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黑冠

              妖豔的薔薇花牆綻放紅光,陰暗的黑森林時不時傳來魔獸的低吼,孤寂的魔城裡住著紫眼魔王和金眼魔女。

              空闊寂靜的大廳裡,魔王坐在王椅上,帶著黑冠的魔女則是趴在王椅扶手旁。

              他們日復一日的一起生活,總是盯著王椅正前方的華門,就像是在等什麼。

                          ✻                           ✻                           ✻

              一天,發生了一件不一樣的事情。

              就像感應到了什麼,魔王忽然站了起來,一旁原本慵懶的魔女嚇了一跳,她茫然看著魔王。

              「是男嬰的哭聲。」他低語,她瞪大眼睛。

              像是無法忍受哭聲打斷魔城的寧靜,魔王馬上離開王位,步伐極快地推開華門,踏入多年不曾進入的黑森林。

              望著那匆忙的背影,魔女仍慵懶地坐在原位,但暗金色的眼眸閃著複雜的情緒。

              有不安、有嫉妒、以及更多的的羨慕。

                          ✻                           ✻                           ✻

              魔王現身在黑森林外圍的薔薇花牆內側,看見一個應該是被鄰近村莊拋棄的男嬰正扯著大嗓音大哭。

              既然是被棄養,嬰兒的命運只剩下餓死或者是被黑森林的魔獸吃掉。

              魔王凝視男嬰,接著彎腰將他抱起,男嬰馬上停止哭泣並瞪大腫紅的雙眼,魔王揚眉。

              好個清澈的藍色眼睛。

              魔王失笑,笨拙地晃晃臂裏的嬰兒,輕聲說:「你好嗎?我帶你回去。」

                          ✻                           ✻                           ✻

              黑森林中的魔城因為男嬰的到來有了一線生氣。

              帶著男嬰回來的魔王拙劣的替男嬰洗澡,惹得魔女笑得一串銀鈴。

              五年後,男嬰變成了男孩,好動程度簡直是要把魔城拆掉似的,魔王著急害怕地跟在男孩身後怕他摔倒,魔女則在一旁看著這對父子般的互動笑得溫柔。

              男孩想稱呼魔王為父親,魔王欣然接受。

              我的男孩,你想稱呼我什麼都好。

              魔王溫和地瞇起深紫的眼瞳,摸著男孩的頭笑道。

              男孩想稱呼魔女為母親,但卻被婉拒了。

              孩子,你可以稱呼我魔女,但母親這個詞就不太適合了,不管是現在或是未來。

              魔女微笑看著他,那雙暗金的眼眸有著難語的意涵。

              「父親,我想要問問題!」男孩晃晃他短嫩的腿,坐在魔王的大腿上,仰頭望著魔王朝氣的舉手發問。

              「想問什麼?」魔王溺愛地捏著男孩的臉。

              「為什麼是魔女戴著黑冠而不是父親戴呢?」男孩翻身正面盯著魔王,歪頭指著一如往常趴在王椅扶手旁魔女頭上的黑冠。

              「通常不是魔王戴嗎?因為魔王是『王』啊!」他天真爛漫的問,惹得魔王和魔女笑了一聲,但兩人卻是默契說好一般地不說話。

              男孩嘟嘴撒嬌:「我想要戴戴看!」

              聽見這番話的魔王哼了一聲,一旁的魔女摸著黑冠,笑意不明:「以後有機會會給你戴的。」

              「戴上去以後,就會變成壞人的。」魔王似乎半開玩笑的說,而男孩對這句話印象深刻。

                          ✻                           ✻                           ✻

              十年後,男孩長大成了少年,調皮中帶著幾絲自律,那一雙透徹的藍眼睛成為魔城裏的新顏色,自由活潑的個性是魔王溫柔的源頭。

              因為身為人類,少年並沒有魔力,因此魔王教他一身劍術,魔女教他如何辯別毒果實。

              少年明白自己與父親及魔女不同的地方。

              當他還是男孩時,他以為未來會長出和他們一樣的尖耳朵,自己那雙明亮的眼色也會變得和他們一樣暗沉無光。

              如今,逐漸成熟的他明白一個道理——

