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1

【名為死亡的酷刑    如同甜美的刃】

      身材纖細的黑髮男子站在輝煌霸氣的王座前,背對著另一名半跪在地上的金髮男子,輕笑著問道:「曼特魯,你認為誰最適合成為這個國家的國王?」

      「回殿下,對臣而言,最適合坐在這位上的人當然是殿下您。」

【若有拿起它的覺悟    就追隨我們的腳步】

〈天元1618年,格蘭多堡候選國與葛萊公國合併〉

      黑髮男子回過身,他有著張溫柔、清麗的臉,看起來比金髮男子還年輕些……當然,用「清麗」來形容一名成年男子似乎不太適當,但就眼前的這張臉而言,沒有什麼比清麗這個詞更貼切了。

      聽了金髮男子的回答,黑髮男子臉上看不出高興的樣子,但也沒有不悅的表情,只是以相同的溫柔笑容重複了剛剛的問題。

      「曼特魯,我並非考驗你的忠誠,而是真心想問你,誰是『真正適合』這位置的人。」

〈葛萊莉公國成立〉

      微笑著搖搖頭,黑髮男子用談論天氣般的語氣繼續說道:「這個強大的國家,如今正面臨生死存亡之際,最大的問題不外乎就是坐在這張椅子上的人,其次,才是這國家的體制問題。」

【歌飄蕩    在旗幟上】

〈天元1523年,奧多一世被教宗加冕為皇帝〉

      黑髮男子站在王座前,一頭長髮在空中飛揚,宛如一隻毛色烏亮、媲美寶石的黑鷹。

【領導者的歌聲不斷被風傳揚】

〈天元1525年,此帝國始稱神聖安納帝國〉

      「真是自食惡果啊……祖父大人雖然驍勇善戰但卻缺乏謀略;父王軟弱畏內,同樣不是算計他人的料;而王兄們又總是成天飲酒做樂;母后和眾母妃,以及我的那些嫂嫂與姊姊們又都是些愛慕虛榮、揮霍無度的無能女輩。

      就算我國起初能靠著先進的軍隊壓制他國,但難道敵人永遠都不會進步嗎?

      何況這狂妄的王室又養出一群狂妄的軍隊和人民……國庫虧空,加上父王年紀也大了,早該退位,卻因貪戀權力,遲遲不肯立王儲……」

【在結束的瞬間】

〈缺乏強大的皇室為後盾,神聖安納帝國日漸衰頹〉

【所有人都轉身離去】

      輕嘆了聲,黑髮男子的眼中蒙上一層黑暗。

      「曼特魯,你說,父王他這不是在逼王兄們內鬥嗎?這國家的富強竟撐不過兩百年……」

      「殿下……」

〈各侯國戰爭不止,帝國內戰頻頻〉

      金髮男子抬起頭,皺眉看著他這位在帝國中排行第九的王子,同時也是葛蘭多堡候選國國主,以及他身後的王位……

      就像黑髮男子說的那樣,這個以武力建國的國家除了蠻荒不開的思想外什麼都沒有。

      沒有賢明的國王,只有死巴著王位不肯下的無能國王;沒有才貌並濟的內助王后,只有一群只會無度揮霍的女眷;沒有帶領國家向上的王儲,只有一群空有野心卻沒有謀略的愚蠢王子和公主……

