來一道道的水聲,胸口只覺得浪嗆難受,感覺四周是一片漆黑,頭還真是暈膩。

方沐柔躺在床上,隨即像是從噩夢中嚇醒般的突然睜開了眼睛,躺在床上喘著氣,還未回過神來,只見眼前眉目憂心的女孩正拿著帕子輕擦她額頭上的汗珠,見她突然睜開雙眼,一時驚喜萬分的就跑往門外喊…

「福晉醒了,福晉終於醒了,快請大夫過來看看。」

福晉?什麼呀?方沐柔經那女孩一喊才整個人回神過來,眼珠子轉了轉這四周景象,這紅木架子床、古色古香的床簾,喃喃的在心裡道著:我的天啊…這到底是哪?驚覺這一整個不對勁,她連忙的坐了起來,看看這房間布置,活脫脫不就是電視上那古裝劇裡女孩子家的香閣嘛。

一想到這,方沐柔像是看到了什麼,連忙下床就想跑向目標衝去,但這身體似乎太過虛弱了,一下地腳就癱軟了起來,一個撲通的就跌坐在地上。

幾個女孩一進來看到此畫面卻是驚嚇的趕緊過來攙扶,「主子您當心點,這昏睡三個多月的,猛然下地只怕傷了身子呀。」

三個多月?因感到身體的虛弱,方沐柔這時內心開始害怕了起來,但她試圖著讓自己冷靜,看這一個個在她身旁的女孩兒…這才緩緩地出了聲:「妳們…是誰?這裡是哪裡?」沒有太多的猶豫,但也知道這不是一個好的問句。果然,身旁的女孩們驚慌了起來。

「福晉…您這是怎麼了?奴婢是春喜啊,這裡是王府。福晉…您可別嚇我們。」春喜看著自家主子的生怯樣,只怕是在那池中嚇到又泡久了,神智不清呀。

王府?方沐柔只覺得頭好疼呀,輕揉著側頭說著:「我想去那坐著。」又望向那角落的東西,春喜一聽便示意著一旁的夏香扶著方沐柔過去。

一坐定只見方沐柔閉著眼深吸了口氣,便鼓起勇氣看著桌前的銅鏡,鏡中的自己看起來約是個十七八歲的少女,那深邃的眼眸、濃密的睫毛,無瑕的臉龐都在心中告訴自己眼前的這個人絕對不是她,這是別人,而她卻在她的身體裡面。

就在這一瞬間方沐柔的腦海閃過了許多片段,畫面回到她在二十一世紀的湖邊和朋友一起遊玩,只見湖中突然出現了什麼…想到這時片段模糊了起來,方沐柔皺著眉甩甩頭想逼自己想起來,突然這畫面又跳到在古色古香的花園中的水池邊,有人猛地的推了一把,她浪嗆的在池中掙扎…

方沐柔這下大概明白了,二十一世紀的她可能溺水了,同時遇上這平行空間裡這個世界的福晉也正在水中,只是這福晉死了,而她卻代替她活了過來。

想到這方沐柔一身冷汗,隨即腦海裡開始閃過了這副身體的原主從小到大的記憶,試圖著讓附在這身體裡的魂體能盡快適應。

夏香見著自家主子慘白的臉色,很是擔憂便說著:「主子…要不我們回床上歇著,奴婢估摸著許大夫就要過來了,讓奴婢侍候您更衣。」

許大夫來過後,只吩咐著身體已無礙,只是昏睡這麼長時間,手腳都不太有力氣,需好好調養調養,開了幾副方子便退了出去。

這折騰了一上午的,方沐柔知道她應該是穿越了…不過這是個什麼朝代呢,努力回想歷史教科書上那幾個朝代名稱,但記憶力模糊,好傷腦呀…算了,既來之則安之,首先得先冷靜下來分析一下,再來想辦法吧,她心中盤算完一輪後,只見中午的午膳她大口大口吃著飯食,大夫開的湯藥也乖乖的全部喝進了肚中,她心中認為得先有好體力才能應對這一連串的事情,所以吃飽喝足養好體力是最首要的事情。

但她這一連串的表現讓一旁的侍女們只覺得反常,只見春喜吞吐的說著:「主子…妳今天是怎麼了呢?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她見自家福晉的狀況,很擔心她是不是生病了。一旁還有夏香、秋雲和冬月也都跟她一樣充滿了疑惑跟憂心。