              「有些事情,不是說改變就改變。」

              這是魔王教導他的信條,也是魔女的口頭禪。

              多年來,雖然魔王疼愛他,魔女很照顧他,但少年仍然覺得他無法介入他們的私生活。

              他們的每一個眼神,每一個行為,每一個表情,都是十分親密,但卻不是曖昧。

              少年不知道為什麼他肯定這層關係不是戀愛,但他的直覺就是這樣告訴他。

              白天,少年離開魔城準備去黑森林探險前,都會瞥見他們在大廳裡,魔王時常順著魔女的黑髮,而魔女總是抱著一個鑲有琥珀石和粉紅寶石的木盒露出寂寞的神情。

              少年不知道究竟發生了甚麼事,但沒有去追問。

              晚上,少年離開書庫準備去睡覺時,都會瞄見他們在魔殿裡,魔女每次都枕在魔王的腿上,魔王依舊是順著她的黑髮,看似撒嬌,但氣氛明顯不是。

              少年不明白眼前這幅畫面的意思,但沒有去細問。

              有時,他會想要融入他們,但魔王總會似有似無地推開他,魔女總是如同往常一樣地微笑不解釋。

              「不要緊的,也許以後我就會了解的。」

              少年都是這樣安慰自己。

              「魔女,我想發問。」

              盯著眼前撒了一桌的各種果實,魔女把目光焦點從魔法書上移到少年身上。

              「問吧。」

              「我一直想問,這些毒果實是哪裡來的啊?」

              「是從我身體裡面變出來的。」

              「真的假的?」

              「假的。」

              「......」

              魔女一臉壞事得逞地笑,少年氣得滿臉通紅,她安撫似的拍拍他的肩膀,讓他更加不服。

              儘管如此,少年還是將魔女視為他的母親,就算她不讓他這樣稱呼。

              金屬器交戰聲響亮的迴盪在殿堂中,魔王與少年正在切磋劍藝。

              少年不凡敏捷的姿態面對身經百戰的魔王仍稍顯不足,但總是能靈活地化險為夷。

              面對少年的成長,魔王百感交集。

              也許是時候了。

              「孩子,我給你看一樣東西。」

              「咦?」

              少年擦著練劍時流出的汗水,看著魔王用魔法陣喚出鑲有紫水晶與藍寶石的木盒,並將它鄭重地交給少年。

              「這是......?」他困惑地問。

              「這是我最珍愛的寶物。」魔王揉揉少年的頭。

              少年好奇地小心打開,一把精緻的銀劍躺在鋪滿羽毛的絨毯上,劍散發著名貴的氣息,儘管有明顯的歲月刻痕,但不難看出劍主的細心呵護。

              是一把令人窒息的劍。

              「孩子,它現在是你的了。」

              「——!」少年驚訝地望向魔王,他則是靜靜地看著他的男孩。

              「為甚麼要送我這麼貴重的物品?」他顫顫地問。

              「因為你長大了,這是你的成年禮。」細心解釋,魔王摸著少年的臉蛋,眼神十分慈愛。

              啪啪啪——

              總是在一旁看著他們練劍的魔女鼓掌,催促少年接下這把劍。

              「非常感謝您!父親大人!」

              他抱住魔王,他回抱少年。

              魔女感慨。

              也許是時候了。

                          ✻                           ✻                           ✻

              某一天,一聲水晶球摔破的巨聲打破了恬靜的清晨。

              同時也打破了十幾年來魔城的平靜。

              少年意外打破魔王珍藏的水晶球,使魔王罕見地暴怒。

              少年不知所措,一直向魔王賠罪;魔女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一直安撫魔王。

              但都沒有用。

              盛怒的魔王一怒之下將少年趕出魔城並逐出黑森林。

              少年哭了,魔女慌了。

              從前溫柔的魔王消失了。

