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第一章

我曾经爱过一个男人,他像水一样温暖,他像水一样冰凉。

他叫季寒笙,季节的季,寒凉的寒,笙箫的笙。小时候我常常用他的名字造句,寒凉季节,与子笙箫,诸如此类非主流的QQ空间签名,用来形容他最好不过。 

亲爱的季寒笙,他不会知道,自十二岁那年相识,我用一个孩子满心的欢喜与爱慕眷恋着他,已经这么多年。他比我年长十岁,这漫长十载的差距让我错过了他的青葱年华,错过了他单纯爱一个人的最好时光,如此也就错过了一生。

如今回忆当初,他与我亲近,也许不过因为那时的他刚好痛失所爱,刚好已经寂寞了很久。

而我是因为爱上他,才开始寂寞的。 

同情与爱,我不大分得清楚,所以才误以为他爱我,由此纠葛数年,结了婚,有了孩子,最后还是分开。

我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女人,但即便如此我也不得不承认,婚姻的破裂曾让我痛不欲生,仿佛掉入地狱,无人解救,不得超生。如今淌过刀山火海,血池孽镜,终于明白过来我与季寒笙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且不谈家世背景、成长环境,亦或者年龄差距,单论我本身心底的自卑就让我们站在不平等的高度,无法并肩前行。

所以到头来他还是要去找宋雨默,那个青莲一样的女人是他心底珍藏的白月光,他们历经曲折终成眷属,而我在这里面扮演的角色是多么难堪。

或许只有平平凡凡的男人才适合我,他不会有季寒笙那样高高在上的自负,更加不会有那么多难以捉摸的情绪,他该是一个如我一样的普通人。

离婚后迫于母亲的施压,我开始接触相亲,但由于结过婚生过孩子,总是不如其他同年龄的小女孩来的顺利。

有次和一个销售男见面,我中途去洗手间,回来时听见他给婚介打电话说:“这女的好看是好看,但我不想找个别人用过的二手货啊!”

怯懦的我当时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走过去泼了他一脸水:“请问你又是个什么货?!”

他骂我神经病,落荒而逃了。

回到家,母亲正在洗菜,见我回来便忙问今天见面的男士怎么样,投不投缘。

我无奈叹气,说:“妈妈,我非相亲不可吗?我们母女俩就这么过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我再婚呢?”

她听我这样说,洗菜的动作变得缓慢:“月月,妈妈迟早要走的,你身体那么差,到时候谁来照顾你?我怎么忍心留你一个人在世上无依无靠……”

我受不了她说这个,当即眼圈就红了:“我并不需要别人照顾啊。”勉力笑着:“当初您送我去姑姑家,不就是为了让我得到更好的教育,将来能成为一个独立的女性吗?我现在工作不错,薪水也不错,何必再去依附什么人过活呢?”

母亲摇头:“我真后悔,当初就不该让你姑姑把你带去宋家,这样你就不会遇到季寒笙,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我打断她:“我现在很好。”

“傻孩子,”她抚摸我的脸:“我宁愿你平平淡淡的过一生,也不愿你在花花世界里遭罪啊。那个季寒笙,我原以为他有多好,谁知道才刚和你离婚几天啊,他就把宋雨默娶进门……”

我猛地攥紧拳头,心脏跳得发疼:“别说了妈妈,求您、别说了!”

自那以后我仍旧断断续续地相亲,大多时候遇到的男人都非常无趣,要么夸夸其谈,要么自以为是,偶有聊得来的对象也做了普通朋友,心动是什么感觉,我想我大概不会再有了。

婚介所的张阿姨为我这个钉子户操碎了心,隔三差五上我家对着我妈感叹:“唉哟,月月这孩子究竟想找个什么样的啊?我手上最好的男士都给她介绍过了,怎么还成不了啊?”

后来得知我前段婚姻的状况后就绝望了,“这不是为难我吗?月月跟过那么优秀的男人,哪里还能看上别的呢?”

我妈不爱听:“什么优秀不优秀的,在人品方面我看你们所的小刘就很好,诶,小刘结婚了吗?”

小刘去年刚领证,我母亲愿望落空,只好继续在张阿姨的顾客名单里给我寻找归宿。

日子如水般平淡地过去,七月里的一天,老家有位姨婆过八十大寿,母亲回去参加寿宴,大概两天以后才回来。那天傍晚我下班回到小区,忽然看见我家楼下站着一个高大的男子,那背影颀长,很有些熟悉。

我没想那么多,一边掏钥匙一边往楼道里走。正在这时,那人清清淡淡的叫了一声:“月熙。”

我猛顿住脚,回头看着他。

“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他走近我,清俊的脸孔在夕阳余晖里带着一丝浅笑,就像初春的溪流那样令人陶醉。

我已经彻底的傻了,只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季寒笙,恍如隔世。

他说好久不见。

是啊,已经三年了。

__________________

好久没上popo了,把微博上的文放进来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