      再怎麼想也只是愈加心寒,但即使如此,金髮男子仍是不願相信──不願相信他最愛的國家會是這般的窮途末路。

      「殿下……即使您說得都對,但臣仍舊相信──相信這國家尚未走到盡頭,它只是缺少了一個最重要的零件……」

      「曼特魯,這國家之所以會如此無能,就是因為裝在上頭的都是些破零件才會變成這樣!」

      打斷了金髮男子的話,黑髮男子的語調不禁上揚了些。

【當夜晚還來不及掩飾

   失敗者躺臥大地    千萬次都如同殘燭吹熄】

      「我愛這個國家,但這國家的中樞卻不斷逼我放棄它……曼特魯,如果下一個裝在那上頭的零件也是如此破爛不堪的話,我們一起到國外去吧?好嗎?」

【無盡的荒無    自心中蔓延】

      黑髮男子的心中是這麼深信的,他深信,這位亦兄亦父又亦友的忠心臣子一定會跟隨自己到天崖海角,然而……

      「不,殿下……」

      無視黑髮男子驚愣的表情,金髮男子從地上站了起來。

      「殿下,臣愛您,但臣更愛這個國家……」

【直到殘破的身體】

      破天荒放柔了緊繃近十七年的表情,曼特魯望著黑髮男子,像是看著自己的弟弟般說道。

      「臣說過會與您同進退,但臣也對這片大地發過誓,要與它共生死……原本,臣是希望殿下您也能去爭奪王位,但既然您不想被綁在這,臣也不再堅持,只希望在將來能有這麼一天──

      在這個國家安定下來後,您能回來看看臣……或臣的墳。」

【被加冕成死亡的饗宴】

      知道金髮男子並不是在開玩笑,黑髮男子沉思了下,頓了頓後才開口,聲音意外地平靜。

      「你……希望我才為國王嗎?」

      曼特魯聞言倒抽了口氣,眼中燃起熊熊希望。

      「……臣相信殿下的才華,這個國家在您的統治下一定會找到它真正的榮耀與力量,您的智慧無人可比,臣找不出比您更適合的人選!」

      向前走了幾步,金髮男子再度跪下。

      「殿下,請您救救這個國家吧!救救臣的家鄉、救救您的……家。」

      「……招集我格蘭多堡候選國最引以為傲的親衛隊吧!」

###

      「亞米蘭殿下,請問您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嗎?」

      曼特魯身穿戰袍,轉頭望著身旁華麗座椅上的主人,他萬萬沒想到,一向討厭鬥爭的王子真的會答應自己的請求……而且還是在決定要做後立刻出兵打下了候選國旁邊的葛萊公國,又在葛萊莉公國成立沒多久後馬上向他二十個王兄王姊們提出開戰要求……

      悠閒地輕嗍了口茶,被喚做亞米蘭的黑髮男子還是穿著他平常的冷藍色禮服,清麗的臉上看不出一點對自己挑起的這場內戰的不安和緊張感。

      「殿下?」

      「別緊張,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不過……放心吧。」

      輕輕地笑了下,亞米蘭的臉上盡是讓人如沐春風的親切笑容。

      「雖然我從沒將那些王兄和王姐們當作家人、長輩,但對於他們的個性,以及他們連蟲都不如的小腦袋裡在想些什麼我還是很清楚的……王兄之間的感情一直都不好,與其擔心四王兄找其他王兄幫忙,不如把視線集中在三王姊身上吧。

      「畢竟,三王姊的開銷絕大部份都是四王兄在支撐的,真要說找幫手,四王兄也只放心他的『親妹妹』一個……血緣有時還是會讓人忍不住去依靠的。你說是嗎?」

      亞米蘭語調輕快地說著,只見他的笑容愈發溫柔。

      這時,直屬於亞米蘭的親衛隊隊長踩著規律嚴謹的步伐,來到這已成為葛萊莉公國的一部份,但在不久前還是八王子的可姆洛公國皇宮內搭建起的臨時基地稟報。

      「殿下!四王子和三公主已經抵達您預測的地點了!」

      「那麼埋伏在那的部隊……」

      「正在攻擊中,敵方已節節敗退!」

      「很好。果然就和我想得一樣,四王兄就是經不起激。」

      閉眼輕笑了一陣,再次睜眼後,亞米蘭溫柔的眼已深沉得看不見光芒。

      「命令部隊不需要留情,以擊殺四王子和三公主為第一戰鬥目標!」

      「是!」

      「另外,我想大王子和七王子一定會想趁機收取漁翁之利,另外調派四個小隊去西邊和南邊偷襲。我要讓他們見識見識,什麼才是真正的戰爭!」

      「遵命,閣下!」

      親衛隊長接下命令,行了個禮便離開了。

      「曼特魯,具王室血統的成員,除了我以外還剩下多少人?他們的狀況各如何?」

      「殿下,經過您的指派,這幾天暗殺部隊已成功暗殺三王子、六王子、八王子、大公主、二公主、七公主、十二公主,遊擊隊目前已順利擄獲國王、王后、二王子、五王子、四公主及六公主。」