              魔女只好避著暴走魔王的目光下送走少年。

              兩人分別站在薔薇花牆的裏側與外側,她給了他不久前魔王送給他的銀劍。

              少年哭紅雙眼瞪著劍,藍色眼瞳委屈痛苦。

              「魔女,您知道為甚麼父親會變成這個樣子嗎?」

              「有些事情,不是說改變就改變。」魔女靜靜地望著他「雖然養育你多年,但他的本質還是『魔王』啊。」

              「『魔王』終就還是壞人。」

              魔女臨走前留下的一句話,悄悄的在少年心中埋下一顆種子。

                          ✻                           ✻                           ✻

              流浪到鄰近村莊的少年蛻變成青年。

              從前的溫柔魔王教了他「愛」,現在的殘酷魔王教了他「恨」。

              青年愈是想起過去和魔王的親情相處,心裡愈是劇痛。

              他愈是想起那天魔王的暴怒,心裡愈是心寒。

              是的,現在的青年更加明白自己與魔王的不同之處。

              他視他為親生父親,他卻一步說二不休地馬上拋棄他。

              好狠的心。

              日復一日地揮著銀劍,日復一日的恨意累積,使青年有了新的生活意義。

              青年想要親手將魔王殺掉,用魔王當年送給他的銀劍,將它刺入他的心臟。

              他想一一告訴魔王他經歷的所有痛苦和委屈。

              青年一直在等待機會。

              不久之後,國王發佈命令,徵求勇者讨伐魔城。

              青年復仇的機會來了。

                          ✻                           ✻                           ✻

              再次步入黑森林,和從前的心態完全不一樣。

              小時候因為有著魔王的庇護魔法,魔獸不會攻擊少年。

              但現在青年必須靠自己的實力,一步一步走向魔城。

              白天,青年提劍揮砍魔獸。

              晚上,青年睡臥在樹上。

              因為過去有魔王的劍術指導與魔女的果實辨認,再加上小時候時常在黑森林遊蕩,青年逐漸順利地逼近魔城。

              以前學到的知識全部成為現在復仇的基石。

              真是令人諷刺!

              憤世嫉俗的青年冷笑心想。

              推開昔日的華門,就像回到過去,魔王總是坐在王椅上,魔女一如往常趴在王椅的扶手旁。

              一樣的大廳擺設,一樣沒有改變的容貌,不一樣的心境。

              青年激動的握緊銀劍,但思緒卻冷靜地打量曾經被稱為「父親」的魔王。

              魔王彷彿早就預料到他的孩子會回到這裡,他慢條斯理的起身,優雅的走到青年面前,那雙暗沉的紫瞳是曾經熟悉的景象。

              「孩子,我好想你,你可知道?」

              我不想知道。

              「就讓我們回到以前,好不好?」

              如今,青年也不為所動。

              他舉起銀劍,大聲宣布:「國王下令,我要討伐你!」

              「忘恩負義。」魔王大笑「不愧是愚蠢的人類。」

              青年深呼吸瞪著魔王,魔王哼了一聲。

              「有本事就試試看。」

              魔女平靜地看著昔日父子華麗危險的戰鬥,她以為她會制止他們,但卻沒有。

              青年劍術的進步真是驚為天人。

              這是過程,我們都會經歷的。

              無論是他與他、她和她,魔女有些悲傷的想。

              忽然傳來一聲尖銳的金屬破裂聲音,使魔女回過神來。

              看來是這樣的命運呢。

              魔王的劍被青年擊碎,而青年也沒有猶豫地將銀劍刺入魔王的心臟。

              勝負已定。

              魔王倒在華毯上,青年跪壓在他身上,兩人負傷累累,魔王的血如薔薇綻放似的渲染開來。

              「對不起。」

              ......