方沐柔見她們這般反應這才了悟,憑著腦海裡搜尋著原主記憶只知道原主是個謹慎矜持、嚴遵女誡,恪守三從四德的端莊官家小姐,二八佳人之年就嫁進了王府,也是從小規矩甚嚴,在他人眼裡就是個品貌端正的千金福晉,連笑容都只是嘴角微揚,從不露齒,更別說這用膳的禮儀,每道都只嘗個兩三口就算吃過飯了,因為維護著形象比任何事都來的重要。想到這方沐柔苦笑了一下,在現代的她可是女權至上自由無拘束的人呀,想怎樣就怎樣的個性怎麼偏偏就附在了這性格與她迥然不同的福晉身上,也許唯一的共同點的就是她們都叫沐柔,只不過原主的姓氏叫做齊爾濟。

方沐柔抬頭看向這四個侍女的反應,嘆了一口氣,也不怪她們大驚小怪,誰叫原主是個恪守本分、端莊賢淑的主子;而她呢…吃沒吃相,腳還跨了一隻在另張椅子上,毫無形象大咧咧的樣子怎不叫這般侍女們擔心。

稍微調整一下坐姿,她笑著答:「我沒事,就是餓了。等會兒把貼身服侍我的人都叫來,我有話要問。」原主的記憶都是小時在母家生活的情形,那時的原主也比較快樂,但這進王府後的記憶幾乎是想不起來,或許是太苦了…方沐柔這樣想著。

初夏蟬鳴嗡嗡響,小橋流水般景象襯著這院子內的寂靜。只見方沐柔要求著這幾個貼身侍女進入房內詢問也不願在前廳,就是擔心打草驚蛇。看著眼前的春夏秋冬四個已見過的侍女,還有一位掌事嬤嬤蘭姨。根據原主的記憶,她知道這位蘭姨是從小照顧她到大的嬤嬤,為人細心謹慎很是可靠。

只見蘭姨眼神直盯著這位從小照顧呵護到大的主子,經歷一早所發生的事情,只覺得樣貌雖然都還是一樣,但就是一股感覺,總覺得不是同一個人。縱使這樣疑惑,但她還是開心她醒了過來。

「福晉把我們都喚來,可是有什麼要問?」蘭姨開口問著。

方沐柔深呼吸,整理好心情,開口便道:「妳們說我昏迷三個多月,可能是身體傷了又或者是睡久了,我很多事情都不太記得了,但我知道妳們是我從小就服侍在身邊的,我也只信妳們,所以希望妳們告訴我這王府的一切。」

春夏秋冬驚訝的互看窸窣了一下,但蘭姨心底充滿了心疼,自小疼愛的小ㄚ頭,進這府邸不過一年多,從前那單純的可人兒變得如此憔悴還發生溺水之事昏迷了這麼久,現在命是回來了,可這一切又全忘了。也許忘了也好,不想起也罷,但在這皇家的院落裡,不爭不就是只能任人宰割嗎?

蘭姨想了想嘆了口氣:「咱們爺是當今皇上的四阿哥,去年與福晉成親之際便被聖上封了親王,王爺在外也是戰功赫赫,放眼整個新丹皇朝,那是受人景仰,在外可是會讓敵人聞之鶴唳的,所以這封號也實屬當得,加上王爺也頗受聖上寵愛。去年與福晉成親之後,在這府邸與柳氏、張氏、元氏三位格格一同侍奉王爺。」

方沐柔聽了聽,四阿哥?但卻是新丹皇朝,讀過的歷史裡從沒聽過,難道是一個未被發現的朝代,但看這府第院落擺設加上稱號等,又近似明清兩代,或許真的就是個被遺忘的朝代,反正穿越都是一個奇妙的事情了,還能比這更怪的嘛。

「看來只能這樣了。」她喃喃的說著。

春喜見著自家福晉的怪異,傷心道:「福晉怎麼變成這樣了呢?早知道那時我就不應該離開福晉去取什麼大衣,害得福晉落水成了這副模樣。嗚嗚…」說著說著傷心地掉下眼淚。

夏香趕緊安慰道:「春喜姐姐別傷心,我看哪…福晉根本就是被人陷害,怎麼好端端的就落水,一定是那幾個不要臉的格格們故意陷害為之。」她忿忿不平的講著。

只見蘭姨臉色嚴肅斥喝:「住嘴,夏香妳說話也真是愈來愈口無遮攔…這是王府,不比從前在齊爾濟府邸那樣,這四處都有牆角有眼線,妳這樣漫不經心,這不是讓福晉日子更加難受嘛。」

方沐柔見她們這一說大概也了解是個什麼狀況,趕緊說著:「沒事。那事過了就過了,不小心也好、有人故意也罷,至少我人還站在這裡,我們應該慶幸。」她想為這氣氛緩和些,看來這原主在這王府的日子並不好過,還得跟幾個格格分恩寵,但看這狀況,似乎分的不是很好。

