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是,我的主人

買完水果後,溫遙領著男人穿過馬路,徐步走向眼前的文昌帝君廟。宏偉高聳的廟宇旁的通道較窄小,擠滿了香客。他一邊領導男人參拜一邊教導參拜儀式,男人虔誠地拿著香在文昌帝君前喃喃唸誦。

全程參拜完畢後,男人被神像柱子旁上滿滿的繪馬吸引了注意力:「喔!這個跟我們日本的神社一樣欸!」

「我想那這應該是我們學你們的吧。」

「我也要來掛繪馬。」

他帶著男人去買繪馬後,男人拿筆認真地寫完後掛上,繪馬上頭寫著:「文昌帝君您好,請保佑我這次的團能有很好的未來,大家一起前進武道館,出雲敬上。」

查覺到他的視線,男人坦然地指著繪馬上的署名:「我叫出雲。」

「呃,我不是有意要看的。」

「我掛在上面你也會看到,一開始我就不打算遮,何況我希望這個擺得越顯眼越好,文昌帝君比較容易看到。」

對方告知了真名,他立即講出自己的名字以示禮貌:「我叫黎溫遙,叫溫遙就可以了。對了,你是歌手嗎?我看你上面寫說希望你的團能進入武道館。」這是間在東京的知名表演場地,許多歌手及樂團均以能在武道館開演唱會作為一個重大里程碑。

「對,我是主唱。啊,給你一張我的名片。」出雲從包包中掏出一張   CD。

他楞了一下:「這不是   CD   嗎?」

「CD   就是歌手的名片呀。」

「CD   是要賣錢的,這樣免費拿你的作品不好意思,畢竟你一定花了很多心血。」

出雲一臉讚許:「你真是個有深度的樂迷,我的作品交到你這樣的人手上,我就放心了。CD   就當你幫我帶路的謝禮。」

兩人站在掛繪馬的柱子旁談話,身邊人潮擁擠,他的鴨舌帽不慎遭旁人碰落,他立即將帽子戴上,但短短的時間內卻已聽到旁邊傳來竊竊私語。

「你看,那人是不是   SOAR   的成員?那個比較   Baby   Face   的那個......」

「那邊站了兩個男的,你說哪個?」

「廢話,當然是那個高高瘦瘦的啊!另外那個金髮的那麼矮,怎麼可能加入偶像團體?而且還長得有點像女生,娘娘的。」

「啊!我想起來了,他叫溫遙!」

這麼擁擠的人潮中,這麼短的時間就有人認出他,他一方面開心一方面擔心引起注意,正要拉著出雲離開,卻已被幾個女生從後方叫住請他簽名並要求合照,他微笑答應後再趕緊帶著出雲離開。

他心想好在出雲聽不懂中文,不然被笑娘又笑矮,肯定會不太高興。他低頭打量出雲,這男人的臉蛋線條確實跟女人一樣柔和,身材也十分纖瘦,身上柔軟材質的黑色長衫襯著雪白的胸口,不知怎地顯得有些嫵媚。

出雲的神色顯得有些促狹:「看來你是巨星呢!還有粉絲找你簽名合影,看來要前進武道館就拉你入夥就好,馬上就先賺到五千名觀眾。」

「沒有啦,我是屬於一個團體,也不是團裡最紅最強的,那些人只是認出我是藝人才會想跟我要簽名。」

「是喔!那你的團叫什麼?」

「我的團叫做   SOAR,我給你名片,真的名片。」

他給出雲一張名片,出雲看了一眼:「上面這是公司的電子郵件嗎?」

「對,是我們共用的。」

出雲掏出了自己的名片,塗改了上頭的電子郵件地址,並寫下台灣跟日本的手機號碼:「我也是把共用的印在上面,但我把個人的寫給你,可以跟我聯絡,就當交個朋友。」

「那我也把我個人的聯絡方式留給你。」向陌生人留下電話跟電子郵件地址通常會讓他不安,但方才相處下來感覺似乎只是個友善的老外,當作交個外國朋友也不錯,況且他大方提供自己的資訊,那自己也向對方提供應該並無不妥。

兩人走到了公車站,他向出雲表示他要回家:「我要回去了,你要去哪?」

「嗯......請問台北最多人潮聚集的商業區在哪?」

「你想去逛街嗎?」

「不是,我想去那種有很多街頭藝人表演的地方。」

「原來你想去觀摩別人唱歌。」

他在地圖圈出幾個地點並向出雲講解可以到達的公車路線,之後公車來了他便先行上車離開。

回家後他拿出   CD   端詳,封面上頭第一行古典的字體寫著「Yes   my   Lord」,第二行寫著「Down   on   your   Knees   and......」

上方第一行應該是團名,中文意思應該是「是,我的主人」,第二行是專輯名「跪下,然後......」,封面圖樣是一把匕首刺穿了飛舞的片片黑羽。看了之後他有種怪異的感覺,這種封面他沒看過,但總覺得構圖散發黑暗的氛圍,莫名其妙的團名跟專輯名更顯得這張專輯很神秘,跟他在台灣市面上看到的人氣專輯設計風格都不一樣。

「這個主人是在稱呼誰啊?真不知道這人是唱什麼怪歌。」這專輯的封面風格跟他平常會聽的流行專輯完全不同,一時提不起興致開始聽,於是先將專輯放在一旁的   CD   櫃中。

他打開電視,漸漸地感到疲憊,接著陷入沉睡。過了一小時多後,他被電話聲吵醒,「喂?」

「溫遙,你要不要來?」是出雲打來的電話,聽起來出雲在外面因為背景人聲有點吵。

「你叫我去找你?你在哪?」

「河岸廣場啊,你寫給我看的。」

「你是需要嚮導嗎?」

「不是,我需要你來聽我的個人演唱會。」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