              「你贏了。」

              我知道。

              「你進步真多呢,真好。」

              我進步的動力是因為你。

            「我很抱歉我把你趕出去。」

              ......

              「孩子,我應該快要死了。」

              活該...明明只是兩個字,但卻說不出口。

              「這把劍你用的真好。」

              ......

              「謝謝你回來這裡,就算你不是要看我過得好不好。」

              ......你為甚麼哭了?魔王是不能哭的!

              「你走的時候,我很難過,我很想找你回來,但我無法走出黑森林。」

              ......你是不可能難過的!

              「但我知道你會回來的,因為這是命運。」

              ......命運?

              「看見你活下來,我很高興。」

              ......不要再說了。

              「你變高了,也變壯了,也變帥了,藍色眼睛還是和以前一樣漂亮呢。」

              ......父親,不要再說了...

              「孩子,我應該要死了。」

              「不要!我不要!」青年無法控制自己的思緒,他祈求父親不要再說話了,父親流出的血愈來愈多,他愈是心慌,他現在只想幫父親包紮傷口。

              是的,他後悔了。

              後悔將劍刺入父親的心臟。

              「『有些事情,不是說改變就改變。』」魔王憐愛地摸著青年的臉龐「我的乖孩子,記住一句話。」他緩緩閉上雙眼「你永遠都是我的孩子,做父親的我感到很驕傲。」

              「我愛你。」

              悄悄的一句話讓青年淚水潰堤。

              「我也愛您!」

              ......

              「我愛您!」

              ......

              「我愛您...」

              ......

              「愛您...」

              ......

              「......嗚嗚...」

              「孩子,不要哭了。」

              「——!」

              青年完全忘記身後還有魔女,他警覺的瞪著她,她卻淡淡地望著他。

              「魔王的死是命運,也是詛咒。」

              「......我不懂。」

              不懂甚麼命運、甚麼詛咒、甚麼復仇......

              我只想再見父親一面,並向他說一聲對不起。

              「我有辦法讓你和魔王重逢。」

              「——是甚麼辦法?」

              青年就像抓到漂流木般的激動,無助地看著魔女。

              「未來,魔王會轉世。」魔女在青年身旁蹲下,他平視她的暗金色雙眸「他會變成嬰兒,然後你會將他抱回魔城養育長大,嬰兒長大以後就是你的魔王了。」

              青年瞪大雙眼,不敢置信。

              「但是有一個前提,就是你必須成為『魔王』。」

              「......要怎麼變成為『魔王』?」

              魔女沉默地凝視青年一會兒,接著慢慢地把她一直戴在頭上的黑冠摘下,交給青年。

              「......」

              他記得當他還是男孩時,他想要戴那頂黑冠,卻被魔王和魔女拒絕。

              『以後有機會會給你戴的。』

              『戴上去以後,就會變成壞人的。』

              ......原來,『以後的機會』就是「現在」,『變成壞人』就是變成「魔王」。

              「戴上去以後,你就會成為魔王。」青年接過黑冠,魔女問:「就算這樣,你還想見他嗎?」

              「我想要見他。」

              就這樣,魔城的紫眼魔王殞落了,但也誕生了一個藍眼魔王。

                          ✻                           ✻                           ✻

              多年來,魔王終於明白魔女口中的命運和詛咒是甚麼意思了。

              他和父親的見面是命運,輪迴般的弒父與男嬰再現是詛咒。

              他和魔女是同伴。

              魔女也有一樣的詛咒。

              他們都在等待,等待嬰兒的哭聲。

              妖豔的薔薇花牆綻放紅光,陰暗的黑森林時不時傳來魔獸的低吼,孤寂的魔城裡住著金眼魔女和藍眼魔王。

              空闊寂靜的大廳裡,魔女坐在王椅上,帶著黑冠的魔王則是趴在王椅扶手旁。

              他們日復一日的一起生活,總是盯著王椅正前方的華門,他們正在等著。

                         

