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之1就是要全身黑,才找得到死神

      「現在,我們要坐在浴缸裡,體驗在冰凍環境中靈魂離開身體的過程。」

        等等,陳雨霏說的話都是中文,為什麼我都聽不懂?

      「在台灣,大家很難體會什麼叫『冷死』。今年的寒流,已經引起歐洲的死亡潮。當下雪時,低溫會到零下二十度,許多遊民即使有容身之處,還是活活冷死。現在,我們就要進行這個體驗。」

        所有人目光隨著陳雨霏的手指示,轉移到浴缸內。這裡有將近十來個獨立型浴缸,造型優雅精緻,但是......

        裡面還裝著八分滿的大冰塊,每一個都有水桶般大小。

        所有人紛紛脫下衣服,露出裡面的泳衣來,準備躺進浴缸內。

        為什麼只有我覺得這麼做很奇怪?好像不脫衣服的我才是不正常,為什麼?                                                             *                                                                   *                                                             *

        我叫余立航,是某所大學心理系的大四生。

        許多人選擇讀心理學系之前,難免抱持錯誤的迷思。

        以心理諮商為例,剛畢業的高中生會以為:無論來者是阿貓阿狗,諮商師聽對方說幾句話,就能看穿他的心思意念,甚至直達靈魂深處;或者用充滿關愛的眼神、操弄大師理論,就能幫助心靈枯萎的人。

        以上敘述,都是看太多電影造成的後遺症。

        說穿了,心理系就是一門社會科學。我們要也得讀統計,去研究人類的心理活動,無奈的是,許多人踏進門來才驚覺入錯行。

        好友阿東認為修讀心理系有助於把妹,所以比無尾熊還懶的他,拚死拚活更分考上這裡,跌破大家眼鏡,成為我的同學。

        彥廷原先要讀歷史系,卻不小心劃錯志願卡,幸好念得挺順的。

        晉士從來沒說清楚他來這裡的原因,但從言談裡的蛛絲馬跡推論,他以為心理諮商師能賺上大把銀子,其實錯得離譜。

        而我,打死從不跟人說讀心理系的真實原因。

      「我爸叫我讀心理系所以我來了」,這種話真是恥辱啊!這是什麼時代了,有誰選志願時還唯父是從?

        偏偏,我就是那個順從的乖兒子

        這學期週三,我選了「諮商理論」。授課的曹教授,外表是典型的「教授樣」。

        什麼是典型的教授樣?禿頭、帶著厚重的眼鏡、不修邊幅,無時不刻在思考人類從哪裡來、又要往哪裡去的哲學問題;走在校園中,連一片落葉都可以勾起他無限的感慨。

        第一堂課,教授說評量辦法就是交一份訪談的報告。大家無不感激涕零,只要一份報告沒有任何其他考試,實屬大恩大德。

      「我的報告,需要花一點時間。」

        教授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不徐不急的說:「報告前部分,是對訪談對象進行田野式的觀察,寫下你對這個人的觀察。視情況一、兩個月之後,才能進行第二部分的深入訪談。對象是大三的學弟妹們,我已經請助理找到願意配合的學生,待會就來抽籤。抽好後,助理會給你們一份對方的聯絡資料。抽完籤後,你們的聯絡資料、訪談說明會事先給他們。撰寫期間,有任何困難都可以來找我。」

      一位男同學舉手,說:「教授,假設我抽中的是學妹,如果在訪談期間,我完成報告之餘,也和她心有靈犀一點通,不知是否能進一步發展呢?」語畢,所有人竊笑。

      「那真是太好了,只要避免任何性騷擾的行為,教授很歡迎諸位同學和自家人並結連理。肥水不落外人田,不是嗎?」

        按照學號順序,我是最後一位抽籤。在我抽之前,戴著粗框眼鏡的助理將手伸進盒子裡將我擋下,說是要確認是否有最後一張籤。毫無選擇,最後一張是我的。我輕聲念著上面的名字:

        陳雨霏。

        助教立即遞了她的資料給我,並露出無法理解的詭異笑容。只是,我腦子正高速旋轉,思考如何用最有效率的方式進行報告,因此沒有追究笑容背後深藏的意義。

        訪談者資料寫在一張B5的白紙上,只有姓名、學號、性別、電話四項資料。

        我立刻偷偷用手機查詢大三的必修課時間,週五有一堂學妹的必修課。我想電話也不用先打了,直接到教室找她較快。

        星期五下午,我來到大三的教室。

        這是一間階梯式的教室,我選了最後一排的位置,高處的位置使我能俯瞰所有教室內的動向。幾分鐘後,教授進來,開始點名。

      「吳美華、楊乃陞......喔!霏霏來得恰恰好,正在點名呢!」

        有個女生走了進來,我瞥了一眼,下巴差一點合攏不起來!