「那王爺最寵誰啊?」方沐柔好奇的問著。只見侍女們尷尬不知道該說還是不該說,也覺得福晉真的太過奇妙。方沐柔看出她們的猶豫:「我是真的忘了,照實說無妨。我不會在意的。」為了把現況摸清,好身處在這朝代,該了解的總要明白。

秋雲看了看旁人,才說著:「是柳氏,王爺這大半年的老往她院落去,但也是跟她那身子有關,畢竟懷著身孕,王爺又重視孩子。但王爺也心太狠,福晉這昏迷的日子裡,竟也沒過來探望。」

喔~方沐柔聽了只覺得慶幸,心想著愛誰都好,反正不要來我這更好,以在現代待久的這個性怎能跟一個不相識的當夫妻呢,而且啊…我才不想留在這呢。

一整天下來,方沐柔累極了,晚膳還多吃了兩碗,這樣的好食欲又讓春夏秋冬們汗顏。沐浴過後,沐柔躺在床上思索著這一整天發生的事情,憑著原主的記憶和今日下午問話得出的結論就是…嫁的王爺是當今四阿哥-新丹佳爾允祈,冷面冷面的,行事作風冷酷,讓人難以靠近,而這王府裡就柳氏有生養,已有一個女兒,肚子裡的也五個多月了,而這府邸的女人們都不好對付,老愛爭風吃醋。整理好了這些關係,方沐柔覺得鬆了口氣,既然是個不受寵的福晉,那也好呀,逃脫計畫才能開始啊。是的,努力吃喝灌藥,就是方沐柔的策略呀,把身子養好才有力氣跑呀,想到這只見這小女子心滿意足地閉上眼睛,睏呀…

夜深寂靜的府邸,前院書房裡,祈王還在處理著軍營事務。今日忙碌,早上被柳氏那媚人纏著多陪一會兒,耗了些時間才去了京郊大營忙到傍晚才回來。一進門就聽著下人回報著自家福晉今日醒過來了,本想著應該過去看看,但又聽著下人道著福晉怪異、什麼也不記得,狀況很是詭異,想到這祈王有些好奇了起來;想著那凡事拘謹;一板一眼的福晉就覺得無趣,只覺得就是個沉悶的精緻娃娃不喜親近;不過也因為事情太多,便想著明日再去看看也行。

清晨天才剛濛濛亮,正院裡的下人們已開始了一整天的事務。方沐柔睡在這暖綿的床上只覺得享受,一點都不想被打擾,只見春喜和夏香走進房裡喚著自家福晉洗漱,本想賴床賴到晌午直到蘭姨親自進來服侍,沐柔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起來。

用過早膳後方沐柔叫著夏香陪她出去轉悠,蘭姨還要她多帶幾個人,方沐柔卻不肯。「夏香呀…帶我去那池子看看。」方沐柔心想要了解離開這朝代的方式,當然要去看看來這的那個地方呀。

只見夏香有些猶豫,但也說著:「好,我正希望福晉好好思索調查到底是誰這樣使壞。」哈哈,方沐柔心底笑著,這就是她找夏香的目的呀,夏香就是個衝動、見義勇為的人,比較不去顧慮這個那個的個性,這樣的人才適合利用呀。

水池說大也不大說小也不小,平靜的水面,水底卻是深而無底的深淵。坐在池邊的大石頭上,方沐柔正認真地思索著,總要想個方法回去,畢竟待在這個不知道的朝代也不一定好生存,這福晉的性子跟她也完全不同,她怎麼可能這樣委曲求全。

想著想著突然說著:「夏香…我餓了,回去拿點點心過來,我想在這吃。」夏香又猶豫著這樣好嗎,上次主子不就是這樣在一人的情況下落水的嘛,看她猶豫為難的樣子,方沐柔笑著說:「妳放心,我會沒事的,而且我真的餓呀。」夏香見主子這樣說也不再躊躇,小跑步著就趕緊回去了。

方沐柔抬頭望了望夏香走遠後,開始想著,當初那時我好像也是落了水,她們也說這個福晉也是落了水,那看來這池子搞不好是個通道,可以讓她回去。想到這,方沐柔興奮地站了起來,雖然有些害怕,但為何不試一試呢?搞不好這一入池,說不定也就回去了啊…深呼吸了幾口,正想躍身跳入,卻冷不防的被人拉了回來,一個回轉的她轉進了此人的懷裡,連忙抬頭看著這個破壞她好事的人。

藍黑色的衣袍,肅穆的眼神、端正的五官,還有那散發出來的王者氣息…

方沐柔結巴的喊著:「王爺?」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