      「這麼說的話,現在還沒抓到,也還沒殺掉的只有大王兄、四王兄、七王兄、三王姊、五王姊、八王姊、九王姊、十王姊和十一王姊……是嗎?」

      「是的。」

      「嗯……那其他王妃、嫂嫂和姊夫他們呢?」

      「全抓到了。」

      「很好。」滿意地點點頭,亞米蘭的表情看起來完全不像已經殺了好多兄姊的弟弟。

      趁著亞米蘭在喝茶,曼特魯遲疑了下還是開口問道:「殿下,國家都已經這樣了,您又為何要加劇戰火呢?另外,雖然王位爭奪這方面民眾早已見怪不怪,但殺害自己的王兄又殺害他們大部份家僕與一些無辜民眾,而且還軟禁了國王和王后……」

      沒說出口的是,亞米蘭還軟禁了自己的母妃。

      「怎麼了?民眾不諒解嗎?」

      「是的。」

      「那些愚民怎麼想我不在乎,但是……曼特魯,連你也不相信我這麼做是有原因的嗎?」

      亞米蘭直直盯著他,雖然這臣子有時候的回答的確會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但此時亞米蘭卻一點也不害怕聽見答案。

      「不,殿下,臣永遠相信您。」

      微笑品著茶,亞米蘭很滿意這個答案。

      但這時,曼特魯又緊接著問道。

      「只是臣也不明白,依您的能力,明明無需血流成河的事,您為何要做到如此地步?」

      對於這個問題,向來口才很好的亞米蘭聞言也沉默了會兒,片刻後才笑著說道。

      「如果我說,我愛這個國家勝過我自己,你相信嗎?」

      「臣當然相信。」

      「你說你愛我,但更愛這個國家……可是,曼特魯啊曼特魯,我是為了這個國家寧可犧牲自己的人,只是……」

      ──我已經無法確定,這國家還是我愛、值得我犧牲的那個。

      話說到一半,亞米蘭不知道該不該將這些話說出口。

      他和曼特魯從小一起長大,他的奶媽就是曼特魯的母親,他們原本是宛如親兄弟般以名字互稱的好友,直到十六年前的一個晚上。

      住著曼特魯一家和亞米蘭,以及上百名傭人的寢宮突然闖進近百名黑衣人,他們見人就殺,殺了一百多名男僕和兩百多名女僕,其中還包含曼特魯的父母及姊姊,若不是他們那天晚上偷溜出宮看星星,恐怕寢宮裡的屍還會多加兩具……

      那天,亞米蘭剛過四歲生日,而曼特魯差三天就六歲了。

      而那天晚上入室行兇的黑衣人皇宮守衛竟一個也沒抓到,在充滿陰謀和惡鬥的皇室中,理所當然的除了亞米蘭的生母外,其他所有王室成員都有嫌疑。

      這件事對當時還小的亞米蘭和曼特魯都造成了不小的打擊。

      原本愛玩又開朗的曼特魯變得沉默寡言,總是將臉上的線條繃得緊緊地,每天都拚命練劍,為得就是要得到力量,好在將來找出那一夜的兇手為家人報仇。

      當然,他也不再直呼亞米蘭的名字,而是尊稱他為「殿下」。

      而經過這個事件,亞米蘭也開始看清了某些事情。向來嬌生慣養,總是要人隨侍在旁的他將女僕換成侍衛,也不願意接受新保母,開始學著不管什麼事,只要是做得到的他都自己來,也和除曼特魯和母妃以外的人疏離,背著所有人在暗地裡培養著一批絕對忠心的殺手,私自調查那場暗殺的主謀,沒想到……過了快十七年,原來,他和曼特魯一直深恨著、找得那麼辛苦、摧毀他們幸福日子的兇手竟然就是──

