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 誰死了

        1931年的上海。

        以租界為中心,向外延伸數十里多是有錢人家的宅子,將光與影分離,邊緣抹上一層絕對的黑,在上海切割成一個又一個的貧富鴻溝。

        蜿蜒的水泥路上零散著幾個流動式攤販,路是石子鋪的,兩旁是座座精美的房子,其實再遠一點,就只會剩下骯髒破敗的土樓。腳踏車的鈴鈴聲從街角傳來,從模糊到清晰。一名小夥子騎著車,手裡拿著報紙,頭頂覆著頂貝雷帽,一身深綠色的舊式襯衫,嘴裡大喊:"謝小姐!謝小姐!"腳踏車飛快地轉了彎,停在一棟西式的華美洋房前。

        "吵啥呢?"未等小夥子按鈴,門已經開了。一個長相清秀的姑娘探出頭來,埋怨道:"大白天的。"謝小姐的桃花眼朝他一瞪,黑眼珠襯得她皮膚越發白皙,一條辮子披在左肩,鬢邊插了一朵玉雕的木蘭,垂著串串珠子。

        "謝小姐,今早的報紙。"小夥子揚揚手中的報紙,手指著醒目的頭條。"薛先生居然死了?"他一臉不敢相信:"謝小姐啊,你說----"

        謝小姐俏臉一沉,冷聲打斷他:"東北淪陷了?"

        "啊!是的。"小夥子抓抓頭:"徹底淪陷了,救不回來了。"

        "我知道了。"謝小姐點點頭,欲將門關上,卻被小夥子擋住了。

        "她......."

        謝小姐淡淡的睨了他一眼:"不用擔心。"說罷關上了門,把綠襯衫的小夥子關在外頭。

        謝小姐沿著迴旋梯走上二樓,唇邊一抹止不住的古怪笑意。她走到房門前,手按上門把,未打開,便聽到裡頭傳來一個溫柔如水的飄渺嗓音:"晨晨。"謝小姐一顫,彷彿有蛇,冰冷的皮膚沿著背脊向上,她知道裡頭的人要說什麼。

        "那個人死了。"

        "啊!"謝晨晨控制不住的輕叫出聲,癱軟的倚著門口。她知道誰死了。不是薛先生,不是東北。她想衝下樓找那個綠襯衫的小夥子,影子卻黏在地上,死活不肯動。

        "進來吧。"她似乎聽到了一聲低低的嘆息,依言走進房間。

        明明是白天,房間仍舊昏暗。謝晨晨拖著發抖的步伐走進,窗邊坐了一個人,看不清面容。只覺得這女人猶如一汪水,連身影都輕輕柔柔的。

        "去看看。"紓雨抬手,指了指窗口。謝晨晨緩緩靠近窗口,帶著無比的恐懼。窗簾未拉,很輕易就見到窗外的景色。她往下一望,眼神卻無法聚焦,一切都影影綽綽的,包括她自己。

        "郁昌茶行。"紓雨柔聲說。她不知何時已來到晨晨身旁,透著日光,晨晨看著眼前的女人,及腰的烏黑長髮未紮,散在身後,絕世的容顏沉靜如水,羊脂般的肌膚,清淺的黛眉,眼睛大,尾端卻又微微上翹如鳳眸,水盈盈的,小巧的鼻子下方是粉光緻緻的唇,美的不近人情。她就好像一彎輕靈的細流,手一觸,卻沒有溫度。晨晨順著她的指示望向郁昌茶行。

        "啊!"她雙眸瞪大,尖叫出聲。即使不是很清楚,她仍認得出那綠色的身影,下方一攤血紅。

        那個送報的小夥子,死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