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序幕-最熟悉的陌生人

2015‧夏至‧台南

「是她嗎?沒錯,一定是她!是嗎?你確定?我不太確定……」

林熙祐一手托腮,另一手指焦躁敲著桌面,陷入無止境自問自答中,無所適從的心情讓他開始煩燥搔頭。

此刻他坐在一間以灰白工業風打造的咖啡簡餐館裡,冷調又帶有質樸的氣氛,讓這裡的顧客像是在自己家一樣舒服自在,有時慵懶窩在沙發椅上、聞著滿屋咖啡香氣,聽著爵士音樂,開心聊著天,不知不覺一整個下午就這樣過了。

而林熙祐來這裡已經是連續第三天了,他不是被這裡氣氛吸引,也不喜歡喝咖啡、更不是為了一盤擺飾漂亮、永遠吃不飽的簡餐而來,他只是想來確認一件事……

不聽話的眼睛又悄悄瞄向櫃檯,他看見那個女生穿著藏青色的工作圍裙,仍舊像小蜜蜂一樣,忙碌穿梭在廚房和櫃檯間,完全無視他的存在。

他很想直接走過去相認,但又沒十足把握和信心,看著桌面好一會,接著雙掌用力一握,心想死坐在這也不是辦法,既然已確定是她了,何不帥氣的走過去打聲招呼。

也許可以不經意說:「嘿!是妳喔,好巧!妳還記得我嗎?」

「你哪位?」

他已經能想像她說這句眉頭微皺的神情了,回想起她的招牌臭臉,林熙祐不自覺嘴角揚起,突然想到此時不是回憶往事的時候,連忙甩甩頭。

要不換個方式,或許可以牽起她的手,深情望著她說:「我一直都記得妳,這幾年妳過得好嗎?」

「干你屁事。」

不行不行!依她個性,也極有可能這樣說,在眾目睽睽下被打槍,豈不糗大?陷入困境的他,苦惱不已。

而且從剛才她擺出一副你是誰的樣子,更讓他卻步,沒想到就算過了這麼多年,怕她的孬個性還是沒變。

「請問要加水嗎?」

一聲略帶高揚的詢問打斷他內心小劇場,一抬頭,一位頭染褐髮、面容秀氣的男服務生拿著玻璃水壺與他四目相對。

看著對方過於禮貌的笑容,林熙祐知道這背後含意是:你賴坐這裡已經三個小時了,而且行為鬼祟,如果不再點東西,就快滾!

「先生?」

「呃……不用,我要結帳了。」他起身,拿起桌上帳單和背包走向櫃檯,當年令他緊張的女生就站在那裏。

最後一次!就問這一次!不容許自己臨陣退縮,像是盯著獵物般,他直往她方向走去,但越靠近櫃檯,越覺得喉嚨發乾,等站定位後,剪著俏麗短髮的她對他禮貌微笑。

看著久違不見的燦爛笑顏,林熙祐失神望著她,沒錯,就是她,就算化成灰,他永遠都記得這笑容……

「您好,一共550元。」她接過帳單,親切說著。

林熙祐從皮夾拿出一千元,猶豫開口:「請問……那個……妳是不是……」他垂著眼皮偷看她,扭捏態度好像高中女生要跟誰告白似的。

「找您450,還需要什麼嗎?」女孩直視他雙眼,客套語氣就好像銀行行員問客戶要存多少錢一樣。

她不帶任何感情的語氣讓林熙祐呆愣住,因為他發現她的眼神好陌生,彷彿他們之間從沒發生什麼事過。

「先生?還要點外帶的東西嗎?」她看著他。

「不、不用,謝謝。」他急急接下錢,手掌不經意接觸到她手指,他抬頭看她,發現對方已經轉移眼神,準備忙別的事了。

他落漠轉身,推開玻璃門走了出去。

一出門,一陣微風迎面吹來,他深深吸了口氣,空氣中有種被燒灼過的青草香,那是有著故鄉氣息、屬於夏天的味道。

十年前,高中畢業後,父母感情不陸離婚,他隨母親搬回台北娘家,生活了五年後,母親發生車禍不幸過世。

當時的他已成年也已經就業,因不想造成舅舅一家人及外婆負擔,在附近找了間舊公寓,搬了出去,從此就一直獨居在台北。偶而會回台南探望父親,但父親已另組家庭,也不便常回去,倒是父親把他的房間空著,以便他回來能有地方休息。

現年二十八歲的林熙祐,靠著一點小積蓄,和兩個志同道合的朋友合開工作室,從事玩具產品開發工作,不算功成名就,但至少找到奮鬥的目標。

久未回台南,這次要不是南下拜訪客戶,他也不知要何時才能回故鄉,只是沒想到昨日和客戶相約這間義式餐廳談業務時,會遇見她。

畢業後,他和她失去聯繫,直至現在。

謝智婕……他輕聲呼喚。想起剛才她生疏的態度,不禁難過起來,看來她真的忘記他了,雖然已過十年,但他自認歲月沒在臉上留下太多痕跡,不自覺的,他摸摸似乎有點粗糙的雙頰,好吧……就算容貌有稍微不一樣了,但她怎能忘記他呢,至少要禮貌的問好啊……

踩著沉重腳步,他抬頭看著湛藍天空,回想著,這麼多年他總是想起她,就連歷年女友都長得跟她神似,要不是朋友取笑他女朋友都一個樣,他也不會察覺。

突然他停下腳步,猜測或許她已經結婚了,所以不便與他相認,可能嗎?他心一沉。

「先生!等一下!」

熟悉聲音傳來,林熙祐迅速回頭,看到謝智婕踩著輕巧的步伐朝他跑來,他雙眼驚喜睜大、內心歡唱著!她認出我了?她記起來了嗎!?看來老天爺看他可憐,所以讓她恢復記憶了!

妳早該認出我的,我是妳他媽的初戀情人啊!而且妳的初吻是獻給我的!妳剛才給我裝不熟是怎樣!?

他發誓等下要把這些話告訴她!但隨著她越來越接近,林熙祐慢慢收起笑容,不自覺嚥了口水,他發現自己好緊張。

這樣的場景,他在夢中夢見過,他不能控制的讓心思飛揚……

她追著公車的狼狽樣,他仍記憶猶新;被她冷落忽視的無助感,還是會襲上心頭;她正經八百斜睨著他時,渾身緊張的感覺現在還在。

她是他的初戀,突然他眼眶一熱,他們都長大,已經是成熟的大人、回不到那青澀的十八歲了,但為什麼再看見她,他的心還是會不由自主地劇烈跳動著……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