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Dark(1)

                千寒望著鏡中穿著嶺帝校服的自己,整理微亂的髮絲,確認長髮掩蓋住耳朵,便邁開步伐準備──叫人。

                正確來說,是要叫小森唯起床。

                她注意到昨天憐司桑吩咐的事項中,沒提及她們念的是夜校。

                依照前世的記憶思考,其他五個兄弟不可能好心提醒唯這件事……思及此,千寒來到唯的房門前。

                「叩叩」的兩聲,過了很久,門「啪搭」地打開,入眼的是仍穿著私服、臉上帶著睏意的清秀少女,千寒眼底閃過不出所料的無奈。

                「妳是……?唉,為什麼妳穿著校服……?」   

                「我是雨宮,能讓我進去嗎?有話要說。」

                「啊,好。」小森唯側過身讓千寒進來,之後將門闔上。

                「那個……請問雨宮桑為什麼穿著校服?……有事要辦嗎?這麼晚去學校?」

                「我知道經過昨晚的事,妳一定很累,想好好休息。不過唯桑不知道吧?我們念的是夜校。」

                「唉?因、因為轉學手續是他們辦的,所以……」

                千寒試圖讓自己的表情柔和點,好安撫面前慌張的少女,「不用那麼緊張,現在時間還夠妳換衣服。」      

                「是!那個……莫非,雨宮桑是來提醒我這件事……?」

                「是阿。」

                小森唯不禁為千寒的直白愣住,「呃,謝謝。」

                「比起道謝,唯桑還是趕快換衣服吧。」

                「……好。」

                小森唯一陣手忙腳亂地更衣,裙子已經穿好,但長袖扣子的順序一直扣錯,看她止不住顫抖的雙手,千寒開口詢問,「唯桑,需要幫忙嗎?」

                「唔唔……」好不自在啊,雖然雨宮桑是女生,可是她在這裡,根本沒辦法好好換衣服啊。

                「……」幸好自己留在這裡等,不然不就白來提醒她了嗎   ,「唯桑,請好好坐在這裡。」纖長的手指指向椅子。

                「像這樣?……雨、雨宮桑!?」

                「先別說話。」

                「但是……」

                「唯桑妳覺得現在的妳能好好穿衣服嗎?如果做不到,請安份點。」

                千寒手指靈巧地解開亂掉的扣子,再俐落地扣上,順手拿起一旁的領帶,幫唯繫上。

                「……好巧的手。」然後小森唯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到,竟然讓別人幫自己穿衣服,不過該有的禮儀還是要有,「謝、謝謝。」唔唔……真的好丟臉喔。

                「不用謝。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走吧。」

                「啊……好的!」

                ✬✬✬✬✬

                千寒跟小森唯同年級,她沒有跟唯同班,也就是說,她沒有跟綾人君和奏人君同班,自己運氣算不錯,竟然連禮人君也跟她不同班。

                依照前世的記憶,她恨不得遠離三子,不想跟他們其中一個有牽扯。

                雖然她想幫唯,但轉學手續是逆卷家辦的,不能有多餘的動作,對此她真的愛莫能助,只期望唯自求多福。

                「……」千寒走在嶺帝的走廊上,不知道是不是她想多了,有一股很不妙的預感。

                身後傳來輕浮的語調,驗證她不妙的預感,「空氣醬~」

                好想無視他,唉……「晚上好,禮人君。話說,空氣醬是?」

                「是妳喲,不覺得隨時像要消失的空氣醬,很適合這個稱呼嗎?」

                聽他這麼說,千寒沒有惱怒、也不意外,她的存在感本來就很微弱,「是嗎。」

                「沒錯,我說我說,如果閒著的話要和我玩~嗎?」

                千寒自然是知道他說的「玩」是什麼意思,她就知道全年發情的變態找她,肯定沒好事……

                忍住想捂臉的衝動,她維持面無表情,「不好意思,我還有重要的事,再見。」語畢,不再給對方搭話的機會,她快步離開,留下一臉錯愕的逆卷禮人。

                「……」千寒原本只是想遠離那個「是非之地」,走著走著,突然想去音樂教室看看。

                今天剛轉學來,班長已經帶她繞校園一圈,依著記憶,她改變路線。

                雖然她的記憶力比一般人好,但已經過十七年,很多記憶都變得模糊,她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好好按照修的攻略路線走,她只記得重要的訊息和印象深刻的情節……