      亞米蘭的母妃。

      如此諷刺。

      原來那晚的一切都是他母親為了要替亞米蘭引起國王注意才安排的一齣鬧劇。

      原本的計劃是,包括年僅五歲多的曼特魯在內,殺死亞米蘭身邊的貼身佣人──為求效果,就算讓亞米蘭也受上一點傷也在所不惜,只是在亞米蘭將遭毒手之際,皇宮侍衛便會及時趕到,拯救這位小王子脫離魔爪,但不會抓到任何一名殺手。

      按計劃應該是要這樣沒錯,但王妃萬萬沒想到的是,亞米蘭和曼特魯竟會在半夜溜出宮。

      殺手殺死亞米蘭的貼身佣人後才發現王子和曼特魯兩人都不在寢宮內,無可奈何下,殺手只好先放火掩滅證據後向王妃報告,讓這齣戲以失敗收場。

      得知了這件事後,亞米蘭並不如自己在得知兇手真面目前所想像的那般激動,相反的,他異常冷靜地將這件事隱藏,也不告訴曼特魯,就只是讓自己從六歲養起的心腹將除了母妃外,與這件事有關的所有重要知情者除去。

      再後來,他又刻意不顧母妃反對,漸漸放手不管國事,就算兄姐們把國土分得都快沒了,而他自己只有一個小小的格蘭多堡候選國也不在乎。他表現得如此毫無野心,為得就是要讓王兄王姊對他放心,但背地裡又讓曼特魯對自己效忠,養了一支不大、卻相當強悍的騎士團。

      因為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他和其他兄姐們是不一樣的。

      他有力量、有謀略……只需要一件事證明!

      而他等的,就是今天。

      而事實證明,他甚至不用動到自己的騎士團,只要一支親衛隊,照樣能在半天內打下帝國邊境一處難攻易守的土地,成立他的葛萊莉公國。

      而他親愛的蠢才兄姐們直到如今開戰了,才後知後覺地驚醒──當年連祖父都無法打下的國家竟已成為自家帝國的一部份──與小小的格蘭多堡候選國合併了!

      而且將其打下的還是自己最沒用的弟弟!

      這些年來,亞米蘭之所以會猶豫這麼久,其實也是因為他一直無法下定決心對母親復仇。

      一方面是為了親情,另一方面,也是對這逐漸腐敗的國家的絕望。

      如今會發生這麼多事,說穿了都是因為人的慾望。

      他的母妃利慾薰心,派人殺死了和她情同姊妹,也是亞米蘭奶媽的好友,甚至不惜傷害自己的兒子。而她會這麼做的原因其實也只是因為她明白,想這麼做的人不只自己一個,如果不先一步採取應變措施,在不久的將來,她也會被丈夫的其他妻子殺死、並奪走一切。

      她所存的只是一個再簡單也不過的想法──被敵人殺死前先殺死敵人。

【光陰不斷穿梭於你我間    於逃亡者耳中繼續迴響】

      「曼特魯,請你相信我,我這麼做都是為了這個國家,這……是邁向幸福必經的路程,也是在得到永遠的和平前必須忍下的痛苦!」

      如果不這麼做……如果不來幾次殺雞儆猴,那麼這塊土地上住著的那些愚蠢人民是不會醒來的!