              直到一天,薔薇花牆那裏的騷動打破孤寂。

              就像感應到了什麼,魔女忽然站了起來,一旁原先懶散的魔王嚇了一跳,茫然看著魔女。

              「是女嬰的哭聲。」她低語,他瞪大眼睛。

              魔女馬上離開王位,步伐極快地推開華門,踏入多年不曾進入的黑森林。

              望著她那匆忙的背影,魔王仍懶散地坐在原位,但暗藍色的眼眸閃著複雜的情緒。

              他不安,因為魔女的命運。

              他嫉妒,因為魔女快要擺脫詛咒。

              他羨慕,因為魔女已經見到她一直等的她。

              不久,魔女回來了。

              她憐愛地抱著女嬰。

              魔女的命運和詛咒就是這個女嬰。

              她遇見了她的她。

             

                          ✻                           ✻                           ✻

              黑森林中的魔城因為女嬰的到來有了一線生氣。

              女嬰那一雙粉紅靈動的眼眸朝氣十足。

              帶著女嬰回來的魔女細心的替女嬰洗澡,魔王看得十分窩心。

              五年後,女嬰變成了女孩,調皮程度簡直是要把魔城跑遍似的,魔女擔心謹慎地跟在女孩身後怕她絆倒,魔王則在一旁看著這對母女般的互動笑得溫柔。

              女孩想稱呼魔女為母親,魔女一口答應。

              我的女孩,妳愛怎麼稱呼我就怎麼稱呼。

              魔女慈愛地瞇起暗金的眼眸、摸著她的頭抿笑。

              女孩想稱呼魔王為父親,但卻被拒絕了。

              孩子,你可以稱呼我魔王,但父親這個詞就不太合適了,無論是現在或是未來。

              魔王微笑看著她,那雙暗藍的眼瞳有著難語的意涵。

              因為,未來我們的關係比起父女,更像是同伴。

              一樣詛咒的同伴。

              「母親,我有問題!」女孩高高地舉手,一臉神氣。

              「說吧。」魔女疼愛地抱著女孩。

              「就是啊——為什麼是魔王戴著黑冠而不是母親戴呢?」女孩翻身正面盯著魔女,短短胖胖的手指頭指著趴在王椅扶手旁魔王頭上的黑冠。

              「如果要戴,那應該是母親和魔王一起戴啊!為甚麼只有魔王戴呢?」她單純可愛的問,惹得魔女和魔王笑了一聲,但兩人卻是默契說好一般地沒有解釋。

              女孩眨眼撒嬌:「我想要戴戴看!」

              聽見這番話的魔女哼了一聲,一旁的魔王摸著黑冠,輕輕的笑:「以後有機會會給妳戴的。」

              因為這是詛咒。

              「戴上去以後,就會變成壞人的。」魔女似乎半認真的說,而女孩歪頭懵懂。

                          ✻                           ✻                           ✻

              十年後,女孩長大成了少女,懂事中帶著幾絲孩子氣,那一雙明亮的粉色眼睛成為魔城裏的新顏色,單純靈氣的個性是魔女溫柔的來源。

              魔女教少女一身劍術,魔王教少女如何辯別毒果實。

              這是為了未來而鋪陳的。

              看著女孩勤學練劍的姿態,魔王想起當他還是男孩時的一段回憶——

              當時天真的他期待未來會長出和父親魔女一樣的尖耳朵,自己那雙明亮的眼色會變得和他們一樣暗沉無光。

              如今的他,成為了他男孩時期期望的模樣。

              戴上黑冠後,除了有了魔力以外,他的耳朵變尖了,清澈的藍眼睛成了暗藍色調。

              看著少女的成長,他選擇貫徹從前父親和魔女教他的信條。

              「有些事情,不是說改變就改變。」

              無論是魔女對少女的愛、自己對父親的思念、或是詛咒。

              現在的魔女和魔王一直在等少女成熟的時候。

              白天時魔城的大廳裡,魔女時常摸著魔王的黑髮,而魔王總是抱著一個鑲有紫水晶和藍寶石的木盒露出寂寞的神情。

              紫色是父親的眼色,藍色是自己,木盒裡面裝的是父親送給魔王的銀劍。

              他期待與父親的重逢,魔女已經遇到了她的她,那我是否也快要再見到您呢?

