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The Sadder ,the Stronger】

—1641年6月3號—

我今天依然光顧了她的店,

點了杯拿鐵後,她很快就端了上來後。

我嘗了一口,嗯…依舊只能用完美來形容。

妮亞從我進來後一句話都沒講過,正當我在準備要開口問是發生了什麼事時。

她就像一個跌了倒的小女孩一樣哭了起來。

她的眼睛看起來又紅又腫,看來已經哭過不只一次了……

她不斷的用雙手試著想擦乾全部的眼淚。

但是,她悲傷的心不允許這種事發生。

我在一旁語氣平靜的說:

「怎麼了嗎?妮亞小姐,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了,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我一定會想辦法的。來!這手帕拿去用吧。」

她把手帕接過去擦了擦她的臉,但她依然沒回應我,持續的哭泣。

我靜靜的等她心情平靜下來。

就這樣我和她持續了快10分鐘,她不斷的哭,而我只能一小口一小口喝著我的拿鐵。

她終於開口了,且非常難過的說:

「我弟弟在上個月的戰爭中過世了……今天我才知道……家人都離開我了…我的家人全部都離開我了…一個都不剩…嗚…」她用紅腫的眼睛看著我。

我站了起來,走過緩緩的給她個持續五秒的擁抱,並看著她說。

「對於妮亞小姐弟弟的離開,我深感遺憾。但是,妳現在最需要的是“堅強”,而不是軟弱,放心,我會在一旁為你加油的。但是,如果您不堅強起來的話,悲傷很快就會吞噬妳的心靈,雖然我知道在別人的親人剛過世後講這種話,非常不適合。但是,我相信這是現在最需要做到的事,對了,想要聽我說個自傳嗎?聽了或許就會有動力的,妮亞小姐。」我用平穩的語氣說著。

她用有點生氣的臉看著我。

「…你真是個怪人…在這種時候叫我堅強……還叫我聽你的故事…真的很怪!!!」

她握拳打了我的胸膛一拳,並拿手帕擦擦眼淚。

「咳…咳…我姑且聽你說吧。」她清了清喉嚨後說。

「謝謝,其實在小的時候,在我知道爸爸媽媽這些字怎麼唸時,爸媽就已經離我而去了,我當時很難接受,為什麼別人都有爸爸媽媽可以撒嬌,而我只能被寄養在阿姨叔叔家中。我哭了好幾十天,每當睡覺之時,只想稍微想起爸媽,便泣不成聲…所以,我當時決定絕對不去學校,因為去那裡只會讓我更難受。直到有一天,我在外頭亂逛時,很不巧的被一位警察看見,因此被帶到管制處詢問。」

我真的覺得當時很衰,應該躲在家裡就好。那位警察很快就知道我的家庭狀況了,他一坐下來第一句話就是

「你為了失去爸爸媽媽這種事,就選擇不去學校?」

「你又懂我什麼了?難道你爸爸媽媽也離開了嗎?」

 

我一臉不屑的說

「並沒有。但是……」

「那你有什麼資格對我說教!」

我非常生氣,他沒經歷過還敢對我說理!

「但是!我的妻子跟小孩都死於強盜手上…」

他哭了起來……

「……」

「我當時也和你一樣,不斷的哭泣,不斷的想著,為什麼我運氣會那麼背,明明才剛搬過去新家住,準備和老婆跟女兒過一個幸福又美滿的生活時,卻剛剛好遇到鄰那該死的強盜……那個夜晚,我永遠忘不了,一踏入家門,非常的雜亂,打開房間,老婆跟小孩都已經沒呼吸了……當時,如果我沒有回去搬最後一趟的行李的話,我現在應該和我的妻子女兒一起恬靜的生活了。怎麼樣?男孩,我不夠悲慘嗎?」

「嗯……」

我當時有點覺得自己很丟臉,見過的世面還太少了……

「不過,我很堅強,這就是我和你不同的地方,也是我今天要告訴你最重要的事。我哭完了,並不是就對人生放棄,我依舊做著警察的工作,也持續著傳承我老婆的遺願,她很有愛心,常常說要一直捐錢給弱勢或貧窮的人,捐到國家沒有任何需要金錢的人為止,很好笑吧?我也常常取笑她,但,這些就是我現在人生的意義。」

他一臉堅定的說道,散發出了作為警察以及一位丈夫該有的氣息。

「從那天之後,我再也沒有因為爸媽離開,而去對任何一件事投以隨便的態度。妮亞小姐,這幾天好好調適心情吧,慢慢來,相信您也可以做到的,我支持著妳,然後,我也會陪妳去送妳弟弟最後一程的,放心。」

我拍拍她的肩膀,希望這樣做能讓她有點信心!

