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尋名

        烽煙俱起,刀鋒四接,滾滾沙場,人馬聲喧囂,刀光劍影,兀自起此彼落,一時間,紅流橫灑,鮮血四溢。

        他,靜默冷眼旁觀。

        一席古樸長袍隨風翻飛,髮上隨意紮髻,帶些凌亂,清峻的臉上,面無表情,卻顯露肅殺。只是看著。眼神凜冽。

        「尊駕殺人無數,仍續殺否?」一名抱刀少女,頭綁雙髻,模樣嬌俏可愛,交領長裙,襯托她出眾氣質。然則,與此戰場,卻十分突兀。她身材嬌小,看似十二三歲模樣,聲調細嫩,宛若幼女。

        青年冷漠,將塵埃遍布、屍首成堆的場面,盡收眼底。冷冷道:「人殺人,非我也。他們要殺人,與我何干?不過塑造,鑄我出世,持我殺人,餵我飲血,此亦我殺人無數?」抱刀少女溫婉一笑,沉默許久方道:「尊駕既如此無奈,何日與我同走?」

        「同走?」青年瞥向少女不解:「姑娘又何人?我早已浪跡天涯許久,又有何處不可去?」少女仍舊帶笑,卻不答,只道:「我乃刀之魂,武之魄也。」見青年茫然,她笑言:「尊駕只須記得我為何人便可。待得尊駕有朝一日無所可用、無處可去,尊駕深知自己為誰,便將曉得與我同往何處。屆時,刀魂必再拜訪尊駕。」

        少女言迄,身形頓消,青年歛眸,正不解,忽見手腕一絲紅線,隱隱綽綽,需細瞧才得見。然則一繫上手,青年卻像是知曉某種訊息,適才一片茫然,此刻倒宛如大雨過後,烏雲微露曙光,有著隱隱約約的一絲頭緒。

        再回頭,戰場已歇息。屍橫遍野,烏鴉盤旋,一派寂涼。青年蹲下,拾起一柄斷刃,不過尋常大刀,刀身血影。不遠處,一柄他認得的刀橫亙,刀身較之其餘刀類更長,刀柄亦是,刀不斷,斷的是人手。他噙笑,卻冷。

        這刀是他,殺人之刃。

        他是軍刀,專以殺人為用。

        橫走戰場數百載,他究竟為誰,竟連自己也忘卻了。血源之於他不重要,他只需知曉,自己,從戰場而來,也必遊走戰場,終歸叫戰場遺棄吧?

       

        出身何處,早已忘卻,有人說他誕身於唐國,但有人說他的出生之地在倭國,他只知他的前身,曾是把威震明代沙場的武士刀。浪人渡海而來,揮舞著武士刀,在這塊異國之地,盡情奪取。女人、錢財、血液、生命。在自己國家裡不被認同的恨,於此地,發洩。

        血灑。

        明代天朝派出軍武,欲將趕回海上,然則,海盜矮小卻氣勢非凡,所到之處,戰無不克,明伍潰不成軍。天朝遭海賊侵襲不休,頗為困擾,於是,將冀望委託於大將軍,盼能得沿海平靜。