              晚上時魔城的魔殿裡,魔王總是枕在魔女的腿上,魔女依舊是順著他的黑髮。

              他內心有些害怕。

              他害怕魔女的消逝。

              他們從過去到現在都是在一起的,但未來想到他過去的母親及現在的同伴會離開他,魔王就會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

              孩子,這只是過程。

              就算我走了,我們還是會重逢的啊。

              魔女總是這樣安慰魔王。

              雖然到時候我們都會記不得彼此,但我們還是會再見的。

              這是詛咒,但也是命運。

              現在想想,都覺得十分不可思議。

              以前面對父親和魔女的相處,現在都得到了解釋。

              『不要緊的,也許以後我就會了解的。』

              少年時期安慰自己的口頭禪成真了。

              「魔王,我想發問。」

              「說。」魔王正監督著少女辨認毒果實,少女的突擊問答令他揚眉。

              「我一直有個問題想問,就是——」她調皮地拉高聲音,讓魔王莞爾「這些毒果實是哪裡來的啊?」

              就是這個問題呢。

              「從我身體裡面變出來的。」從黑森林裡面採集來的。

              「真的?」

              「假的。」

              「......」

              魔王壞笑,少女氣得鼓頰,他討好似的拍拍她的頭,少女才消氣。

              「我再問一個問題!」少女仔細將一顆顆毒果實和可食用果實分開。

              「說。」

              「為甚麼我要學怎麼辨認毒果實呀?」她不懂「明明三餐甚麼的都沒有果實...」

              「因為有些果實很危險。」魔王避重就輕的答覆。

              「我的女孩,這是送妳的。」

              「好美的盒子啊!」

              魔女給了少女那個曾經她一直抱在懷裡最珍愛的木盒。

              打開鑲有琥珀石和粉紅寶石的盒蓋,沉睡多年的寶劍重現。

              閃爍的劍身,魔王看見了過去每一個魔女與每一個少女的交替。

              少女遲遲不敢接過這把華麗的寶劍,魔王察覺到魔女的不對勁,她在顫抖。

              只要少女接過劍,魔女即將就要向少女告別。

              ......