      「亞米蘭……」

      看著亞米蘭如此認真的眼神,曼特魯連自己不知不覺直呼對方名字的事都沒發現。

      過了良久,他才了然於心地笑了。

      「蘭,我們……也同生死。是吧?」

      微微地、溫暖地笑著,曼特魯知道,亞米蘭和自己一樣,對十六年前的事都無法忘懷,但他一定早就知道兇手是誰,只是為了更遠的目標或其他理由,才不將這件事告訴他而已。

      但,這都沒關係,因為早在知道自己只剩亞米蘭時,他便已決定無論發生什麼事,只要命還在,他都願意為亞米蘭奉獻。

      他對亞米蘭的感情,已經不是區區愛國之情或君主之情、友情可以比擬的了。

      「呵……就等你這句話。」

      亞米蘭從椅子上站起,揮手叫來還沒出動的軍人們。

      「曼特魯,讓我們一起來打造一個夢想中的家吧,讓我們共同深愛著的這個國家,變成我們所愛、最初的那個樣子。」

      而我們最愛、最初的家,就是那天殺人夜前,童年記憶中的家。明知是個假象,但仍忍不住要憧憬、愛慕著的……

      「好。一起努力吧!」

      於是亞米蘭朝部下們揮手,大聲下令。

      「全員出動!向殘餘的那些公國發動突襲!讓他們看看,真正能夠握有帝國大權,真正配得上最強騎士團稱號的人是誰!」

〈前身為克雷安那騎士團的葛萊莉於內戰後急速崛起,而神聖安納帝國則遭受戰火的吞噬,帝國崩分離析,早已名存實亡,間接埋下滅亡的苦果〉

      「去吧!你們所渴望的幸福與榮耀就在眼前!拔劍殺敵!我的騎士們!」

      「遵命!閣下!」

〈天元1618年,神聖安納帝國九王子兼葛萊莉公國國主──亞米蘭王子奪取政權後崛起〉

      「奉偉大的亞米蘭殿下之命,拿下五王子和九公主的項上人頭!」

      「攻擊!讓戰火延燒!燃盡這個與殿下為敵的愚蠢公國!殺死妄想抵抗的所有人和第十、十一公主!」

      「抓住五公主和其親屬,一個也不准漏掉!」

      「發現八公主,殿下有令,一定要殺了她!」

      「是!閣下!」

      冷眼看著這一切,曼特魯明白了──這,才是真正的改革,早該如此!如果真能讓亞米蘭統治,別說這個國家的幸福與和平,全世界的動亂都是有可能平息的!

      「我看見了……立於那前方的自由與和平……」

〈天元1620年,亞米蘭稱帝〉

      「我看見了……我看見希望!」

      「我──葛萊莉帝國國王──亞米蘭‧帝安納下令!因舊王室成員犯下謀殺、虐殺、掏空國庫等諸多罪行,包含前國王、王后與黛安特王妃在內共十七名等舊帝安納王室成員,及其家僕四百七十一人處以極刑──行刑!」