        那位大將軍,氣勢雄渾地踏入戰場,引領一支軍紀嚴明近苛,戰功彪炳的軍隊,展開長期與浪人之戰。

        雁翎刀,終究落敗。

        含恨之刀,怒號,卻無用。

        那身穿日出之國戰袍的武士,踩著雁翎刀之身,冷酷道:「汝為敗將,不降即死!」雁翎刀看著武士,冷笑:「吾身寧死,不降。」

        刀落。

        武士刀太強大,堅韌鋒利無比,刀身頗長,執刀浪人雙手操刀,力大無窮。明代軍人無論雁翎、長刀均不敵。一作戰,若非斷為兩截,便是刀刃上捲,壞了一把兵器。

        大將軍頗為苦惱。他要來了武士刀,在營帳裡,揮舞著刀,雙眉歛起,搖頭苦思。他要人拿著自家兵器與之練武,自己卻手持武士刀,模仿浪人姿勢,橫砍斜劈,日日如此。

        既然天朝兵器均不成,何不仿效日刀,再加以改造,以中國刀劍為基礎、日本武士刀為借鏡?他山之石,亦可攻錯。

        於是,他誕生了。

        刀柄長,刀刃亦長,或為直刃、或為彎刃,外型酷似武士刀,然本質卻是中國刀。大將軍為之寫了刀法,名為《辛酉刀法》。其名以大將軍統領之軍隊定名,名為──戚家刀。

        在他還叫做戚家刀時,與之交鋒的,便是所仿效的倭刀。

        雙手持刀,橫於左,開右戶,敵刀攻入之際,刀自斜下上切,右足虛點,待得刀鋒斜切時,立即轉身踩實,左足提撩。

        戚家刀,戰了數日數夜,最終戰勝武士刀。武士刀狠狠怒斥:「終有一天,吾將敗汝。汝不過仿我之型,豈能長存?」

        他冷笑,刀刃架於武士刀上,手腕一沉,刀刃亦沉。他道:「千百年來,不都如此?」語畢,右腕頓如巨石下落,武士刀「啪」得一聲,斷成兩截。持刀的武士,剎那間,一抹痕影斬落身軀,血濺,噴上了他的周身。頃刻間,消散無影無蹤。

        收刀,盯著自己身上的武士刀魂,微微舔拭起噴濺而上的血,微鹹,還尚溫,竟讓他,流連忘返。血的滋味,嘗過一次,永世難忘。於是,他再開啟一波波的殺戮。從最原先的驅逐外患,轉而,純粹的殺戮。

        時隔數代,人們不甘於戚家刀,一次次轉換刀型,最後,連魂魄也變。時代推進,他仍在戰場上,殺敵無數,敵人為誰?不知。或為他國人,或為本國人,或為青年或為老,或為婦人或為幼。誰都殺,只為了渴望血的滋味。

        「你是誰?」梳雙髻的抱刀少女,初次見面時,如是問他。

        「不知道。」青年淡漠答道。他出生的意義只有一個──殺戮、飲血。

          少女噙笑,上步。再問:「你是誰?」青年拔刀,對峙。少女只是微笑,又上前一步。這女孩,帶給他,卻是深層的壓迫。青年舉刀,試探地一個上步,刀尖斜砍,少女卻連眨眼也無,雙手仍抱刀,笑臉吟吟,面色溫婉,望著青年的雙瞳,映著青年的錯愕。

        青年那刀,無論如此也劈不下去。

        少女只是莞爾,一手抱刀,一手朝著青年額際點去。青年一愣,刀撤,跌坐在地。這是他甫誕生之後,首次嘗敗,出自於,一個看似荳蔻的纖弱少女。

        身旁是刀光劍影,人馬聲巨響,再一轉,場景瞬變。人們的服裝驟換,不再長袍戰甲、綁束頭髮,而是一身西式軍戎,短髮俐落。他,跟著到過北方,輾轉大江南北,跟著轉換身型。

        「你是誰?」

        當他聽到有人呼喚時,才詫異感受自己已不再是戚家刀。刀身更長,如田中央苗,苗禾之型。征戰南北數載,他的名字叫做──

        「苗刀。」

        青年靜靜答道。

        然而再過數年,戰場已沉寂,他的戰場。唯短兵相接時,偶爾苗刀出鞘,西式軍刀取代了他,戰場上不再刀刃相接,而是砲聲隆隆的槍砲大響。

        他的時代,過了。

        青年舉刀,苗刀刀法一路一路展開,最先凌厲的苗刀一路,跟著舞到苗刀二路,最後終結於簡化的苗刀四路。

        橫切斜劈,下切為削,上砍為挑。抱刀,足虛點,藏頭,展刃於前。樸實無華,卻是戰場上,曾經的勝者。如今,失卻舞台,再無作用。

        青年閉眼。

        無所可用、無處可去,若僅為防身健體之用,他的存在,又有何意義?

        「我是苗刀。」

        收刀。

        抱刀少女身形幻化於前,笑容可掬。伸出一手柔聲道:「那麼苗刀,可願與我共遊,晉見武神?」

        「武神?」青年雙眸歛起,沉思。刀之魂,武之魄,他尋回了自身的魂魄,不再僅僅存於殺戮。而是氣節。

        少女莞爾:「天將有重用,尋天下兵器魂魄,晉見武神,洗去血影,為武神所用。兵器之歸屬。」

        「歸屬是嗎?」青年唇角為勾,那清峻的臉,戾氣,緩緩歛去。將刀背起,遞手,牽住少女。少女一笑,帶著青年,於這塵世,消失無蹤。

        苗刀,銀白劍刃,入鞘。

                                                                                                            (全文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