              啪啪啪——

              魔王率先打破沉默,他以掌聲鼓勵少女拿下劍。

              少女害羞的收下劍,魔女隱約鬆一口氣,魔王卻感到十分的罪惡。

              少女帶走劍的同時,就注定魔女走向死亡,他卻硬生生地看著一切發生。

              看著少女的笑顏,魔女的溫柔,魔王仍然不自覺的露出微笑,但也替未來的命運感到痛心。

              這就是以前父親和魔女走過的過程。

              也是未來少女的過程。

                          ✻                           ✻                           ✻

              隔日清晨,少女打破了水晶球。

              魔女與少女的故事也畫上了逗號。

              摔破的巨聲帶走了多年魔城的平靜。

              魔女將少女驅逐出去。

              魔王低調地將少女送出黑森林。

              少女哭得和淚娃兒一樣,魔王心疼將她抱入懷中。

              分別站在薔薇花牆的裏外側,他給了她前天魔女贈給少女的寶劍。

              魔王只能送少女到這裡,自從他變成魔王,他就再也無法離開黑森林。

              從她的粉色眼眸裡,他看見她心碎徹底。

              「魔王......我...我...」少女哽咽得連話都說不好。

              「『有些事情,不是說改變就改變。』」魔王淡淡地凝視她「雖然養育妳多年,但她的本質還是『魔女』啊。」

                「『魔女』終就還是壞人。」

              魔王望著女孩絕望得離開薔薇花牆,看著那瘦弱的背影,魔王喃喃——

              「有些事情,不是說改變就改變。」

                就像魔女永遠愛妳,一如往常,只是因為詛咒,她不得不把妳送出去。

                          ✻                           ✻                           ✻

              又是日復一日的日子,但這次和女嬰出現前不一樣。

              那次的等待是雀躍與緊張。

              這次是漫長和沉重。

              一樣的王位,一樣的姿勢,不一樣的心情。

              魔王害怕少女的到來。

              魔女卻期待她的來臨。

              一天的夜晚,魔女鄭重告訴魔王一件事——

              明天,少女會來到這裡,取走我的性命。

              不要替我難過,我某方面來說算是解脫了。

              你很快就會等到你的父親喔。

              等等!你哭甚麼啊!

              不要難過啊。

              我說過以後我們還是會再見面啊。

              我的新魔王,我的少女以後就交給你照顧了。

              她有點任性和調皮,請你見諒啊。

              那天晚上,魔王抱緊魔女,抱得很緊很緊。

              魔女就像以前疼愛的拍拍少年的頭一樣摸著他。

              隔日,華門被推開,一名女子英姿挺拔地走進大廳。

              一如往常,魔女坐在王椅上,魔王趴在王椅的扶手旁。

              少女長大成了女子,一雙銳利得粉眸充滿怒意盯著魔女,提著寶劍的手長著繭證實女子長久以來的練劍實力。

              他們早就預料到她會回到這裡,魔女優雅地離開王椅走向女子。

              魔王閉上雙眼,靜靜等待母女的對決。

              結果如他所料。

              女子跪在魔女身旁,哭得像個孩子似的,哭得比上一次離開魔城還要傷心。

              「您是笨蛋嗎...」

              我們都是笨蛋,不管是妳、或是我、或是魔女、或是父親。

              魔王靜靜望著女子的哭顏與躺在盛開血花中的魔女。

              「說愛我卻又拋棄我...嗚嗚...」

              「孩子,不要哭了。」

              「——!」

              女子馬上回頭警戒地瞪著魔王。

              魔王垂著暗藍色的眼瞳輕聲說道   :「魔女的死是命運,也是詛咒。」

              「......甚麼意思?」

              以後妳就會懂了。

              這是沒有人逃得開的詛咒。

              因為思念和罪惡會帶我們重新流進輪迴裡。

              而女子和當初的他一樣,選擇戴上黑冠。

              就這樣,魔城的金眼魔女消逝了,同時也誕生了一個粉眼魔女。

                          ✻                           ✻                           ✻

            妖豔的薔薇花牆綻放紅光,陰暗的黑森林時不時傳來魔獸的低吼,孤寂的魔城裡住著藍眼魔王和粉眼魔女。

              空闊寂靜的大廳裡,魔王坐在王椅上,帶著黑冠的魔女則是趴在王椅扶手旁。

              他們日復一日的一起生活,總是盯著王椅正前方的華門,就像是在等什麼。

              某一天,魔王的心跳加快了。

              他聽見了。

              他感應到了。

              他馬上站了起來。

              趴在一旁的魔女嚇了一跳,茫然看著魔王。

              「是男嬰的哭聲。」他低語,她瞪大眼睛。

              魔王離開王位,推開華門,踏入黑森林。

              他慢慢走向薔薇花牆,然後屏住呼吸——

              一個男嬰哭得驚天動地。

              魔王顫抖地抱起男嬰,男嬰停止哭泣歪著頭看著魔王。

              接著對魔王露出大大的燦笑。

              魔王多年不曾掉淚的暗藍雙瞳馬上潰堤。

              因為男嬰有一雙空靈美麗的紫色眼色。

              他知道他回來了。

              魔王拙劣地晃晃的嬰兒,輕聲說:「你好嗎?我帶你回去。」

              至於那句對不起,就留給未來男嬰長大成為青年再說吧   。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