      我要斷絕、根除這些使國家墮落的源頭……

【就算將瞬間的和平握於手】

      「曼特魯,我要讓我的帝國版圖遍佈全大陸……」

      「如果這是你真心希望的,那就去做吧。我會一直護在你身後。」

〈天元1620~1626年亞米蘭及其心腹大將曼特魯橫掃大陸〉

【都將隨時間消逝】

      「陛下,周邦各國已向我國呼籲,希望您能放棄統一全陸的野心。」

      「可笑,事到如今,我怎麼可能會放棄。」

      「那麼現在……」

      「無妨,一切戰事照舊。」

      「陛下,奧菲斯王國發出最後通碟,望您在三天內,收回王國外的駐軍。」

      「奧菲斯的口氣還真是狂妄啊……曼特魯,你怎麼說呢?」

      「陛下,上一個這麼說的羅曼沙王國如今也已是我們的國土。」

      「那麼就仿造羅曼沙上次的結果,給他們一樣的命運吧……三天後假裝徹兵,期間派遣另外三支軍隊進行包夾!」

〈諸國組織反葛萊莉同盟對抗亞米蘭〉

      「陛下,安威樂王國大軍出現在我國邊境,似乎是打算對我國先發制人。」

      「愚昧的傢伙,竟然提早來送死。」

      「請問我軍該如何應對?」

      「滅了他們。」

【當詩人還未唱出    死亡的歌曲早已在傳揚】

      「陛下,北方的……」

      「打下來。」

      「是。」

【化作塵土回歸大地    多少次那歌聲飄蕩】

###

      「陛下……」

      「五年了,西方的卡娜克西王國還是攻不下來嗎?如果我沒記錯,他們國內應該還處於王位爭奪的內戰中吧?」

      「是。」

      「那這是為什麼呢?」

      「因為在卡娜克西與我軍有一處位處於交戰要地的城市,自從他們的大王子接手後,本應易攻難守的城牆變得易守難攻,卡娜克西的大王子似乎不是……」

      「不是什麼?泛泛之輩嗎?」

      「不,是微臣失職。」

      「罷了,現在立刻出兵,這次由我親自指揮。」

      「遵命。」

【無盡的孤獨】

〈天元1631年,亞米蘭於克倫會戰慘敗〉

【佇進你我的歌聲中】

〈卡娜克西軍佔領葛萊莉帝國首都柏安,葛萊莉帝國岌岌可危〉

      「曼特魯!」

      「蘭!」

【直到殘破的身體】

〈天元1633年,第六次反葛萊莉同盟成立〉

【被加冕成死亡的饗宴】

      「亞米蘭,你的氣數已盡。」

      「閉嘴!卡娜克西的王子……你也不過就是個在我之後的小小晚輩!」

〈天元1634年,葛萊莉大軍於肯恩特之役大敗卡娜克西軍〉

【你在今生所愛的一切

   都自手中一一流過】

      「我的帝國……我的夢想!」

      「亞米蘭,你還不明白嗎?打從你妄想將你的美夢硬是加諸到他人身上時,就注定了你失敗的命運……」

      「住口!不許你侮辱我和蘭的夢想!」

【在滴下的血淚化作死亡以前    以歌立下制約】

〈天元1631年,拉圖利二世──卡娜克西大王子亞里欽登基〉

      「蘭,我們的國土一直在縮減中……」

      「不……不可能會這樣的!曼特魯,我們都努力這麼久了,我們的心血──!」

【你所期望的一切

   都自手中一一消逝】

〈在位期間,卡娜克西王國成為大陸強權,史稱里亞欽大帝〉

      「攻擊!被暴君亞米蘭血洗的土地就由我們淨化!」

      「不──!亞里欽你這可惡的傢伙!我的帝國!那是樂園──!」

      「你還是看不清嗎?那裡早在你不斷向外侵略時就已經不是樂園了!那是地獄啊!」

【面對歷史的悲愴而歌聲充滿絕望

   是否只能無助地歎息

   只有你    能帶給我答案】

      「亞米蘭,你太可悲了……是你,親手將自己的美夢變成了人們的惡夢……」

      「胡說!」

      「快點投降,接受制裁吧。」

【Blood   that   the   red   is   ice-bound〈紅色冰封的血〉】

      「你沒想到吧,當時不可一世的你,竟會落得和被你處以極刑的那些家人一樣的下場……」

【The   black   note   bursts   forth〈黑色綻放的音符〉】

      「受死吧,為這世界帶來亂世的惡魔──亞米蘭!」

〈天元1635年,萊娜戰爭〉

      「住手!我不准你傷害蘭──!」

【Fight   back   at   bay〈困獸鬥〉】

      「曼特魯,事到如今你和亞米蘭還是不明白嗎?你們都被自己的幻想迷惑,蒙蔽了雙眼……」

【Two   pieces   of   melody   sing   to   appear   sad〈兩首曲子唱出傷〉】

      「蘭!你不用擔心,有我在,我會保護你的……」

      「曼特魯……」

【被世人所遺棄】

      「亞米蘭,你和你的將軍……」

〈天元1636年,娜亞克西帝國誕生〉

      「這就是最後了……」

      「不──!」

      「亞里欽,如果你要殺蘭,就得先從我的屍體上踏過!」

      「那就……如你所願!」

【在過於孤獨的監牢中】

      「唔……!」

      「曼特魯!!!不──!!!!」

      「蘭、蘭……」

〈葛萊莉帝國自此併入娜亞克西帝國中〉

      「曼特魯……亞、里、欽!你這……唔!」

      「放心,你們很快就可以見面了……」

【聲音已漸漸被忘記    直到看見你的側臉

   直到聽見你對我的招喚】

      面無波瀾地看著地上那兩具屍體。殷紅的鮮血襯得他們蒼白的臉更加悲哀,那兩雙了無生氣、死寂的眼中則仍留著深深的不甘。

      沒有多說什麼,也沒有像亞米蘭當初對待他的家人那般命人將屍體拖出去示眾,亞里欽只是彎下腰,想替他們闔上瞪大的眼,但在試了幾次都不成功後他也不再堅持,只是將手中染滿鮮血的劍隨手一丟,轉身長揚而去。

