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祝大家新年快樂!閃亮星─瑭碧耽美稿件大募集

四 誰是戲子(二)

        “趙小姐!”   “是趙小姐!”   人群陡然沸騰。趙舒雨總是可以引起眾人的仰慕及注意。包括女人的忌妒、男人的慾望。不過對她來說,只要有人注意就好。

    台上的螢光漸亮,地板上鋪了層層水色紗布,如一涓涓細流婉轉於地上,紗布之中,隱約有點點亮光,如螢火蟲展翅,靜謐悠然。

    朦朧之中,一抹身影在水紗後緩緩浮現,趙舒雨撩開紗布,赤著腳踏在舞台上,雪白的指尖擦了層粉橘色的指甲油,腳踝上戴了串金色的鈴鐺,隨著她的步伐發出陣陣清脆亮麗的聲音。她穿了一件蘊著淺紫色的水色長紗,香肩微露,羊脂般的手臂垂在身側,腕上許多銀珠子閃爍扎人眼眸,下半身裙襬散開,像一朵清麗的百合花。

    她眼眸微挑,眼尾上勾,青絲半盤,一朵扶桑爬上鬢邊,串串珍珠落下,跟著她的舞步叮咚叮咚的響,腰肢輕搖,凌波微步,媚眼如絲。讓人想到趙飛燕倚著龍踏,指尖為勾狀似邀請,想到楊貴妃輕含荔枝,朱唇微起猶如親吻,想到西施螓首,柔荑捧心,秀眉微蹙,好比愛撫,想到王昭君的琵琶,嗓音配著塞外天滄草茫的曠闊,如怨如慕,如泣如訴,那幽幽的唱腔,竟彷彿嬌喘。

    卿九微皺眉,下意識的對她感到厭惡。女人總是會下意識忌妒比自己優秀的同性,那優秀不是多有能力,多聰明,而是多漂亮,對男人多有吸引力。儘管這很膚淺,但卻無法避免,能活得好的女人有兩種,一是智慧,二是對男人的吸引力。智慧是天的,但勾男人的能力,可是後天培養的。她很忌妒,趙舒雨這樣的女人,明明騷的要死,卻又長的一副清純樣,但她絕對不會承認他是忌妒,承認是,她就比她差了。

        “陸先生覺得如何啊?"卿九仍目不轉睛的盯著舞台。

        "很好啊!"

          "喔?那您最喜歡哪一點呢?"

        陸邵宇收回視線,興味盎然的看著卿九。

        ”看我做甚麼?”卿九仍盯著舞台。

        陸邵宇突然伸手攔過她的肩,她的頭被拉到他的胸前,聽見他低低的淺笑,有些戲謔。”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是嗎?”卿九任由他撫著她的髮。

        "你在想..."陸邵宇捧起她的臉,曖昧的道"趙舒雨這女人真是他媽的賤。"

        卿九握住他的手,一臉天真。"才不是。"

        "那不然?"他又靠近了一些,唇碰著唇。

        卿九微微退了一些,笑說"是......趙舒雨這女人真是他媽的賤,還長的一副清純樣。"

        陸邵宇放開她"男人就是喜歡這種啊!"

        卿九柔聲道"恩,男人也賤。"

        陸邵宇聳聳肩,不置可否。  

        一曲舞畢,趙舒雨微微鞠躬,轉身靜進了後台。

        "我要走了。"陸邵宇起身"秦小姐呢?"

        "趙小姐一結束,您就要走了,這是要去哪裡呢?"

        "有差嗎?就算秦小姐知道了。"

        "是沒有"卿九也不生氣。

        陸邵宇輕笑:"我去後台,想見見她。"

        "原來如此。"

        "那...秦小姐請自便。”卿九點點頭,望著他離去的背影。他們......甚麼關係呢?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