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小貓

      木白家的貓死了,病死的。

      養了近十年的貓啊,從最初那乾癟瘦弱的軀體,到了後來圓潤軟綿的模樣;從討人厭的高傲性子,到了惹人憐愛的黏人攻勢,這隻貓陪伴了木白好多好多個日子,木白好愛好愛牠,可牠卻離開了。

      那是我第一次見到木白哭。低著頭,他無力似地垂下雙臂,他的眼眶泛著微紅,隱約聽得見他的低聲啜泣。

      像是貓的輕哼那樣細小,幾近無聲。

      木白不擅於取名字,為了這隻小貓的名字,木白頭疼了好久,那段時間,木白總是小貓小貓地喚著那隻貓。後來木白告訴我,小貓這名字挺好,就這麼叫吧。

      小貓長得慢,半年多了,骨子還是一樣的瘦弱細小,對此木白有些擔心,查了不少資料,也問了不少人,他做了很多很多的功課,可仍不見小貓有任何起色。

      木白的母親怕貓,每次經過小貓身旁總是小心翼翼的,真搞不懂她當時為何會同意木白養貓?

      那時恰逢木白得出遠門,於是照顧貓的責任便由我接下。看著這隻貓,我也覺得頭開始隱隱作痛了。

      養了些日子,才發覺,小貓並不是骨子吸收不好才導致如此的瘦小,而是挑食,非常、非常挑食。

      試過了好多好多貓罐頭,後來終於找到一款小貓喜愛的,可偏偏那價錢卻硬是比其他牌子高上了許多,看著日漸縮水的錢包,我也只能和小貓大眼瞪小眼。

      木白回來的時候,小貓的臉圓了,肚子也圓了。抱著小貓時,木白一臉的驚訝,眼底有著藏不住的喜悅。

      突然就覺得一切都值得了,看見木白的笑容之後。

      坐在木白身邊,我伸手揉了揉小貓的肚子,小貓看起來很是舒服享受,發出了細細的貓叫聲,挺可愛的。

      看了小貓一眼,再看了看木白,我告訴他,替小貓改名字吧,牠也不小了。

      臭肥貓。我在心裡默唸。

      其實我怕貓,就像是老鼠怕貓那樣地怕。

      可偏偏木白喜歡得很,所以我也強迫自己喜歡。好在小貓沒什麼大問題,除了高傲了些,很會花錢之外。

      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小貓習慣了我們,不再如最初的頑強抵抗和難以接近。牠開始會撒嬌、會討好,也會耍些令人失笑小聰明;而我也漸漸習慣了牠,不再害怕,甚至能說是對牠有些上心。

      三天兩頭地往木白家跑,每次第一個出來迎接我的,總是小貓,我內心暗叫不好,對於小貓的喜愛,似乎有些超過木白了呢!

      木白書讀得好,參加了校內大大小小的比賽與活動,有時一忙起來,回到家便已是九點、十點了,原以為少了木白會無聊,可是有了小貓的陪伴後,這日子也是過得歡歡喜喜,愉悅不已。

      小貓呀小貓,你怎麼就這麼討人喜歡呢?

      小貓的年紀不小了,牠的身體逐漸衰老,動作也不再像以往那般的敏捷了。大部分的時間,牠都是待在木白的床上,懶懶地休息。

      牠的食量變小,身子似乎又回到最初那般,即便是吃了飯,還是會將食物吐了出來,不止是木白心疼,我亦是一樣。

      後來帶著小貓去診所檢查,檢查出來,是慢性腎衰竭。

      那時我焦急地哭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掉。其實我不太懂那是什麼病,只是看著小貓病懨懨的模樣,覺得難受、很害怕。

      年齡是一大要素。人老了,身體總是會出現一堆毛病,貓咪也不例外。

      從木白的口中大概得知了小貓的狀況,可我什麼都不敢想,只希望小貓能好好的。

      若能一直好好的,那就好了。

      幾個月後,小貓走了。

      那天是假日,寧靜的午後,我慢步到木白的家中。自從小貓病了,牠就很少出來迎接我了,偶爾狀況好的時候,還能見牠乖巧的待在門邊,朝著我小聲喵喵叫,可是今日,卻是一片死寂,靜得讓人發慌。

      進了門後,我在客廳找不到木白和小貓,繞到了木白的房間,仍不見他們的蹤影。

      我是在後院找到他們的。

      小貓蜷伏在角落,牠沒睜開眼,身子也不見起伏。移開視線看向了木白,他低著頭,垂著手,身子微微地顫抖。

      他在哭,幾近無聲的啜泣讓我一愣,走向前,我輕輕抱住了木白。

      木白,別難過了。我說。

      可要怎麼才能不難過?看著小貓,我眼眶一熱,眼淚差點兒就掉了下來。

      難過,難過得很,怎麼可能不難過?

      後來,木白一句話也沒說,他抱起了小貓,好好地將他安葬。家裡還有好多好多要給小貓的飼料罐頭,我也全拿來了,擺在小貓的墓前。

      只希望,在天堂的小貓能快樂一些,不再受到病魔的折騰。

      哪怕時間過得再久,我和木白總忘不了小貓。忘不了有牠在的快樂、忘不了失去牠的痛苦。

      一年過後,木白考上國外一所很好的學校,我很開心,為他的開心而開心;可我也難過,因為這一別,要再見面便是難。

      木白走之前,我告訴了他。我說,我也想當你的貓。

      他笑著問,為什麼?

      思考了良久,我歪著頭道,因為我想要你喜歡我,像喜歡小貓一樣。 

回書本頁下一章