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那年夏天(一)

那夜僅有微弱的月光,朦朧光線映照著一個男孩,那雙眺望月亮的眼眸冷得無半分神采,空得似走失了靈魂。

好一會,男孩沉默地從台階起身,回過身,走進獨棟樓房。

「蘭姨,他是誰?」屋簷下,一個女孩用稚嫩童音問著身旁的少婦。

蘭姨望著男孩,她伸出手撫著女孩的頭髮,「他是韓晴的小孩,以後會跟我們住,你是姊姊所以要好好照顧他喔。」

女孩眼睛閃過明亮詫異,「晴姊姊!是那位漂亮的晴姊姊?」她好奇地看向對面亮燈的房間。

「是那位……那位很漂亮的晴姊。」蘭姨隨著女孩視線看向對面無聲亮燈的房間,好一會才想起時間,低聲催促著女孩,「你該睡了。」

早晨,一群小孩在草地玩耍,在旁邊坐在鞦韆上的女孩想起昨天初來乍到的男孩,她抬頭望著一夜未曾熄燈的房間,若有所思。

「快去洗手、把汗擦乾,再來吃點心。」蘭姨從屋內端出一大盤香味四溢的餅乾,笑著呼喊草地上的孩子。

「在想什麼?」蘭姨見到坐在鞦韆上發楞的女孩,她走過來問道。

女孩用手指著對棟房間,微微蹙起峨眉,「早上沒見他下來,要不要去叫他?」

「一場火災帶走晴姊,難為一個小孩,竟是不哭不鬧地走完全程,他這幾天應該沒睡好,讓他多睡會……」蘭姨神色鬱鬱地看向男孩待的房間,頗為心疼地說道。

女孩似懂沒懂地點點頭,在蘭姨走後,她猶在鞦韆上注視那獨棟樓房。  

敲門聲迴盪在空蕩的屋內,持續好一會的時間,最後剎然而止。

男孩把門打開,女孩那一張清秀嬌美的容顏就這樣毫無預警地闖進眼簾,「吃飯。」

一個在門內清冷眼神、一個在門外溫熱視線,兩道目光執著凝望,來回碰撞……

男孩終究抵不住腸胃的苦苦哀求,他端起餐盤,兀自地坐在地板上吃了起來。

「你幾歲?」女孩揚起一抹溫暖笑容,輕聲問道。

男孩微微抬頭,瞧了一眼後,繼續埋頭吃著手裡的飯,沒打算回答女孩。

女孩不以為杵地笑了笑,她也不再說話,靜靜地看著男孩吃飯。

男孩吃完,把餐盤輕巧地放下,女孩順手接過,再度揚起那道對男孩來說太過炙熱的柔和笑容,「晚點來看你。」

夜晚,敲門聲再度在房內響起。

蹲坐在窗邊的男孩漠然地望著房門,等待著聲音結束,等待外頭的人離去。

比上次更久更長的時間,男孩才將門打開。

女孩那一張清秀嬌美的容顏,再一次未經同意地闖進眼簾,笑盈盈地說道,「晚餐的時候沒見到你,怕你餓了,幫你送來。」

「你不會說話?」女孩偏頭,眼眸透著些許探詢。

男孩不搖頭也不點頭,他雙唇緊抿,眼神滿是戒備,直勾勾望著洋溢溫暖的女孩。

女孩對男孩的冷漠不以為意,她把餐盤朝男孩緩緩遞去,「吃吧。」

男孩吃完後,他糾著雙眉,見女孩朝自己伸出手,注視好一會後才把餐盤交出,他注視著女孩往流理臺走去,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女孩清洗的背影。

在女孩轉過身前,男孩早一步回身,關上門。

門外,「蘭姨曾說過每顆星星都有默默守護的人,我想在這遼闊天空有顆星子會是愛你的母親,用她的方式愛你、陪伴你。」女孩溫柔的嗓音,輕飄飄地滑進男孩耳裡。

坐在門邊的男孩眼眸不興波瀾,他對女孩的天真純潔嗤之以鼻,正要起身,門外再度飄來女孩柔美溫潤的聲音,「一開始聽到時,其實我也覺得是騙人的,直到某次想到家人,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對著星子訴說,而那夜存在記憶中母親的模糊身影來到夢裡見我,我才相信這是真的……」

「所以,想家人的時候就看看星子,會好過點……」女孩緩慢輕柔的語調,如道微風吹進男孩的耳裡。

「我走了,明天記得要去吃飯。」女孩聲音透著溫暖,門外響起一道細微的腳步聲,慢慢地遠去。

男孩無力地坐倒在門邊,空洞無神的眼眸變得濕潤,他把頭微微仰起,壓抑著心底深處的情感洶湧,不讓難過潰堤。

幾次相處下來,女孩替比她矮小的男孩取了個名字─小不點,她對男孩從不回應的冷淡態度處之泰然,興許是女孩柔和溫暖的笑容,或是女孩鍥而不捨的執著糾纏,男孩終於走出房間,但他的走動範圍止於樓房屋簷下的廊道。

滴答滴答,突如其來的綿綿細雨,女孩只能在屋簷下晃著腳丫,兀自發楞。

女孩伸了個懶腰,正要轉身入內,瞧見一道不起眼的身影緩緩地走入雨中,她眼眸透著困惑,霎時忘了動作。

男孩!

細雨,滴滴答答的節奏,無聲的冰涼雨水落在男孩身上,增添絲縷沉悶悲傷。

女孩好一會才回過神,她在傘桶翻了下,拿了把雨傘,快步闖入。

女孩來到男孩身邊,頗為擔心地說道,「小不點,別淋雨,會……」然而感冒兩個字噎在喉頭,沒能說出。

只因那瞬間,男孩眸裡那抹沉默安靜震攝了女孩心靈,牽引出女孩心底壓抑的傷痕。

男孩一言不發,他望向女孩的那雙眼眸,本該水靈明瑩的,此刻僅剩深邃無盡的空洞。

雨傘為兩人在雨中留下一處乾爽,沒有雨的侵擾,女孩得以凝望男孩面容,兩道清晰可辨的無聲淚水。

細雨倏地加大,磅礡雨勢強勁地擊打著雨傘,老舊雨傘撐不住突如其來的大雨,啪地一下,單薄傘面竟給大雨打破好幾個孔洞。

雨水,從破損傘面落下,無情冰涼侵襲兩人單薄身軀。

男孩瘦弱身子微不可見地輕輕發顫,女孩將男孩輕擁入懷,溫柔撫著男孩後背,輕語地向男孩說道,「小不點,一切都會過去的,會過去的。」

男孩無聲地在女孩懷裡宣洩,動作很輕、眼淚很淡,傷痛重重地落在女孩身上。

寒雨中,兩個小孩依偎著彼此體溫,傷痛緩緩地在懷抱中治癒結痂,悲傷慢慢地在溫暖中淡去,一道微光在男孩空蕩的眼眸裡悄悄地燃起,然後有了靈魂……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