      「亞里欽……」

      「艾索烈,請你放火將這座王宮燒掉吧。」

      「唉?為什麼?」

      「沒什麼為什麼。」

      「那亞米蘭和那個曼特魯呢?」

      「已經死了,就在裡面。」

      「那屍體……」

      「就幫他們燒掉吧。別讓人去污辱他們了。」

      「……好吧。我明白了。」

【正為此    落於你身上的一切災害

   都由這首歌一一消滅】

      走出早已殘破不堪的舊格萊莉帝國王宮,亞里欽抬起頭,只見灰色的天空中有幾隻鳥飛過。

      北風呼嘯,揚起了一點一點宛如星光般,望著那紅紅火光,亞里欽忍不住低聲自喃道:「亞米蘭哥哥、曼特魯哥哥……你們果然不記得我了啊……」

      在身後逐漸壯大,那股像是要燒盡過去夢想與不甘的熊熊烈火,在因多年戰火而蕭索的大地上,開出了朵朵紅花。

      「亞里欽,你做得沒有錯。」

      不知何時,留著一頭紅髮的艾索烈又來到亞里欽身邊。

      「你只是在履行你和他們的約定……就只是這樣而已。」

【在滴下的淚水化作寒冰以前    就讓這一切完結吧】

      「我知道,但令我真正不解的是,為什麼……為什麼亞米蘭哥哥和曼特魯哥哥會如此徹底的忘了我,他們就像是……從來不曾見過、聽過我似的……」

      「是呀……為什麼呢?」

【你所渴望的一切

   都由這首歌一一唱出

   那是過去的?還是未來?

   還是我們本身?】

      『亞里欽,你知道嗎?我相信總有一天,大家都可以快快樂樂地生活在一起的!』

      『亞米蘭哥哥,這就是你的生日願望嗎?』

      『生日願望?』

      『亞里欽說得對,蘭,人一生只有一次四歲生日啊,快點許個願吧。壽星可以許三個願望哦。』

      『嗯……許願啊……』

      『快,你許了什麼願?』

      『嗯……我希望,我所愛的這個國家可以永遠和平、永遠快樂。』

      『還有呢?』

      『還有,我希望我和曼特魯可以永遠在一起!』

      『好!這個願望好!可惜亞里欽是卡娜克西的王子,不可能一直和我們在一起。』

      『誰說的?說不定以後我長大了,可以當駐神聖安納帝國的格蘭多堡候選國外交使啊!』

      『呵呵!這是亞里欽的夢想嗎?』

      『對!』

      『哈哈!那既然如此,我決定了!』

      『決定什麼?』

      在萬星閃耀的天空下,小亞米蘭搭著小亞里欽的肩,用很認真很認真的神情說道。

      『亞里欽,要是以後出現了一個破壞這個國家和平的大壞蛋,你一定要替我打倒他,好嗎?』

      『我、我來嗎?』

      『對,如果我和曼特魯都沒辦法殺死他的話,這件事就交給你了,到時候,就由你淨化這塊大地吧。』

      『怎麼樣?亞里欽?你辦得到嗎?』

      『嗯!我辦得到!我答應亞米蘭哥哥和曼特魯哥哥,如果你們沒辦法親自保護,那麼哥哥們最愛的這個國家就由我來代替你們守護!』

      『那麼,我的最後一個願望是,希望亞里欽以後不管遇見什麼樣的敵人,都能成功戰勝!』

      ……

      日升月落,三個小孩的約定卻不曾消逝,即便三人中有兩人徹底的忘了,但,只要有一個還記得……

      「我有遵守我的承諾,對吧?亞米蘭哥哥、曼特魯哥哥……放心吧,等我將王位交接給艾索烈之後,馬上就會去找你們的……」

      希望到了那時,你們會想起我……

      這次,我們三個真的要永遠在一起。

2013/08/28

獻給我最愛的‧神聖羅馬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