「嗯……我會的,真的很謝謝你,多利雅先生…真的很感謝…謝謝…」

她又再次哭了起來,想必她哭的不只是為了弟弟吧,也為了她的雙親而哭泣的吧。

—1641年6月7號—

我陪她去梅洛的墓地為他獻上花朵,以及送終的祝福。

「希望你能安心的離開,我親愛的弟弟,姐姐我會好好的過日子的。」

她閉上眼睛,微微的低頭說道。

我也跟著她做一樣的動作。

「一路好走,路上小心。要堅強的過在天上的日子喔!」我心想。

—1641年6月8號—

今天店裡掛上了一幅穿著軍服的男孩,並寫著《威葛.梅洛》的畫像。

他的表情給人一種剛直的感覺,我在心裡默默的為他哀悼。

我今天依舊是點了杯拿鐵,可是是冰的,畢竟最近天氣比較炎熱。

她轉身過去磨了磨豆子,並開始煮時,店裡充滿了淡淡的咖啡香~

當咖啡師小姐作好我的咖啡且轉過來時,

她的笑容很溫暖,並溫柔的說:

「來,多利雅先生,這是您的冰拿鐵,請慢慢享用。對了,謝謝你囉。嗯哼哼~」

她又開始哼著旋律。

「謝謝我?我可不記得我幫過妳什麼欸?」

「是是是,費亞先生什麼都沒幫過我,只會在一個弱女子哭泣時,順勢抱上來而已。」

她用一種看變態的眼神盯著我。

「啊!!!別這樣說啦!對啦,對啦,我說我幫過妳總行了吧!妳這樣搞的我好像變態一樣!而且,不要用我的姓氏叫我啦!很害羞欸!」

我一臉慌張的說,我真的不想再進去警局了,真的。

「呵呵呵~不鬧您了,多利雅先生,趕快喝你的冰拿鐵吧,不然都要變溫了喔,你應該懂吧,所有喝的東西,只要是溫的,無論再高級,喝起來都跟溫水一樣的普通。」

「好的好的,咖啡師小姐,那我恭敬不如從命了。」我雙手合掌,喝了一口,心想。

「變溫了……算了,無傷大雅。」

我抬頭起來看著她,她微笑的擦著盤子。

「如果,能一直陪在她身邊……直到我生命結束的那天,那就好了……雖然我知道,那是一件無比困難的事。」我手撐著頭,看著她暗自的想。

「哼~~~♪嗯哼哼~♪」

—1641年9月24號—

在這天,我決定要向她求婚了。

我先是點了杯老樣子的拿鐵。

等妮亞小姐送上來後,

「我準備好了!!!」我在心裡告訴自己。

我拿出我準備已久的戒指,並站起來,往後走幾步,再蹲下來說道。

「妮亞小姐!!!我…我喜歡你很久了!能不能請妳嫁給我呢!」

我就這樣在她的咖啡館裡向她求婚,當時沒有任何人看見。

「咦?」她不小心的叫了一聲。

我走過去,將打開戒指盒在她的手上。

在燈光照射下,閃閃發光的戒指顯得非常美麗。

剎那,她又再次宛如一位因為媽媽送她玩具而高興到哭了出來的小女孩。

「我等你這些話好久了…多利亞先生…我接受……我答應你,費亞先生…」她一邊哭著,一遍回答。

「謝謝妳,妮亞小姐,不對,威葛小姐。」

「不客氣……別那樣叫我啦!!!費亞先生,你應該對你未來的妻子再好一點點啊,我現在可以臨時拒絕嗎,哼哼。」

「是是是,叫您妮亞小姐,可以嗎?嗯?」

我將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笑著回答。

「嗯……」她微微的低著頭,並且眼睛看著我,嘴角微微上揚的笑著。

我也看著她,心裡彷彿就像一顆太陽一樣,感覺好溫暖……好溫暖…

此刻的幸福我永遠忘不了,我發誓要護著她一輩子,我對我自己許諾。

—1641年10月30號—

我們結婚了,在伊維薩島上舉行婚禮。

小煜:好像寫的有點多=   =¡¡¡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