                千寒的思緒突然中斷,抬眸望著標記「音樂室」的牌子,開始後悔自己一時腦袋發熱所做出的行為。

                「唉……」對著音樂教室的門輕嘆,要是前世的她,根本不會做這種無聊事。果然人只要墜入愛河,腦袋都會變得暈呼呼,做出平常不會做的蠢事嗎   ……千寒唇畔勾起自嘲的笑容。

                都已經走到這裡,難道什麼都不做就直接離開?說不定……是自己想多,修根本就不在裡面。

                千寒糾結一會,還是決定進去。

                ……雖然剛搬進逆卷家,「那個人」不會立馬發現她已經離開雨宮家,但保險起見還是確認一下修的所在位置好了。

                旋開暗金色門把,聽見裡面有些熟悉的音樂聲,她愣住幾秒,便有技巧地關上門,不發出任何聲音。

                修真的在……就算在,自己也沒什麼重要的事找他,別找他搭話,讓他好好睡吧。

                「……」原來這就是他們的音樂教室啊。

                「……喂。」低沉沙啞、未褪睡意的嗓音在空氣裡迴盪。

                「對不起,吵醒你了?」明明盡量放輕腳步,還是讓他聽見?

                「……沒。話說,能把這個拿開嗎?有味道……」

                「咦?」就算是定力相當好的千寒,不免被修說的話驚到,因為……修叫她拿掉的是她的外套啊……「有、有味道?」

                「是啊……有一股茉莉香……」修一副在討論「今天天氣很好」的語氣。

                他不說還好,一說千寒的耳朵「蹭」地紅起來,「呃……」她身上有這種味道嗎,她怎麼完全不知道。

                「為什麼要在我身上蓋這種東西?」

                「地板很涼,看修桑睡這麼熟,想說不要叫醒你比較好,覺得蓋上外套會比較溫暖。」

                「不需要。拿開,這個味道擾的我睡不著……」

                「好。」原本有些低落,不過心境很快就轉成了然。千寒自己也是極其敏感,不喜歡不熟悉的味道在自己附近,更何況是對氣味敏感的吸血鬼。   

                「還有不要對我獻殷勤──如果妳是想利用妳的身體得到逆卷家的權利,或者其他什麼的,找我是沒用的。我對那個家沒什麼興趣……那樣也無所謂?」

                千寒清楚修話語中的含意──他對下任吸血鬼王的位置沒有絲毫興趣,也不會幫助她「覺醒」。

                修以為她和唯一樣,是教會送上的活祭品新娘。

                嘛,就讓他這麼誤會也無妨──

                「嗯。」輕輕地應一聲,有著不容置疑的份量。

                「什……」平常什麼都不在意的修,此刻被她的語氣驚醒,睡意全無,微睜的蔚藍雙眸看向千寒──原本宛若湖面平靜無波瀾的雙眼,此刻像是溪水般緩慢流動。那張佼好的臉蛋依然面無表情,看起來卻異常堅定。

                「無所謂。」

                耳畔再次響起堅定的話語,修回過神,「奇怪的女人……算了,隨妳高興。不管妳的目的是什麼,不要擾亂我的安寧,知道嗎?」

                「……」要我不要管你,很難──雖然想說出口,但千寒只在心裡言語。

                沒等到她回答,修又沉浸於夢鄉,「……呼。」         

                ————————

                作者有話要說:

                試閱到此結束,想看更多的人可以到我的部落格繼續閱讀:http://0rz.tw/FSsHt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