        全黑的,她全身的衣飾都是黑色的!

        烏黑長髮披散肩上,腳下的靴子也理直氣壯發出烏黑的光澤感,重點是她的黑色衣服超級誇張,我還以為來到決戰時裝伸展台的現場。          

        可是,這裡是心理學系的教室並非服裝設計系,所以我推論:

        她不是正常人,絕對、絕對有很多的心理問題!

      「霏霏今天的裝扮好正喔!」

        前三排坐著兩位學妹,她們的談話無意間溜進我的耳朵,我想按警鈴,請警衛把她們抬到保健室去,檢查視力和腦筋是否正常。

      「這是哥德蘿莉風格。」穿著墨綠色風衣的女生,用臉書的即時轉播功能拍下那女生的畫面。

        她連珠炮的說:「霏霏今日走『哥德蘿莉』風,是陰鬱的哥德混合著甜美的蘿莉塔風,戴著黑色帽子,黑襯衫、灰色紗質長裙。其中,黑襯衫胸前的蕾絲鑲邊,以及多層次的長裙設計,為沉重的哥德增添幾許浪漫。」

        語畢,學妹從容的將手機收起來,同時,那黑暗系的女生在她身邊坐下。

        教室裡約有四十人左右,竟然只有我對她起激動的反應。看到那種裝扮的人,應該會眼球睜大或突起、摀住嘴巴忍住不笑或尖叫,或者她走動時,坐在走道旁的同學會移動身軀,以求保持安全距離。

        奇異的是,所有學生包含教授,只有我發生像看了鬼片的驚嚇反應。

        教授在台上哇啦哇啦講著我早已聽過的內容。我無聊的打起呵欠,拿著原子筆假裝作筆記。正當我聽得昏昏沉沉時,模模糊糊聽到:

      「有沒有誰能解釋榮格的學說是......」

      「我知道,教授,是......」

      「答對了,陳雨霏同學。」

      「噹!」在我腦裡響起賓果完成連線時的聲響,我撐開眼皮,趕緊找尋目標。

      「雨霏,妳能再進一步解釋嗎?」

      「陳雨霏」站了起來。

      「陳雨霏」清楚的說明榮格的理論,有條不紊,完全正確。

      「陳雨霏」不就是那個穿得全身黑的女學生?

        再次,我嚇得直冒冷汗。命運的安排實在殘酷,向誰訪談都可以,但精神異常者不在我作業範圍之內!

      「砰!」

        我的龐大背包冒失地倒下,在階梯上滾了好幾圈。所有人頓時回頭看著我,包括陳雨霏。

        我不好意思地乾笑幾聲。此刻,它不偏不倚的倒在陳雨霏的裙襬旁。瞬間,那張臉轉頭,閃進我的眼簾,使我忘記該起身去撿背包回來,  

        陳雨霏有張瓜子臉,臉不知道是天然的還是化妝,非常的白,接近無限的慘白。最令人難忘的是她的眼影又灰又黑的,好像叫「煙燻」妝之類的吧,讓人想起中癮的毒蟲。

        她離開位子,用兩隻瘦弱的手臂抬起背包,又看著背包正面好一會兒。

      「學長,你的背包。」她走幾步,抵達我的座位旁,將背包交給我。

      「謝謝!」她人一上前,我的身體不自覺往後一縮,以保持安全距離。

        咦?剛剛她喊我學長?我們不認識啊!

      「大學生的背包上,用標籤寫上自己名字的人實在很少。」她輕柔的說:「余立航學長,你是不是要找我呢?」

        該死,看來不想承認都不行!

下課鈴一響,我假裝忘記要找陳雨霏這件事,頭也不回直朝門口狂奔。

        一回到租屋的宿舍,我栽進床裡。

        我像困獸般毫無生氣,只是遇到一個穿黑衣的女生就打退堂鼓,對堂堂八尺漢是何等屈辱。

        算了,先填飽肚子再想對策。

        我喪氣地開了房門,來到廚房,翻開冰箱拿起芭樂猛啃。

      「喂!陳雨霏長得怎麼樣?很醜還是很漂亮?」阿東問,他正懶洋洋地看著「男人幫」雜誌。

      「很怪,真的超怪!她穿得全身黑,像是喪禮上的寡婦。」我走進客廳,坐在阿東旁。

      「全身黑的啊!這不正好是你的死穴嗎?你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黑、怕髒、怕屍體。」

      「是討厭黑、討厭髒、討厭不會動的東西。」

        我小時候的確害怕這三件事,但靠著超人的毅力,已經減到只剩「討厭」的程度。老媽說,我以前誇張到連晚上睡覺時,房間都得亮著。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